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偷香》全文免费阅读心在流浪

2017/11/30 22:15: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偷香

作者:心在流浪

第七章:意外出现的美丽女人

这是酷暑季节,灵嫂子走在小路上,她的两旁是茂密青绿的玉米杆子。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刚开始的时候,灵嫂子走得很慢,但后面脚步却变得轻快起来,她那样子就像是发现了我一般。

灵嫂子端着盆,盆里装着衣服,她肯定是准备去河边洗衣服的,这次灵嫂子并没有在我们两家人经常洗衣服的路边潭洗涤衣裳,她下到河里后,沿河开始直上。

看着灵嫂子的动作,我心里开始激动起来,灵嫂子这肯定是发现我了啊,她沿河直上肯定是想寻找一个僻静的地点和我好好的玩耍一番。

这条小河说到底就是一条横穿刘家村的小溪,这溪水叮咚,四处可见流水喘喘和清澈见底的小潭。

村东头就我家和灵嫂子家两家人,一般这小溪的上游都是不会来其他人的,我的心里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在这样溪水十八弯的深处,我就是和灵嫂子来个美好的鸳鸯浴也是没有人会发现的。

灵嫂子终于停下来了,她在一流水哗哗的小潭边正在轻卷着罗袖,她蹲下身子,把玉藕般的手臂探进水里,脸上洋溢着迷人的微笑。

阳光和水波交织,那折射的光芒照在灵嫂子的脸上,她就宛如一尊来自天外的女神。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我躲在一巨石之后,咽了咽口水,现在我正在思考着该怎么样出现在灵嫂子的面前,就在这时,灵嫂子将头顶盘着长发的发圈摘掉后,她的头轻轻的摇摆,随后,她头上泼墨般的长发就像流水一样滑落到了她的双肩。

灵嫂子的动作很优雅,很柔美,一时间,我看呆了,就在我出神的时候,灵嫂子突然回头向我招手,她嘴中轻轻的笑着:“小冤家,既然都跟来了,怎么不过来了”

我有些脸红的绕出石头,走向了我朝思暮想的灵嫂子,走到灵嫂子跟前,我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这次尾随灵嫂子过来,心里并没有其它的坏心思,我就是想好好的看看她,和她说说话。

灵嫂子现在看着我,她伸出手用一根手指勾了一下我的下巴,她问我是不是想她了,才会跟踪她来到这里的?

我被灵嫂子妖娆的动作摄走了魂魄,我有些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灵嫂子看着我的样子,她脸上的笑容就如花儿一般绽放开来,之后她小鸟依人似的偎进了我的怀抱。

“小超,灵嫂子也想你,在嫂子心里,你早就成了嫂子真正的爷们了。”灵嫂子在我耳边吐气如兰,我的心都被她温柔的话儿给融化了。

我抱着灵嫂子,吻向了她的红唇,一场温柔在这流水潭边就这样开始了,我和灵嫂子紧紧的拥抱着彼此,我们的心就在彼此的怀里跳动,我们的唇紧紧的吻在一起,就像怎么亲吻都亲吻不够。[全集]《偷香》全文免费阅读心在流浪

我的手在灵嫂子光滑的背上游走着,我想进一步的占有她,但是灵嫂子制止了我的动作,她说:“小超,这样在露天不好,明天我要回娘家去的,晚上,我在三环镇上等你。”

灵嫂子的话让我激动不已,在刘家村,我和灵嫂子的事老是被其他人搅合,这次灵嫂子回娘家的话,我们相约在三环镇总不会再出意外了吧。

虽然不能和灵嫂子在这阳光照射,水波荡漾的潭边真正的缠绵,但是我心中的火热依旧没有熄灭,能和灵嫂子肩并肩,手拉着手在这潭边说话,这乃是一件温馨和浪漫的韵事。

在这流水潭边,灵嫂子告诉我,冲子那天直接拿着杀猪刀去找了三胖子,冲子说的,只要三胖子敢在刘家村乱嚼舌根子,他一刀给三胖子一个透心凉,冲子在刘家村是出了名的狠人,三胖子惧怕冲子,发过毒誓,绝对不会把我和灵嫂子的事说出去的。

灵嫂子还夸我那天真勇敢,她说我在三胖子的虎口下救了她,她直接把我当成了英雄。

说话的时候,灵嫂子靠着我,她的小手还在我的胸口画着圈圈,看着灵嫂子羞答答的模样,我心中涌起了一股冲动,我信誓旦旦的对灵嫂子说只要有我秦超在刘家村,我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我说她需要保护的时候,我绝对会义无反顾的挡在她的身前的。

灵嫂子被我的话感动得红了眼眶,她说我真好,这辈子,她只找我这一个男人,灵嫂子还说在名义上冲子是她的丈夫,但实际上我才是她真正的男人。163女人网

我抱着温软的灵嫂子,我心中满心的欢喜,灵嫂子吸引到了我,和她这样坐在潭边说着情话,我的心中有浓烈的恋爱的感觉。

我一边和灵嫂子说着温柔的情话,手一边在灵嫂子的胸前把玩着,我的裤子撑着帐篷,手上的愉悦通过神经直接传回了我的脑海。

“咳,咳。”

就在我和灵嫂子都在呼吸急促的时候,天杀的,竟然有咳嗽声从我们的身后传了过来。

这一下,我和灵嫂子都吓了个半死,我们急急忙忙的站起了身,我回头,我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劲装的美丽女人。

我艹,柳梅,她怎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美丽的女人叫柳梅,她是刘家村村长柳长旺的女儿,这女人去年刚刚嫁给同村的吴长贵。

吴长贵比我大好几岁,我见他叫他吴哥,我每次见柳梅都叫她梅嫂子。来自163nvren.com

这柳梅,是从小溪深处转出来的,她的腰上挎着一塑料口袋,看她这造型,她好像是进沟子深处采什么东西去了的。

现在我有些脸红的在和柳梅打招呼,我说:“梅嫂子,你进沟子里面干啥去了?今天真巧,我刚刚碰到灵嫂子,现在又碰到了你。”

我这么说话,就是想向柳梅说明,我和灵嫂子也是偶遇的,当然我的心下有些打鼓,我不知道柳梅前面有没有看到我和灵嫂子肩并肩坐在水潭边的场景?

柳梅现在已经来到了我们身前不远,她挺着胸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答道:“没啥事,我就是去沟子里面的王屋山采了点草药,苏灵妹妹,你这是来洗衣服的啊,你洗衣服不到前面的路边潭洗,怎么跑到这深沟子里面来了?”

柳梅的前面的话是对我说的,后面的话是对灵嫂子说的,柳梅话后,灵嫂子尴尬的回答说路边潭的水有点脏,所以进来了这里。

灵嫂子这回答是牵强的,这小溪都是活水不断的流着,路边那潭怎么可能脏。

不过好在的是柳梅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她直接又问我,灵嫂子来洗衣服,我来干什么?

我随口回答柳梅说我也是准备进山采草药的,之后柳梅问我采草药怎么连口袋都不拿?

我尴尬的摸摸头,硬着头皮回答说忘了,我话后,柳梅乐呵呵的点了点头,之后,柳梅说她急着回家熬草药给家里的猪治病后,就走了。

柳梅走后,我和灵嫂子都惶恐不安起来,看柳梅临走时的表情她肯定是怀疑我和灵嫂子了,要是这女人出去乱说的话,我和灵嫂子可就麻烦了,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我和灵嫂子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各自的家。

我和灵嫂子这事真的是好事多磨,我们幽会都幽到深沟子里去了,竟然还能遇到人,这真他妈是一件怪事。163女人网

我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给柳梅打个电话解释一下这事,但是我又担心,我这个时候给柳梅打电话解释,会把事情越描越黑。

第八章:不要再装了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柳梅直接给我打电话来了,电话里,柳梅喊我晚上11点到她家后山的果园子去一下,柳梅让我悄悄的去,别让其他人看见了。

我问柳梅,她要我大晚上的去她家果园子干嘛?柳梅回答我说她要教育,教育我,她说我白天在那水潭边欺负苏灵的事,她全部都看到了。

柳梅的话让我的心都差点蹦到了嗓子眼上,她白天竟然看到了我对灵嫂子动手动脚的事,她喊我大晚上的上她家的果园子,她准备怎么教育我了?

电话里,我准备再问的时候,柳梅直接挂掉了电话,我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给柳梅发着短信,我问她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柳梅在短信里,让我别唧唧歪歪,她说晚上我去了就知道了,柳梅还说我再啰哩啰嗦的话,她就把我和灵嫂子通奸的事给传出去了。

我被吓了个半死,我是做善事给灵嫂子借种的,柳梅竟然给我扣了通奸这样的高帽子,我真的有点戴不起啊。

柳梅家住在村西的最头上,她家的果园就在她家的屋后,晚上10点半的时候,我悄悄的溜出了屋子。

屋外是满天的星斗和圆圆的明月,我踏着小路向柳梅家的果园一路进发。

被柳梅抓住了把柄,她约我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得闯上一闯,一路上,我不断的猜测柳梅要我去她家的果园究竟想干什么?

柳梅这女人在没结婚之前,在村子里的名声不是特别的好,据说这女人曾经在城里的发廊里干过的。

柳梅让我别让其他人看到了,难道她是想对我那样?

我的心里突然开始冒汗,柳梅这女人抓住了我的把柄,她不把我这把柄外扬,反而约我来她家的果园子,她这居心有些不良啊。

柳梅家的果园是一片桃园,这是一个山体斜坡的地带,这个季节正是桃子成熟的季节,所以每晚,柳梅家都有人在山坡上守夜。

在果园的半山腰上有两间古朴的小木屋,木屋内灯火摇曳着,一个苗条的身影正在窗前搔首弄姿。

“梅嫂子,我来了,我可以进来吗?”在那有人的屋子门前,我轻轻的扣响了木门。

我问后,屋内一个妩媚的声音回应着说:“进来吧,嫂子都等你很久了。”

进门后,我就看到了柳梅,今夜柳梅穿的很性感,她那双大长腿在迷你短裙下格外的耀眼,她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她的衣领子很低,低到直接露出了半圆。

“小超,你怎么才来,嫂子都等你半天了。”我进屋后,柳梅扭动着身姿直接向我靠了过来。

在柳梅离我还有1米的时候,她身上的香水味就扑进了我的鼻子,我定了定心神后,我问柳梅,她要我来究竟想要怎么样?

柳梅没有回答我,她直接将她的一只胳膊肘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她柔若无骨的手在同时勾了勾我的下巴。

我被柳梅的动作吓了一跳,我退了一步后,让她不要乱来,我说要是被吴哥看见她这样搭着我的肩膀,可就糟了。

柳梅在我话后,她笑得天花乱坠,她嘴巴里说着:“小色狼,你怕你吴哥,你就不怕你冲子哥吗?就你冲子哥那脾气,要知道你偷他老婆的话,他得直接拧掉你裤裆里的玩意。”

柳梅并不知道冲子不举的事,我肯定也不会告诉她这个天大的秘密,我直接让柳梅不要胡说,我和灵嫂子就是偶然在沟子里遇到的,我让柳梅不要误会,我说我和灵嫂子之间啥事都是没有的。

我话后,柳梅冷笑起来,她说:“小超,你都把手伸到苏灵的衣服里面去了,你还敢说你们是偶然遇到的,你们之间啥事都没有?”

柳梅看到了我稀罕灵嫂子的画面,我知道我再狡辩的话,已然无用,这次我直接告诉柳梅,我和灵嫂子是两情相悦的,我说我希望她不要把这事传出去。

我的话,让柳梅直接笑得捂住了肚子,她嘴里说着:“小坏蛋,苏灵是冲子的老婆,你让冲子当了绿毛乌龟,你竟然还敢说和苏灵是两情相悦的,你猜我把这事告诉冲子了,冲子会怎么对付你?”

柳梅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她的话有明显威胁的意思,我并不担心柳梅把这事泄露了,冲子会怎么对付我,我担心的是冲子的老娘王金花他们怎么对付我。

当下我放低语气,我问柳梅到底要怎么样,才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柳梅在我话后,只见她一转身,她身上穿着的白色衣衫就飘落在了地上,这样一来,柳梅直接露出了里面穿着的性感内衣。

“小超,你看梅嫂子也不比你的灵嫂子差吧,我知道你小崽子成熟了,想女人了,所以经不起苏灵那骚娘们的诱惑,既然你能稀罕苏灵那娘们,你也顺便稀罕,稀罕梅嫂子呗。”

柳梅长得很丰满,现在她欺身向我靠来,她的胸前那是呼之欲出的白茫茫的一片。

我咽了咽口水,我倒退几步后,我说:“梅嫂子,这样不好,我和灵嫂子的事是有原因的,我要和你也这样的话,我就真的成了大色狼了。”

我话后,柳梅一下子就抓住了我,她用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后,她呸了一声,她说狗屁原因,她说我和灵嫂子偷情,就是因为灵嫂子泛滥了,我这小色狼的东东想搞事了。

柳梅说得很粗鲁,我想反驳,却被柳梅打断了,柳梅直接让我别装了,她说她好歹也算是个美女,给我玩我也不吃亏。

柳梅还说了,要是我不稀罕,稀罕她的话,我和灵嫂子的事就会成为刘家村家喻户晓的丑事。

我被柳梅吓住了,当下我问柳梅:“梅嫂子,你为什么一定要欺负小超,你又不缺男人,就吴哥长得那么强壮,难道你还能空虚不成?”

柳梅这次回答我说,男人不能看表面,她说吴长贵虽然长得像座山,但是那方面的能力却不咋地,柳梅还说她好久都没有尝过我这样的小鲜肉了,她今晚就要和我过过瘾。

我是第一次遇到柳梅这么主动和迫不及待的女人,那娘们现在直接在脱着我穿着的T恤,她就那样站着,一只套着丝袜的长腿正野蛮的勾在我的腰上。

“来,好好的稀罕,稀罕梅嫂子,梅嫂子的味道不比你灵嫂子差。”柳梅有些气喘吁吁起来,她的脸变得无比红润。

我没有推开柳梅,我有把柄在她手里,我不敢推啊,现在我是这么想的,柳梅除了骚一点之外,她的样子还是蛮漂亮的,我与其鱼死网破的拒绝柳梅,我还不如从了她,从而保住自己和灵嫂子的名节。

看到我没有反抗,反而顺从的抱住了她的腰,柳梅在我耳边骂着:“小色狼,受不了嫂子的诱惑了吧!”

再接着,柳梅就要我亲她的红唇,她的手则不老实的从我肚子边的裤子口上滑了进去。

柳梅现在惊叹了一声好大,她说她从来没见过我这么强壮的男人,她让我等会一定要好好的让她享受一番。

柳梅亲吻的技艺是一流的,她带动着我,她的檀香舌就如同游蛇一般的灵活。

我心中的火被点燃了,柳梅的个子很高,腰很细,我和她紧紧的贴着,我的心中有了热烈的渴望。

“来吧,我的宝贝,把嫂子抱到床上去,再好好的稀罕嫂子。”柳梅直接把两条腿缠在了我的腰上,她的两只手臂正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

我抱着柳梅一步一步的靠近屋内那张铺着凉席的木板床,我的心中吼着:“妈的,是你这娘们苦苦相逼,然后送货上门,这可就怪不得老子轻浮了。”

第九章:女人的好

人都是有兽性的,柳梅的勾引,无疑已经激发了我最原始的欲望,我抱着她走到木板床前,我猛的松手,之后柳梅就咚的摔在了木板床上。

柳梅被摔在床上后,她娇声的说我好坏,她扭动着她的腰肢,她的眼睛巴眨着,充满了诱惑。

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和柳梅拼了,我扑到床上和柳梅滚在一起后,我们开始疯狂的撕扯起彼此的衣服。

就在我和柳梅兴致勃勃的时候,屋外有人在怒吼着:“柳梅,柳梅,你竟然偷男人,老子这就弄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来人正是吴长贵,吴长贵人还没到屋门前,他的吼叫先传了上来。

不用说,吴长贵肯定是听到柳梅勾人的娇声知道这屋内有男人的,吴长贵乃是刘家村的屠夫,他乃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他一听见他媳妇的浪叫,他就发飙了,不过就因为吴长贵的火爆脾气,反而给我创造了逃跑的时间。

我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裤子后,我就从房间后面的窗子爬了出去,我在屋后一着地,门被踹飞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内,再接着就是吴长贵气急败坏的怒吼声。

吴长贵吼道要干死我,他冲进屋子后,还扇了柳梅的巴掌,我不敢做丝毫的停留,我直接绕过屋子就跑,吴长贵那是蹿出窗子拼了命的追。

一边追,吴长贵一边喊着让我站住,他吼着我有种偷他老婆,难道就不敢让他看看我是哪个王八羔子。

我在斜坡的桃林中狂奔,那是连头都不敢回的,我的手上,腿上被树枝子和树叉子那是不知道戳了多少下,最后我一下不慎,从一斜坡上直接滚了下去,我的脑袋在一棵桃树干子上那是差点撞晕了过去。

也就是这一滚,我甩开了吴长贵,我用尽了吃奶的力奔回了家,坐在房间里,我的心都蹦到了嗓子眼上。

刚刚的一幕真惊险,要是被吴长贵给逮到的话,那厮剁了我的可能都是有的。

现在我很担心柳梅把我供出去,就吴长贵那脾气,他要知道是我和他老婆瞎搞的话,他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梅没有把我供出去,第2天我得到消息,柳梅被吴长贵打了一顿后,嚷嚷着要离婚,已经回娘家去了。

柳梅没有把我供出来,我就高枕无忧了,吴长贵第2天在村子里对很多男人都做过调查,但是他却没有来找过我,我刚刚下学,在很多成年人的眼中还是个孩子,所以没人会把我和偷人的老婆的事联系在一起的。

那天晚上的时候,我去了三环镇,我是专门去赴灵嫂子的约的。

灵嫂子在镇子上的一家宾馆开了一房间,我到的时候,灵嫂子已经洗好了澡。

我走进房间,关好房门后,灵嫂子就跃进了我的怀抱,我抱着灵嫂子,我心里开始蠢蠢欲动了。

我和灵嫂子亲亲抱抱之后,就搂着她滚到了铺着白色床单的席梦思床上。

就在我准备宽衣解带的时候,灵嫂子推住我说:“小冤家,先去洗个澡,嫂子等你。”

事前洗澡,这是个好习惯,在热气腾腾的洗澡间,我一边搓着背,心里一边迫不及待。

在我洗好澡后,灵嫂子斜躺在床上,正脸色晕红的对我轻轻的勾动手指。

我扑了上去,我抱着灵嫂子和她热情的激吻起来,那一晚,没有人再来破坏我和灵嫂子的好事。

在那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我和灵嫂子在乘风破浪......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知道女人的美好,那样的交流,是人世间最美的对话,自那次之后,我终于知道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美丽的女人了,那是因为美丽的女人可以射穿男人的灵魂,当一对相爱的男女真正的融合的时候,可以让彼此幸福至死。

“小超,你真棒,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灵嫂子现在像一只偷腥过后的小猫一样,正缩在我的怀里。

我抚摸着灵嫂子晕红的脸颊,我说:“好,灵嫂子以后就是小超的女人,小超也只允许灵嫂子做小超一个人的女人。”

我说得很认真,我想要将怀里的女人完全的占有,即使是和她只有夫妻之名的冲子,我也不想他再躺在她的身边。

灵嫂子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在我怀里轻轻的点头,她的手抚摸着我结实的胸膛,她说我真爷们,她说她当初要是不嫁给冲子那该多好。

我在灵嫂子话后,身体微微一颤,我低头一看,灵嫂子的眼睛里此刻有落寞和忧伤的神情。

灵嫂子此刻的心情我懂,她和我一样都想永远的和彼此厮守,她不想戴着冲子老婆的那个帽子。

“灵嫂子,要不,你和冲子离婚吧,冲子虽然凶,但是他再凶也凶不过法律,我们走法律途径,和他解除关系。”我在沉思了一会后,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冲子是个不举,灵嫂子完全没有理由一辈子做他名义上的老婆,我想要灵嫂子成为我的老婆,想要一辈子都把她搂在怀里。

我话后,灵嫂子说我的说法可能行不通,她说她了解冲子那个人,冲子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灵嫂子说,她要走法律途径和冲子离婚的话,就必须把冲子不举的事作为证据提交给法院,那样的话,可能会激怒冲子,让他走极端的。

灵嫂子说,冲子只要愤怒了,我和她就连刘家村都是呆不了的。

灵嫂子的话,让我心里猛的一紧,冲子这人真的有点可怕,要把他逼急了,他杀了我和灵嫂子的可能都是有的。

我也想和灵嫂子远走他乡,双宿双飞,但是我们的家都在这里,我们的家人都在这里,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回来的。

“小超,你别难过,这事我们慢慢想办法,至少现在灵嫂子是你的老婆,现在老婆就要老公好好的爱她。”

看到我有些垂头丧气,灵嫂子把红红的嘴唇凑到我的耳边娇声的说着,她的人也瞬时坐在了我的腿上。

第十章:灵嫂子怀孕了

三环镇的宾馆之内,我无休止的爱着灵嫂子,那一夜,我们都没有睡,我们一直在用灵魂拥抱着对方。

在第2天,我和灵嫂子离开那房间的时候,那床单都是湿答答的,另外在那白色的床单上有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

灵嫂子是个完整的大美人,昨夜的第一次我就曾感觉到穿透她时,那薄薄的格挡。

那一夜是完美的,灵嫂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那夜之后,我和灵嫂子回到刘家村后,隔三差五的,我们就会找机会在一起缠绵。

我们缠绵的地方有玉米地,有小树林,最刺激的是,我和灵嫂子还去那小溪的深处,站在水潭里一起享受过刺激。

这段时间,我和灵嫂子的运气很不错,没有一个人抓到过我们的把柄。

这是一个月后,我和灵嫂子这天又找到机会在我家屋后的小树林里私会了,灵嫂子手扶着一棵小树和我玩着刺激,在完事后,我们一起坐在了树下休息。

灵嫂子靠在我的怀里,她告诉我,这个月,她的例假没来,她说她可能是怀孕了。

灵嫂子的话让我又惊喜又担心,我惊喜灵嫂子终于怀上了,我们在一起这么的努力,就是为了让灵嫂子怀上宝宝。

我担心的是,灵嫂子怀上孩子了,冲子会不会继续让她做我的女人,冲子那货会不会过河就拆桥?

灵嫂子是真的怀孕了,在我和幽会过后的第2天,她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证实了这事。

确定怀孕后,灵嫂子并没有立时把这一消息告诉冲子,她心里有和我同样的担心。

3个月后,灵嫂子的肚子开始慢慢的大了起来,这个时候,纸终于包不住火了。

冲子和刘家村的人现在都得知了灵嫂子怀孕的事,一时间,很多人都来冲子家给冲子道喜。

这是个阴沉沉的天,天上没有太阳也没有下雨,这天冲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冲子让我去一下村口那个废弃的砖厂,他说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得把他的承诺给我兑现了。

冲子说的忙,就是让灵嫂子怀孕的事,他的承诺就是灵嫂子当初说的5万块钱的事。

接到冲子这电话,我心里很激动,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和灵嫂子偷偷摸摸的像恋爱一样的玩耍,我都把5万块钱的事给忘了,现在冲子打来这个电话,就像一个突然掉下来的馅饼。

冲子和我约定的时间,在晚上9点钟,冲子说大白天的我们见面怕被别人发现,他说晚上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对冲子的话,我没有异议,冲子这人好面子的很,他一直都很怕他不行的事让外人知道,他给我钱感谢我让他老婆怀孕,他小心谨慎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晚上,天上的乌云散去了一些,一个弯弯的带毛的月亮在云层间穿梭着,我赶到村口那废弃的砖厂时,冲子正在一砖窑子前等我。

看到我,冲子说了声“来了”之后,他就给我发了一支烟。

我接过冲子的烟后,冲子喊我在一堆砖前坐,他说他想和我谈谈心。

冲子很高,他的身体也很壮实,他的脸上还有一条刀疤,在小时候,我就很怕冲子,现在玩了他老婆,又来找他拿钱,我这心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安宁。

看到我没坐,冲子说了,让我放心,他说钱他已经带来了,他就是有些心里话想要和我说。

冲子说话的时候,从怀里直接掏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口袋,他拍了拍那口袋,意思钱就在那口袋之内。

我咽了咽口水,雄着胆子在冲子身边坐了下来,看冲子这意思,我不坐下,他就没打算给钱。

现在我心里有些懵,冲子有什么心里话要对我说了?

冲子给我说的心里话,是关于他和灵嫂子的,冲子说他第一眼见到灵嫂子的时候,他就爱上了灵嫂子,为了娶灵嫂子,他给了灵嫂子家12万的彩礼钱。

在我们这边娶媳妇彩礼钱一般就给6万,冲子给的这彩礼钱是普通人给的1倍,冲子这厮娶灵嫂子的时候,他就是个不举,他花这么大的价钱,他娶一个根本用不了的女人做什么了?

我的心里现在认为冲子有病,黑夜中,冲子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他告诉我,他虽然废了不是男人了,但是他心里的情感却是在的。

冲子说,他见到灵嫂子的第一眼,他就确定他要这个女人,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要。

冲子还说,其实有没有小孩,他都无所谓,他之所以同意让灵嫂子找我借种,是因为灵嫂子想要孩子,冲子希望有个孩子后,灵嫂子能安下心来,做他的老婆。

我的心里现在有不好的预感,冲子这人思想明显有点变态,他不举,办不了事,他却希望女人跟着他安心的做他的老婆,他自己没有了男性的冲动,他也忽略了女性的冲动。

我从冲子的字里行间中,我捕捉到借种成功后,冲子很可能会杜绝我和灵嫂子的来往,这样的事我无法接受。

当下,我鼓起勇气对冲子说了,钱我可以不要,但是我是真心喜欢灵嫂子的,我希望冲子可以成全我们,不要杜绝我们的来往。

我这要求出口后,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了,我竟然说我真心喜欢别人的老婆,还要别人同意我和他老婆在一起。

我认为冲子不可能答应我,但令我想不到是,冲子竟然答应了我,他说只要灵嫂子不和他离婚,他就让我和灵嫂子在私下来往,冲子还上道子的说,女人嘛,都是有需要的。

当时,我被冲子感动到了,因为冲子不但答应了我的要求,他还坚持要把5万块钱给我,他说以后,我和他以及灵嫂子就是一家人了,他老婆就是我老婆。

我社会经验不足,当时我并没有捕捉到冲子身上的不对,我接过钱,心中狂喜的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

因为冲子在我转身后,他从我背后,一砖头直接砸在了我的头上,血哗哗的从我头上就往外冒,我脑子一闷,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

第十一章:狰狞的人

我被冲子偷袭后,我挣扎的转过身形,我口里大吼着:“冲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砸我?”

冲子是用手里的砖头回答我的话的,他砰砰两下连续砸中了我的额头。

我倒在了地上,血从我的头上涌向了地面,撕裂般的疼痛在我的头上蔓延开来。

“我不是要砸你,我是要杀你,想要和我的女人永远的在一起,你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我倒下后,冲子在冷冷的说着。

冲子的语气很冷,很静,他这样的表现说明他早就对我动了杀心。

我仰面倒在地上,我的头顶正是那长毛的弯月,“月黑风高杀人夜”,此刻我想起了这句话。

“冲,冲子哥,你不要杀我,我给灵嫂子借种乃是帮了你们,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了,只要你放了我,我答应你,不再和灵嫂子来往了。”

我在地上挣扎着,心中的求生欲望,迫使我向冲子求饶着。

冲子站在我的身前,冷冷的看着我,他对我说太晚了,他说我给灵嫂子借种的事,只有我成为一个死人了,才能永远的守住这个秘密。

说完,冲子蹲下身子,又扬起了手里的砖头,冲子的眼神很冷,杀气四溢。

我对冲子叫着,他不举,灵嫂子找我借种的事,三胖子也知道,我让冲子不要冲动,杀人是要偿命的。

冲子冷冷的回答我,他说我死了,三胖子很快就会去陪我的,说完,冲子手里的家伙直接朝我头上落了下来。

此刻,我才知道冲子比他表面上还要可怕很多,他的意思是杀了我之后,他还要杀了三胖子,难怪灵嫂子那么怕他,他竟然是这样变态的恶魔。

我头上又挨了两下后,我的眼睛开始冒金星,我的脑子巨疼着乱成了一锅粥。

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昏厥了,我也知道我今晚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冲子冷笑着,他的脸色很狰狞,他扬手落手,丝毫没有手软。

我彻底的晕了,我闭上了眼睛,脑子也开始失去了意识,就在我闭眼的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一道光,那光刺眼而明亮。

那一晚,我没有被冲子打死,就在我被冲子打晕的时候,这废弃的砖厂有人经过了,那道光正是那人打着的手电筒。

救我的人是柳梅,冲子正在行凶的时候,她正好经过。

当时柳梅是远远的晃动电筒的,所以冲子并不知道就她一个女人,冲子杀人心虚,在看到柳梅的手电筒后,他就转身逃跑了,我也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现在我就躺在柳梅家的客房床上,柳梅正在给我擦拭着头上的伤口。

我睁开眼后,柳梅捂着自己的心脏说:“小超,你总算醒了,你吓死梅嫂子了。”

我现在虽然醒了,但是脑子依然是懵的,我有气无力的向柳梅道谢,我说要不是她,我这次就死定了。

柳梅则问我是谁要杀我?她说她只看到了那人的背影。

我没有告诉柳梅要杀我的人就是冲子,我支支吾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倒是柳梅聪明,她直接问我是不是冲子要杀我,看到我没有反驳,柳梅断言要杀我的人肯定是冲子,柳梅还把冲子的杀人动机都说了,她说肯定是我偷冲子老婆的事被冲子知道了,所以冲子才会下这样的手的。

我不想把这事闹大,我当时求柳梅不要把这事说出去,我说只要她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会报答她的。

柳梅在我话后笑了,她直接把手按在了我的肚子上,她说行,只要我报答她,她就帮我保守秘密。

柳梅的笑坏坏的,她穿着丝袜短裙,在床前晃动,特别的耀眼。

我顿时猜到柳梅要干啥了,我吓得猛的坐了起来,我让柳梅不要乱来,我说我胆子小,心里承受不住。

和灵嫂子扯上关系,导致冲子想要我的性命,我要再和柳梅有一腿的话,吴长贵那暴脾气拿了杀猪刀,我小命肯定危矣。

“放心吧,我的小闷骚,吴长贵不在家,他去城里了,明天才会回来。”柳梅仿佛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现在她在轻轻的笑着,她把她的身子直接向我靠了一靠。

柳梅穿着的衣领子很低,她胸前白茫茫的一片,她这样一低身子,我顿时看清楚柳梅今天没戴那个。

我现在还在头昏眼花,我哪里有心情和柳梅搞暧昧,当下我说了,吴哥不在家也不行,我说我现在眼睛都是花的,那里更是不举,我说就是我想干点啥,我也干不了啊。

我的话,让柳梅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柳梅说是她太着急了,她说等我伤好了,她再找我玩耍。

我嘴巴上敷衍柳梅说行,只要她现在不要强行的上我,我这悬着的小心脏就算是落下了。

柳梅虽然风骚一点,但是她的心却很细,而且她很会照顾人,我头上有5个被砸伤的伤口,柳梅一一给我消了毒,还给我抹上了药膏。

第2天一早,我就离开了柳梅家,我没有回自己家,我直接去了三环镇,我在三环镇上的一旅馆,直接开了一间房躲了起来,现在我不敢回家啊,我这头上都是伤,我怎么向我爸妈解释了。

而且我不敢继续呆在刘家村了,我害怕冲子那亡命之徒又找机会杀我,被冲子那样的亡命之徒惦记着,我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会弄丢的。

我给我爸妈打电话说,我去同学家串门去了,得好几天才能回去,我让他们不要担心我。

之后,我在三环镇的一诊所里面把头上的伤口做了一个正规的包扎。

3天后,我头上的伤开始慢慢的有所好转了,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的钱不多了,一时间,我着急起来,好在这个时候,我一同学找我联络感情。

我那同学在县城一网吧内干网管,一月2000多块钱,他那边正好缺人。

我去我同学上班那网吧干起了收银员,这样一干就是大半个月,这天,我刚好下班回到宿舍,我接到了我爸给我打来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我爸告诉我刘家村出大事了,而且还是天大的事。

第十二章:幸福就在前方

我爸在电话里告诉我的事是冲子死了,自杀死的。

听到冲子自杀的消息,我的内心立刻一阵狂喜,冲子死了,就没有人要杀我了,冲子死了,灵嫂子就是我的了。

但是接下来,我爸告诉我的消息就让我吐血了,我爸告诉我,冲子自杀,是因为他妈王金花发现了他不举的事。

据说是一张医院的检查报告让王金花发现这秘密的,发现这秘密后,王金花他们那是强拽着冲子到医院做了专业的检查。

冲子是不举,他根本不可能让灵嫂子怀上孩子,王金花他们把刘家村都差点吵翻了过来,他们逼着灵嫂子,要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哪个野男人的。

王金花他们这样一闹,整个刘家村都知道冲子是个不举,老婆怀的是别人孩子的事了,冲子是个视面子如性命的人,在昨天晚上,他和他一哥们酒喝醉了之后,直接想不开喝了一瓶农药。

白酒加农药是无解的,冲子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嗝屁了,冲子死不足惜,但是他的死却害苦了灵嫂子。

现在王金花他们把刘家村都快要蹦跨了,他们嚷嚷着要揪出奸夫,然后将奸夫和灵嫂子一起沉进池塘,为他们的儿子报仇雪恨。

人在愤怒的时候,都是没有理智的,接到我爸的电话后,我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刘家村。

回到村里,经过打听后,我得知灵嫂子现在已经被王金花他们囚禁起来了。

据我爸妈说的,王金花他们对灵嫂子那是百般虐待,他们为的就是要灵嫂子供出让她怀了孩子的那个男人。

我虽然没有见到灵嫂子,但是我也知道灵嫂子遭了天大的罪。

回村的那天晚上,我就去了灵嫂子的家,当时灵嫂子家里那是锣声震天,有道士正在为冲子那死鬼做着法事。

在我们村有这样的规矩,那就是一家死人,亲朋好友都要到死人的人家守夜。

我在灵嫂子家门口正好撞到了王金花,我硬着头皮叫了她一声王婶之后,王金花拉着我的手向我哭诉起来。

王金花老泪纵横,她说我上过高中,是个明事理,有文化的人,她说这次灵嫂子和那奸夫害死了她儿子,她问我她该不该要灵嫂子和那奸夫血债血偿?

王金花的话把我吓了一跳,我刚开始以为王金花锁定了我的身份,但是马上我就知道不是那样的,这老太婆真的是在向我咨询。

当下我定了定神,我对王金花说:“王婶,什么事都得讲究一个理字,草菅人命,肯定是要挨枪子的,就算揪出了那人,也要依法解决这事。”

我这话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只要王金花听了我的话,那么灵嫂子也就安全了,灵嫂子是找我借种了,但是那并不违法,还有,冲子是自己想不开喝了农药的,那关灵嫂子一个毛事。

“妈的个比,那贱人害死了老娘的儿子,老娘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还有那奸夫,老娘只要揪出了他,老娘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定要折了那奸夫的狗腿,老娘还要打掉那贱人肚子里面的野种,而且要当着那奸夫的面打。”

王金花在我话后咆哮着,她的脸上有狰狞的表情。

看着王金花的模样,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我不敢再多说什么,我害怕惹起王金花的怀疑。

我不说什么,王金花那是越说越起劲,她说的话都是要把我和灵嫂子怎么怎样的狠话,我敷衍着和王金花说着,我的手心里那是直接涌出了冷汗。

那一夜,我一直都呆在灵嫂子家,我得想办法找到灵嫂子被囚禁的地方,那样我才能想办法将她救出来。

夜愈来愈深了,灵嫂子家的堂屋内,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正在那里停放着,道士们跳来跳去,嘴中唱着超度亡魂的调子。

经过半夜的摸索,我找到了王金花他们囚禁灵嫂子的房间,那房间在房子的最东头,那房间的门上挂着一把黑漆漆的大锁。

我在下半夜所有人都开始犯困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溜到了那房间的后面。

那房间后面的玻璃窗上有窗帘格挡着,那后门上赫然也挂着一把黑漆漆的大锁,我轻轻的扣响了那房间后面的玻璃窗,不多久,那房间内有小声的询问发了出来:“谁,是谁?”

声音正是灵嫂子的,我把嘴巴凑到玻璃窗前轻轻的说着:“是我,秦超。”

知道是我后,灵嫂子拉开窗帘,打开了玻璃窗。

大半个月不见,灵嫂子消瘦了一大圈,现在已是初冬时节,灵嫂子的身上依然穿着单薄的秋装。

看到我,灵嫂子的眼泪从眼眶中一滚就滚了出来,她红着眼对我说:“小超,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灵嫂子的样子很可怜,她的脸上有几道淤青,她身上穿着的白色衣衫上有破裂的印迹,不用说那肯定是人用鞭子抽的。

隔着窗户上的铁栏杆,我和灵嫂子紧紧的把手握在了一起,我的心中现在都是心痛,我心痛我的女人受尽了折磨。

“小超,你救救我,王金花他们说了,要是冲子丧事后,我还不把你供出来的话,他们就要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灵嫂子轻声的哭泣着,她的脸上有恐惧的神色。

我点头,我说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王金花他们伤害她的,我说我这就带着她走,然后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我说我们一家三口要永远的在一起,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

灵嫂子哭着连连的点头,她说她愿意跟着我一起走,只要我们一家3口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她再无他求。

这是我的希望,也是灵嫂子的希望,只要今夜我救了她,我们就会远走他乡,我们的爱情就会在他乡繁盛,我们的孩子也就会出生,他就会叫我们爸爸,妈妈,然后踏着短小的步子跟随着我们的脚步。

我在这屋后,找到了一块石头,我举着石头对准了那后门上的铁锁,只要我砸开这锁,我就可以救出我心爱的女人,我咬着牙就要去砸锁,但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拉住了我。

偷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偷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 心有余悸)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心有余悸)小说名称: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9章心有余悸它们容貌血肉模糊,看起来就像两具冷藏过的女尸,解冻后血液跟冰水流下……头顶那只横着爬到我侧面,泛着恶臭的舌头拴得我脖子越来越紧,那粘稠的湿冷,让我有种被它舌头钻进喉咙里的恶心。“嘻嘻嘻嘻……林如意……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去投胎了……死吧……林如意……”它空灵的声音尖锐在侧面响起,刺痛我耳膜……我想挣脱它们的,可身体的力气一点点被它们消弱,喉咙被掐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渐渐地,让我产生高原反应,呼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孙管家说你昨晚有应酬,一定喝了不少酒,所以等你的时候顺便给你熬了点粥。”原本想要表明自己并非是因为有求于他才卖个乖,不过想到拿户口本这件事,还真不是件小事……“现在才七点左右,你这一路开过来少则半个小时,起那么早,不怕被早起的虫子吃啊?”凌雪峰坐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平日里,凌雪峰总是一副长辈般的严肃脸,这会儿竟然变得幽默起来,实在有异于平常。“大哥,你先把粥喝了吧。”

  • 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9章(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

    原标题: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19章(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小说:蜜夜承欢:兽性总裁万万睡019:这里的女人都是你的情敌“你这个女人就只会惹麻烦。”徐之墨冷漠的视线落在季小黎的身上扫了一眼,随后她漠然开口,回答季小黎的话。她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人,那不是一句谢谢就解决得了的。季小黎的眸光暗了暗,心中自然清楚徐之墨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件事情就连季小黎自己都在自责,或许她真的就只会惹麻烦而已。但是在那之前,刘心蜜找上自己的时候,还不是因为徐之墨?刘心蜜说,会场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你我的

  • 君主的神秘私宠19章(第19章 自杀)

    原标题:君主的神秘私宠19章(第19章自杀)小说:君主的神秘私宠第19章自杀君夜寒正享受无边征服的快感和美妙,突然感觉到怀里女人的身体慢慢软了。他惊得猝然抬头,才发现自己抢走了女人太多的呼吸,她都要憋死了。君夜寒抬头,小五的呼吸得到自由,双手无意识的抵着君夜寒的胸口,大口呼吸。小脸憋得通红,红的好像桃花一样水嫩妩媚。君夜寒上一次的暴虐,只是盛怒之下的发泄,并没有真正去细细品尝这女人的滋味。这一次,他不会放过。小五被迫在君夜寒的身下承欢,每次都以为这次之后他会放过自己。可是每次的结束都不过是下一次

  • 神秘老公,慢点撩19章(第19章 更无情一点?)

    原标题:神秘老公,慢点撩19章(第19章更无情一点?)小说名:神秘老公,慢点撩第19章更无情一点?季小白一整天都浑浑噩噩。张暇悄悄过来找她,说李小婉在她坠海失踪之后是怎样嚣张的,季小白听罢只是笑笑,“我们本来就没交情。”一句话就打发了张暇,但又招来了李小婉,李小婉兴师问罪,问她是什么意思?“我说的是实话。”季小白错开眼神,不愿意看李小婉,只要一看到李小婉,她就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是怎样在徐战骁身下承欢的。“季小白!你这个人就是没心没肺!亏我还因为你坠海伤心那么久!”李小婉突然哭了,“我们再没有交情至

  • 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9章(第十九章 干体力的是我)

    原标题: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19章(第十九章干体力的是我)书名:染爱成瘾:总裁的蜜制甜心第十九章干体力的是我曾经想要躲得远远的,却发现,彼此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近。越是这样,赵素瑶的心越是慌乱。整整一个上午,赵素瑶始终处于紧张的状态中。一想到昨晚和霍亦宸脱光光同床共枕,还不清楚有没发生过什么,赵素瑶便有种落荒而逃的想法。咬着笔尖,耷拉着脑袋,赵素瑶郁闷地喃喃自语:“霍少是赵美意的准未婚夫啊,要是让她知道我和霍少……啊,要死了……”赵素瑶不停地抓狂,双手使劲地抓着头发,使劲地揪着。“注意形象。”低

  • 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 被砸场了)

    原标题: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19章(019章被砸场了)书名:天价宠妻之权少太凶猛019章被砸场了刚吃完午餐后,权以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听电话的他,脸色有点凝重,过了一会,他放下了电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们走吧!”看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冷初月知道他有正事去办,她“善解人意”地说道:“你有事先去忙,我可以自己回去!”权以熙低下头,看向冷初月的一脸的浅笑,他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有你在身边我才不会无聊。”说完以后,看到她脸上僵硬的笑容,他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她现在不想待在他的身边

  • 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 我们打赌吧)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19章(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第十九章我们打赌吧洛冰连续的推了两次也没能推开车门,她停下动作,转而回神望向云若汐。两人视线交汇,云若汐狭长的凤眸拉长了眼尾促狭的笑意,“不用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底想做什么?”洛冰的语气冷沉下来。云若汐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白皙娇嫩的脸写上了决然的神色,“我想赌一把。”“赌?”洛冰皱眉。“赌他到底是爱你还是爱我!怎么样,洛冰,你敢吗?”云若汐握紧方向盘。洛冰不可思议的望着云若汐的侧颜。云若汐的红唇一张一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 不按常理出牌)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9章(019不按常理出牌)小说书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9不按常理出牌想到这,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她迈出步伐,高贵优雅的往外走去。一见到洛小安,她脸上的笑变得亲和关切:“小安,你回来了?有没有受伤?”“伯母这是巴不得我受伤?”洛小安挑了挑眉,不悦的打量她。这是她的伯母陶雅心,表面总是一副和和善善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更是对她好极了,落不得丝毫的把柄。京城的人都夸她心善,简直是后妈的好榜样。可只有洛小安知道,即使是给她送的燕窝鱼翅,也是她们吃过的残渣来熬的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9章(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九章叶先生,请享用“那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jina连忙狗腿的问道,之前让沐小蛮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办事就是秦影授的意,现在事情没如期办好,秦影自然是不会罢休的。坐回总裁椅上,秦影看着电脑上jina刚刚传上去的照片,是沐小蛮的比基尼照。嘉影娱乐在和每一个演员签约后,都会借着庆祝的名义,由经纪人带着新签约的几个或十几个女演员出去游玩一下,顺便去沙滩或者温泉洗洗澡。而这期间一直有嘉影娱乐的人在偷拍,当然这些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