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复活的女尸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2:13:18 来源:网络 []

小说:复活的女尸

01节、叶一 (上)

在咱这个故事开始之前,先说一个古代故事。版权http://www.163nvren.com/跟坟堆儿有关的。

据说当年武则天她老人家给自己选墓地的时候,请了袁天罡、李淳风当时最出名的两个老道。

这就是史书记载乾陵的选址故事,当年唐高宗在洛阳病逝后,陈子昂等人力主在洛阳设置陵寝,但武则天为了遵照高宗“得还长安,死亦无恨”的遗愿,决定在关中渭北高原选择吉地。很快,朝廷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了两位名扬天下的方士,一位是四川星相家袁天罡,另一位是皇宫里专掌阴阳和天文历法的太史令李淳风。

袁天罡接旨后遍寻黄河两岸,都没找到一块中意之处。后来到关中,半夜子时出来观看天象,只见一处山峦上紫气冲天,恰好与北斗相交。袁天罡认定是块宝地,于是急忙奔上山峦,找准方位,但一时找不到东西作记号,就摸出枚铜钱放地上再盖上浮土,这才下山回朝复命去了。推荐163nvren.com

另一个风水师李淳风接旨后,沿渭水东行寻找宝地。在一天正午艳阳高照之时,他见秦川大地上突兀出一座奇怪的石山:从南向北看,好像一位少妇裸睡在蓝天白云之下,这少妇五官齐全,一对乳房坚挺对称,连乳头、肚脐都也具备。李淳风大为吃惊,于是抓紧上山,以身影取子午,以碎石摆八卦,拔出发针在二鱼相交处扎入土中后,也下山回朝复命去了。

武则天听他二人说在同一方位选中吉地,派人再去复查。大臣来到梁山后,找到这块地方扒开浮土,惊得半天没站起来,原来李淳风的那根发针正扎在袁天罡那枚铜钱的钱眼里既然是一块风水宝地,那还等什么,武则天下令立即开工,很快就将乾陵修好,安葬好唐高宗,后来武则天追随丈夫葬于乾陵。乾陵的地形地貌完全应合了阴阳二仪、天地配合得最绝妙的完美结合。乾为天为阳,坤为地为阴,阴阳交合,乃生万物。说明163nvren.com《葬书》中说:“葬者,乘生气也。藏风聚气,得水为上,故葬者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

乾陵虽然历经千年沧桑,但是,依然风雨不动,历代盗墓贼都在乾陵面前无功而返,甚至连乾陵的墓道门都没有找到,可见这块风水宝地确实保护了龙体凤躯长眠地下而不受凡人纷扰。但是,也有古人指出,梁山风水是好,但是它利阴而不利阳。武则天选定这里作为埋葬自己与唐高宗的陵墓,是为了武家后代子孙兴旺。并且提出了以下观点:第一,乾陵与太宗的昭陵龙脉隔断,如果是普通百姓埋在这里,可以兴旺三代,但是皇帝葬在此地的话,恐怕三代以后,江山有危险。事实也确实如此,唐朝自唐玄宗之后就由盛转衰,此时据武则天当政也不过三代。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第二,唐朝的龙脉之首在九峻山,太宗葬在此地,居于龙首而使唐室兴旺,但是,梁山是周朝的龙脉之尾,尾气必衰。

第三,梁山北峰最高,前面两峰像乳房。整个山形,远远看去像一个少妇平躺,乳峰高耸。这是一个典型的利阴的地方,阴气弥漫,不利于阳,并且梁山主峰直秀,属木格,南边二峰圆滑,属金格,三座山峰虽然挺拔,但是远看很平,属土相,金克木,土生金。在主峰下修陵寝,必定导致阴气压倒阳气。武则天之所以篡权掌天下,与她将陵墓选在此地有关。

当然,上述推论,无法证实或者证伪。推荐http://www.163nvren.com/不过从梁山的地形来看,双峰高挺,二水环绕,似乎是一个美女静静地平躺在此处。不管梁山是利阴还是利阳,但它确实是一块罕见的风水宝地。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被表现所迷惑。袁天罡和李淳风未必就真的是好心。他们这种风水大师又怎么会不懂得这个道理?OK,以上诉说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告诫人们,在选择墓地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宁可平淡无奇护佑子孙安康平淡,也不要找这种极致之地,纵然数代之内辉煌荣耀,难不免为后世子孙带来灾祸连绵。

嗯……实话实说,我是一个卖坟的。说明163nvren.com以上说的都是广告,专门说给客户听的。

请相信我的职业道德,为了能够做好卖坟这个光荣时尚的工作,我学习了大量的专业知识,为此付出了无数努力,当然也经历了许多许多常人永远无法接触到的事情。我的努力让我积累了大量的好口碑,生意也从原来的职业卖坟偶尔兼职一下相坟的买卖。买卖坟头就没什么说道的了,我就来八一八阳宅和坟头好了。

相面的营生大家都知道,可相坟这买卖却少有人明白。因为这个职业说的好听一些是神棍,说的难听一些就是专门跟死人打交到。从最简单的选坟入土,到迁坟搬家,再有改坟竖碑林林总总,因为入土为安,而后荫及子孙,所以说道极多。

我不是很明白,之所以兼职做相坟的职业。第一个原因是这个比卖坟的收入高很多,第二就是我的朋友才是正主。为此我可是没少遭罪,如此以后一一诉说吧。

先说一个最开始看坟头的买卖,也是我和朋友认识开始。

哦,对了,我这个朋友叫叶一。挺神秘的一个家伙,我跟着他或者说他跟着我这些年没少在坟头上赚钱,也没少被他祸害。

那天秋天,我刚进入墓葬公司上班,报道的第一天就被分配到了墓葬区收售处工作。如果有人觉得这是一个肥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这个部门冷清的要死,几乎没人到你这里来送礼,给你机会让你受贿。人家买坟的人多数都带着大师,在坟场里挨个的找,找好了直接付钱就拿走,明码标价的让你没办法从中间做点灰色收入。如果你敢对人家说这个已经卖掉的谎话……不好意思,除非你想给自己留一个位置。这种话属于行业忌讳,虽说我一个年轻小伙子不怎么相信这种说法,但架不住整天跟坟圈子打交道,心里也就毛毛的不敢随便乱说这种话的。

后来,我发现那些所谓的大师,都是靠着一两本书的知识忽悠买家,然后就大把大把的票子塞进口袋。我就琢磨,为毛我不能这么做?要是我来做,这不就是灰色收入了吗?所以,这也算我第一次走入相坟的圈子里。

01节、叶一(中)

在而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努力的把自己塑造成神棍的形象,效果也相当不错,逐渐在本地也打出了一些小名气。而真正和朋友叶一认识,第一次真正走进那个世界中还是因为那次事情。

具体的事情是,一家四口亲兄弟,在一夜之间将邻居家的六口人残忍分尸杀害了。在企图逃跑的时候被警察在火车站抓了个正着。这种事情在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来说,就是茶后谈资的一种消遣。

却不想这件事情自己会扯进去,而且对自己的命运也来很大的急转弯!

那天下午,我趴在办公室里打瞌睡。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抬头看去,是一个大概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脸上带着宽大的墨镜,脸上带着一种高傲的气质,一看就是有钱人。她进门就问我:“你是这里的售墓员?”

“哦,是我。”

“给我找一块风水好的地方。”她颇为傲气地对我呼喝。

平日里,我对这种人都是敬而远之,但又不能太过拒绝,因为这些是财神爷。虽然不是我的财神爷。但是今天这种有钱人主动来找我这种小职员的还是第一次。我连忙笑着说可以带她去看看。

途中我问要埋葬的是什么人。

那女人说是她的四个儿子。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心里想,好家伙一口气埋四个儿子?丫丫呸的,好大的气魄。

我把她带到所谓的商品墓葬区,这地方也是所谓的风水大师选择的好地段,埋在这里的人荫及子孙,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平安康泰还是容易的很。我看她好像不缺钱的样子,就把她带到了最贵的高端墓葬区。

那中年妇女围着空墓转了几圈,问我:“你们这里能不能保密?”

我好奇的问:“怎么保密?”

那中年妇女看着我说:“就是不让别人知道谁买的。”

我说:“可以”

手续办理的很快,在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后。中年妇女交钱的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利落,几十万的单子一下子就做出来了。我自己也会有一些小分红,自然对此很满意不过。

当天买下墓地后死者就下葬了,这让我很诧异对方家里人的时间观念和做事效率,中年妇女没有撒谎买的墓地里埋的四个还真是她的儿子。而且很‘出名’。当然这些本来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想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又来了,而且是怒气冲冲的走进办公室。

她进门就开骂‘脏话’,很难听的那种。我忍着怒气问明白真相,这才明白她儿子的坟头竟然让人泼了大粪,难怪她会如此怒气,这事儿放谁身上都难以忍受,但是我却觉得这事儿根本不归我管。指明她去找相关部门去申诉,却不想那老娘们撒泼抓住我说,签署了保密协议怎么还有人知道这里埋了她四个儿子。

一时间我也是头大如斗,不知道该怎样去分辨。

前面说了,为了买卖坟头,我备了很多功课,也学了一些关于墓地的一些知识。在中年妇女的强烈要求下,我只能陪着她在快要日落的时候跑到她儿子们的墓碑前,看看实地情况。

到了墓园里,实际情况比想想的要复杂很多。大粪被泼的满地都是,墓碑上,坟堆上,依稀还看到被一些彩绘喷涂用的色彩在墓碑和大理石坟堆上写了很多脏话。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看到四兄弟的墓碑竟然被人移动过!下葬之前本来是一流水平整齐的墓碑,竟然高低扭曲,样子十分诡异。做这种事情可是对这家人愤恨到了极致啊!不但是对死者的不敬,这样墓对后人也有着极大的影响。说难听点,这样的做法,不但让入住者不得好过,还会让墓葬者的后人倒霉八辈子也未必能洗掉霉运。

这样的情况连我都觉得不好解决,皱着眉头努力的想办法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压到最小,不然以后谁还敢来这里的墓园购买墓地啊?这整个D市可不就我们一家做墓园生意的。竞争也是很有压力的。

就在夕阳即将落下山峦的时候,一条修长的身影缓步从墓园的另一面走过来:“如果不想晚上死在这里,就赶紧离开。”

“你是谁?”我这样问。

他是一个年轻人,相貌清秀,手上托着一只罗盘。上面的指针在到处乱转,他光洁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中年妇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他喊道:“是那老东西让你来的?滚蛋!”

那小子皱着眉头,声音阴沉地说:“我谁也不是让来的,我是不想这里变成乱葬。”

在这样的条件下,逆着阳光,坟墓周围,用这样的语言,这样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出这样惶恐的语句,令我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是谁?”我又问了一次。

那人看了看我,说:“我知道你是杨光,最近很有名气。我是叶一。”

我一怔,叶一这个名字太熟悉了。混在D市又整天跟坟堆儿打交道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叶一的。这人很神秘,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一答:“为他们。说完用手指向那大墓。”

我安抚身边快要发狂的中年妇女,对她说:“叶一是D市最有名的风水大师,一般人请都请不来”(主要是找不到他)。我这样说一方面是安定中年妇女,让他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职业。另一方面是也是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叶一到底是什么来头。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跟他或许有直接关系。或者是其他墓园公司的竞争手段?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我已经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了。

就在我手向兜里伸去的时候,叶一忽然说话了,他说:“别想打电话了,我要是你现在就不要回头向我这面走来。”

我还在纳闷为啥对方这样说的时候,就感觉我的身后有一种深深喘气的声音,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耳边还有呼吸的声音。身边的中年妇女也不咋呼了,闭着眼睛直哆嗦。

叶一对我吼道:“日光未散,还不过来!”

我一把拉住身边的这个老娘们就往叶一那面跑。去他吗的唯物主义吧!

01节、叶一(下)

太阳向着西山逐渐下沉,最后一丝阳光眼看就要从天边消散。我拉着那老娘们跑到叶一的身边,不敢回头。

叶一对我们说道:“不要回头,往前走,看到下面我放的东西没有?”

我说有看到。

“不要回头,在那堆东西里面把那只大公鸡找出来,想办法让它打鸣。”

额……这是什么要求?叶一很认真的对我说:“不想死就快点,我可以脱身,你们必死。”

那老娘们这会儿也回过神来,愤怒的喊道:“你吓唬谁啊!”

叶一道:“那你可以回过头了。”

我看着身边的那老娘们真的回过头去,然后……一声尖叫就倒在了地上,双眼泛白,口吐白沫手脚抽搐。

叶一说道:“别管她,按我说的去做。不要回头。”

打死我都不回头!看一眼就成那德行了,我估计也强不到哪儿去。

阳光就要消失了,我撒腿就往前面叶一放的东西那里跑去。

一只五花大公鸡就在笼子里,我一把打开笼子,卡住公鸡的翅膀,大喊着:“叫,快点叫。”身后传来一声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怒吼声,还有叶一的咒骂声。

我着急上火,抓耳挠腮大公鸡就是不叫,气得我都想……叫它爹了。人命关天啊,叫爹能救命,我也认了。无计可施之际我忽然想到了伟大的周扒皮筒子,这厮不就是学公鸡叫,引得公鸡跟着叫吗?我憋足了嗓子,“咯咯咯咯”的学开。

五花大公鸡很给我面子,我学了大概三四声,在后面叶一咒骂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大公鸡终于扯开喉咙叫开来。然后,我们‘哥俩’就你一嗓子,我一嗓子,相互交流公鸡打鸣的技术。

后面奇怪的怒吼声终于消失了,叶一的声音却前所未有的凝重,而且,我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站在我的身后了。至于那个老娘们……谁还管她死活?再下一时刻,叶一已经蹲在了我的身边,抢过我手中的五花大公鸡,用一把小刀挑开大公鸡的血红鸡冠。这道理我明白,公鸡鸣叫破晓退邪,鸡冠则是至阳之物,有破障杀邪的作用。鸡冠血是克制邪物的好东西。

这里我要说一下叶一的装备。首先是一只公鸡,然后还有一个包裹。包裹叶一当着我的面打开,里面有几个瓶瓶罐罐。还有一只蓝瓷的大花碗。鸡冠血就被滴在花碗中央。抬起头,叶一忽然问我“你是童子吗?”

我当时想抽他!真的!被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年级的人问你是不是童子,你抽不?可这时候事关生死,我破天荒的没有脸红,没有撒谎的,弱弱地说:“算,算是吧……”

02节、童子尿(上)

叶一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抓住我的左手腕,捏了捏,道:“未沾阴体,元阳未失。往这里撒尿!”

他就那么指着碗,让我二十好几岁的人对着一只碗撒尿?“快!”

叶一说的急,我也着急~~不知道怎么的,平时晚上也不消停的墓园,在这还没有天黑的时候,就变得静谧无声,连每日里在周围盘旋的老鸦都销声匿迹了。

我瘪足了劲儿,冲着碗里撒尿,可我刚才来之前我尿过了啊!使劲儿挤了半分钟,可算挤出了不到半碗的样子,焦黄带着骚。味的尿,让我都觉得真TM不好意思。

叶一在那瓶罐里面倒出一把五色的豆子,仔细一看是五谷。他将一把五谷丢在碗里,也不嫌恶心,用手抓来抓去,捞出一把就向后撒去。

就听到身后噼里啪啦的声音跟放鞭炮一样的扎响,伴随着的还有很刺耳的吼叫声。做完这个,叶一对我说:“你抓一把放在手心里,感觉有东西靠近你,你就向后扔一粒。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作为一个成年人,作为一个讲卫生懂礼貌的年轻人,让我从尿里面捞出豆子的事情,我,我,做不来。叶一也不生气,居然在这个时候笑着对我说:“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

我……那啥诚可贵,活着价更高!

叶一见我把豆子都捞出来后,再将公鸡头上的鸡冠血挤入碗中,又拿出一瓶红色的血,闻着很腥,混着尿水、鸡血和那不知道是什么的血在一起,勾兑了满满的一大碗。我看着他撸起袖子,用手指沾着混合型血液在手臂和手掌上画来画去。

花碗里的血被他用掉了一多半,剩下的一些他小心翼翼的又倒入不少五谷,再捞出来的时候统一变成了红色,大小不一。

我好奇的问道:“为啥我跟你用的不一样?”

叶一道:“你的是辟邪,我这个是镇邪。说完,叶一站起来就往后走,我想回头看看,可实在没那胆量。这种玄事儿上,我真的没有那么勇敢。忽有叶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公鸡接着叫,别停下。”

我赶忙跟五花哥们一起‘打鸣’。要说心里不怕,那绝对是扯淡,但要我用那种渗人的风格描述出来当时的场景,还是杀了我吧。我宁可用这种扯淡的风格把故事叙述出来,带点高潮,带点诱惑的味道,也比那种看完不敢回家,不敢一个人睡觉好得多。

至少,我跟公鸡哥们打鸣,打出了感觉。“咯咯、咯咯、咯咯”的十分默契。

就默契之间,猛然感觉到周围一下子寂静下来。

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看无声电影的味道。看着五花大公鸡在自己的面前扯着嗓子,就愣是听不到一点声音。静谧的连心跳声都消失了,然后一种古怪的“咕嘟”,“咕嘟”声音从身后传来,低沉、压抑。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抽到了一起,寒毛和鸡皮疙瘩遍布全身,毛孔散发出来的都是冷汗的味道,可这感觉只存在在脑海里,事实上我一点都没感觉到。如果真让我去做一个比方,那么,我就是快乐的生日蛋糕。而我身后的不管是什么东西,TA一定有一张大嘴和一副很好的胃口。幸亏我在之前已经把童子尿贡献了出去,不然,上述的还要加上一条尿裤子的丢人样子。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完了的时候,猛地想起叶一说的话,闭着眼睛从左手里抓出十几粒五谷,转身猛地丢了出去!就听得耳畔响起噼里啪啦的炸响,然后是凄厉的吼叫声。

我当时觉得自己要死了,横竖心里打着拼了的念头,站起来,有些哆嗦的扬起手,对这吼叫的地方把手中所有的谷子都丢了出去!

然后,世界安静了!公鸡的打鸣没了,只有扑腾翅膀的啪啪声,我闭着眼睛,再哆哆嗦嗦真的不敢张开眼睛去看,只能转过身,蹲下。然后眼镜微眯开一条缝,看到刚才还跟我一起叫的很欢的公鸡这话死后已经不行了。浑身上下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但在这时候我心里乱的很,没有去主意它到底缺少了什么。

感觉上是好半天的时间,实际上后来才知道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身后传来的重重的脚步声,我吓得不敢动蹲在那里,手里拎着叶一的青花瓷碗和半死的公鸡。

耳畔传来亲人一样的声音:“来。”

我没敢回头,而且,我很没水准的大喊:“我害怕,你是人是鬼?”

“我是你叶一大爷。”

“哦!”我居然傻乎乎的答应了一下,可见我当时吓得有多么的不清不楚的。

转过头去,看到叶一扛着那老娘们站在我不远处。这时候,我才发现,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耳边也不再是刚才的静谧。似乎周围的一切山水树木都活过来了一样。

此时,我才能够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身体也不再复刚才那样的颤抖,赶紧跑过去帮着叶一将那老娘们接住,放在身边。

叶一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我则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在经历了刚才恍惚的那个时段之后,我开始理性的去思考问题。叶一的到来,刚才的事情,以及昏迷的老娘们!我不是一个喜欢怀疑的人,可我不得不去怀疑这件事情的真伪。太巧合了,巧合到声音、人物、甚至场景搭配都是那么的真实。对于生长在无神论的我来说,这些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有没有一点带入感很强的恐怖电影的感觉?我不得不为这个感到深深的怀疑!

叶一可能明白我想的是什么,率先对我解释说:“我确实是这个老女人的前夫找来的。不过,你看到的绝对真实,好好消化消化吧。”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自顾自站起来收拾他的东西。然后给了我一张名片:“这个是我的联系方法,过几天我会再来。但是这里希望你能不要动。更不要去清洗上面的东西。我保证对你有好处。”

我低头看着这张黑白分明的名片,分明就是A4的纸上撕下来的一角,上面也只是写了一个手机号码。再无其他一点东西。甚至连个名字都吝啬的没有填在上面。

我很无奈的问道:“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这种事情我怎么解释给公司来听?”

那叶一很自信的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继续玩儿昏迷的老娘们说:“她能帮你解决。放心吧,你只要告诉她,祖坟找到了。就可以。”

我有点喜欢这个小子了,刚开始还觉得他是一个很阴冷的家伙,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是一个错误的臆想。从这个事件中,到后来的接触中,我逐渐证明了这一点!这厮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但好在还够义气~!

复活的女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复活的女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15章(第15章 该怎么赔)

    原标题: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15章(第15章该怎么赔)书名: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第15章该怎么赔其实凤华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将矛头转向慕容染,只是看着他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即使眼神清澈,没有任何嘲笑看戏之意,心底还是觉得他就是在看笑话,再加上他给皇帝出的破注意,耽搁了自己摆脱太子妃身份一事,就算他再无辜,再好看,也觉得这人其实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蔫坏蔫坏的!好脾气的慕容染突然被针对,也不恼,只是笑的晃人眼睛,“那公主说染该怎么赔?”这下轮到凤华怔住了,她倒是真没想到慕容染竟这么容易就认了自己的无理

  • 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15章(第15章 惊吓,神兽朱雀)

    原标题: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15章(第15章惊吓,神兽朱雀)小说:皇叔强宠:废材小姐太妖娆第15章惊吓,神兽朱雀咚……帝岚音重重跌落,狠狠砸到了地面上,一下子被砸醒了。发蒙的脑子,在强烈的疼痛刺激下,开始运转。撑开沉重的眼皮,帝岚音强忍着浑身断骨般的疼痛,缓缓坐了起来,揉了揉涨疼的脑子,帝岚音抬眸,习惯性扫了一圈四周。吓?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帝岚音脸色瞬间一变。这是哪儿,她怎么会在这?四周一片苍茫,白茫茫的雾气,在身边缭绕,有那么一瞬间,帝岚音以为自己又死了一次,而这次却来了天堂。可帝岚音还

  • 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15章(第一卷 初临异世第15章 困兽斗VS美人计)

    原标题: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15章(第一卷初临异世第15章困兽斗VS美人计)小说名称: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第一卷初临异世第15章困兽斗VS美人计清朗和煦的嗓音让圣岚猛然回神,然后就是额头青筋暴起。靠,她就这么被人看光光了!而且,被人看光光之后,那人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嫌!她!脏?对,你这个穿着一身白衣带着银色面具没脸见人的家伙,就算你的动作做得再优雅,她还是看出来了,你在嫌弃她!一把将自己的衣服拢好,她蹭得一下站起接连后退了几步,好像炸毛的猫儿一样对他怒目而视,咬牙道:“你才要洗澡呢!一大

  • 名门宠婚15章(第15章 和有孩子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原标题:名门宠婚15章(第15章和有孩子的男人纠缠在一起)小说名字:名门宠婚第15章和有孩子的男人纠缠在一起女人微微挑了眼唐溪,眼带挑衅:“你好,我是韩芊芊,湛清现在的女朋友。”基于礼貌,唐溪朝她笑了笑:“你好……”韩芊芊神情高傲:“我常听湛清提起你,他说你大学那会……可无趣了,那时候我还不相信,不过现在看到你了,还真觉得他没说错……”厉思齐看到唐溪的眼眶微红,受不了她被人欺负,伸出小手挥落了在桌上的果汁,整杯倒在女人洁白色的裙子上。女人尖叫一声:“你做什么?”厉思齐漂亮的小脸一派无辜:“对不起

  • 信爱不言婚15章(第15章 盖了章,就是我的人)

    原标题:信爱不言婚15章(第15章盖了章,就是我的人)小说:信爱不言婚第15章盖了章,就是我的人苏清歌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这个侄女偏偏就是苏岑欢。但是苏钰明发了话,苏清歌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愤恨的瞪着亦步亦趋跟在宋仲骁身后的苏岑欢。那抠在手心里的指甲,差点把皮都抠破了。“去哪里?”一上车,宋仲骁冷淡的问着。“小姑父。”苏岑欢的声音懒洋洋的,更带了几分的痞气,“去你那如何?”“……”“这样就被吓着了?不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吗?还是小姑父对自己的定力没把握?”苏岑欢很懂得挑衅。“我没时间陪

  • 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15章(第15章 直接打死不论)

    原标题: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15章(第15章直接打死不论)书名:邪王追妻:废柴小兽妃第15章直接打死不论她还是很想去弄一头魔兽当坐骑。心动不如行动,楚柒眨了眨眼,便进入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雇佣兵不缺乏丛林生存经验,她也不需多准备什么。只是随便收拾几件衣服,带了几天的食物和水,便准备出门。才走到大门口,就跟刚刚到家的楚家人碰上了。楚怜儿才一看到楚柒,整个人便怒火中烧。都是这个小贱人,抢了她的风光!她径直走了上前,扬起一只手,朝楚柒的脸上打去,只是这手才一扬,就被楚柒的手给架住了。“你发什么疯?别挡

  • 绝宠第一毒妃15章(第15章 简直不把他当男人)

    原标题:绝宠第一毒妃15章(第15章简直不把他当男人)小说名字:绝宠第一毒妃第15章简直不把他当男人秦韶华静了一下,仔细消化白城子的话。根据记忆,秦大小姐在几年前某一天突然被陌生人告知她是圣主,颇受了一番惊吓,白城子所说这些她知之甚少,只知道上任圣主是曾给幼年的她治过病的游方道士。“我派名号?”“本无名号。多年来江湖人统称我们为‘奇门’,尊您为奇门圣主。”“毒宗医宗是用毒行医,而偃宗?”鬼姬斜着眼冷冷插嘴:“偃乃机关偃术,设机关、做傀儡,乃天下第一精妙绝技。”“妙在何处?”鬼姬心中不屑。担任圣主

  • 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15章(第15章 总有一两个笨蛋)

    原标题: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15章(第15章总有一两个笨蛋)小说:惹爱成瘾:金主豪宠小逃妻第15章总有一两个笨蛋站在主席台上拍卖师差点要疯掉了,他的脸色涨得通红,这块50万美金买来的泪石竟然卖出了1千万美金的高价!这绝对进他职业生涯中最成功的一次,没有之一!他挥舞着手中的拍卖锤,大声道,“先生们女士们,现在这块紫罗兰泪石已经叫到1千万美金的价格。请问现场还有人再加价吗?”主持往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又盯着屏幕看了一会,最后大声道,“现在,1千万一次……二次……”苏蓉听着那倒数声,心一点点往下沉,

  • 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15章(第15章 无利不起早)

    原标题: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15章(第15章无利不起早)小说书名:鬼王毒宠:妖娆小魔妃第15章无利不起早没有灵力的她,还是紧靠着他吧,多点保障。第二日天还没亮,凤月就到了帝熙房里。“四小姐还真是开放。”帝熙目光深沉,心思神秘莫测。凤月站定在他面前,如水的月光把她的身影拉长,在地上晃动如鬼魅:“不是世子爷让我来的么?现在该走了吧?”他说一大早,现在难道不够早吗?这个时候走,可是能避开很多耳目,本来她是有点不确定的,不过如今既然他等在这,那就说明她猜对了。凤月唇还未完全扬起,腰身已经被人扣住,随即落

  • 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15章(第15章 脸上开花)

    原标题: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15章(第15章脸上开花)书名:将门毒女:侯府二小姐第15章脸上开花她们俩人怎么也没想到,明明计划好的一切,最后为何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幸亏白府的家丁一个个全都训练有素,见事态不妙,急忙燃了火把,对着那群发疯中的马蜂子大肆烧了起来。即便是这样,被追得很惨的柳姨娘还是被马蜂子叮了满脸包,疼得她嗷嗷直叫唤。也不知道那香囊里的药到底有多厉害,马蜂子明明已经被烧掉了不少,它们依旧弃而不舍地追着柳姨娘不放。最后迫于无奈,疯跑的柳姨娘看准上面飘着一层污垢的荷花池,想也不想的,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