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青春为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40:19 来源:网络 []

小说:青春为王

第01. 秘密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家新来的女租客竟然会是我的高中老师……

  说这事儿之前,先介绍下我吧,我叫林帆,老家湖北农村的,九几年我老爸跟着村里人出来打拼,也算是弄了点小钱,之后回老家在县城买了套三室一厅的居室,为了方便我在县城读高中。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本来他们的意思是让我爷爷奶奶一起搬过去住,不过两个老人估计是住惯了乡下,死活不肯搬,我老爸也没辙,只得让我自己住,每个月给我打钱花,他们只能偶尔生意上得空了才回来住几天。

  我也是嫌无聊,寻思着合理利用资源,还能赚一笔零花钱,想着把房子租出去,当然,我有我的小心思,租客仅限十六到二十六的女性。

  其实我也是没事儿瞎折腾,就这唯一的一条条件,要是还有女性找上门,真的是天上掉馅饼了。

  结果让我意外的是,在我刚把出租消息发到网上的当天,就有人打电话联系我说想看下房子,而且从电话里边听对方的声音,除了感觉有些熟悉之外,还蛮好听的,清脆悦耳,先不管长得咋样,就这声音,我就有些期待见到真人了。

  我立马就跟她说好,还约在了我家楼下超市门口碰面,只不过当我在超市门口看到对方时,我懵逼了。

  对方很漂亮,顶多二十三四的年纪,通俗点讲就是肤白貌美身材犯规长发及腰加上逆天大长腿。

  对方也很时尚,白色打底衬衫,黑色小西装配上下身黑色包臀短裙,修长纤细的美腿上裹着一双黑丝袜,脚上踩着一双至少十二公分的鱼嘴高跟鞋。网站163nvren.com

  手上还挎着一个包包,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按理说,这样一个美女要租我的房,我估计我睡觉都会笑醒,可我他妈看到她只想掉头就走……

  因为她是我高三的班主任,赵小苍!

  说起赵小苍,她可是我们学校的一块金字招牌,不仅是因为年轻貌美,更是因为她的学识过人,据说她是学校花大代价从国外请回来的海归。

  但相较之下她更出名的还有一个名号,母老虎。

  她教我们高三英语,又是班主任,当一个班主任教的不是我们擅长的语文数学而是一门我们最蛋疼的外语,偏偏这个班主任又是那种一言不合就请家长的狠角色时,可想而知作为她的学生,我们有多么的凄惨。

  赵小苍看到我也挺意外的,诧异的问我说林帆,要出租房子的是你啊?

  我憋着脸闷声闷气发了一声鼻音。

  赵小苍一下乐了,一改之前的意外模样,催促我带她去看房,还说什么既然是你租房子,那老师也能省点钱。

  我省你妈啊我,我他妈当时就想给自己两个耳刮子,难怪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女的声音熟悉,早知道是赵小苍,打死我也不会租给她啊!

  搞得我现在骑虎难下似的,可要是现在拒绝她,天知道她在学校会不会给我穿小鞋,我又不是学习成绩特牛逼的那种,平时能让她不找我谈话,我就烧高香了,哪还敢主动去招惹她?

  想是这么想,我还是软蛋的领着赵小苍回了家,这套三室一厅居室,是我爸挑了好久才选中的,不说地段好,环境跟装修各方面都很不错,而且我也不是不爱干净的人,房间一般都打扫得很干净整洁。青春为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所以赵小苍一进门,就不住的点头,就跟进了自己家一样,还称赞我爱干净。

  换以前我要是被一个大美女这么表扬,我肯定得开心得不行,可要是这个大美女是母老虎赵小苍,我想笑都笑不出来。

  偏偏赵小苍还一副检查作业的样子,嘴里说着很好,不错,就是这里了。

  更让我气愤的是,赵小苍不仅把我定的五百房租压到三百,水电费也免了,还特么的定下一系列条约,一开始几条还说得过去,不让我进她的房间,后来就越来越离谱了。

  什么以后家务活我包,因为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所以她忙的时候她的衣服我也要洗,不能只洗自己的,晚上十二点之后必须关灯睡觉,在家不能穿裸露的衣服,必须穿衣服裤子鞋子。

  反正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一大堆,甚至连特么拉屎都要管,说我拉完后就要冲洗厕所,时刻保持洗手间干净。

  我都怀疑这特么到底我是房东,还是她是房东了。青春为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只是我却敢怒不敢言,高三还有一年呢,要是因为这点事儿得罪了赵小苍,以赵小苍心高气傲眼高于顶的性子,指不定会怎么针对我。

  我只能憋屈的安慰自己,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同居,应该也还算不错的。

  因为是个人出租,没什么签合同那么麻烦,敲定之后或者说赵小苍决定之后,当天就住下了。

  于是,我就这么被迫的跟赵小苍开始了同居生活,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着了,大不了过段时间我就说我爸妈要回来了,让她搬走得了。

  直到那一天,我无意中发现了赵小苍的秘密,才让我打消了让她搬走的念头……

  那天是个周末,高三抓得紧,好不容易休息,我就跟几个死党在外边唱歌去了,疯到凌晨一两点才回来,因为喝了不少酒,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吧,当我口渴醒来找水喝才发现我特么进错房间了,特别是当我看着被我睡得凌乱的浅紫色被单时,我舌头都打结了。

  平时赵小苍出门都会锁上自己的房门的,连我都没有钥匙,没想到这次她居然忘了锁门,不过不得不说,她床上挺香的,闻着就让人有反应。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我也有些好奇,都三点多了,赵小苍怎么还没回来,我那会儿正躺在她床上想着呢,外边客厅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吓得我一个激灵跳起来,酒都醒了不少。

  偏偏那脚步声还走的很快,我听着就差几步到门口了,我要是这时候冲出去,肯定得被抓现行,情急之下,我果断翻身下床,钻进了床底。

  刚躲进去,脚步声就走进来了,让我意外的是,除了赵小苍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女人,更让我意外的是,我他妈竟然偷看到赵小苍跟那个身材不赖的女人一进来就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互相弄着,两人还张开双腿玩起了六九!

  也是到那一刻,我才彻底明白,在我眼中一直高高在上宛如冰山女神的赵小苍,居然是个拉拉!

第02. 憋屈

  在她们睡着之前,我肯定是不敢冒头的,不过她们忘我的投入时,我也没闲着,拿出手机先调到静音模式,然后开启了录音,嘿嘿,要是让人知道平时冷得一比的赵小苍,居然是个拉拉,不知道会不会惊掉下巴。

  我是一点儿困意都没有,比喝醒酒茶还灵,赵小苍跟那个女的,一直弄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停下来,我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彻底没动静的时候,才敢悄悄冒出个头查探。

  见没什么异常,我蹑手蹑脚的一点点从床底挪出来,慢慢的爬起来朝床上瞄了一眼,这一眼让我瞪大了眼睛,鼻血都差地流出来了。

  因为赵小苍跟那个女的,居然全都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说实话,要说我此时没什么想法,那都是扯淡,可我纠结了许久,还是打消了脑海里那点儿念头,这要是一个不好被赵小苍发现了,那我以后就不用在学校混了。

  不过我也不想就这么放弃这个绝佳良机,趁着窗户外边照进来的昏暗路灯,我关掉闪光灯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心想就算以后我有什么把柄落在赵小苍手里,也能把这个当杀手锏。163女人网

  我没敢多拍,拍了四张就完事了,然后轻手轻脚的朝门口走去,这种感觉就像是采花贼一样,我小心肝扑通扑通跳得极快,生怕弄出一点儿声响。

  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弄得太累了,估计睡得比较死,直到我拉开房门出去,她们都没有什么动静,只不过在我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弄出了一点儿声响,刚好床上的两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谁抬了一下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带上门火速回到自己房间,关好门反锁后,才发现心跳快得不行,快特么吓死老子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因为赵小苍这事儿,太让我震撼了,天已经麻麻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我还做了梦,梦见自己正躺在赵小苍的床上,而赵小苍跟那个身材极好的女人,一左一右的服侍我,简直爽翻了。

  只不过这梦刚做到这里,外面就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不对,是拍门板的声音。

  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有些恼火这么好的美梦,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被打断了,就有些不爽的问:“大清早的干嘛呢?急着上床啊?”

  拍门声戛然而止,大概一秒钟后,一声暴怒的娇喝传了进来。

  “林帆!你再说一遍!”

  我猛然惊醒,瞬间睡意全无,瞪大了眼睛看着房门,我草,我他妈差点忘了现在家里已经多了一个人,还是我的班主任!

  门外站着的肯定是赵小苍无疑了,我心想完了完了,我真是活腻歪了,居然敢冲赵小苍这么说话。

  估计是没听到我的回答吧,赵小苍冷冰冰的声音又响起:“这都几点了?你还起不起来了?”

  我也有些火大,妈的这又不是上课,周末也不让人睡懒觉?赵小苍管得也太多了吧!

  不过刚才我那么吼了一句,心里还七上八下的呢,自然不敢跟她抬杠,只得迅速爬起来,认怂的说就起来了。

  打开房门,赵小苍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出来,斜了我一眼,轻描淡写的说:“老师一会儿要出去,你帮老师把衣服洗了,就在洗衣机旁边的架子上。”

  我愕然,心说我洗你爹,你一个成年女人,衣服还要学生帮你洗,真不知道赵小苍哪里的脸皮。

  当然,这话我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我还是不敢的,所以只能哦了一声,朝洗手间走去。

  刷完牙洗完脸,准备洗衣服的时候,洗衣机上一块揉成一团的小小黑布吸引了我的视线,我好奇的拿起来瞅了一眼,刚展开,饶是我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这特么居然是一条蕾丝花边的丁字裤!

  我瞪着这玩意儿,这是赵小苍穿的?我去,她昨天就穿着这玩意儿一整天?

  讲真,我当时的冲击真的很大,这玩意儿完全就是某宝上卖的那种情趣内裤啊,我记得昨天赵小苍下面穿的还是短裙,她也不怕走光啊?

  “林帆!你在干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又羞又恼的怒喝猛地在我背后平地惊雷,我特么吓了一大跳,手一抖,那条蕾丝花边的小内内一下掉地上了。

  我转身看着赵小苍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俏脸,尴尬得不行,脸火辣辣的,憋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总不能说,我只是好奇拿起来看的吧?

  特别是那条无辜的小内内,就那么躺在地上,我捡起来也不是,不捡起来也不是,这事儿给我整的,头都大了。

  然而让我傻眼的是,赵小苍居然蹭蹭两步走过来,二话不说啪的一声给了我一巴掌,瞪着我吼道:“林帆!你太恶心了!”

  我他妈当时都懵了,被赵小苍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的,脑袋都出现短暂的空白。

  反应过来后,我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一样,死死地咬着牙,盯着赵小苍一言不发。

  从小到大,就算是我爸收拾我,也从来不会扇我耳光,我没想到,居然被赵小苍先甩了一巴掌!

  而且,要说恶心,也应该是赵小苍略胜一筹吧?为人师表,她居然在学生家里带女人回来做那种事,她又能好到哪里去?

  “林帆!你太让我失望了!”赵小苍愤恨的丢下这句话,扭头就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无数次想把她的秘密说出来,却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不敢,我怕说了之后,我在学校的日子,就彻底过不下去了。

  缓了好一会儿,我决定忍了,尽管心里憋屈得不行,这种被人冤枉误会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本来我以为这事儿我忍过去了就算了,可我太低估赵小苍的记仇心了,在这件事发生之后,赵小苍对我的态度,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第03. 针对

  一连好几天,赵小苍都像是故意针对我似的,上英语课的时候,总喜欢点我回答问题,我要是回答不上来,或者回答错了,赵小苍就会冷着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冲我一顿狠训。

  说我就是个蠢货,整天上课都不知道在干嘛,你父母交钱就是让你来学校养猪的!

  我心说我在想着干你,表面上却只能低着头,咬着牙挨批。

  我心里清楚,赵小苍就是在记恨那天撞见我拿着她内内的事儿,认为我是故意拿她的内内,有某方面癖好的。

  可我他妈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只不过在学校,她是班主任,我是学生,她要针对我,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教训,让我丢尽了脸,头都抬不起来!

  最可恨的是,有一次上体育课,我同桌童诗涵不小心脚崴了,我当时因为离得近,就顺手扶了她一把,结果恰好被赵小苍看到了,她立即就冷着一张脸,过来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大声喝问我们在干什么。

  那语气,就好像我们两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童诗涵是个乖乖女,一下子就急得不行,解释说她脚崴了我扶了一下而已。

  可赵小苍压根不信,一脸警告的模样让我们注意点形象,学校是禁止早恋的什么什么,还说要是让她发现我们在谈恋爱,肯定会第一时间喊家长。

  童诗涵当时就吓得快哭了,我整张脸也火辣辣的,特别是感受到那么多同学怪异的眼神,我当时也是气得不行吧,脑子一热,就冲赵小苍吼了出来:“赵小苍!你他妈够了啊!你对我有意见就他妈冲我来!关人家童诗涵什么事儿?!”

  我吼出来的瞬间,全场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我,包括赵小苍自己,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作为一个班主任,赵小苍哪里被人这么吼过,何况还是被自己的学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吼,所以赵小苍愣了一下之后,立即勃然大怒,伸手就要扇我一个耳光。

  我冷笑一声,也是豁出去了,破罐子破摔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冷笑道:“你也知道这样很不爽?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当着全班的面,冲我辱骂时我的感受?!”

  “你放手!”赵小苍简直快要气炸了,高耸的胸脯随着粗气一颤一颤的,盯着我咬牙切齿怒喝。

  这时候,我同桌童诗涵也在旁边悄悄拉了我一下,刚才那么一吼,我心里那口憋闷了许久的郁气,也出了一些,就顺坡下驴,冷哼一声,松开了她。

  赵小苍估计没想到我还敢还手吧,脸色冰冷得可怕,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林帆!你跟我来办公室!”赵小苍平复了一下情绪,冷着脸冲我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朝教学楼走去。

  我知道她这是不想在学生面前失态,想要到办公室给我上教育课,我当时也在气头上,颇有说走就走的气势,跟在赵小苍身后。

  因为赵小苍是班主任,所以她的办公室是独立的一间,刚进来,赵小苍就让我把门关上,我心说关上就关上,还怕你不成。

  赵小苍一言不发的坐到椅子上,冷着脸盯着我,我知道她现在心里肯定气得不行,被我那么顶撞,她班主任的威严,可算是丢尽了。

  不过我没有半点愧疚,她让我丢尽了脸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难受?

  说实话,当众顶撞赵小苍,我也是气急了一时冲动才敢那么做的,现在缓过来一些后,心里顿时就有些忐忑了,只不过我不想这时候认怂,就逞强继续装下去。

  赵小苍盯了我好一会儿,才冷着脸问我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哪句话,无非就是那句我说她对我有意见就冲我来,那句话我们班同学都听到了,结合这些天赵小苍针对我的举动,不难看出来,赵小苍是真的对我有意见。

  如果让我们班同学这么认为,那赵小苍这个班主任的威信,肯定会受到影响,这是她不想看到的。

  我心里冷笑,心说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何必问我?

  嘴上却装傻充愣的问她是哪句话,赵小苍有些恼怒,说就是你说老师对你有意见那句话,还说老师什么时候对你有意见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有些反感,脱口而出就说:“什么意思,你自己不知道吗?还不是因为那天你撞见我拿着你的内裤,你就故意处处针对我!哼,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赵小苍被我最后一句话气得不行,猛地站起来拍着桌子冲我怒吼:“林帆!你说什么?!”

  我被她的气势吓到了,有些打退堂鼓,嘟囔着嘴默不作声。

  谁知道赵小苍下一句话,直接点燃了我的怒火!

  “林帆!你真是反了天了!今天我必须通知你的家长来学校!就算他们在南方工作也得来!不然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因为我爸妈一直在南方忙工作的原因,学校好几次开家长会,我都可以推脱掉,我没想到,赵小苍居然会说出这种话!还扬言要开除我!

  如果被我爸知道了,等他回来,我非得脱层皮不可。

  所以我当时就爆发了,瞪着她冷笑道:“你最好不要后悔!”

  听着我威胁味道十足的话,赵小苍简直快要气炸了,瞪着那双漂亮的眸子看着我,咬牙切齿道:“林帆!你被开除定了!”

  说着,她就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我哪里能让她如愿,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夺她的手机,赵小苍怒气冲冲的想推开我,却被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刚好我被她推了一个踉跄,在桌角上绊了一下,然后我们两个就全部摔倒在了地上。

  因为我是往前扑倒的,赵小苍就不可避免的被我压在了身下,我只感觉到胸膛传来一阵柔软充满弹性的触感,被我压在身下的赵小苍,则发出了一声痛呼。

  这个暧昧至极的姿势,让我跟赵小苍都愣了一下,感受到赵小苍娇躯传递过来的柔软跟体香,我鬼使神差的,对着她微张的樱桃小嘴,吻了上去。

第04. 威胁

  赵小苍完全没料到我居然会胆大包天的吻她,当时她就懵逼了,一脸愕然。

  也是因为这样,才让我毫无阻碍的突破了她的贝齿,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人快要飞起来了。

  说实话,这还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吻吧,虽然是强吻,但也算是初吻了。

  不过我才刚体会到这种感觉,舌尖就猛地一痛,我下意识痛呼一声,离开了赵小苍的红唇,而赵小苍也趁机一把将我推开,红着眼眶瞪着我。

  我被她推倒在地,看到红着眼睛的赵小苍,愣了一下,心里不可抑制的有些忐忑,妈蛋我这可是强吻班主任啊!

  我觉得自己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连有着母老虎外号的赵小苍,我都敢强吻。

  除了忐忑之外,我心里还有一点愧疚,特别是看着赵小苍红红的眼睛,我内疚的低下头,弱弱的给她说:“对不起。”

  “你滚!”赵小苍咬着嘴唇,恼羞成怒的冲我吼道。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离开,要是我刚离开,她就给我爸打电话,还把这事儿告诉我爸的话,那我就完了。

  所以我只是爬起来拍了拍灰尘,并没有直接离开。

  赵小苍见我不走,更加恼怒的爬起来,瞪着我吼道:“林帆,你给我滚!”

  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喊滚,我也有些火气了,就冷着脸给她说:“我已经道歉了,是你先拿喊家长逼我的。”

  本来也是,如果不是赵小苍咄咄逼人,我哪里会冲动到去夺她的手机,我不冲动去夺她的手机,自然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儿。

  想到这,我又想起了这些天赵小苍刻意针对我的样子,心里也就愈发不爽,刚才的那点愧疚,一下子就没了。

  赵小苍哪里被人这么挑衅过,简直快要气炸了,瞪着我说:“我就不信,今天治不了你!”

  说着,赵小苍就离开办公桌,踩着高跟鞋准备出去。我哪里敢让她离开,要是她现在就跑去行政部告我的状,要开除我,那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所以我直接就伸手去拉她,赵小苍狠狠的拍掉我的手,俏脸冰冷得可怕。

  我被她这个样子吓到了,平时赵小苍的在我们班的威信就挺高的,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说白了我也是在冲动之下才敢这么做,现在心里那口气缓过来一些,才知道害怕。

  赵小苍估计也从我的表情看出来了,冷笑着盯着我说:“现在知道怕了?那你刚才胆大包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赵小苍怒哼一声,继续朝外面走去。

  我咬着牙纠结了一下,才豁出去似的冲她说:“赵小苍,如果你敢去跟行政部说开除我,那我就把你是拉拉的秘密,公之于众!”

  说出这句话,我反倒觉得轻松了不少,反正我是豁出去了,要是威胁不住赵小苍,那我也只能认栽了。

  赵小苍听我的话,脚步一顿,霍然转身盯着我,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你说什么?!”

  看到她的脸色,我心里一喜,表面却是冷笑一声,反问道:“我说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赵小苍脸色微微一变,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怡然不惧的跟她对视。

  过了一会儿吧,赵小苍才有些恍然有些惊疑的盯着我冷声说:“那天我们睡着后开门出去的人,是你!?”

  我怔了一下,随即想到那天我溜出来时,好像是看到赵小苍跟那个女人谁抬了一下头,看来就是那时候被看到了。

  只不过她们也不敢肯定而已,我现在这么一问,赵小苍立即就想到了。

  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当即冷笑着点头说:“没错,那天晚上,你们可是疯狂得很呢!”

  赵小苍俏脸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咬着嘴唇恨恨的瞪着我,估计心里巴不得把我大卸八块吧。

  我也不着急,就冷冷的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吧,赵小苍才咬着嘴唇不死心的跟我说:“没有证据的事,你以为有人会相信你?”

  我翻了个白眼,心说幸好老子当时闲得无聊,把她们的声音录了下来,听到赵小苍的话,我立即拿出手机,找出那份录音,一言不发的点了播放。

  当即,办公室都是让人酥到骨子里的呻吟,赵小苍脸色大变,伸手就要来抢我的手机,我轻而易举的夺过,按下暂停,盯着她问:“这个算不算证据?我相信你的声音,咱们学校的师生应该不陌生吧?你说,我要是把这份录音发到论坛,会怎么样?”

  赵小苍死死地咬着嘴唇,那模样就跟被强了的小媳妇一样,满是愤怒跟委屈,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关掉录音后,我也微微松了口气,妈的再听下去,我都怕控制不住自己,万一兽性大发做出什么事儿来,那就真的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其实我恼怒赵小苍归恼怒,但还真没想过把她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让她以后不要再针对我,也就行了。

  赵小苍这时候看着我说:“林帆,你想怎么样?”

  我刚想说不想怎么样,不过当我看到赵小苍那敢怒不敢言的诱人模样时,忍不住心里一动,坏笑着说:“怎么样?你说呢?”

  赵小苍脸色愈发苍白了,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煎熬,过了好一会儿,赵小苍才像是认命似的,看着我说:“等今晚回家再说,可以吗?”

  我一愣,反应过来后忍不住狂喜,试探性的问她:“今晚?”

  赵小苍妩媚一笑,居然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娇嗔道:“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就不怕被人发现?”

  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我要是还不懂,那就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好歹我也算半个老司机,虽然实践能力不强,但理论还是很丰富的。

  只是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小苍,她居然真的愿意这么做?

  说实话,说不心动那都是扯淡,赵小苍的身材跟姿色,就算是比起那些韩国女明星,要是真的能跟她那啥一次,哪个男人不想?

  刚好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赵小苍走过来温柔的帮我整理了一下衣角,跟我说先出去,等晚上回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我不把录音外泄就可以了。

  我感觉整个人都是做梦般的回到教室的,没想到冒死拿出这件事来威胁赵小苍,竟然会有这种收获。

青春为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青春为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三章: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3】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三章: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3】小说名字: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三章:姐不发火你当姐HELLOKITY?!(注明一下,欧以轩是跟尹静思结婚,尹静遥是尹静思的妹妹!另求票票,求收藏,求评论!!冲新书榜啊亲!!宝贝支持冰冰哦)结婚?!就像一道天雷直劈而下,易军长这句话将夏凝雷了个外焦内嫩!傻眼了好久,夏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首长……不要开玩笑了好吗。”“我像开玩笑的吗?”易云睿挑眉。夏凝眉角直扯,不错,如果易云睿是开玩笑的人,这世上恐怕没多少人敢开玩笑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三章 冲突不断【3】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三章冲突不断【3】小说书名:前妻不要逃第三章冲突不断慕寻城不再理会父母和冷清溪,径直上楼洗澡.自从被父母逼婚之后,他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就搞的很紧张,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绝对不可能答应这门荒谬的婚事,真是搞不清楚爷爷和父母倒是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这么挺她。“清溪,你没事吧?”慕母相扶着冷清溪坐下来,冷清溪笑着摆了摆手,“妈,我没事,寻城没有用多大的力,只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站稳罢了,我去花园坐坐就好,不用管我。”两位老人看冷清溪没什么大碍,安慰了几句冷清溪后就由得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信【3】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不信【3】小说书名:相思君知否不信宫里接连发生了几起命案,先是内廷司两名太监被赐死,昨日晨起,喂鱼的宫人发现正得宠的珍妃溺死在荷花池中,死相极惨,肚腹内似被鱼群咬破掏空,皮肉爆裂,肠穿肚烂,十分瘆人。一时之间,无论得不得宠的妃子们倶是人人自危,远离荷花池,生怕一不小心丧了性命。听闻圣上又喜欢上了个侍弄花草的小宫女舒凤,刚封了婕妤,近日也快封妃了,没人再记得宫里有过珍妃这号人,也无人去深究她的死因。段灵儿昏迷三日,半梦半醒间,她看见宋庆成站在不远处,依旧是从前那样冲她笑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3章 温泉浴【3】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3章温泉浴【3】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第3章温泉浴修长的双腿一步步迈向她,应雪桃抬起头,求他:“皇上,我求你放莲儿出宫。她不过是个前朝宫女,她什么错事也没做过……”她来见他,就是为了替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求情吗?还真是有意思,她们王氏一族,倒是都擅长惺惺作态。“我?”阎清鸣眯起眼睛,冷笑着问德公公,“你没有宣达朕的旨意吗?”“奴才今日白天已经去过茗心殿……”德公公忐忑地望向应雪桃。应雪桃明白了阎清鸣的意思,攥紧了手指,咬着嘴唇改了口:“臣妾恳求皇上……”话没说完,便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3章 爆出秘密【3】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3章爆出秘密【3】小说书名:先生,我们不约第3章爆出秘密“什么事?你干嘛突然这么严肃?”林语嫣看着她,犹豫了几秒,说道:“其实何耀东在我上大学期间追过我,我没答应。”乐悠悠笑的无所谓:“这件事我知道,结婚那天他跟我说过,那时我和你还不认识,你没必要放在心里。”“但我想说的事情,不是这件事……”林语嫣欲言又止。她的表情,让乐悠悠有丝紧张:“语嫣,你可别扎我心啊!别告诉我,你和何耀东有一腿,双重背叛老娘可承受不起。”林语嫣摇头,叹气道:“三个月前,我去B市出差,参加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3章 谎言【3】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3章谎言【3】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3章谎言陆老爷子这一杖下了十分重的力气,见到萧月挡在他的身后,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嗯……”一杖打在她的肩膀上,疼得萧月忍不住咬牙轻哼出了声。“月月!”老爷子扔了拐杖紧张的看向她,双手颤抖着,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萧月咧着嘴没皮没脸的笑了笑,“爸,您打也打了,消消气,别怄坏了自己。”身下的陆温泽身子一僵,拧了拧眉头,不动声色的将她从身上拉了下来。“月月,你这是何苦……”陆老爷子扔了拐杖,颤颤巍巍的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3章 跳槽!马上跳!【3】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3章跳槽!马上跳!【3】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3章跳槽!马上跳!梁卫礼以为自己成功挑起了沐大少的兴趣,颇有些得意。立马从兜里掏出一张金色的银行卡和一枚银色的硬币,放在了沐攸阳面前的办公桌上。沐攸阳认出了这张银行卡,这是今天早上让梁卫礼去打发昨晚那个女人的,怎么又拿回来了?梁卫礼看出来沐攸阳的疑惑,哈哈一笑,说:“有意思吧,人家又给你退回来了,喏,还倒付了你一块钱的床费。”边说边指了指那枚闪着银光的硬币。沐攸阳心中一凛,冰冷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和恼怒,隐隐还透着一丝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3章 爆出秘密【3】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3章爆出秘密【3】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3章爆出秘密“什么事?你干嘛突然这么严肃?”林语嫣看着她,犹豫了几秒,说道:“其实何耀东在我上大学期间追过我,我没答应。”乐悠悠笑的无所谓:“这件事我知道,结婚那天他跟我说过,那时我和你还不认识,你没必要放在心里。”“但我想说的事情,不是这件事……”林语嫣欲言又止。她的表情,让乐悠悠有丝紧张:“语嫣,你可别扎我心啊!别告诉我,你和何耀东有一腿,双重背叛老娘可承受不起。”林语嫣摇头,叹气道:“三个月前,我去B市出差,参加设计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3章 坐上来,自己动【3】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3】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我心口一痛,心里脑里全是沈寒的残忍与无情,逃避地嘶吼道:“我不去医院!死都不去!”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动,直勾勾地看着我,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我知道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悻悻躲开他探究的眼神,有心转移话题:“谢谢你救我出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哦对,不是说去你家吗?”他眉梢一挑,倒是没再说‘医院’两个字,“你知道去我家,意味着要和我上床么?”我感到脸上顿时烧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低了下去:“我知道。”他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3章 亲密照被爆【3】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3章亲密照被爆【3】小说名:爱无论早晚第3章亲密照被爆冷婉言担心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她现在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式西服遮羞,除了这件衣服什么都没有。这个样子怎么去姑姑家理论呢?对了,还有妹妹,姑姑将自己塞进车子的时候妹妹冷婉君还没有放学,不知道这几天妹妹的日子怎么是怎么过的?可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必须找件适合自己的衣服穿上才行。想到这里冷婉言快步往自己打工的设计部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冷婉言终于到了单位的门口。在这座城市这个设计部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冷婉言之所以一直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