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冷面皇子刁蛮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06:57 来源:网络 []
书名:冷面皇子刁蛮妃
第一章

“起来了,起来了,起来吃饭了,都给老子醒醒!”

“这些蛮人还真是麻烦!”

“就是,要我说一刀砍了就算了。163女人网

——

阴暗的空间,弥漫着一股酸腐的味道,血色的黑暗让人绝望到窒息。

林绾吃力的睁开双眼,只看见一片腥红。

伸手覆上不断抽痛的额头,似乎有很大一个伤口还在渗血。

林绾皱眉盯着手上的鲜血,怎么受的伤?有些记不清了。她小心的眨了眨眼睛,想缓解伤口附近僵硬的肌肉,记忆的碎片慢慢挤进脑海里——

丛林探险,突然出现的太攀蛇,喉咙里苦涩的味道,每根神经上蔓延的剧烈疼痛,胸膛内拼命颤动的心跳,同伴们无声的呼唤……

林绾皱了皱眉,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她明明记得拼命呼喊着想要扑过来救她的小江脸上满是泪水,那种模糊的痛感仿佛还在撕扯着她的神经。

不知道小江怎么样了?

身上的衣服沉重的要死,压的林绾喘不过气来。她再次抬手想扯开衣领,伸手触到身上的衣服却是冷冰冰的像是钢铁。阅读163nvren.com

林绾抹了一下眼睛旁边的血迹,低头诧异的看清自己的身上挂着一副铠甲。

——

这算什么?cosplay?还是惊喜派对?难道是为了庆祝她还没死?

可是怎么不见其他人呢?

林绾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身体像散了架一样根本不受支配。

“喂,有没有人?guys,闹够了没有?出来吧?”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嗓音格外沙哑,林绾皱了皱眉。

突然一双满是血污的手从背后伸出来,死死地抓住林绾的手臂,“嘘!”

——

“喊什么,想死吗?”栏杆外传来咒骂声,几个男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摇曳的影子映在背后的墙上像是妖孽。

他们穿的那是什么奇装异服?几个大男人竟然穿着黑色的睡袍就出门了?还系着那么蠢的腰带?头上戴的帽子难道是锡箔纸做的吗,总不会是铁打的吧,还插着鸡毛?

等等,还有,哪里来的栏杆?

林绾艰难的抬起下巴扫视周围,这里……好像是一个地牢。

角落里那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更加证明了林绾的猜想。

“蛮奴子!”见林绾一言不发只顾着四处打量四周,栏杆外举着火把的人又咒骂了一声。163女人网

抓着林绾的那只手莫名的用力,与此同时,周围无数个牢房里都有人陆续站起身,包括和林绾同一间牢房里的那个男子,他们用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刚刚叫林绾作“蛮奴子”的那个人,仿佛那是一个带有侮辱性的称呼,甚至有的人已经按耐不住回骂出声。

“反了你们这群蛮奴子了!死到临头一个个还那么猖狂!”一片咒骂声中,栏杆外的那几个人笑的格外刺耳。他们拔出腰间的佩剑,一路走过,不断砍向犯人们从牢房里伸向外面的手臂。

林绾微张着嘴,惊讶的看着那几个人慢慢走出视线,留下一路鲜血,这是什么乌龙?

“将军,你终于醒了!”

身后的人低声开口,林绾回头,发现原来自己正靠在栏杆上,而那个人正是从栏杆的缝隙中伸过手紧紧的抓着她。

“将军?”林绾疑惑的重复,发现他也穿着和自己一样破碎的铠甲,血污后面的那双眼睛在黑暗中炯炯生辉,仿佛林绾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林绾心里翻江倒海,却还是详装镇定的开口,“这是哪里?”

“启禀将军,我军遭到夜雨狗贼偷袭,节节败退,将军您受了重伤,不幸被俘。我们现在被关在夜雨军队的地牢里。163女人网

地牢?将军?被俘?夜雨又是什么鬼东西?

难道自己真的死了?然后还穿越回了一个见鬼的古战场?搞什么!不要闹了好吗?

林绾干咳了两声,“这可一点也不好笑。”

“将军?”

“呃,我是说我们被关了多久了?”林绾试探着开口。

“已经七八个时辰了,想必汗皇正在想尽办法营救我们。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林绾也想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那人期待的目光,林绾抿了抿嘴巴吐出了八个字,“眼下的情况只有养精蓄锐,静观其变吧。”

林绾不是不想问个明白,这究竟是哪场战役,甚至,她究竟还是不是在她所熟悉的那个时空?但是她又不敢问的太多,她很怕自己破绽太多,会被人怀疑她并不是他们的将军,这群被逼到绝境的人把她当做最后的希望,如果希望破灭天晓得他们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把她就地处决也说不定。

一碗水递到了林绾面前,林绾抬头,是她的“室友”,正半蹲在她身边——

“将军,喝口水吧。”

林绾点了点头,她要渴死了,“谢谢。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端碗的手抖了一下,好像承受不起林绾的这句客气话。

管不了那么多了。林绾一口气喝干了碗里浑浊不堪的水,也顾不上有没有毒。

脖颈上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皮肤上,林绾伸手摸了一下——如果她没有搞错的话,那东西应该叫喉结……

林绾一下坐起身,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都叫她将军,难道她变成了个男人?

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胸……

林绾翻了个白眼来克制住自己想要流泪的冲动,我靠!

别人穿越她也穿越!别人穿越在病床上醒,她在地牢里醒!别人穿越变美女,她穿越变态!别人穿越是大小姐,她穿越是囚犯!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她林绾不凑这个热闹还不行吗?她没有想要穿越啊!各路神仙咱们有话好商量,不要这么整人好吧?

第二章

林绾想,也许是前世太过任性、固执、不知好歹,上天才夺走了她所拥有的那一切——前世,林绾是一个刁蛮的小丫头,喜欢追求刺激,整天给身边的人制造麻烦,小时候打架斗殴,老师平均每周七天要接见林越八次;长大后四处旅行,丛林探险,甚至还在深山老林里面搭过窝和死党一起野外生存,林越跟着搜救队找了她五天五夜,之后大病了一个多月。

想到林越,林绾心里不禁一丝抽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林绾的人,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正在她的尸体旁发呆。他那个人,从来都不肯流泪,有多少痛苦都自己一个人扛着;他那个笨蛋,从来就被她欺负,现在她不在他身边了,他会不会皮痒?

——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额头上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疼的越发不要脸。

林绾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看清了是谁吵醒了她——

牢门大开着,那些黑衣服的敌方“小虾兵”正把林绾的“室友”拖向门外,而“室友”充满希冀的目光紧紧盯着林绾,期望他敬爱的“将军”能救救他。163女人网

那种眼神,充满了绝望,充满了畏惧,却也充满了对生的渴望。

林绾不忍心的扁了扁嘴巴,想要站起身,却再次被隔壁牢房伸过来的手拉住。

这位喜欢多管闲事的“邻居”附在林绾耳边轻声开口,“不要轻举妄动!夜雨狗贼还不知道您是我们的将军,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千万不要逞一时之气!”

林绾愣了愣。

“室友”见“邻居”拉住了林绾,仿佛也明白自己不应该为了一己之私将林绾这个将军至于险境,便露出了一抹视死如归的笑容,转过头去,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走出了牢房。

林绾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带走,再也没回来。

——

“那是什么意思?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将军?”林绾回头问“邻居”。

“邻居”笑了下,“多亏将军您足智多谋,早有准备。现在夜雨狗贼根本都还不知道他们抓到了谁!将军,这是我们反败为胜的绝佳机会啊!”

林绾撇了撇嘴,没好意思说出口——别说她不是他们的狗屁将军,没有他的足智多谋,就算他是将军,被关在地牢里,还反败为胜个鬼啊!

——

不断地有小虾兵来带走一个又一个的犯人,每一个都像林绾的“室友”一样,有去无回。

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原本就破败不堪的地牢,所有人都在害怕,害怕下一个面对死神的人就是自己。林绾听到了有人在祈求神仙庇佑,有人在低声抽泣,当然,也有依然在破口大骂,诅咒夜雨王朝不得好死的人,听起来更觉得无限哀凉。

原来夜雨是个王朝的名字,夜雨王朝。这个王朝的名字并不存在于林绾的记忆中,也使她更加的心慌,看来,这并非她所熟悉的那个时空。

稀里哗啦的锁链声打断了林绾的思绪,腐朽的牢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三个小虾兵走了进来,伸手把目瞪口袋的林绾从地上拉起来。

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将军身上还有多少伤口,林绾只觉得站起来时浑身上下都在疼,疼的她险些昏厥过去。

“住手!你们别碰他!你们这些狗杂种,有本事冲我来!”好管闲事的“邻居”猛地站起来,把手伸过栏杆努力的想拉住林绾,可是这次,他没能成功。

小虾兵拔出腰间的佩剑,得意的笑着走向“邻居”——

“不要——”林绾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几滴鲜血溅入了她的双眼,刺得她泪流不止。

看着“邻居”抱着断臂跪在地上,小虾兵不屑的冲他吐了口口水,“蛮奴子,急什么,马上就轮到你了!”

一边说着,三个小虾兵已经拖着目瞪口呆、腿脚酸软的林绾走出了牢房。

林绾回头,看着依染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阻止小虾兵带走自己的“邻居”,他的身上脸上全是血,却都还不如他眼中的那种绝望更痛——

“你们这些狗贼!放开他!放开他!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这群狗贼!”

——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林绾强忍住才没有大哭出声。

原本以为死过一次,一切都应该看得淡了,没想到因为死过了一次,却更害怕死亡。

任凭小虾兵拖着林绾在积水的地面上踉跄前行,她的脑海里早已经翻腾。

这条路仿佛漫长的没有边际,黑暗中的等待,是最消磨人的心志,越来越多的恐惧涌上了林绾的心头,等待她的究竟是何种酷刑?是不是她也即将像其他那些犯人一样有去无回?难道上天费了那么大劲安排她穿越就是为了让她再死一次?这也未免太恶毒了吧?

——

路的尽头,是一间审讯室,突然出现的强光刺得林绾睁不开眼睛。

第三章

直到被绑在满是暗红色血污的木桩上,林绾才渐渐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几条粗壮的铁链从顶棚吊下来,由于常年被鲜血浸透而透着妖异的红光。整个屋子里摆满了架子,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刑具。

透过面前烧的正旺的炭火,林绾依稀看见对面有一个软榻,榻上斜倚着一个慵懒的男子,一袭月牙白的长袍,仿佛不染红尘般洁净,与这烽烟弥漫的地方格格不入。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他的肩头,半盖住他闭着的双眼,以及嘴角那抹悠远安逸的笑容。

屋子里静的可怕,只余炭火哔哔哱哱的声音。

林绾咽了下口水,感觉此刻自己的心仿佛正被放在那盆炭火上烤着。

——

“怎么样,你可有话说?”男子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林绾一跳。

他的声音倒跟他魅惑众生的长相不同,冰冷的像万年的雪山。

他睁开双眼,逼视着林绾,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从他体内爆发,将整个屋子,包括那盆懒洋洋的炭火,一起冻住。

“你想听我说什么?”林绾笑笑,盯着男子摄人心魄的黑瞳,能不能想点有创意的开场白?

“不如就从你们安宁国的粮草开始说起?”男子的眼中,似乎有一抹邪气,“我夜雨勇士把你们的军队围了个水泄不通半月有余,你们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补给?”

“我如果说我不知道,你相信吗?”林绾情不自禁的叹气,她说的明明是实话,可连自己说的都没有底气。鬼才会相信她不知道,即使她不是安宁国的将军,她也是安宁大军的一员,怎么可能不知道?

见到林绾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模样,男子微愣了下,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的同伴可比你要聪明多了。”

林绾翻了个白眼,“呵,既然他们都告诉你了,你还来问我干什么?”

男子扬了扬眉毛,对林绾的质疑不置可否,“素闻安宁国向来崇拜勇士,上至你们的汗皇,下至黎民百姓,都对出征的战士极其尊敬。每逢出征,给将士备下的都并非普通的干粮,而是由百姓将自己家里的牛羊宰杀了贡献出来作为粮饷。那么多的牛羊肉,你们是怎么保证它在还新鲜的时候送到军中?”

林绾对上男子凝视着自己的目光,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

如果她真的知道什么,做出哪怕多细微的反应,恐怕都逃不出他犀利的目光。只可惜,林绾真的不知道。

也许是林绾沉默了太久,那男子身后的手下已经有些不耐烦,不断的用指甲敲击着腰间的佩剑,发出的声音让人脖子后面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林绾在心里叫苦不迭,她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没人会信她的。如果说出她是穿越而来的,她真怕他们把她当妖怪宰了祭天啊。

所以林绾只能郁闷的继续保持沉默。

男子扬了扬眉毛,也不愿再同林绾废话,他转身走向炭火盆,一边吩咐手下,“剥了他的铁甲。”

男子的手下走到了林绾身边,一刀斩断她身上的铁甲的结扣。

哗啦——

铁架落地。林绾本来觉得那铁甲沉重碍事,压的她喘不过气,可真没了它,林绾却开始恐惧起来,因为那是她最后的保护伞。

林绾突然发觉这具身体是那么单薄,被绑在木桩上,待人宰割。

身上的衣衫被冷汗黏在了身上,尤其是裤子,又黏又腻,十分不舒服。

“九殿下!血!”男子的手下突然惊呼了一声,吓了林绾一跳。

林绾在心里咒骂,鬼叫什么,受了那么多伤,怎么会不流血呢?还是个上战场的人呢,大惊小怪。林绾在心里鄙视了他的全家。

显然,被叫做九殿下的男子也觉得手下太沉不住气,回头想要呵斥他,目光却在林绾腿上停住,“怎么回事?”

林绾低头,发现身上乳白色的马裤上,尽管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血迹,却都没有大腿内侧的血流的那么多。

什么情况?受了重伤?她不觉得大腿上有伤啊……看着这种熟悉的情景……难道……是大姨妈到访?咦,那是不是说明她没变态?没想到这个将军还是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啊!难道这就是“邻居”口中所谓的对策?

林绾虚弱的勾了勾嘴角,此刻真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

九殿下走向林绾,在她面前站定,伸手捏住了林绾的下巴,手指慢慢的发力,林绾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被他捏碎了。

突然,他伸手在林绾下巴上一扯——

就好像伤筋膏药被撕掉一样的感觉,林绾觉得大约她的下巴也被他一起撕掉了——

果然,九殿下的手里,现在正捏着一块长满了小胡子的人皮,还连着一块肉疙瘩,看起来竟然像是……林绾的喉结。

林绾心慌的着看着九殿下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第四章

“毓王到!”

拖着长长的尾音的男声打破了审讯室内诡异的沉默。

满屋子的人随即整齐的跪了一地,“参见毓王殿下。”

九殿下的大礼被毓王拦住,转而化作一揖,“四哥。”

“都起来吧,”毓王的声音冰冷而且沉稳,“老九,审讯进行的如何?”

九殿下瞟了林绾一眼,突然嘴角再次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对毓王开口,“四哥,这个犯人……是个女人。”

“哦?”毓王转过身看向林绾,眼中有着让人不敢违逆的气势。

九殿下的笑容突然带出一丝冷意,“安宁国人思想保守,女子向来都是温柔娴淑,负责在家相夫教子,保家卫国的事自有男儿来做。只有一位被宠坏了的安宁国的长公主碧雅,就是不服气女子不如男这句话。”

“碧雅?”毓王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他看着林绾的眼神带着几分深邃。

“四哥,这便是天意了。老天都看不惯这个放荡的女子。”九殿下看向林绾的目光里面突然有了浓重的杀气。

毓王再次凝视着林绾的双眼,让她无处躲藏,只好装作豪不心虚的迎上他的目光。

可是,他在林绾的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林绾费力的眨了眨眼睛,却终于还是一切归于黑暗。

————————————————————————————

“咳咳……”

嗓子眼里突如其来的一股甜腥味呛的林绾直想流泪,她睁开了眼,已不是在那个昏暗的牢笼。

“姑娘,您醒了。”细弱蚊蝇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

林绾抬头望去,一袭蓝衣的女子娇滴滴的站在桌旁,回头看着林绾的目光有几丝畏惧,几丝同情。

林绾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木制的大床上,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只有生活必须的桌椅,水盆——

这是另外一间牢房,只不过干净了许多。

“姑娘,您头上的伤口感染,导致了高热,不过毓王殿下吩咐随军的大夫给您看过了,已无生命危险。”

“这是哪里?”林绾淡淡的问,“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姑娘您说哪里的话,毓王殿下向来仁慈,即使是战俘,毓王殿下也不会随意杀人的。”蓝衣女子柔和一笑,“而且毓王殿下考虑到您是女囚,多有不便,便吩咐了人给您准备一间单独的房间,吩咐我好好照顾你。”

林绾冷笑,笑这蓝衣女子还真是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

这狗屁毓王那么多男囚都杀了,留下个女囚就算是仁慈了?很明显是居心叵测嘛!何况什么多有不便,也不过是为了把她这个能兴风作浪的将军和别人隔离开罢了。

“那我还要多谢你们毓王了?”林绾讥笑着开口。

——

“但愿你还有那么点良心!”九殿下突然推开牢门走了进来,“我四哥他宅心仁厚,若是换了我,是断不会这么麻烦的。”

林绾扬了扬眉毛,看着飞扬跋扈的九殿下,再次露出嘲讽的笑容——

那蓝衣女子不知所以,难道他也不明白吗?竟然还好意思说出“宅心仁厚”这样的词来。

“蓝若,你先下去。”九殿下盯着林绾别有意味的笑容,头也没回的对蓝衣女子开口。

“是,殿下。”乖巧的小丫头欠身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

气氛安静的让人开始昏昏欲睡——那个九殿下总有这种力量,用慵懒的表面来掩盖他的煞气。

“你是假装昏倒的。”他突然开口,没有发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绾扬眉——她是假装的没错。

从毓王看自己的眼神里,林绾看到了一线生机,毓王与碧雅之间想必有着一番渊源,如所料不错应是情事。而九殿下对这个碧雅的态度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对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他怎么就会想到了用“放荡”这个词呢?以他的性格难道不应该是惜英雄才对吗?所以,此中必有蹊跷。林绾知道,若想要活下去,必须从这里下手,从毓王身上找寻机会。

而这个九殿下,看起来是个大麻烦。

“那你为何不拆穿我?”林绾浅笑。

“我四哥有心护你,我不愿让他难堪。只是长公主殿下,请你不要耍什么花招才好,你若想打我四哥的主意,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笑话,我一个弱女子,此刻又沦为阶下囚,九殿下您到这里来和我说这种话,不觉得有点杞人忧天吗?九殿下您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林绾装出一副天真无辜的表情,仰面看着九殿下。

“呵,长公主您屡次率兵攻破我夜雨王朝边境,几番挑衅,大败夜雨第一猛将,还自称弱女子?”

看来这个碧雅还真是有一套,林绾不禁对她有几分佩服。只不过碧雅越是厉害,此刻对她林绾来说便越是不利。

“你若安分,我或许会考虑留着你的小命看你们安宁国如何溃败。”九殿下邪邪的笑着,转身离去。

林绾好笑的等着他清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摇了摇头开始闭目养神。

冷面皇子刁蛮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面皇子刁蛮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越南曾经想拥有整个半岛的控制权,却毁于一旦 | 地球知识局

    (⊙_⊙)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NO.548-越南帝国扩张作者:Andy制图:孙绿/校稿:董冬/编辑:棉花越南自古代建国以来,一直处于高频的战争之中。1976年出版的越南书籍《越南民族历史上的几次战略决战》描述了越南人从先秦时的部落到二十世纪的历史,文中提到,“仅初步统计,从反抗秦朝侵略的抗战开始到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结束,在大约二十二个世纪之中,我们的民族己进行了十三次极其激烈的卫国战争。”然而,越南人民在漫长的“抗争”史中地盘却越抗越大但越南并不是

  • 有些陈年旧事你不能忘却

    作者:许红春这世上,喜欢文学诗词的,没有那个不晓得苏东坡,李清照的,二位在宋词中,一个是豪放派汉子,一个是婉约派纤纤玉手,然而,命运多劫难,苏学士尽管满腹经纶,一辈子却也难逃流离失所,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为了解馋,在海南,那个当时也只有被流放的官员才有机会“度假”的地方,他研究出了烤羊排的手艺,要知道,彼时的烤羊排非此时的烤羊排,对苏老先生而言,能到集市上捡些羊排烤到焦酥,并不是矫情,而是为了果腹,堂堂一大学士,沦落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心酸。幸亏当时的海南土著并不待见羊排,否则,连这个特殊的吃法他

  • T-ONE未来偶像学院引领永川时尚 潮童表演high爆全场

    一场高水平的潮流时装秀,百米亲子潮童红毯秀和炫酷的街舞秀,不仅体现了孩子的综合素质,更展现出他们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精神面貌。6月10日,一场由永川重庆毅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T-ONE未来偶像学院主办的引领永川时尚潮流发布会在永川兴龙湖协信滨湖天地隆重举行。发布会现场精彩节目表演舞台上,来自T-ONE未来偶像学院的小朋友们着装时尚、表情呆萌。凭借着精湛的舞技、酷炫的表演,引得台下观众掌声不断。据了解,T-ONE未来偶像学院,隶属于T-ONEBOX潮流文化产业集团,是一个专注于少儿综合素

  • 被开除的尊严(宋昱慧原创小说)

    被开除的尊严文/宋昱慧贾思慧在A饮品集团是卑微的,卑微的贾思慧早早地来到办公室,重复着每天都要重复的事情,把将近两百平的敞式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同卫生间。自从一年前她大学毕业之后来到A饮品集团总部做内勤开始,公司内部轮流值日的钢铁定律就悄然间土崩瓦解,虽然值日轮流表还是一样醒目地贴在各个部门的隔断上。同事们开始还有一丝礼貌的客套,然后就变得理所当然;再然后,冲咖啡、沏绿茶、收快递、送资料这样的杂务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她的专属,她成了所有人可以随意驱使的廉价杂役,卑微得犹如集团办公大楼里浮动的尘

  • 两岸“马祖大学堂”在连江开课

    “妈祖大学堂”开课仪式上,连江琯头中心小学十番民乐团献上一场十番古乐表演。台海网6月11日讯据福州日报报道9日,2018年海峡两岸“妈祖大学堂”开课典礼在连江县举办。“妈祖大学堂”由福建连江县妈祖文化研究会和马祖天后宫管理委员会共同举办。“妈祖大学堂”活动以“海上丝绸路,两岸妈祖情”为主题,首期开课邀请了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俞建忠以及莆田学院妈祖文化研究院、福建省妈祖文化研究院相关专家讲述妈祖文化及历史渊源。开课仪式上,琯头中心小学十番民乐团献上一场十番古乐表演,这给来自马祖的小学生留

  • 宣化上人:今生眷属 前世因缘

    油画:宣化上人法相40x30cm作者:王圣强每个人的面目不同,其因果也不一样,每个人在往昔生生世世所欠下的债也不同。有些人欠债太多了,到这个世界上来,还也还不了,所谓“债台高筑”,也就是业障之台,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深,债上加债,纠缠不清。这是什么缘故呢?是因为往昔专门放高利贷,借钱给人,利上加利,贪得无餍,自己以为占了便宜,结果是自己吃了亏,业障一天比一天重,终于拔不出腿来了!有的欠人做父亲的债,有的欠人做母亲的债,有的欠人做妻子的债,有的欠人做丈夫的债,有的欠人做儿子的债,有的欠人做女儿

  • 写字丑的人,多数这样握笔!

    见字如面,字如其人。写得一手好字离不开正确的握笔姿势。由于儿时握笔姿势太过随意,一直保持到现在。握笔姿势看似随意,实则影响很大。戳图↓↓错误姿势的各种类型,正确姿势的要点.....写好汉字的第一步,马上练起来!

  • 真漂亮!手机版钢笔字帖《灵飞经》

    天下第一小楷《灵飞经》标准字帖毛笔、钢笔临帖均适用

  • 背诵系列|与您同行,每日背诵一段金刚经:第十五至十六品

    师言:金刚经是成佛之经,功德之经,灭罪之经,降魔之经,超度之经,长寿之经.......持诵金刚经的功德连佛陀也赞叹不尽。在有生之年为吸引更多有缘参加,哪怕只诵读几句偈都有无比殊胜的利益,如何在这个佛法后五百年里以最少的力量获得最佳的效果?那请加入这个伟大的行列一起信解受持金刚经!第十五至十六品经文音频处:《金刚经》第十五至十六品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

  • 米芾大笔一挥,美得如此狂妄!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不端庄、不漂亮更别谈秀气在某些欣赏不来的人看来这些“丑字”如此“混乱”如此“癫狂”就这样一部《吴江舟中诗卷》却美得如此狂妄!作为米芾晚年巅峰力作此作既有中年书风的痛快淋漓又有晚年老道的清古从容枯笔疏行、恣肆随意令人叹为观止《吴江舟中诗》原为朱邦彦所书共44行,五言古诗描述在吴江江上逆风行舟雇请许多工人来牵拉因太吃力,船工“百金尚嫌贱”后来增加工钱终于“一曳如风车”加速前进但船工们“叫嗷如临战”可见与大自然搏战的艰辛晚年米芾正是在这种情境下一字一字,感同身受般地写下了这幅老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