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坑爹儿子鬼医娘亲》之第五章 她儿子呢?【5】

2017/11/29 2:27: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第五章 她儿子呢?

南南一路颠簸,却睡得无知无觉的。小说《坑爹儿子鬼医娘亲》之第五章 她儿子呢?【5】

等到他再次醒来之时,已经置身于一间带着清冷之气的房间里面,周边半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是那个白衣男子了。

南南嗖嗖嗖的几下便爬了起来,掀开被子一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完整整的,立刻暗暗的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还好,清白是保住了,不然都没脸去见江东父老了。”

“噗……”窗外立刻传来忍俊不禁的笑声,南南心中一凛,二话不说当场又翻身躺回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给裹好了,闭着眼睛嚷了一声,“我睡了。”

窗外的人愣了一下,随即撑着窗台一个翻身,人已经稳稳的站在了房间里面。

他笑着看向床上的那一小团,嘴角的笑意却变得越来越大,一步一步的朝着床边走来,“你就是莫弦带回来的那个小娃娃?”

南南很用力的闭着眼睛,什么话都不说。

娘亲说了,身处陌生的地方一定要审时度势,要先摸清楚这里的环境才能有所动作,不能随随便便的和陌生人说话。

其实他倒是觉得,主要是他长得太可爱太萌太让人心动了,肯定有很多坏人想将他拐去卖的。163女人网

所以现在——装死,装死。

男人见他依旧一动不动的,对他更加有兴趣了。便又走上前几步,直接坐在了他躺着的那张床沿边,继续笑,“喂,小家伙,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南南闭着眼睛,那双又长又黑的睫毛却是一颤一颤的,尤其是听到吃东西,小小的喉咙忍不住便滚了滚,口水也开始泛滥了起来。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听说,莫弦身上的毒是你下的?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莫弦下毒,他得罪你了?”

南南压根就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话,他就是觉得,他好想吃东西,好想吃东西,好想吃东西。

“小家伙,你现在可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吃的住的可都是我们的。呐,哥哥好心告诉你,要是你把莫弦身上的毒给解开了呢,哥哥就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好啊好啊好啊,南南的眼睛已经有些闭不上了,心里开始欢呼呐喊,恨不得扑上去抓着说话的男子不撒手。

“小家伙,我这边的食物都很好吃的,尤其是那香脆酥鸡,所有的人都赞不绝口的,保准你……”

男子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敲门声,他的声音一顿,扬声对着门外问,“什么事?”

“沈爷,主子找您。小说《坑爹儿子鬼医娘亲》之第五章 她儿子呢?【5】

“……”男子微微愣了一下,又把视线投放到床上的南南身上,顿了半晌,这才起身道,“我知道了,走吧。”

说罢,没再和南南说一句话,衣摆一撩,已是起身走出了门外。

直至房门的声音打开又阖上,门外的脚步声一前一后的渐渐远了。南南才傻眼的坐了起来,这个什么沈爷的怎么能这样?他都刚想答应他来着,怎么就能不交代一声就走了呢?

最起码,最起码也告诉他,那什么香脆酥鸡的到底在什么地方呐,他的口水哟。

南南用力的抹了一下嘴巴,一把便将被子给掀开了。扭过头见自己的包包就放在床边,便想也不想的拿过来背了起来。

算了,娘亲说人要自食其力,他还是自己去找香脆酥**。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南南探头探脑的打开房门,见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当场眉心便奇怪的拧了起来。这个地方……恩,有种很神秘的感觉,对,很神秘的样子。就是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什么什么主子是什么人,要是娘亲……

南南的脚步倏地一顿,对啊,他把娘亲给忘记了。

完了,娘亲现在一定在到处找他,他要尽快回去……

可是,香脆酥鸡怎么办?

娘亲?香脆酥鸡?娘亲?香脆酥鸡?到底哪个重要一点呢?

南南叹了一口气,开始愁眉苦脸的蹲在了地上,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直至一道若有似无的香味慢慢的从他鼻尖底下飘过,他当场眼睛便亮了,什么娘亲,什么香脆酥鸡,全部被他给抛到了脑后,吸了吸鼻子,二话不说顺着那道香味走了过去。

至于此时此刻被他抛到脑后的人,这会儿,还藏在于作临房间的屏风后面,默默的听着他和手下的交谈声。

脑子里也渐渐的有了些注意,直至夜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于作临才起身,随同手下一起出了房门,似乎是要去用晚膳了。网站163nvren.com

玉清落眸子微微的眯起,又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客房,快速的下了楼。

天满楼的楼下已经高朋满座,几乎全部都是人。

她的视线在下面扫视了一圈,没见到于作临两人,便知道他并没有在这边吃饭的打算。当场便加快脚步,匆匆的出了大门,往街上看去。

果不其然,没多大一会儿,便看到了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玉清落在这江城已经住了大半个月了,街道暗巷要比于作临熟悉许多。此时身影一闪,已经快步走入了其中一条巷子,抄近路走到于作临的前面去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见距离自己还有二三十米距离的那两人,玉清落迅速蹲下身,往墙角跟坐着的乞丐碗里扔了几枚铜板,笑道,“帮个忙。”

那乞丐一见有钱,眼睛便亮了起来,也压着声音低声道,“小姐请说。”

“待会等那两个人走近了,你透露个信息给他,就说五日后,鬼医会在江城南郊的福隆客栈里面救济病人,名额只限五十名,先到先得。”

于作临不是要找她吗?不是两日后找不到她就回去吗?

那她就多拖着他一些时日,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耐心。

乞丐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样子不像是江城人,当下便嘿嘿直笑,用力的点了点头,“好好,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办的妥妥的。”

玉清落笑眯眯的点点头,站起身后又朝着那两人看了一眼,这才心情愉悦的转身离开往他儿子所在的酒楼走去。

然而她刚一踏入门内,便见先前还乱哄哄的酒楼,此刻已经冷清下来,店内一个客人都没有,只剩下掌柜的和伙计正在收拾座椅。

玉清落眉心一拧,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抬头往房梁上一看,哪里还有她儿子的半个身影?

靠,她儿子呢?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爱过一场兵荒马乱8章

    原标题:爱过一场兵荒马乱8章小说名字: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房间里果真有女人!“旭,你果真把她的孩子做了?”。女人兴奋的声音与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声是一个人。这声音我觉得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是,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何旭的语气很温柔,很讨好,同先前拿掉我孩子时与我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又蠢又失败,明明在书房里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可我又实在觉得荒唐,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我眼瞎是真的,我若不

  • 红妆余毒:栀子香8章

    原标题:红妆余毒:栀子香8章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8章一个人等死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血已经干了,血痂糊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挠了挠,碰触到额头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差点再度晕过去。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拿了十万支票的张兰此刻早已不知所踪。我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把衣柜和桌上的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我看着这一切,不由冷笑出声。十万块,张兰就连夜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死。看着这一幕,我突然很想哭,但走进卫生间,看着自己跟鬼魅

  • 亿万婚约8章

    原标题:亿万婚约8章小说名字:亿万婚约第八章你没得选萧楠夜脸色铁青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用自己来交/换,我看你这交易做的挺熟练的吗!”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厌恶,他打心底里瞧不起她,他,不愿意出手救她。苏沫害怕极了,见他要起身,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唇印上他的,含泪的眼一刻不敢松懈的看着他。求你,救救我!被吻住的那一瞬,萧楠夜并非没有反应,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烦躁。感受到那具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手按在他肩上,却始终没办法将她推开。身体失重,苏沫吓得尖叫一声,狼狈的被他打横抱起,男

  • 军长的宠爱小娇妻8章

    原标题:军长的宠爱小娇妻8章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第二更了哦,求红票票,求评论求收藏!)听到‘欧以轩’三个字,夏凝傻了眼!易大军长想干什么?!“欧主编,我是易云睿,给电话你是帮小凝请几天假……”易云睿顿了顿:“小凝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多谢关心。”易云睿话毕,未等那头说话,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凝目瞪口呆,易大军长亲自帮她请假?!慢着,易云睿说的是请几天假……那么这几天……夏凝脸上一红!回到雅思山庄,易云睿换下一身正规军服,穿上了军绿色的休闲服。与正规军装不同的是,这身休闲服,让他

  • 前妻不要逃8章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8章小说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八章小心凌菲儿!“那个,我有话要说。”冷清溪径直走到慕寻城面前,男人皱了皱眉头。冷清溪知道他们是两看相厌,所以也就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上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有出过慕家的院子,但是你总不能软禁我一辈子吧,现在我要去找工作了。”“找工作?怎么你嫌慕家给你的零用钱太少?”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沉,才过门没几天就想着用这种方法提高自己的零用钱。冷清溪这才想起,她过门的时候,慕家的管家确实给了她一张卡,并说是自己的零用钱,只是当时自己烦

  • 借我一双慧眼8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8章小说名字:借我一双慧眼第8章事情远非如此简单朱建华还是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他以为从程丽对他的态度和两人的关系来看,离婚肯定不是难事。所以,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和程丽说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程丽会断然拒绝。“不行,你现在和我谈离婚是违反国家婚姻法的,我不同意。”“违反婚姻法?”朱建华有点摸不着头脑。“你好好去看看婚姻法,再来跟我谈离婚。”程丽满口的不屑与轻慢,穿上外套,拎了包,头也不回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把朱建华一个人扔在房间里发呆。程丽不是不想和朱建华离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8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8章小说名: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08章炙热的血被搀扶出手术室的女孩,扑在男孩的怀里大声痛哭。云晴也想此刻有个人来安慰,护士为她引路,躺在床上,她的平静看在萧诺的眼里。是信任!那个护士好像是个学表演的大学生,云晴还没反应过来,那护士就进入了表演状态。情绪激动地恨不能砸了手术室,也让配合演戏的萧诺慌了神,差点没跟上表演的节奏。“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小护士的演技担当,把看戏的云晴带入了角色。拿起手术刀,云晴就要在脸上划烂,可能是太过入戏,不自觉的有感而发。幸好萧诺出手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章小说名称:所有爱情都不如你8.爱到就算要死也不肯放手宋瑶无心理会旁人的议论,逃避性的往角落里缩了缩。这些话,从小到大听得太多了,连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可怜,那才是最大的悲哀。“她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厉总居然还要把孩子给打掉!”“对啊!他们这么有钱人都这么狠心的吗?”孩子?!宋瑶倏地惊醒,“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孩子!开门,给我把门打开!”她扑过去把双手拍得通红,可是门外的人低呼一声就跑了,竟然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什么孩子?宋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拼命的拍打着房门,叫嚷着

  • 我在时光里等你8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8章小说名字:我在时光里等你第8章别装了有人打开了门,一阵冷风席卷而入,吹得她后脖子凉飕飕的。谁来了,来干什么,她都没有兴趣。“你怎么样了?”是辰亦铭的声音。换做是以前,听到他这么问,她估计会高兴很久。可是现在她头也不回,就这么背对着他躺着。“涵韵病得很重,她需要一颗肾。”语气很平淡,就像他对餐厅点餐说,要一条鱼的轻巧。她终于吭声了:“你不是神通广大吗?找我说做什么?”“只有你和她的血型是一样的,”依旧轻描淡写的口气,“只要你同意,我会支付你医疗的全部费用。”“辰亦铭,你到

  • 放下爱情放下你8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8章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8章可疑的人顾泽言紧紧捏着那个文件夹,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些林氏最近投标的项目,大多项目顾氏也都有投。这是林氏惯用的手段,只要是顾氏看上的他必定要争抢,顾泽言早已见怪不怪,随便翻阅了几眼。视线停在最后一页,是林氏继承人林子豪在夜总会的监控录音,一些重点对话被助理记录了下来。前几句大约是在说林氏看不惯顾氏产业垄断的手法,这一些顾泽言都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视线突然定在最后一句。“顾泽言怎么也不可能会想到那个女人是我们派去搞垮顾氏的。”顾泽言脑中不自觉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