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幸得回首君犹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39:52 来源:网络 []
小说:幸得回首君犹在
第1章 给我,我们两清

  身后十几个男人穷追不舍,夏若惜疯狂地往前跑,她见门就用力推,终于,在见到第四扇门的时候,她成功地推开了那扇门。版权163nvren.com

  她不假思索地钻了进去,将门锁上,整个身体靠在门上,心有余悸,大口喘息。

  外面,脚步声停了下来。

  有很小的说话声传进来。

  “追到这里人就不见了,应该是进了哪个房间了。”

  “一扇一扇挨着敲!老爷子说了,务必把人带回去!”

  “……”

  夏若惜闻声,越发紧张起来,她抬眼看去,看到房间里有一扇窗,她立即奔过去,将头探出去往下看。

  身后,一道戏谑的男声突兀地响起:“这里是十二楼。”

  夏若惜一惊,猛地转过头来,入眼的,是男人完美的八块腹肌,小麦色的肌肤上,还挂着水滴,下身裹着一条浴巾,应是刚洗过澡。163女人网

  “是你?”原本戏谑的男声,突然变得冷冽,透着怒意。

  夏若惜也看清了男人,她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男人的唇角,冰冷地勾起,声音从齿缝里挤出:“真是好久不见啊!”

  说完话,他倾身往前,眸子里,蓄满怒意。

  夏若惜心虚地往后退,身体贴着墙,没有退路。

  裴亚爵伸手捏紧夏若惜的下巴,语气冷得彻骨:“你还敢回来?”

  “我……对不起!”关于四年前的事情,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裴亚爵显然是不接受的,他伸手一捞,便将夏若惜勒进怀里,往上一托,犀利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声音冷冽,透着嘲讽:“夏小姐的对不起可真值钱啊!可是,我不接受!”

  话音落,他俯头便狠狠吻住夏若惜的唇,带着惩罚性的怒意,他甚至啃咬她柔软的唇瓣。

  夏若惜用力挣扎,该死的,她的初吻!

  挣扎无效,她狠狠地咬向裴亚爵的唇。幸得回首君犹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裴亚爵吃痛,猛地放开。

  夏若惜得以喘息,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裴亚爵一个弯身将她整个人抱起,往床上用力一抛,毫不怜香惜玉。

  不待夏若惜爬起来,裴亚爵便将夏若惜准确地压到了身下,身体某处,抵在她的双腿间。

  夏若惜全身骤然绷紧,咬牙道:“裴大少,四年前的事情,我真诚地与你说声对不起!现在,请你放开我!”

  “做梦!”裴亚爵依然怒气未消,伸手,嗤啦一声,便撕裂了夏若惜的衬衣。

  “你!”夏若惜也怒了,语气比刚才冷了些,“裴大少,请你放开我,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呵呵!”裴亚爵冷笑起来,“比如像四年前那样?”

  “四年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裴亚爵冷酷地打断夏若惜的话:“给我!我们两清!”

  夏若惜脸色骤然一变。

  裴亚爵已经开始行动,他用力地撕掉她的衣服。163女人网

  夏若惜厉喝:“住手!姓裴的,你住手!”

  裴亚爵不为所动,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夏若惜感觉腰间一凉,她再也顾不得别的,抬腿便是一脚踢向裴亚爵下身。

  裴亚爵侧身避开,夏若惜再挥起一脚。

  裴亚爵眸色微凝,便见夏若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他冷冷一笑:“呵呵,四年不见,长进了!”

  说完,他扬手一个手刀子劈过去,夏若惜用手臂隔挡。

  紧接着,她的手臂,便被裴亚爵牢牢地握在手里。

  夏若惜正欲挣扎,裴亚爵扬手从床头柜上取了他的领带,紧紧地将夏若惜的双手绑在一起。

  夏若惜一惊,头部用力地撞向裴亚爵的头部。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裴亚爵避开,唇角勾起嗜血的冷意。

  他粗鲁地将夏若惜推倒。

  夏若惜因为手被绑着,身体的协调性就没有那么好,轻易便被推倒。

  裴亚爵再压上来,一双眸子,看紧夏若惜。眸子里,是两团怒火。

  他没有再迟疑,分开夏若惜的腿。

  夏若惜看紧裴亚爵,语带恳求:“裴大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四年前的事……”

  “闭嘴!”裴亚爵厉喝一声,俯头吻住夏若惜的唇,不让她再发出声音。163女人网

  他的手,顺势下移。

  移至夏若惜大腿根部,夏若惜身体就是一僵。

  “我不会怜惜你!你自己放松,才不会受苦!”裴亚爵的语气,透着警告。

  夏若惜扭动着身体,再请求着:“裴大少,求……”

  下一瞬,她的唇再被吻住,她身上最后的衣料,被撕裂。

  就在夏若惜绝望的时候,砰砰砰拍门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夏若惜眸子里泛出希冀的光芒来。

  裴亚爵唇角勾起冷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夏若惜,挑起她的下巴,语气嘲讽:“在庆幸什么?你觉得,有人敲门,我就一定会去开?”

第2章 没有选择

  夏若惜闻言,燃起希望的心,仿佛被狠狠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沉入谷底。

  裴亚爵冷笑:“夏若惜,欠我的,我现在就讨回来!”

  说完,俯头狂热地吻着夏若惜,一路顺着唇瓣往下。

  夏若惜浑身都绷紧。

  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不绝于耳。

  裴亚爵却丝毫不受影响一般,粗砺的大掌,抚着夏若惜。

  在最后的关头,夏若惜用力地咬紧牙,痛苦地闭上眼。完了,一切都完了!朗哥哥,对不起!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绝望地响起:“裴亚爵,别这样,我会恨你!”

  裴亚爵的声音,透着恶狠狠的怒气:“恨吧!”

  说着,他就要贯穿她的身体。

  门外,砰砰砰的声音越发大声了。

  夏若惜却感觉身上突然一轻,她猛地睁开眼,便见裴亚爵竟然去开门了。大概是被吵得实在难以忍受了。

  夏若惜一双眸子里顿时泛出精亮的光芒,她立即坐起,双手伸到面前,一低头,牙齿一咬领带打的结,顺利地解除双手的束缚,她再麻利地跳下床,什么也顾不上,猛地拉开衣柜,从里面取了一件男士衬衣便往身上套。

  穿好衬衣,她又立即找了一条西裤穿上。

  没有皮带,她直接取了刚才的领带,拴在腰上。

  做好这一切,她整个人往外面冲。

  便听到裴亚爵正怒气冲冲气息冰冷地与人交涉:“我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不要打扰我休息,滚!”

  “裴总裁,对不起,打扰了!”外面的男人被裴亚爵的气息吓到,准备带着十几个手下离去。

  夏若惜立即大喊一声:“等等!”

  喊完,她便冲了出去。

  裴亚爵脸色蓦地一沉,他一把握住夏若惜的手腕,将她拽至身后。

  原本决定离去的男人,立即转过头来,看到夏若惜时,一脸惊喜:“大小姐?”

  裴亚爵声音冷冽对夏若惜道:“你想清楚,现在,你还能选择,一旦踏出这道门……”

  不待裴亚爵说完,夏若惜便大声冲着门外的男人道:“是我,我跟你们回去见爷爷!”

  她当然知道回到夏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将重新做回夏家的棋子。

  除此以外,还将面对各种暗中的黑手。

  但是眼下,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她一旦选择留下,她的清白,就将毁于一旦。

  四年前,她拼尽一切,逃到国外,以为从此摆脱了命运的枷锁,未来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现实,却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

  前有恶狼,后有猛虎。她没得选择!

  她挣脱裴亚爵的手,立即往前走。

  砰——

  身后响起关门的声音,显示了裴亚爵的怒气。

  夏若惜随着十几个男人,径直离开。

  很快,便坐进一辆车子里,车子开往夏宅。

  才一进屋,夏家的人,便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

  随之而来的,是冷漠又刺耳的言语。

  爷爷青筋暴跳:“你还知道回来?”

  姑姑尖着嗓子幸灾乐祸:“天哪,这是怎么了?是刚刚被人强暴了吗?”

  表妹不屑一顾:“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就连佣人,都窃窃私语。

  “大小姐真的很给夏家丢脸啊!竟然穿成这副样子,全是男人的衣服,就算在外面乱来,总要顾及一下夏家的脸面吧?”

  “真的好贱啊,裴大少爷那么好,她竟然逃婚。难道裴大少不能满足她么?”

  继母欧梦然假惺惺地说:“回来了就好,都别说惜惜了,一回来就这么狼狈,难为她了!”

  夏若惜挺直脊背,漠然地问:“我的房间,还在吗?”

  “在的,在的。阿姨带你上去!”欧梦然一副殷勤的模样。

  夏若惜当然不会领情,她声音清冷:“这是我的家,我自己的房间,不需要别人带!”

  “怎么和你妈妈说话?”爷爷夏元中暴戾地大吼。

  夏若惜置若罔闻。

  又听到夏元中的声音威严地响起:“换好衣服,立即下楼来!”

第3章 让你当后妈是看得起你

  半个小时以后。

  夏若惜下楼。

  夏元中声音冷漠地质问:“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夏若惜淡声道:“刚回国,爷爷的人,不是直接去接我了吗?”

  她刻意咬得“接”字,夏元中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他厉声道:“一走四年,你翅膀硬了,我还管不了你了是吗?你知道四年前你一走了之,给夏家留下的是怎样的烂摊子吗?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夏若惜心头一片冰冷,冷漠道:“您可以当我已经死在外面了!”

  “你……”夏元中气得胸口起伏得厉害。

  夏若惜不再说话,在沙发里坐下。

  继母欧梦然立即亲手端了杯茶递过来,声音柔和:“惜惜,你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你不要与他置气,他做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你好,为了夏家好!”

  夏若惜抬眸漠然地瞟一眼欧梦然,冷声道:“您倒的茶,我可不敢喝!”

  抢了自己亲姐姐的老公,气死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还能心安理得的坐在夏家少夫人的位置上?是了,白莲花向来都是这样的。

  仿佛全世界就她最善良,最无辜!

  啪——

  夏元中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斥:“夏若惜,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夏若惜淡声道:“太晚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回房休息了!”

  “明天,好好打扮!”夏元中命令的语气。

  夏若惜淡声问:“明天要去哪里?见谁?”

  夏元中语气不满:“哪也不去,就在家里!”

  夏若惜便不再问了,径直往楼上走。

  身后,夏元中的声音传来:“明天司家大少爷司盛凯要过来,你最好祈祷他能够看上你!”

  夏若惜蹙眉,转过头来,问道:“司盛凯?他不是已婚还有两个女儿吗?”

  夏元中沉声道:“上个月,他老婆难产死了!”

  夏若惜的心,猛地一沉。

  男人的心,都是石头做的吗?女人为他生孩子丧了命,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要再娶,呵呵!

  “去睡觉吧,养好精神,明天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司大少!”夏元中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个只会忤逆他的孙女。

  夏若惜却并没有去睡觉的意思,她一双清眸,犀利地看向夏元中,语带质问:“爷爷这是让我去给别人当后妈?”

  夏元中啪地一掌拍在茶几上,咬牙切齿:“夏若惜,这就是你对爷爷说话的态度?你最好明白,要是司大少看不上你,你的日子,不会好过!让你当后妈,是看得起你。你以为,四年前你闹了那么一场,帝都还有谁肯娶你?”

  夏若惜语气淡漠,不卑不亢:“我不需要谁娶我,我养得起自己!这四年,夏家冻结了我所有的帐户,我不是一样没有饿死吗?”

  夏元中气得胸口又再起伏得厉害,他伸手用力地捶打着胸口。

  姑姑夏云慧立即跳过去,替夏元中顺着胸口,一边阴阳怪气:“爸,您千万别为了这么个不孝的东西气坏了自己身体。夏若惜,这还不是你自找的,四年前,给你找了门好亲事,攀上了帝都第一豪门裴家的大少爷,结果你犯贱,逃了婚。害得夏家裴家颜面扫地,现在,裴大少和曼晴订婚了,你也没有机会了。司家是帝都第二大豪门世家,司大少爷司盛凯又掌权,正好死了老婆,有个空缺,算你命好!一嫁过去,就是司家大少奶奶。”

  “司大少爷年纪和姑姑差不多大,姑姑又觉得他那么好,我看姑姑您嫁过去更合适!”夏若惜心里有气,直接呛了回去。

  啪——

  夏元中又是一掌拍在茶几上。

  夏若惜根本不害怕,径直上楼。

  夏元中的声音,在身后响着:“夏若惜,四年前,你走了以后,裴家就一直打压夏家,现在只要与司家联姻,一切难题就能迎刃而解,这是你欠夏家的!”

  夏若惜充耳不闻,大步上楼。

  身后的声音,渐渐变得细碎。

  “爸,管她呢,反正人都回来了,让人看好一点,明天,只要司家大少看上了,她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这次,可别再像四年前那样订婚了,直接把结婚证领了,把人交给司家,到时候,生是司家的人,死是司家的鬼,让司家看好了!”

  “……”

  夏若惜的心,渐渐变得更冷!

  半夜。

  她推开窗,往窗下一看,发现没人,她麻利地撕裂了床单,迅速将床单打结,绑成长条,然后挂在窗上,顺着床单便爬了下去。

  她小心翼翼地离开这栋楼,往西面的侧门走去。

  突然,看到前面有人,她立即躲到墙角,身后,却突然响起让人觉得惊悚的声音:“大小姐,你打算去哪里?”

  夏若惜的心,慌乱地跳动。

  她干笑两声:“那个,很久不回来,认床,睡不着,四处看看!”

  “那可得好好看看!”一道强光打过来,夏元中带着夏云慧几个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第4章 威胁

  夏家的客厅,灯火通明。

  夏若惜站在客厅中间,脊背挺得笔直。

  夏元中生气地伸手戳夏若惜的额头:“长本事了,啊?想跑,是吗?四年前如此,四年后,依然顽固不化,还要把夏家毁成什么样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毁夏家!”夏若惜拳头在身侧攥紧,淡声道。

  啪——

  夏云慧狠狠一巴掌甩到夏若惜脸上,愤怒道:“你还嘴硬,你非要把你爷爷气死是不是?”

  这一次,换夏云慧的女儿黎敏儿跳到夏元中面前,替他顺着胸口,一边劝着:“外公,别气别气,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

  欧梦然立即拉着夏若惜,语气轻柔:“惜惜,你这好不容易回来,咱们一家人,要好好的,不要惹爷爷生气,也不要意气用事,司大少虽然丧偶,但是,他是真的很优秀,司家在他手里,越发强大了。现在有与第一豪门裴家并驾齐驱之势……”

  夏若惜冷冷地打断欧梦然的话:“第一豪门的裴大少,年纪轻轻英俊帅气还是单身,我都不嫁,我会嫁一个老婆才死一个月就要再娶的负心汉?我夏若惜这辈子,只嫁给爱情!”

  “由不得你!”夏元中气得身体踉跄了一下,立即伸手扶住一旁的沙发靠背。

  夏云慧嗤之以鼻:“爱情,呵呵,蠢货!女人,嫁给钱才最实际!”

  “没有能力不能独立的女人,才会想要嫁给钱!”夏若惜看向姑姑夏云慧,不客气道。

  夏云慧扬手又要一巴掌甩过来。

  夏若惜伸手捉住夏云慧的手,声音冷漠:“姑姑,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我去睡觉了!”

  夏若惜甩开夏云慧的手,往楼上走去。

  夏云慧还要再拦,夏元中眸子里闪过精矍的光芒,沉声道:“由她!”

  夏若惜上楼以后,夏云慧才不满道:“爸,您应该让我好好教育这个没大没小的臭丫头的。”

  “今天先让她休息,休息好了,司大少才更容易看上!”夏元中沉声说着。

  “您说得有理!”夏云慧认同。

  夏元中扬了扬手:“都去睡吧,明天都重视一点!”

  ……

  翌日,早上八点。

  夏若惜听到敲门声响起,打开门,门外的佣人语气疏离:“大小姐,老爷让我请您下去吃早餐!”

  虽然用的敬语,但眼神却是不屑的。

  夏若惜瞟一眼这狗仗人势的佣人,冷声道:“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好的。”佣人应声离去。

  夏若惜开始换衣服。

  她随意地挑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运动鞋,再素面朝天地扎了个马尾,整个人,透着一股子不羁。

  想让她为一个负心汉打扮,除非天上下红雨!

  对着镜子,看到自己左脸上的指印,她皱了皱眉。

  少顷,她下楼去。

  餐厅里,大家都已经吃上了,没有人等她。

  这样的场景,虽然中间隔了四年,但她依然很习惯。

  从妈妈住进精神病院起,她在夏家,就没有过上好日子!

  “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过来吃饭?”夏元中的声音,显得不耐烦。

  “张妈,请您给惜惜拿碗筷,培根再重新做一份!”欧梦然的声音,仍然如此虚伪。

  夏若惜走近,坐下来,不语。

  “夏若惜,一会儿,最好不要再给我出岔子,不要以为你破罐子破摔,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四年前,是李玉芬接济你的,对吧?这笔帐,有必要的话,我会让人去找李玉芬算算!”夏元中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威胁。

  夏若惜心跳骤然加快。芬姐,是她很重要的人。从九年前那个下雨天,她认识芬姐开始,她就把芬姐当成最重要的亲人。

  四年前,她出国,也多亏芬姐帮忙。

  出国之后,夏家心狠地冻结了她所有的银行帐户,起初几个月,都是芬姐接济她。

  因为有芬姐,她才免遭流落街头的命运。没有人知道,她对芬姐,有着怎样深厚的感情。

  夏元中这个无耻的人,竟然用芬姐来威胁她。

  咬了咬牙,夏若惜淡声道:“爷爷最好不要动她,要不然,爷爷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拼尽全力破坏!”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只要不动芬姐,她会尽量配合。

  夏元中眸子里滑过老谋深算的光芒,唇角满意地勾起,朗声道:“一会儿司家大少来了,好好表现,爷爷自然不会去伤害一个不相干的人!”

  “知道了。”夏若惜憋屈地拿筷子往碗里戳了一下。

  便见一个佣人急急地走来,附在夏元中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夏元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腾地起身道:“快请进来!”

  夏若惜眸光微闪,暗暗猜测,来的人,大概不是司大少,要不然,夏元中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只是,不是司大少,会是谁呢?

  夏家在帝都也是八大豪门之一,夏元中更是独掌夏家大权,一般人是入不了他的眼的,能让他脸色难看的,更是寥寥无几。莫非……

  正猜测着,便听到门外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

幸得回首君犹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幸得回首君犹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9章(第9章 坏心眼)

    原标题: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9章(第9章坏心眼)小说: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第9章坏心眼虽然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没有办法说服唐墨言,可好歹也要试试看。啪的一声,唐墨言将文件放在了郁双双的面前。“签了,我会帮你父亲请最好的律师,查明真相。”唐墨言居然答应了,郁双双的心激动不已。郁双双心中叹息,现在的她有什么资格和唐墨言讲条件。只能用自己那被手铐铐住的一双手迅速的握住了笔,想也不想的就在那签名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管那上面到底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哪怕是让她现在就去死的条约,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9章(第9章 温暖)

    原标题: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9章(第9章温暖)书名: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第9章温暖凝猫被塞进了马车,马车宽敞通透,暖庐和熏香、茶水已经准备妥当,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发不出半点声响,座位上垫着两张青缎靠背坐褥,柔软又暖和。凝猫再度咋舌,这样的通体气派,真的是24K纯金的土豪哥!凝猫的注意力都在这通体气派的马车上了,所以丝毫没注意到对面的少年那微微泛红的耳根和不大自然的神色。车轮滚滚前行,这三马并驾的豪华坐骑当真不一样,凝猫全程没有半丝颠簸之感,马车里是一室暖春,把外面皑皑白雪,寒风刺骨尽数阻隔

  • 抗战之最强兵王9章(第9章 碉楼大爆炸)

    原标题:抗战之最强兵王9章(第9章碉楼大爆炸)小说:抗战之最强兵王第9章碉楼大爆炸跨斗摩托车在苏阳驾驶下很快便离开了村庄,在路上行驶了一阵,苏阳遇到了孙翠花,她右手上还拿着镰刀。“苏阳,你这是干啥去,这小东西你都会驾驶,你可真了不起。”看到苏阳开着摩托车在道路上行驶,孙翠花俏脸上带着崇拜表情说。今天孙翠湖依然是穿着粗布棉衣,脚上穿着布鞋,可是这一身简单打扮,丝毫都不能够掩盖她的美丽。“翠花,我要带小宝去碉楼去,你要是没事和我一起去吧?”苏阳将摩托车停下,他发出邀请说。孙翠花朝着坐在苏阳身后的张小

  • 妙手回春9章(第9章 中医配药)

    原标题:妙手回春9章(第9章中医配药)小说书名:妙手回春第9章中医配药但就在此时,卫玲腹部涌起一阵剧烈的绞痛,让她额头瞬间布满了汗珠,实在是疼痛难忍。卫玲面色痛苦,咬牙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我,我身子动不了,你给我弄吧。”说完这话,卫玲一张俏脸羞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了。陈飞此刻却是没什么旖旎心思,闻言点了点头,俯身下来,伸出双手,探向卫玲的小腹处。解开外面的外套扣子,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将衬衫下摆冲短裙中拉出来,然后从下往上解扣子。双手动作之间,陈飞的手难免触碰到卫玲光滑的肌肤,让陈飞本来平静的思

  • 权色隋唐9章(第9章 你居然没有死)

    原标题:权色隋唐9章(第9章你居然没有死)小说:权色隋唐第9章你居然没有死隋朝开国至今,还从未出现过如此恶劣的刺杀事件。当消息传回洛阳后,无数门阀世家被惊动,前后不过半个时辰,运河边就聚集了数百辆车马。一时间哭声震天,叫嚷不断,层出不穷的混乱场面,弄得中年将军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把俘虏移交给刑部来人,结果还没来得及松气,就又被愤怒的王公贵族围住……“明秀现在何处。”远处,外表极不起眼的黑色马车上,一个男子面色平静的放下布帘。他肤色古铜,身材壮硕,只坐在那里,强悍气息便油然而生。“这次袭击,周成意外

  • 逍遥小神棍9章(第9章 你给我出去)

    原标题:逍遥小神棍9章(第9章你给我出去)小说书名:逍遥小神棍第9章你给我出去折腾一整晚,陈二宝把人放下就回宿舍睡觉了,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多钟。叶丽红死而复生的事儿震惊了整个医院。“宝哥,听说昨晚是你把人从太平间里面抱出来的,你咋知道人没死呢?”其他保安同事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看见陈二宝这个当事人醒了,赶紧过来八卦。“我会算命你们信不信?”陈二宝看着他们笑了笑。“啥?算命?”小田一听乐了,看着陈二宝笑道:“宝哥那你给我算算,我啥时候能娶上媳妇呢?”“你呀!”陈二宝看了一眼小田,说道:“你现在不就有

  • 龙剑天尊9章(第9章 首席药师)

    原标题:龙剑天尊9章(第9章首席药师)小说名称:龙剑天尊第9章首席药师忘乎所以的铁中山,听到这个怒极反笑的冰冷声音,瞬间就被冷醒了。才回过神来。他看过去。不知何时,那辆豪华的马车,早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一头日行万里的蛟马,价值千金,寻常武者,哪里舍得用来拉马车啊?可这辆马车不仅用蛟马来拉,还一下子用了两头。“张……张华雀?”再听到这个在唐家城里如雷贯耳的名字,铁中山浑身都忍不住的哆嗦起来。这张华雀可是天玄商会药汤里的首席五品药师,同时也是天玄商会在唐家城的副会长,像他铁中山这种无权无势的人级武者

  • 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9章(第9章 彼此的天使)

    原标题: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9章(第9章彼此的天使)小说名字: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第9章彼此的天使情宁宁契约之后,倒是说话算数的开始继续烤鱼,不过……抓鱼的事情,就交给这小妖兽了。在后者吃的欢脱的时候,情宁宁似乎随意的说着:“以后我叫你情安吧。”“才不要!”这小妖兽嫌弃的看了一眼情宁宁,然后骄傲的说道:“本大爷可是有名字的,我叫饕餮!哼唧,记住了,我叫饕餮!”情宁宁手中的动作一顿,饕餮?上古奇兽饕餮?怪不得这么爱吃。而听着妖兽的话,夜九的心里闪过果然如此的感叹。不过,能够让上古奇兽愿意契

  • 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9章(第9章 这么倒霉)

    原标题: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9章(第9章这么倒霉)小说: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第9章这么倒霉雪老见自家小姐那双眼洞若观火一般,生怕她在解毒一事上看出点什么来,故意扯开话题道:“哑婆以前是宫里的老嬷嬷,很会伺候人。因知晓的阴私多了,被人暗杀,没想到命不该绝,三年前被老奴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只是可惜又聋又哑了。”北堂傲雪点点头,“如今她跟着你也是福气,而你有个人照顾我也放心。”“小姐……”雪老心里感动不已,但有件严重的事还是要让小姐有个心理准备。“怎么了?”又见雪老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她,北堂

  • 龙武帝尊9章(第9章 断其一臂)

    原标题:龙武帝尊9章(第9章断其一臂)小说:龙武帝尊第9章断其一臂“放肆。凌云,你之前重伤掌门,破坏院规,随后又无视执法堂,不将执法堂放在眼里,现在还胆敢公然作弊,扰乱风气。执法堂的弟子都听着,将这有损我星辰武院的老鼠屎给抓起来,带到执法堂,严惩不怠,以匡正气。”赵志说得大义凛然。他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凌云,凌云今日重伤了赵宏,之前又让他丢尽脸面,若是就这么让凌云走了,以后他在其余弟子眼里哪还有威信所在?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教训一顿凌云,让所有人明白,他赵志不是那么好得罪的。“聒噪。”凌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