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老公轻点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40:12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老公轻点宠

第1章 再也不见?

  第一章:谢谢你的绣花针

  “唔……”身上滚烫灼热,像是有人点了一把火似的,嘴也被一个温软的东西封住,乔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版权163nvren.com

  唇瓣忽然传来一阵锐痛,她神经一紧,谁?谁在她的身上?

  头昏沉沉的,推了推身上的人,没动,她再推,手腕就被一个力道捉住。

  “女人,火刚点着就过河拆桥?嗯?”危险的气息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男人眸光一暗,粗暴的扯掉她身上的薄衫。

  乔倩醉眼迷离,根本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只是“嗤嗤”傻笑着看向男人。

  下身忽然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她脸色蓦然一变,不由自主的撑大水眸,“呜!好痛!”

  “别怕,很快就不痛了。”

  男人话音刚落,忽然猛烈的在她身上挺进起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身下又痛又涨的怪异感觉猛烈的持续着,不知道过了过久,痛感逐渐被欢愉取代,破碎的呻吟声从她的喉间溢出。

  一波一波的热浪袭来,交织着男人粗重的喘息,绵绵不绝的回荡在房间里,一直持续到后半夜。阅读163nvren.com

  第二天,乔倩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手腕上的时针已经稳稳的停在了9点钟的方向。

  猛地睁开眼,浑身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生物钟一向很准的,尤其是像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一般都会事先定好闹钟的,今天竟然睡过头了!

  可是,不对呀!

  这豪华的总统套房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不是她的生日趴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浑身上下被人碾压过似的痛感……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揉着脑袋,回忆慢慢倒带到昨天晚上:

  自己二十五岁的生日趴,本来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的融洽气氛,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男友程高杰出现后,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一杯接着一杯的液体被灌入她的体内,喝下去的明明是酒,却苦涩的如同药水让她想哭。

  被程高杰拦截在洗手间的门口时,她已经醉的头重脚轻,很轻易的就被堵在他和墙之间。

  记忆中,为了甩掉程高杰,情急之下,她似乎打开了一道陌生的包厢门,然后当着程高杰的面,随手抓了一个男人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等等?男人!

  乔倩不可置信的睁圆了眼睛,果然,旁边躺着一个男人,睡姿中规中矩,呼吸绵长,睡的正香。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薄毯下完美健硕的身形清晰可见,容貌阳刚坚毅,英俊的要死,性感的薄唇微抿,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哥。视线往下是精壮的胸膛,蜜色的肌肤上布满了吻痕,还有一道道抓痕。

  乔倩脸红心跳,昨夜疯狂的回忆断断续续地涌上来,她呼吸一紧,顾不上胸前被人种下的无数小草莓,悄悄下床。

  从一片狼藉里把自己的衣服都找出来,内裤被撕成了布片,衬衣和短裙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皱巴巴的,但勉强能穿。

  将就着穿好衣服,顾不上梳洗,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目光狡黠的折回来,从包包里掏出口红,在镜子上留下几个字后,回头又看了一眼睡得真香的男人,小脸一红,跟鬼追她似的离开了。

  大门被合上的一瞬间,床上的男人猛地睁开眼睛,眸光鹰隼般锐利无比,带着分自持的清寒,望着乔倩离开的方向,薄唇微抿。推荐163nvren.com

  十年前,一不小心就被你溜走了,阔别重逢后,丫头,这次别想再跑走!

  果然,没一会儿,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打开一条缝。

  乔倩探着脑袋,滴溜溜的眼珠子扫了一圈,床上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

  难道已经离开了?

  乔倩心头一喜,那正好,赶紧找到合同闪人,免得撞见尴尬。

  房间很大,翻了半天,才终于在沙发上找到文件袋,可满怀欣喜地打开袋子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袋子里她准备好的合同呢?

  明明就是放在里面的,为什么会不见了?

  乔倩急得快哭了,把沙发和旁边的茶几翻了个底掉,仍旧没有找到。

  怎么办?这可是她最后一次咸鱼翻身的机会,经理已经最后一次警告了,如果这一单签不下来,她月底就得拍拍屁股滚蛋,变成一个无业游民。

  “找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低音。

  乔倩手一抖,吓得差点扔了文件袋。来自163nvren.com

  回头,就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卫生间门口,尽管看向她的目光十分平静,但乔倩依旧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气息,尤其是那双深黑色的眸子,带着洞穿一切的锐利光芒,让她仅存的一点侥幸在他面前瞬间无所遁形。

  这个男人不好惹。

  “没,没有什么?”乔倩慌乱的不知所措,“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这个?”男人看她一眼,“我还没看完,早餐在那边,你先吃。”

  说完,转身进了卫生间,留下一脸错愕的乔倩。

  额,这什么情况?

  内心激烈的挣扎了一下,乔倩鼓起勇气走到卫生间门口。

  门没关,男人正在里面刷牙,另一只手里捏着她的那份合同看的十分认真,而镜子上她先前留下来的字儿,被擦掉没留一点痕迹。版权163nvren.com

  她小脸一红,暗暗呼了一口气,结结巴巴的说,“先生,我急着去签合同,你能先把合同给我吗?”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跟客户约好的十点,如果再耗下去,这单铁定黄!

  “稍等。”齐莫杋淡声说。

  乔倩顾不上之前的羞涩,分分钟火大了,“这是我们公司的合同,你就算背会也没用。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她气呼呼的夺走他手里的合同,转头就走。

  齐莫杋挑眉,哑然失笑。小东西,还是这么暴躁。

  蓦地,浴室的门又被打开,就见小女人露出气呼呼探进来的小脑袋,“先生,祝我们再也不见!”

  咚的一声,门又被重重关上了。

  齐莫杋眸色一沉,黝黑的双眸深不见底。

  跑出酒店好远,乔倩这才长长呼了一口气,小心脏砰砰直跳。

  那个男人,霸气的让她心慌。、

  呼吸,呼吸……

  终于淡定了,她小心翼翼的拨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响了一声就很快被人接听,乔倩有些诧异,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用满是歉意的口吻解释,“齐总,不好意思,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我可能会迟到一会儿,不过您放心,不会耽误您太长的时间。”

  等了几秒钟,电话那头仍旧没人说话,乔倩赶紧补充道,“如果实在不方便,你告诉我您在什么位置,我现在赶过去。”

  职场小虾米,向来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她好可怜。

  没想到,电话那头竟然传来清风朗月般的男低音,“好,那你现在过来吧。”

  “那您现在在什么地方?”乔倩激动地差点没哭出来。

  “希尔顿大酒店,2212房间。”

  当听到酒店的名字时,乔倩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她所在的这个酒店,正是郎泉市的希尔顿大酒店,可后面的房间号却让她如遭雷劈!

  2212?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才,自己就是从那个房间跑出来的。

  难不成……?

第2章 昨晚让你很不满意?

  她不敢再想下去,双腿灌了铅似的,无比沉重的一点一点往回挪。

  站在2212房间门口,她紧张的死死攥住衣角,老天,杀了她吧,难道昨晚被她糟蹋的男人就是她的客户?

  乔倩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抱着小小的希望,她轻轻敲了敲房间的们。心里还在侥幸的想,也许他只是刚好出现在那里。其实,其实……

  呜,她连自己都编不下去,好想死。

  “进。”

  推开门,男人正坐在对面的沙发里,一脸平静的喝着茶,看见她,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坐。”

  他仍旧是她离开前的半裸状态,腰间松松垮垮的围着一条浴巾,露出他精壮而结实的胸膛,上面还挂着点点红梅。

  乔倩没出息的脸一红,强迫自己忘掉昨晚脸红心跳的画面,局促的坐下来。

  “齐总,您好,我是启辉公司的销售乔倩,这是我们跟盛凌集团的合作协议,您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协商。”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这个男人的称呼由流氓变成齐总,乔倩心里也为自己捏一把汗,小心肝砰砰直跳。

  齐莫杋把合同压在茶几上,淡声道,“我看过了,问题很多。”

  乔倩呼吸一滞,这是要打击报复了?

  可恶,明明吃亏的是她,他有什么好傲娇的。心里气愤的伺候了他祖宗十八代,可一张小脸还是笑眯眯的,“好,您说。”

  “我昨晚让乔小姐很不满意?”

  “咳咳!”乔倩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齐总,我们还是谈工作吧。”

  齐莫杋气定神闲的抿了口茶,矜贵优雅,性感的薄唇轻启,“可你昨天把我睡了。”

  “什么?”堂堂盛凌集团大Boss说这话,乔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看他认真淡定的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辩驳道,“齐总,请你不要扭曲事实。”

  明明是她被强了,到头来搞得跟自己占了他多大便宜似的。

  虽然他身份高贵无可比拟,可自己视若珍宝的第一次没有了,这个账该怎么算!

  齐莫杋看她一眼,轻飘飘地道,“事实就是你把我睡了,还想赖账。”

  老天!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乔倩按捺住掀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勉强挤出来一个笑,“齐总,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合同上的问题。”

  合同!合同才是她此行的目的啊!

  天知道,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讨论昨夜酒后乱性的话题,他沉静睿智的太可怕了,再这样下去,她迟早要被绕进去。

  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双乌黑深沉的眸子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半晌,才淡淡的开口。

  “你得对我负责。”

  深沉平静的可怖的语气,带着天生的矜贵疏离,一字一句的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乔倩被他的气场震慑到,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先前的娇羞一扫而空,当即拍桌而起,“凭什么!”

  她作为吃亏的那一方,都没有奢求过有什么补偿,没有了初夜,以后的婚姻都不完整了,他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要对他负责任?

  齐莫杋淡定地扣了扣桌上的合同,“凭这个。”

  无耻!

  乔倩恶狠狠地腹诽,脊背挺得笔直,彰显自己不愿意低头的决心。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咕噜噜”声响起,打破了空气中僵持的氛围。

  乔倩身子一僵,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要在这么丢人啊?

  肚子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要死了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耐心已告罄,语气十分不悦。

  “吃完饭再说吧。”只顾着看她有趣的样子,差点忽略了她没吃早餐的事儿。

  齐莫杋朝服务生挥挥手,很快,不远处的餐桌上就摆满了香味四溢的美食。

  乔倩早就饿的不行,此刻闻着饭香味,差点把持不住,用仅存的一点儿自控力迅速问道,“这么说,今天是谈不拢了?”

  “先吃饭。”齐莫杋动作熟稔的想要去拉乔倩的手腕,“走吧。”

  却被她下意识躲开,语气冰冷的道,“既然这样,那齐总您慢吃,我就不打扰了。”

  签单无望,还要留下来陪吃饭,自取其辱吗?

  她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早餐愉快,再见!”

  气呼呼的收起合同就离开,独留齐莫杋哭笑不得的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这小暴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

  “啪!”

  回到办公室,乔倩就愤怒的把合同用力扔到桌子上,吓了隔壁的完颜琪一大跳。

  “艾玛,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跟霉神上身了似的,谁又招你惹你了?”完颜琪挤眉弄眼的凑过来,“今天去跟盛凌集团签约,有没有拜倒在大BOSS齐莫杋的西装裤下啊……”

  相传盛凌集团不仅实力雄厚,就连上等的管理层,个个都是颜值担当,如果不是上头把指定把这单给了乔倩,她还真的愿意自告奋勇接下这个好差事。

  如果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男神,就算是睡着也会笑醒的好嘛!

  不提他还好,一提齐莫杋,乔倩更加烦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跟盛凌集团签约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放着这么好跟齐总套近乎的大好机会,上头会舍得让给我吗?傻!”

  “那,那你一大早干嘛去了,还来得这么晚?”

  “触霉头去了。你那儿还有没有吃的,快点拿出来,我快饿死了!”从酒店出来,她气的二话不说打了个车就来公司,连早饭都忘了吃。

  这会儿饿的真扛不住了,接过完颜琪递过来的吐司和酸奶,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

  “对了小倩,昨天晚上你跟陈高杰没有发生什么吧?大家都看见你俩一块出去了,之后一个也没回来。听说今天早上为了这事儿,宋涵电话里就跟程高杰吵起来了,这会儿心情正不爽着,你可千万别去招惹她。”

  宋涵是销售2部的部长,也是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她前男友的现任,家里有点小背景,虽然人长得还算可以,不过那脾气真心没法恭维,程高杰会劈腿找上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报应。

第3章 阴魂不散

  乔倩垂了垂眼,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包,没说话,心里却在想,只要宋涵不主动找她的茬儿,她才没工夫去招惹这女人。

  话音刚落,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就由远及近传过来,乔倩浑身一僵,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坏了,说曹操,曹操到,这女人属兔子的吧!”完颜琪赶紧坐好,乔倩也收起面包,打开电脑。

  宋涵画着精致眼妆的眸子凌厉的一扫众人,冷笑着把目光落在乔倩身上,“乔倩,你今天不是约了齐总签约的吗,合同都签好了?”

  轻蔑的语调微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傲和鄙夷。

  “没有,齐总临时有事,改约了。”

  不知道是有意为难还是怎么滴,宋涵当着办公室那么多人的面当场就怒了,提高了嗓门冲她喊,“那你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不赶紧去重约,还有脸混公司的基本工资啊?这都快月底了,咱们组光我一个人就签了二十多单,你再看看你,连续三个月,你一单都没签到,真给我们组丢脸!”

  她说话一向尖酸刻薄,乔倩早就见识过了,若是平常,听见当做没听见,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可偏偏今天她的心情也超级不爽,当即就拍桌子站了起来,“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签的二十多单里,有多少单是从我的手里夺走的!”

  沉默不代表懦弱,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也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今天宋涵有点欺人太甚。

  “是你自己没本事签下来,我签了你就嫉妒我能力比你高?乔倩,就你这样没肚量的女人,也难怪高杰会甩了你。”

  最后一句话狠狠地刺痛了乔倩,她作势就要冲上去反驳,反正工作也快保不住了,也不怕会得罪宋涵。

  完颜琪见苗头不对,赶紧从后面死死抱住乔倩的腰,“小倩,别冲动!工作要紧!那个,部长,今天小倩来大姨妈了,情绪有点激动,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她计较了。”

  宋涵是懂得见好就收的人,鄙夷的瞥了乔倩一眼,“我每天忙的要死,没空跟小人计较那么多。不过乔倩,我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月底之前,跟盛凌公司的合作没有搞定,别等我找你谈话,主动辞职吧!”

  省的在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看着心烦!

  说完就转身离开。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乔倩才一把拍开完颜琪的爪子,“你拦我干什么,被她欺压成现在这样,还不允许我站出来反驳啊!”

  “可你那架势,好像分分钟能跟她干起来似的,我拦着你,这不是怕你吃亏嘛。还有,她刚才都那样说了,你打算怎么办,不会真的准备主动辞职吧?”

  “不然呢?她手里有我们组所有成员的客户信息,这三个月来只要我手里的客户一有风吹草动,她就立马劫走,不留一个活口,分明就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她就算再想留住这个工作,也不可能毫无脸面的在这个公司存活下去。

  “哪会!你不还有盛凌集团这条大鱼吗?只要搞定了这个,就算她这个月签了一百单,跟你相比,那不也是云泥之别嘛!”

  “呵呵!”乔倩哭笑不得的勾了勾嘴角,“你也知道这是条大鱼?如果真那么容易上钩,你觉得她会给我放水吗?”

  “那倒也是……哎,对了,你说的房子,租出去了没?”

  乔倩叹了一口气,“哪有那么快?尤其是西郊那种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

  当初就是看那个地儿离程高杰上班的公司近,她整租下了一套两居室,冲着房东给的优惠,一次性签了五年的合同。

  程高杰走了之后,她一个人承担着整套房租,加上这两个月没有一点业绩,光凭着微薄的基本工资,吃喝都是困难,更别提交房租了。

  所以现在急着想把房子租出去,想分摊一部分租金,可租赁信息在网上挂了好几天,都没有一点消息。

  完颜琪还想说什么,见乔倩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撇了撇嘴,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工作。

  昨天晚上没睡好,加上一大早就动气,两次,整个上午她的工作都是浑浑噩噩。

  临下班时,听说经理找她,这才勉强打起了点精神。

  “乔倩,跟盛凌集团的约谈,还顺利吗?”经理是个中年男人,虽然长相有些粗糙,不过脾气却很好,最起码跟人说话的语气很温和,这让乔倩稍微感到些欣慰。

  “还好,本来约的今天上午,可是齐总临时有事儿,我下午再试着约一下。”

  “是吗?”经理颇有深意的笑了笑,也不戳穿她的谎言,“你也不用约了,刚才老总终于等到了盛凌集团的邀约回复,晚上约好了酒店包厢,你带上合同,到时候准时赶过来。我等会儿把时间地址发给你,可千万别迟到了。”

  一听说要跟公司的老总一块见齐莫杋,乔倩下意识就心虚,“那个经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要不我就不去了吧,合同我给您准备好就行了。”

  “那怎么行!”温和的经理立马就板起了脸,“盛凌集团可是你最后翻身的机会,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了?”

  见经理动了气,乔倩忙不迭的点头,“想!想!我现在就回去整理资料。”

  没一会儿,乔倩就收到了短信。

  看到地址的那一瞬间,她气的差点摔电话。

  又是希尔顿大酒店……

  要不要这么阴魂不散呐!

  对这个酒店有心里阴影,乔倩故意卡着时间点过到的。

  她赶到时,人都已经全部到齐了,就连齐莫杋也不例外。

  推开门,包厢里所有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尤其是公司老总和经理,那目光,恨不得吃了她。

  另外一道让她如芒在背的目光则来自于主坐的位置,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嘴角虽然含着笑,可看过来的眼神却像是嗅到了猎物气息的猎豹,散发着危险的讯号。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第4章 扑挡

  努力忽略掉那道目光,她歉意地扫了一眼餐桌上的人,都是两个公司的高层,其中还有宋涵,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小倩,你这来的可真晚,都没位置了。”

  乔倩尴尬的扫了一眼餐桌,除了齐莫杋右手边一个空位置之外,真的已经坐满了人。

  而他听到宋涵的话,身子则闲散舒适的靠近椅背里,好整以暇地望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乔倩不服气地回瞪他一眼,看什么看!

  反正她正不想在这个饭局呆下去,宋涵的话虽然刻薄,但好歹送给她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没关系,我过来送个文件,这就走。”

  齐莫杋忽然开了口,“坐这儿。”

  “可是秦助理他……”

  “他不过来。”齐莫杋说着,深沉幽深的眸子看着乔倩,暗示着最后的邀请。

  一想到要跟齐莫杋近距离的吃完一顿饭,乔倩就头皮发麻,忙不迭走到经理面前,“经理,文件我给你放这儿了,我还有事,就……”

  “先走了。”几个字还没有说完,就被人轻飘飘的就斩断了所有的退路。

  “餐具换好了,坐吧。”

  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还略有温和,但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不容置喙。

  大上帝都发话了,乔倩找不到更好的借口离开,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慢吞吞在齐莫杋的旁边坐了下来。

  气氛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在老总热络的招呼声中再次活了起来。

  席间,齐莫杋不说话,只是沉静的或靠或坐,偶尔点上一根香烟,并不抽,夹在指间看着烟火一点点吞噬烟体,他刚硬坚毅的轮廓在烟雾渺渺中,淡化柔和了许多,配合着嘴角扬起的弧度,此时的他,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和感。

  在议论声此起彼伏的饭局上,他超低的气场让这一方安静的仿佛世外桃源,与世隔绝。

  众人吃饭,喝酒,开玩笑,工作上的事儿一个字儿都没提,就连向来自恃清高的宋涵也被结结实实的灌了好几杯白酒,说话时舌头都差点撸不直。

  她忽然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端着酒杯就朝齐莫杋这边走过来,“齐,齐总,我是启辉公司的销售2部负责人宋涵,很高兴能跟盛凌集团合作。来,为了我们的合作,我敬您一杯!”

  齐莫杋冷凝的眸中闪过一丝不耐,出于礼貌,不得不端起酒杯,语气客套而疏离,“那我先干为敬,宋小姐自便。”

  说着,仰脖就把杯中液体一饮而尽,动作优雅尽显矜贵。

  宋涵也不甘示弱,一口干了下去。

  “宋小姐好酒量!”有人鼓掌赞扬道。

  宋涵更加得意,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只听一声惊呼,她就朝齐莫杋的方向倒了过去。

  “齐总小心!”

  乔倩眼疾手快,边提醒齐莫杋,边下意识越过他就去扶宋涵。

  “恩?”齐莫杋仿佛对那边的变故毫无知觉,满脸无辜的朝乔倩看过去,同时不留痕迹的侧了侧身子。

  眼看着就能扶住宋涵,电光火石间,横空里忽然多出来一只脚,她“啊~”的一声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朝齐莫杋的……裆部扑去。

  只觉得额头狠狠的撞到了鼓囊囊的东西,男人的喉间溢出一声似有若无的痛呼,双腿条件反射的夹了一下。

  众人纷纷倒抽一口冷气,片刻后,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齐、齐总,您没事吧!”

  女孩儿虽然个头小,可倒下去那势头,看着都疼的慌,不知道老板这一下子,会不会对以后有什么影响……

  齐莫杋摆摆手,“没事。磕疼了吗?”

  说着,温热的大掌安抚似的拍了拍乔倩的脊背。

  一句“关切”,成功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乔倩身上。

  不知道来之前他是不是刚洗过澡,身上散发着男性特有的气味,干净纯粹中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烟草味道。

  乔倩脑袋埋在齐莫杋的两腿间,五官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下体硕大的轮廓,温度滚烫的吓人,尤其是当闻到这个器官味道的时候,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要不要这么残忍无道!

  她明明要去扶人的,为什么最后受伤害的却是她?

  这么多人,脸都被丢光了!

  好半天才闷闷的回了句,“我还好。”

  “没事就站起来!钻客户怀里,你还像话不像话了!”宋涵一个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见这一幕,瞬间不由得火大。

  自己千算万算的好机会,没想到最后不仅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为乔倩这女人做了嫁衣,真是可恶!

  可气!

  “疼吗?”

  乔倩挣扎着站起来,耳边就响起齐莫杋的声音,明明是关切,从他嘴里说出来愣是多了几分暧昧不明的气息。

  她瞬间脸色滴血似的通红。

  撞到那种部位,会疼吗?

总裁老公轻点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老公轻点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最强封神系统9章(第9章 元石矿脉)

    原标题:最强封神系统9章(第9章元石矿脉)小说书名:最强封神系统第9章元石矿脉“拦住他,一定要拦住他!”柳鸣此时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再度冲向唐天。唐家的三名掌握强大身法武技,心意相通的三胞胎最终死在了唐天施展出的更加精妙的身法武技上,这完全超出了柳鸣的预料。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拦住唐天,不能让唐天离开。一旦让他通过传送阵离开,那想要再找到唐天,将会十分困难。这个时候,他就算担心唐天再施展出之前那强大的一剑,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然而,柳鸣冲向唐天的速度虽然快,但是跟融合了两种身法武技得

  • 霸道霍少,放肆宠!9章(第9章 你给我跪下)

    原标题:霸道霍少,放肆宠!9章(第9章你给我跪下)小说名称:霸道霍少,放肆宠!第9章你给我跪下吱呀——门从里面被打开,苏慕夏眼睁睁盯着男人颀长挺拔的高大身影清闲优雅的缓步而出。“怎么样怎么样?搞定没有?”苏慕夏抓住他的胳膊,忙不迭的问道。霍霆骁嫌弃的睇她一目,拂下她的小手,抚平被她一双爪子抓皱的袖子,旋即才大方的赏给她一个字,“嗯。”“哈哈,我就知道你可以。”苏慕夏眸子里面浓浓的担忧悉数散尽,转眼间已经盛满了不可言喻的欣喜,就连眉间,也是张扬的笑意。“夏夏,你进来。”苏老爷子闷气闷声的喊了一句。

  • 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9章(第9章 找上门来)

    原标题: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9章(第9章找上门来)小说名称:老婆,你好甜:隐婚老公吻太深第9章找上门来苏陌看着那上面的五十万,不由一愣,真是有钱,不要白不要,就在她揣在包里打算赶忙跟着上去的时候,她只顾着心里乐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脚步,苏陌就这么“嘭”的撞在了他的后背,那犹如撞在墙上的感觉,苏陌疼的眼泪花直冒,他,他怎么说停就停了。苏陌捂着鼻子,有些不满的看着他,只看到宫亦臣有些犯难的蹙着眉头。“怎么了?你不是反悔了吧?”苏陌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包包,这可是自己赚来的。宫亦臣一脸嫌

  • 妃尝妖孽9章(第9章 公孙家的人)

    原标题:妃尝妖孽9章(第9章公孙家的人)小说名:妃尝妖孽第9章公孙家的人太子大婚,皇宫里一派繁忙热闹,东宫更是人头攒动,欢声阵阵。田氏带着楚若烟姐妹三人,刚刚踏进东宫大门,早到的夫人、小姐就已纷纷迎出来,与母女四人见礼。兵部尚书于一雷的夫人贺氏当先施下礼去:“楚夫人今儿好早,我们方才说起,还道有一会儿才来呢!”田氏听她取笑,含笑道:“我性子疏懒,倒教各位夫人笑话,只是今日非同往日,岂能怠慢?”给各位夫人一一还礼,往殿里去。明明是倚仗身份,摆臭驾子罢了!楚若烟腹谤,见小姐妹们迎过来,含笑见礼。定远

  • 最强医仙混花都9章(第9章 一百万封口费)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花都9章(第9章一百万封口费)小说名称:最强医仙混花都第9章一百万封口费如今华国的中医医院,实际上多是中西结合为主。但在慢性疾病、肿瘤、妇科调理等方面,中医治疗有独到的特色,这也是很多中医医院的招牌专科。楚蓝学的是针灸和推拿,被分配到内科。不过他只是见习医生,还不能坐诊,每天上班主要就是跟着住院医师查查房,跑跑腿,做些闲杂的工作,若是表现好得到医院认可,则有机会提前转正。“小蓝,你去把病人的病历打印一份给我,晚上我带回去研究。”肠胃科办公室内,余燕余医生对楚蓝吩咐道。“好,我这

  • 惊世剑修9章(第9章 师门任务)

    原标题:惊世剑修9章(第9章师门任务)小说名字:惊世剑修第9章师门任务夜幕降临。天行宗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当中。不少弟子都已经入睡就寝,只有少数的弟子才会跟林辰一样,不浪费每分每秒,每日每夜的修炼。不知过了多久,林辰的脚下已经多了数堆凝气草灵气枯竭之后所保留下来的灰烬,原本那十二株凝气草,此刻也只剩下了他握在手里正准备吸收的两株。当最后那两株凝气草在他手中化成灰烬,林辰深吸口气,却并没有中断体内周天的循环,反而坚持将这一周天凝练完毕。“修为似乎又提升了不少,估计过不了半个月,境界又可以提升了。”林辰

  • 名门惊爱:总裁的替罪宠儿9章(第9章 为什么这么对我)

    原标题:名门惊爱:总裁的替罪宠儿9章(第9章为什么这么对我)小说名称:名门惊爱:总裁的替罪宠儿第9章为什么这么对我经理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上前将季小染抓住。经理听到季小染骂楚昕律,整个人都惊呆了,不过依然一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样子,对手下吩咐道:“把她带下去给mimi,让她好好替这位小姐打扮一下,就说是楚总的吩咐。”“是。”手下随后将季小染压了下去。“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季小染只感觉自己此刻已经入了狼窝,她很后悔答应来这里。不过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答应过,一直都是被逼着来的。……包房的门被打开,经

  • 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9章(第9章 是你抱大腿的好时机)

    原标题: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9章(第9章是你抱大腿的好时机)小说:甜蜜婚宠:挚爱替身小娇妻第9章是你抱大腿的好时机他抬起手,要不是疼的没力气了他真的想抽她了!宋觉歪在她肩膀上,哆哆嗦嗦的,“你特么……说谁要死了!”“你别说话了!”顾乐起都快急哭了,他一个大男人脸色不光惨白,浑身还发冷汗,“你住哪一层啊!我送你上去!”好不容易把人送回病房,医生一看这祖宗情况又不大好了,当下也着急了,“小姑娘,他胃出血你不知道啊!怎么把人弄成个这个样子!”顾乐起抿着唇,宋觉躺在床上,疼的脸都扭曲了。她想到先前那

  • 都市之天尊归来9章(第9章 定个小目标)

    原标题:都市之天尊归来9章(第9章定个小目标)书名:都市之天尊归来第9章定个小目标杨采莲和萧雪两母女挤在床上,而萧川则打了个地铺,准备随便将就一下。虽然住宿环境有些艰苦,但萧川却感觉到了家的温暖。第二天一大早,萧川就被一道刺耳的尖叫声惊醒,萧川连忙站了起来,然后朝声源处看了过去。只见萧雪正呆呆的站在门口,白皙的脸庞变得惨白一片,一双眼睛充满了惊恐。萧川扫视了一眼,终于是明白萧雪为什么会被吓得这幅模样了,外面的墙上被泼满了红色的油漆,而且写了‘欠债还钱’四个鲜红大字。而门口还扔了几只死状惨烈的猫,

  • 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9章(第9章 还没结婚就开始执行顾太太的权利了?)

    原标题: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9章(第9章还没结婚就开始执行顾太太的权利了?)小说名称: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第9章还没结婚就开始执行顾太太的权利了?唐小七拿到顾霆深的私人电话后,别提多高兴了,整个人都是得意忘形的,唐时昀还以为唐小七真的对顾霆深有感情呢,只有顾霆深的心里清楚,唐小七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顾霆深的电话响了,顾霆深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大变,直接挂断。唐时昀也不知道是谁给顾霆深打的电话,但是顾霆深都不接,他也很识相的没有去问,唐小七倒是不怕死,看着顾霆深,故意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