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幸得回首君犹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3:39:52 来源:网络 []
小说:幸得回首君犹在
第1章 给我,我们两清

  身后十几个男人穷追不舍,夏若惜疯狂地往前跑,她见门就用力推,终于,在见到第四扇门的时候,她成功地推开了那扇门。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她不假思索地钻了进去,将门锁上,整个身体靠在门上,心有余悸,大口喘息。

  外面,脚步声停了下来。

  有很小的说话声传进来。

  “追到这里人就不见了,应该是进了哪个房间了。”

  “一扇一扇挨着敲!老爷子说了,务必把人带回去!”

  “……”

  夏若惜闻声,越发紧张起来,她抬眼看去,看到房间里有一扇窗,她立即奔过去,将头探出去往下看。

  身后,一道戏谑的男声突兀地响起:“这里是十二楼。”

  夏若惜一惊,猛地转过头来,入眼的,是男人完美的八块腹肌,小麦色的肌肤上,还挂着水滴,下身裹着一条浴巾,应是刚洗过澡。幸得回首君犹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是你?”原本戏谑的男声,突然变得冷冽,透着怒意。

  夏若惜也看清了男人,她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男人的唇角,冰冷地勾起,声音从齿缝里挤出:“真是好久不见啊!”

  说完话,他倾身往前,眸子里,蓄满怒意。

  夏若惜心虚地往后退,身体贴着墙,没有退路。

  裴亚爵伸手捏紧夏若惜的下巴,语气冷得彻骨:“你还敢回来?”

  “我……对不起!”关于四年前的事情,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裴亚爵显然是不接受的,他伸手一捞,便将夏若惜勒进怀里,往上一托,犀利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声音冷冽,透着嘲讽:“夏小姐的对不起可真值钱啊!可是,我不接受!”

  话音落,他俯头便狠狠吻住夏若惜的唇,带着惩罚性的怒意,他甚至啃咬她柔软的唇瓣。

  夏若惜用力挣扎,该死的,她的初吻!

  挣扎无效,她狠狠地咬向裴亚爵的唇。163女人网

  裴亚爵吃痛,猛地放开。

  夏若惜得以喘息,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裴亚爵一个弯身将她整个人抱起,往床上用力一抛,毫不怜香惜玉。

  不待夏若惜爬起来,裴亚爵便将夏若惜准确地压到了身下,身体某处,抵在她的双腿间。

  夏若惜全身骤然绷紧,咬牙道:“裴大少,四年前的事情,我真诚地与你说声对不起!现在,请你放开我!”

  “做梦!”裴亚爵依然怒气未消,伸手,嗤啦一声,便撕裂了夏若惜的衬衣。

  “你!”夏若惜也怒了,语气比刚才冷了些,“裴大少,请你放开我,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呵呵!”裴亚爵冷笑起来,“比如像四年前那样?”

  “四年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裴亚爵冷酷地打断夏若惜的话:“给我!我们两清!”

  夏若惜脸色骤然一变。

  裴亚爵已经开始行动,他用力地撕掉她的衣服。阅读163nvren.com

  夏若惜厉喝:“住手!姓裴的,你住手!”

  裴亚爵不为所动,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夏若惜感觉腰间一凉,她再也顾不得别的,抬腿便是一脚踢向裴亚爵下身。

  裴亚爵侧身避开,夏若惜再挥起一脚。

  裴亚爵眸色微凝,便见夏若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他冷冷一笑:“呵呵,四年不见,长进了!”

  说完,他扬手一个手刀子劈过去,夏若惜用手臂隔挡。

  紧接着,她的手臂,便被裴亚爵牢牢地握在手里。

  夏若惜正欲挣扎,裴亚爵扬手从床头柜上取了他的领带,紧紧地将夏若惜的双手绑在一起。

  夏若惜一惊,头部用力地撞向裴亚爵的头部。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裴亚爵避开,唇角勾起嗜血的冷意。

  他粗鲁地将夏若惜推倒。

  夏若惜因为手被绑着,身体的协调性就没有那么好,轻易便被推倒。

  裴亚爵再压上来,一双眸子,看紧夏若惜。眸子里,是两团怒火。

  他没有再迟疑,分开夏若惜的腿。

  夏若惜看紧裴亚爵,语带恳求:“裴大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四年前的事……”

  “闭嘴!”裴亚爵厉喝一声,俯头吻住夏若惜的唇,不让她再发出声音。说明163nvren.com

  他的手,顺势下移。

  移至夏若惜大腿根部,夏若惜身体就是一僵。

  “我不会怜惜你!你自己放松,才不会受苦!”裴亚爵的语气,透着警告。

  夏若惜扭动着身体,再请求着:“裴大少,求……”

  下一瞬,她的唇再被吻住,她身上最后的衣料,被撕裂。

  就在夏若惜绝望的时候,砰砰砰拍门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夏若惜眸子里泛出希冀的光芒来。

  裴亚爵唇角勾起冷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夏若惜,挑起她的下巴,语气嘲讽:“在庆幸什么?你觉得,有人敲门,我就一定会去开?”

第2章 没有选择

  夏若惜闻言,燃起希望的心,仿佛被狠狠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沉入谷底。

  裴亚爵冷笑:“夏若惜,欠我的,我现在就讨回来!”

  说完,俯头狂热地吻着夏若惜,一路顺着唇瓣往下。

  夏若惜浑身都绷紧。

  门外,砰砰砰的敲门声不绝于耳。

  裴亚爵却丝毫不受影响一般,粗砺的大掌,抚着夏若惜。

  在最后的关头,夏若惜用力地咬紧牙,痛苦地闭上眼。完了,一切都完了!朗哥哥,对不起!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绝望地响起:“裴亚爵,别这样,我会恨你!”

  裴亚爵的声音,透着恶狠狠的怒气:“恨吧!”

  说着,他就要贯穿她的身体。

  门外,砰砰砰的声音越发大声了。

  夏若惜却感觉身上突然一轻,她猛地睁开眼,便见裴亚爵竟然去开门了。大概是被吵得实在难以忍受了。

  夏若惜一双眸子里顿时泛出精亮的光芒,她立即坐起,双手伸到面前,一低头,牙齿一咬领带打的结,顺利地解除双手的束缚,她再麻利地跳下床,什么也顾不上,猛地拉开衣柜,从里面取了一件男士衬衣便往身上套。

  穿好衬衣,她又立即找了一条西裤穿上。

  没有皮带,她直接取了刚才的领带,拴在腰上。

  做好这一切,她整个人往外面冲。

  便听到裴亚爵正怒气冲冲气息冰冷地与人交涉:“我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不要打扰我休息,滚!”

  “裴总裁,对不起,打扰了!”外面的男人被裴亚爵的气息吓到,准备带着十几个手下离去。

  夏若惜立即大喊一声:“等等!”

  喊完,她便冲了出去。

  裴亚爵脸色蓦地一沉,他一把握住夏若惜的手腕,将她拽至身后。

  原本决定离去的男人,立即转过头来,看到夏若惜时,一脸惊喜:“大小姐?”

  裴亚爵声音冷冽对夏若惜道:“你想清楚,现在,你还能选择,一旦踏出这道门……”

  不待裴亚爵说完,夏若惜便大声冲着门外的男人道:“是我,我跟你们回去见爷爷!”

  她当然知道回到夏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将重新做回夏家的棋子。

  除此以外,还将面对各种暗中的黑手。

  但是眼下,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她一旦选择留下,她的清白,就将毁于一旦。

  四年前,她拼尽一切,逃到国外,以为从此摆脱了命运的枷锁,未来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现实,却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

  前有恶狼,后有猛虎。她没得选择!

  她挣脱裴亚爵的手,立即往前走。

  砰——

  身后响起关门的声音,显示了裴亚爵的怒气。

  夏若惜随着十几个男人,径直离开。

  很快,便坐进一辆车子里,车子开往夏宅。

  才一进屋,夏家的人,便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

  随之而来的,是冷漠又刺耳的言语。

  爷爷青筋暴跳:“你还知道回来?”

  姑姑尖着嗓子幸灾乐祸:“天哪,这是怎么了?是刚刚被人强暴了吗?”

  表妹不屑一顾:“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就连佣人,都窃窃私语。

  “大小姐真的很给夏家丢脸啊!竟然穿成这副样子,全是男人的衣服,就算在外面乱来,总要顾及一下夏家的脸面吧?”

  “真的好贱啊,裴大少爷那么好,她竟然逃婚。难道裴大少不能满足她么?”

  继母欧梦然假惺惺地说:“回来了就好,都别说惜惜了,一回来就这么狼狈,难为她了!”

  夏若惜挺直脊背,漠然地问:“我的房间,还在吗?”

  “在的,在的。阿姨带你上去!”欧梦然一副殷勤的模样。

  夏若惜当然不会领情,她声音清冷:“这是我的家,我自己的房间,不需要别人带!”

  “怎么和你妈妈说话?”爷爷夏元中暴戾地大吼。

  夏若惜置若罔闻。

  又听到夏元中的声音威严地响起:“换好衣服,立即下楼来!”

第3章 让你当后妈是看得起你

  半个小时以后。

  夏若惜下楼。

  夏元中声音冷漠地质问:“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夏若惜淡声道:“刚回国,爷爷的人,不是直接去接我了吗?”

  她刻意咬得“接”字,夏元中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他厉声道:“一走四年,你翅膀硬了,我还管不了你了是吗?你知道四年前你一走了之,给夏家留下的是怎样的烂摊子吗?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夏若惜心头一片冰冷,冷漠道:“您可以当我已经死在外面了!”

  “你……”夏元中气得胸口起伏得厉害。

  夏若惜不再说话,在沙发里坐下。

  继母欧梦然立即亲手端了杯茶递过来,声音柔和:“惜惜,你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你不要与他置气,他做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你好,为了夏家好!”

  夏若惜抬眸漠然地瞟一眼欧梦然,冷声道:“您倒的茶,我可不敢喝!”

  抢了自己亲姐姐的老公,气死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还能心安理得的坐在夏家少夫人的位置上?是了,白莲花向来都是这样的。

  仿佛全世界就她最善良,最无辜!

  啪——

  夏元中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斥:“夏若惜,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夏若惜淡声道:“太晚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回房休息了!”

  “明天,好好打扮!”夏元中命令的语气。

  夏若惜淡声问:“明天要去哪里?见谁?”

  夏元中语气不满:“哪也不去,就在家里!”

  夏若惜便不再问了,径直往楼上走。

  身后,夏元中的声音传来:“明天司家大少爷司盛凯要过来,你最好祈祷他能够看上你!”

  夏若惜蹙眉,转过头来,问道:“司盛凯?他不是已婚还有两个女儿吗?”

  夏元中沉声道:“上个月,他老婆难产死了!”

  夏若惜的心,猛地一沉。

  男人的心,都是石头做的吗?女人为他生孩子丧了命,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要再娶,呵呵!

  “去睡觉吧,养好精神,明天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司大少!”夏元中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个只会忤逆他的孙女。

  夏若惜却并没有去睡觉的意思,她一双清眸,犀利地看向夏元中,语带质问:“爷爷这是让我去给别人当后妈?”

  夏元中啪地一掌拍在茶几上,咬牙切齿:“夏若惜,这就是你对爷爷说话的态度?你最好明白,要是司大少看不上你,你的日子,不会好过!让你当后妈,是看得起你。你以为,四年前你闹了那么一场,帝都还有谁肯娶你?”

  夏若惜语气淡漠,不卑不亢:“我不需要谁娶我,我养得起自己!这四年,夏家冻结了我所有的帐户,我不是一样没有饿死吗?”

  夏元中气得胸口又再起伏得厉害,他伸手用力地捶打着胸口。

  姑姑夏云慧立即跳过去,替夏元中顺着胸口,一边阴阳怪气:“爸,您千万别为了这么个不孝的东西气坏了自己身体。夏若惜,这还不是你自找的,四年前,给你找了门好亲事,攀上了帝都第一豪门裴家的大少爷,结果你犯贱,逃了婚。害得夏家裴家颜面扫地,现在,裴大少和曼晴订婚了,你也没有机会了。司家是帝都第二大豪门世家,司大少爷司盛凯又掌权,正好死了老婆,有个空缺,算你命好!一嫁过去,就是司家大少奶奶。”

  “司大少爷年纪和姑姑差不多大,姑姑又觉得他那么好,我看姑姑您嫁过去更合适!”夏若惜心里有气,直接呛了回去。

  啪——

  夏元中又是一掌拍在茶几上。

  夏若惜根本不害怕,径直上楼。

  夏元中的声音,在身后响着:“夏若惜,四年前,你走了以后,裴家就一直打压夏家,现在只要与司家联姻,一切难题就能迎刃而解,这是你欠夏家的!”

  夏若惜充耳不闻,大步上楼。

  身后的声音,渐渐变得细碎。

  “爸,管她呢,反正人都回来了,让人看好一点,明天,只要司家大少看上了,她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这次,可别再像四年前那样订婚了,直接把结婚证领了,把人交给司家,到时候,生是司家的人,死是司家的鬼,让司家看好了!”

  “……”

  夏若惜的心,渐渐变得更冷!

  半夜。

  她推开窗,往窗下一看,发现没人,她麻利地撕裂了床单,迅速将床单打结,绑成长条,然后挂在窗上,顺着床单便爬了下去。

  她小心翼翼地离开这栋楼,往西面的侧门走去。

  突然,看到前面有人,她立即躲到墙角,身后,却突然响起让人觉得惊悚的声音:“大小姐,你打算去哪里?”

  夏若惜的心,慌乱地跳动。

  她干笑两声:“那个,很久不回来,认床,睡不着,四处看看!”

  “那可得好好看看!”一道强光打过来,夏元中带着夏云慧几个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第4章 威胁

  夏家的客厅,灯火通明。

  夏若惜站在客厅中间,脊背挺得笔直。

  夏元中生气地伸手戳夏若惜的额头:“长本事了,啊?想跑,是吗?四年前如此,四年后,依然顽固不化,还要把夏家毁成什么样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毁夏家!”夏若惜拳头在身侧攥紧,淡声道。

  啪——

  夏云慧狠狠一巴掌甩到夏若惜脸上,愤怒道:“你还嘴硬,你非要把你爷爷气死是不是?”

  这一次,换夏云慧的女儿黎敏儿跳到夏元中面前,替他顺着胸口,一边劝着:“外公,别气别气,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

  欧梦然立即拉着夏若惜,语气轻柔:“惜惜,你这好不容易回来,咱们一家人,要好好的,不要惹爷爷生气,也不要意气用事,司大少虽然丧偶,但是,他是真的很优秀,司家在他手里,越发强大了。现在有与第一豪门裴家并驾齐驱之势……”

  夏若惜冷冷地打断欧梦然的话:“第一豪门的裴大少,年纪轻轻英俊帅气还是单身,我都不嫁,我会嫁一个老婆才死一个月就要再娶的负心汉?我夏若惜这辈子,只嫁给爱情!”

  “由不得你!”夏元中气得身体踉跄了一下,立即伸手扶住一旁的沙发靠背。

  夏云慧嗤之以鼻:“爱情,呵呵,蠢货!女人,嫁给钱才最实际!”

  “没有能力不能独立的女人,才会想要嫁给钱!”夏若惜看向姑姑夏云慧,不客气道。

  夏云慧扬手又要一巴掌甩过来。

  夏若惜伸手捉住夏云慧的手,声音冷漠:“姑姑,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我去睡觉了!”

  夏若惜甩开夏云慧的手,往楼上走去。

  夏云慧还要再拦,夏元中眸子里闪过精矍的光芒,沉声道:“由她!”

  夏若惜上楼以后,夏云慧才不满道:“爸,您应该让我好好教育这个没大没小的臭丫头的。”

  “今天先让她休息,休息好了,司大少才更容易看上!”夏元中沉声说着。

  “您说得有理!”夏云慧认同。

  夏元中扬了扬手:“都去睡吧,明天都重视一点!”

  ……

  翌日,早上八点。

  夏若惜听到敲门声响起,打开门,门外的佣人语气疏离:“大小姐,老爷让我请您下去吃早餐!”

  虽然用的敬语,但眼神却是不屑的。

  夏若惜瞟一眼这狗仗人势的佣人,冷声道:“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好的。”佣人应声离去。

  夏若惜开始换衣服。

  她随意地挑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运动鞋,再素面朝天地扎了个马尾,整个人,透着一股子不羁。

  想让她为一个负心汉打扮,除非天上下红雨!

  对着镜子,看到自己左脸上的指印,她皱了皱眉。

  少顷,她下楼去。

  餐厅里,大家都已经吃上了,没有人等她。

  这样的场景,虽然中间隔了四年,但她依然很习惯。

  从妈妈住进精神病院起,她在夏家,就没有过上好日子!

  “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过来吃饭?”夏元中的声音,显得不耐烦。

  “张妈,请您给惜惜拿碗筷,培根再重新做一份!”欧梦然的声音,仍然如此虚伪。

  夏若惜走近,坐下来,不语。

  “夏若惜,一会儿,最好不要再给我出岔子,不要以为你破罐子破摔,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四年前,是李玉芬接济你的,对吧?这笔帐,有必要的话,我会让人去找李玉芬算算!”夏元中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威胁。

  夏若惜心跳骤然加快。芬姐,是她很重要的人。从九年前那个下雨天,她认识芬姐开始,她就把芬姐当成最重要的亲人。

  四年前,她出国,也多亏芬姐帮忙。

  出国之后,夏家心狠地冻结了她所有的银行帐户,起初几个月,都是芬姐接济她。

  因为有芬姐,她才免遭流落街头的命运。没有人知道,她对芬姐,有着怎样深厚的感情。

  夏元中这个无耻的人,竟然用芬姐来威胁她。

  咬了咬牙,夏若惜淡声道:“爷爷最好不要动她,要不然,爷爷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拼尽全力破坏!”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只要不动芬姐,她会尽量配合。

  夏元中眸子里滑过老谋深算的光芒,唇角满意地勾起,朗声道:“一会儿司家大少来了,好好表现,爷爷自然不会去伤害一个不相干的人!”

  “知道了。”夏若惜憋屈地拿筷子往碗里戳了一下。

  便见一个佣人急急地走来,附在夏元中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夏元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腾地起身道:“快请进来!”

  夏若惜眸光微闪,暗暗猜测,来的人,大概不是司大少,要不然,夏元中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只是,不是司大少,会是谁呢?

  夏家在帝都也是八大豪门之一,夏元中更是独掌夏家大权,一般人是入不了他的眼的,能让他脸色难看的,更是寥寥无几。莫非……

  正猜测着,便听到门外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

幸得回首君犹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幸得回首君犹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热门小说《妻色如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妻色如娇》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妻色如娇第九章偶遇王少聪第二天一早,吕乐乐带着球球去找学校。她已将附近有名的幼儿园全都罗列出来,按照师资、园内的硬件设施以及管理水平、教学方法进行了细细划分,最后选中了烽火幼儿园。“球球,烽火幼儿园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而且离我们家很近,我们先过去看看好不好?”“好!”球球高兴地抱着吕乐乐亲了又亲。吕乐乐带着球球来到烽火幼儿园,向保安说明了来意。一位姓林的老师出来,她委婉地拒绝了吕乐乐,说他们学校学生已经招满了。球球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失望,吕乐乐心

  • 热门小说《女村长的贴身保镖》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村长的贴身保镖》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女村长的贴身保镖第009章姑娘,你露底了领了钱的乡亲,全都再次奔赴湖边,这次捕捉小龙虾的劲头更大,他们谁都没想到,就这些看了都厌恶的小龙虾,居然能换回来花花绿绿的钞票。这次夏杰专门交代了,不光要小龙虾,什么螃蟹甲鱼黑鱼之类的全都要。吃过饭之后,沈婷拿着夏杰刚在冰箱里冻好的冰棍喜滋滋的吃着。这个男人,刚来两天不仅改善了自己的生活,还找到了一条让乡亲们致富的路子。“村长,先说好啊,你要是吃胖了嫁不出去,到时候别赖着我。刚冻了一格冰棍你就

  • 热门小说《年轻的追逐》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年轻的追逐》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年轻的追逐许晴尤其是许晴讲课的时候,翘臀左右摇摆着,那样子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所以我们最愿意上许晴的课,毕竟能大饱眼福。许晴虽然性感漂亮,但是她却出了名的严厉。我们班同学,谁也不敢和许晴顶嘴,只要是犯了一点错误,许晴就会大发雷霆。许晴的严厉,全校都出了名。如今许晴给我打电话,显然已经发火了,当时我汗毛都竖立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许..许老师,我,我起来晚了。”“起来晚了?你以为学校是你家,你说不来就不来?”许晴的声音,极冷无比:“我就

  • 热门小说《我们的爱回不来》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们的爱回不来》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们的爱回不来第9章小心肾亏宁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不见了慕夜寒的身影,原本红肿的双眼也已消肿。高高鼓起的红唇和疼痛的娇躯,诉说着主人曾饱受怎么的折磨。慕夜寒昨天就像发了狂的野兽一样撕咬着她。宁桐不愿承认,昨天确实是她太不理智了,彻底惹怒了慕夜寒。才遭到了他床上疯狂的报复。“宁桐小姐,我给您上药吧。”穆言面无表情的说道。猩红的痕迹,比初夜那晚还要明显。“嗯。”宁桐窘迫的点了点头。每次慕夜寒赋予的狼狈,都被慕言看到,她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

  • 热门小说《乡野春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乡野春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乡野春风用行动证明“你们这些坏人,我爸要是知道了,非杀了你们,呜呜呜呜……”张燕一边哭泣,一边想着家里的爸妈。爸妈就她这么一个独生女,要是知道她被卖给了山里人,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死,真不该不听大人的话,现在果然要吃大亏了。看着坐在身边,哭的稀里哗啦的张燕,刘大柱也不知道事情竟然会搞成这样,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本来他就嘴笨,这时候更加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你,你别哭了,我,我不是坏人……”刘大柱只能说自己不是坏人,心想也许会好点,但是没想到张燕

  • 热门小说《阅尽天涯离别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阅尽天涯离别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阅尽天涯离别苦第9章我会杀了她顾白霜脸上的狠辣神色瞬间收敛,捂着脖子上血肉模糊的伤口,满脸委屈悲伤的扑进陆北城的怀里,哽咽哭泣。“北城,顾南笙要杀我!她刚刚差点就真咬死我了!我只是来告诉她孩子不幸过世的事情,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对我……”陆北城垂眸,瞧见顾白霜脖子上严重的咬伤,眉头瞬间紧拧,狠戾道:“顾南笙,你都进了精神病院,还是不肯安分吗?”顾南笙下巴脱臼,根本说不出话。她也不想说什么白费口舌的言语,反正陆北城从不会信她,她说了又有何用?

  • 热门小说《浮生若梦欢几何》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浮生若梦欢几何》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浮生若梦欢几何第9章打掉孩子“你当然不想相信了!但是那些痕迹,是不会说谎的!”蒋季晨嘴角挂着嗜血的冷笑,用力推开了她。慕天星的后腰重重撞在茶几上,疼得她半天不能动弹,额头上冷汗直冒。蒋季辰说的那本日记,她是知道的。那本日记,是他们在一起后,她买来记录他们的感情的。但是被他看到后,他取笑她字写得丑,便把本子拿过去,包揽了记录感情的事。后来她才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嫌弃她的字丑,而是舍不得她那么辛苦写日记。从小到大,只要能为她代劳的,他从来不让她

  • 热门小说《总裁大人不娶勿撩》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总裁大人不娶勿撩》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大人不娶勿撩第9章中了坏男人的毒“不为什么,我不喜欢听人家这么叫我。”凌瑶瑶不自然地垂下眼帘,继续大吃特吃。她看到了苏扬目光中的黯然,却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毕竟,她总不能无所顾忌直言了当地说,因为今天有另一个人也这么叫她,而那个人已经打破了她平静的心扉,驻扎进她单纯的心灵了。她不想,让另外的人也像他一样地叫她……吃完了麻辣烫,凌瑶瑶又到离家不远的一家蛋糕房里买了几块虎皮蛋糕,这才准备回家。她的奶奶最爱吃这种西式点心,隔段时间

  • 热门小说《画地为牢:暖妻溺宠》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画地为牢:暖妻溺宠》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画地为牢:暖妻溺宠第九章卖掉自己从江家跑出来后,她伏在路边的树干上尽情的哭了一阵,眼泪是丢脸的,她一直都知道,但她忍不住。口袋里的电话一直震个不停,不用看也知道是意泽的,他一直在问她筹钱的事,生怕他这个姐姐不管他。她掐断电话,茫然的向前走着。路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是那么陌生,隔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谁也不知道,谁的心里藏着怎样难以承受的悲戚。恍惚间,她看到路边黢黑的一块广告牌,上面几个大字——007私人侦探事务所。上面还写着广告语:

  • 热门小说《天价千金:诱你成欢》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天价千金:诱你成欢》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天价千金:诱你成欢第9章轰动全城的花氏广告他顿时大脑微懵,女人身上清淡的洗发水和刚刚喷过的新款香水味,萦绕在鼻息间,让他的呼吸都感觉到压抑。“别动,闭上眼。”花弄影低沉地说道,嗓音磁性。司徒小小犹豫着低下头,乖乖的闭上了双眼。花弄影慢慢的松开她,帮她撩拨了头发,两手放在她的手臂上。他看了看旁边的摄影师点了点头,他突然低头,冰凉的唇,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如同羽毛般温柔的吻。摄影师抓拍的刚刚好,吻的同时抓拍了几张。司徒小小来这里前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