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28 1:39: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

逼婚

清冷好听的声音让顾西辞的脸色顿时如同泼了墨一般,深沉不见底。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这个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女人求着想要嫁给他,她竟然还嫌弃?

“晚了。”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顾西辞抬脚大步离开。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余小鱼看着顾西辞离开的方向,疲惫的身子瘫软在床上,她觉得自己的以后的生活一片灰暗。

顾西辞没有离开多久就又折了回来,只是这次,他还带回了一样东西。

将手中的结婚协议看了看,余小鱼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男人叫顾西辞,她疑惑的看向顾西辞,小脸上神情凝重。

“签了它!”顾西辞用略带命令的语气说道。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我不要。”余小鱼想都不想的拒绝,脸上满是倔强。

且不说她究竟是不是顾西辞的未婚妻,单看她刚醒时顾西辞显些掐死她,她就不敢嫁给眼前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你觉得……”顾西辞说着,狭长的凤眼微眯,“你有选择的余地吗?”他说着,慢慢靠近余小鱼。

危险的气息将余小鱼包裹,之前濒临死亡的感觉再次传来,余小鱼浑身一凛,拿起笔快速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顾西辞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他赞赏的看了余小鱼一眼,“还有一个。”

她不是已经签了吗?余小鱼疑惑的往下翻,结婚协议下果然还有另一份文件,她刚准备细看,就感受到周身一寒,来不及多想,她急忙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说明163nvren.com

“很好。”眼中划过一道让人捉摸不住的精光,顾西辞满意的点点头,骨节分明的手接过余小鱼递过来的文件,他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余小鱼及时出声。

顾西辞的脚步一顿。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想回家。”余小鱼的语气认真,脑中一片空白让她有种不安感,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看出余小鱼的急切,顾西辞凉薄的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终究只是深深的看了余小鱼一眼,大步离开。

孤儿哪有什么家。

一连好几天,余小鱼都没有再看到顾西辞的身影。

心中的不安感逐渐的放大,余小鱼犹豫着,终究还是按下了床头的红色按钮。

……

“余小姐,请问您确定要办理出院手续吗?”护士小姐站在病床前问道。

“是。”

“好的,请余小姐跟我到这边来,只需要缴纳五百一十万元的手术费,便可出院。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

余小鱼刚准备下床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一僵,转过头,“你说……多少钱?”

“五百一十万元整。”护士小姐的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

嘴角努力的扯出一抹笑,余小鱼回过神来,重新坐回了病床上,“我困了,想先睡一会儿。”

“那出院……”护士小姐一脸为难。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余小鱼打断,“我忽然觉得医院挺好的,我暂时不想出院了,你先下去吧!”

我们见过吗?

闻言,护士小姐只好怪异的看了余小鱼一眼,走了出去。

护士小姐一走,余小鱼就从床上坐起身,高额的费用让她的心里一惊,同时她也意识到,之前那个男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可是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吗?余小鱼的眉头紧锁,她洁白的皓齿死死的咬着樱唇,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屋内,洒在顾西辞的身上。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豪华的总裁办公室内,顾西辞正不厌其烦的处理着手上的文件。

“叮铃铃……”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他皱眉接起电话,在听清楚里面的内容之后,俊脸变得阴沉。

“立刻封锁医院。”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顾西辞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余小鱼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与此同时,正缩在医院某个角落的余小鱼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她一路顺利的穿过顶级配置的病房,下到一楼,眼见着医院的大门近在咫尺,医院里却忽然警戒了起来,无数的保安穿梭,显然是在寻找些什么。

直觉告诉余小鱼,这件事情跟她有关,想着,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视线不停的在四周流转,趁着保安不注意的时候,余小鱼咬牙就准备往外冲,只是她的视线落在门口的那一道人影之上时,她的动作一顿。

顾西辞沉着脸,正迈着修长的腿往这边走来。

心里一沉,余小鱼急忙后退,躲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你说她要办理出院手续?”顾西辞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余小鱼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是的,顾总。”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透过门缝,余小鱼看到先前那个护士正一脸讨好的跟在顾西辞的身边,“只是余小姐听到手术费用就决定不出院了。”

闻言,顾西辞的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脚下的步伐加快了些许。

顾西辞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余小鱼觉得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眼见着顾西辞就要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余小鱼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余小鱼转过头,对上一张挂着笑意的脸庞。

“啊!”心里一惊,余小鱼下意识的尖叫出声,“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视线落在眼前俊美的男人身上,眼底满是讶异。

与此同时,经过洗手间门口的顾西辞停下了脚步。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那人指了指洗手间门上的男士标致,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腾!’的一下,余小鱼的脸色变得通红,她环顾四周,该死的,她竟然跑进了男厕!

“余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脑海中闪过余小鱼大闹婚礼的模样,顾南风的眼里划过一丝玩味。

“我们……见过吗?”余小鱼皱眉,试探性的问道。

深眸里划过一道流光,顾南风挑眉,“一个星期前的婚礼上……”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顾南风

“余小鱼,你是想要逃跑吗?”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余小鱼转过头,对上了顾西辞满是冷意的深眸。

心里一慌,余小鱼下意识的往后退。

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绊,余小鱼的身子忽然腾空,直直的往后面跌去。

狭长的凤眼微眯,顾西辞一把握住余小鱼的纤细的腰身,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

余小鱼的眼睛下意识的闭起,紧咬牙关,预料中与地面接触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翘长的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顾西辞俊美到惨绝人寰的脸庞。

心里一松,余小鱼有片刻的失神。

“看来你很宝贝弟妹嘛!”

顾南风带着玩味的声音响起,拉回了顾西辞的思绪。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顾西辞的眼里划过一丝厌恶,他的手一松,余小鱼一个不防间,直直的跌落在地。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西辞的眸光变得深沉,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自然是为了来看看弟妹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弟妹”两个字被顾南风咬的极重,顾西辞的神情一冷,“她很好,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哦?是吗?”顾南风挑眉,抬脚就准备走到余小鱼的身旁。

眸光一寒,顾西辞挡在了顾南风的身前。

视线交接间,两人的气氛陷入了僵持,良久,还是顾南风败下阵来,他轻笑了一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

只是没想到堂堂顾氏集团的苏总,竟然要靠一个女人来得到继承权。”顾南风说着,笑了笑,笑容却不达眼底,

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顾西辞的眸色幽深,“自然比不过你,一个私生子,也想得到原本属于我的财产。”

顾西辞轻飘飘的语气让顾南风顿时变了脸色,私生子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他的心中。

脸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霾,他的视线落在跪坐在地上的余小鱼身上,狭长的凤眼微眯,“我们还会再见的。”

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顾南风大步离开。

闻言,顾西辞顿时黑了脸色,等到看不到顾南风的身影,他才看向余小鱼,凉薄的唇轻启,“你要是想走就走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走到哪儿。”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让余小鱼的心也跟着一沉。

顾西辞说完这句话,便准备离开。

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袭来,余小鱼的心里顿时一慌,“等一下。”

“怎么?后悔了?”顾西辞挑眉。

委屈感覆上心头,余小鱼自醒来后一直强撑着的坚强终于崩塌,她只觉得鼻头一酸,眸上覆起一层薄雾,“我崴到脚了。”

饶是她尽力掩饰自己的情绪,顾西辞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哭腔。

灯光透过余小鱼凌乱的发丝打在她的脸上,衬的她的而肌肤更加的雪白,此时她低垂着头,不想让顾西辞察觉到她的情绪,只是她不停抖动的肩膀还是将她的情绪暴露无遗。

晶莹的泪水打在冰凉的底板上,“啪嗒!”一声,打在顾西辞的心头。

回家

余小鱼整个人都被灯光包裹着,显得格外的孤寂和悲凉。

凤眼里闪过一道暗流,顾西辞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他轻叹了一口气,走到余小鱼的身边,将她打横抱起,快步往病房内走去。

顾西辞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余小鱼的心中多了一丝安全感,她将头埋在顾西辞的怀里,泪水喷涌而出,只是她紧要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

无论她醒来后顾西辞怎样伤害过她,顾西辞始终是她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目前唯一认识的人。

……

病房内,余小鱼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呆呆的看着打着石膏的脚,眼神空洞。

“我的家人呢?我的朋友呢?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看我?”余小鱼低低的声音响起,顾西辞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耐。

不等顾西辞回答她,余小鱼又接着问道:“还有,我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娶我?”男厕里遇到的那个男人说的话,余小鱼清楚的记得,她一口气将心里的疑惑问出。

顾西辞的眉头一皱,抬眼对上了余小鱼无神的双眼。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余小鱼的身上,余小鱼本就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凌乱的发丝随意的披散着,璀璨的眸光一阵暗淡。

此时的余小鱼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一般,让人心生怜惜。

空气中的气氛安静的诡异,顾西辞的眉头紧锁,凉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些烦躁。

第一次,“孤儿”两个字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口。

终究,顾西辞还是没能帮余小鱼解答疑问,他又离开了,这一离开,余小鱼又是很久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只是这一次,余小鱼停止了挣扎,除了每天定时定点的吃饭,余小鱼总是目光空洞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出神,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直到脚下的绷带被拆下,顾西辞才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穿上。”顾西辞冷冷的说道,将手中的连衣裙丢在余小鱼的面前。

余小鱼的神情呆滞,不解的看向顾西辞。从她上次逃走的时候就发现,病房内除了她换洗的内衣,竟是连一件其他的衣服都没有。

“你不是想出院吗?我带你回家。”顾西辞皱眉,解答了余小鱼的疑惑。

他的声音依旧冷漠,余小鱼却从中感受到了一抹暖意。

放在连衣裙上的手一顿,余小鱼抬眼,对上顾西辞深沉的眸光,她苍白的小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顿时,周围所有的事物都失了颜色。

“好,回家。”

心里一颤,顾西辞没有再看余小鱼,而是走出病房外,给余小鱼腾出了空间。

伴随着“啪嗒!”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余小鱼缓缓的走了出来。

余小鱼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洁白的连衣裙勾勒出她妖娆身姿的同时又为她增添了一抹清纯,许是因为心情好,她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满脸期盼的看着顾西辞,她周身被灯光包裹着,给人无尽暖意。

暧昧

心里有异流划过,顾西辞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余小鱼一眼,“走吧!”说完,他就大步的往外走去。

见此,余小鱼一愣,小跑着跟上了他的步伐。

A市一座豪华的别墅内,巨大的水晶吊灯之下,欧式装修风格的客厅尽显豪华,余小鱼有些回不过神。

“这里是?”余小鱼疑惑。

“我们家。”顾西辞凉薄的唇轻启,挑眉,“你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

“可是……”余小鱼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顾西辞一把打断,“楼上第二间,你的房间。”

抿了抿唇,余小鱼压下心里的疑惑走了上去。

粉色装扮的公主房让余小鱼的眉眼弯弯,这是一个套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衣帽间内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不同风格不同款式的衣服。

心里一喜,余小鱼顾不得那么多,急忙冲进浴室,脚上打石膏的日子让余小鱼觉得身上有些黏腻。

见余小鱼迟迟没有下来,顾西辞的眉头皱了皱,骨节分明的手放下报纸,抬脚走了上去。

一进门,顾西辞就听到了水声,视线落在浴室的方向,他的眉头微拧,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半透明的玻璃门为余小鱼妖娆的身姿增添了一抹朦胧的美感。

顾西辞的眸光变得深谙,凉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皱了皱眉头,转身准备离开。

浴室内,余小鱼兴奋的搓着澡,忽然,她的脚下一滑,腾空的感觉传来,余小鱼的身子直直的向后倒去。

“啊!”余小鱼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顾西辞准备关上门的手一顿,急忙冲了进去。

腰上传来一阵力度,余小鱼预料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她翘长的睫毛微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眸光映出顾西辞的俊脸。

余小鱼有些恍惚,这是第二次,她这么近的看顾西辞。

越是近看,顾西辞的五官越发的精致,让人找不出丝毫的瑕疵,灯光下,顾西辞的肌肤更是好到一点毛孔都看不到。

余小鱼的心里多了一丝惊叹,顾西辞的皮肤竟是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好!

空气中的气氛安静了下来,只有“滴滴!”的水声有节奏的传出。

顾西辞和余小鱼的视线交接,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火热。

雾气氤氲之下,一种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

半晌,就在余小鱼的脸蛋快成煮熟的虾子时,顾西辞才回过神,他深深的看了余小鱼一眼,放开她的身子,转身离开浴室。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轻易的让他心烦意乱。

直到“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余小鱼这才回过神,刚才的一幕盘旋在脑海,余小鱼的脸蛋‘腾’的一下变得通红。

晚餐在一种怪异的气氛中度过。

……

是夜,空气中安静异常。

余小鱼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出神,迄今为止,她除了知道自己是顾西辞的未婚妻,对其他的事情一无所知。

而且,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顾西辞并不想让她知道更多。

余小鱼陷入沉思之中,她好看的眉头死死的拧在一起。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天空中响起一道惊雷,随即倾盆大雨落下,似乎想要将这座城市淹没。

雨夜惊魂

心里一惊,余小鱼顿时回过神,她的额头上已经覆上了一层薄雾。

接二连三的惊雷声响起,余小鱼的双手死死的攥在一起,她不自觉将身子缩进被窝,身上开始颤抖了起来。

眼前闪过似真似幻的一幕——

杂乱的房间内昏暗无比,伴随着一道惊雷声,房间内被照亮了片刻,客厅中央的白布上悬挂着一道纤细的身影,一张惨白的脸清晰的印入余小鱼的脑海。

“啊!”余小鱼尖叫出声,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惊惧,打开床头的灯,直直的往顾西辞的房间冲去。

怀里猛的钻进一抹柔软,顾西辞猛的惊醒,狭长的凤眼微眯,下意识的,他就准备将余小鱼丢出去。

只是当她感受到余小鱼身上的颤抖时,他的身子一僵。

余小鱼的心里涌起无限的痛意,泪水不住的往外喷涌,她死死的抱住顾西辞,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一丝温暖。

许是余小鱼身上绝望的气息感染了他,顾西辞的放在余小鱼腰上的手一顿,转而移到了她的后背,开始轻轻的安抚了起来。

良久,余小鱼的情绪才渐渐的平缓下来,一夜好眠。

……

清晨,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屋内,洒在床上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道身影之上。

强烈的光线下,余小鱼好看的眉头皱了皱,将头往顾西辞的怀里又深埋的些许。

规律的呼吸喷洒在胸膛,顾西辞的心念一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受到怀中的一抹柔软,顾西辞低下头,视线落在余小鱼精致的脸上。

顿时,顾西辞的脸色黑到谷底,他想也没想的一把将余小鱼推开。

该死的,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竟然敢半夜爬上他的床,更可笑的是他昨晚竟然没有把她丢出去!

身上蓦的传来一痛,余小鱼顿时清醒,看着眼前的一幕,怒气涌上心头,“顾西辞,你做什么?”她的语气中时毫不掩饰的愤怒。

不管是谁在睡梦中被惊醒都不会好受吧!

闻言,顾西辞狭长的凤眼微眯,他穿衣的手一顿,冷冷的视线将余小鱼包裹,“我倒是想问问你,余小鱼,你半夜爬上我的床是为什么?难道你就那么急不可耐吗?”顾西辞说着,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他骨节分明的手一松,只穿着四角裤的健硕身体便展现在余小鱼的眼前。

‘腾!’的一下,余小鱼的脸蛋变得通红看,她环顾四周,昨晚发生的一幕出现在脑海,她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急忙往房间外走去。

“站住!”顾西辞冷冷的声音响起。

“怎……怎么了?”余小鱼的脚步一顿,脸上努力的扯出一抹笑。

下意识的皱了皱有眉头,顾西辞不悦的看了余小鱼一眼,“速度,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他说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转身走了出去。

“等等,你一会儿带我去哪儿啊?”余小鱼问道。

顾西辞对余小鱼的话恍若未闻,无奈,余小鱼只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娇妻归来 或 总裁宠妻如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这个公司利润远超华为,86岁创始人揭秘人才管理秘诀令人忍不住点赞!

    他是一个制度打破者——放弃稳定的高薪工作,承担风险去开创一间公司,颠覆一个行业。他又是一个制度建立者——建立双首长制、人性化的人才管理制度、企业社会责任制度,甚至是个人的健康制度、终身学习制度。而这些制度,都在时间的检验下,被证明行之有效。在经历了顶级辉煌之后,他能轻描淡写地笑笑说:“我不以辉煌不辉煌作为我的人生目标,我以健康和快乐作为我的人生目标。”《领航者》专访台湾最具影响力企业家张忠谋,下面跟着主持人于盈的手记,一起了解台湾半导体教父对于未来的洞见和他的为商为人之道。访前中国人向来有喜欢谈

  • 张大叔13万收来一根木头 切开一看 满脸灿烂

    海南黄花梨木的工艺性能非常优越,缩胀率小,不易变形,手感温润,坚同耐腐,是专做贵重家具和雕琢工艺品的上等材料。海南黄花梨的质地细腻,呈黄褐色的色彩,纹理或隐或现,有结疤的中央呈现出铜钱大小的圆晕形花纹,自然美观,香气耐久。这不一位张大叔,花13万收来一根海黄木头,切开一看,木头呈现出精美的纹理,张大叔满脸灿烂,心里高兴坏了。

  • 超盟金服:揭示二维码流行的秘密

    中国资本市场有两大怪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通信公司争来争去,结果发展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腾讯的微信,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互相之间斗争激烈,却发现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支付宝和微信的支付业务。在线下支付市场,蓝绿两大家已经抢占将近九成的市场份额,究其原因,除了大力度的激励用户政策,还有一个重要基础就是二维码的推广速度极快,很快就能大面积铺开。二维码为何能被市场资本选择,成为支付的载体并且迅速流行开来?一.二维码诞生的背景二维码的原型是一维码,也就是我们在商场里购物时商品上的条形码,但是

  • 翰墨千秋旗下小程序“艺买艺卖”正式上线!

    近期“跳一跳”小程序火爆朋友圈,翰墨千秋紧随时代潮流,积极开发并完善自身后台功能,与小程序完美衔接。今日,翰墨千秋重点打造的小程序“艺买艺卖”正式上线!艺买艺卖,翰墨千秋轻奢艺术品正式上线翰墨千秋“艺买艺卖”小程序将主营艺术家原作与授权限量版画、艺术衍生品及周边文化产品,包含精品国画、精品书法、精品油画、艺术周边等领域。目前翰墨千秋小程序“艺买艺卖”中上线艺术家均来自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各省市级书法家、美术家协会等,100%保真。拼团、砍价双重特惠,价更低,礼更重目前翰墨千秋小程序“

  • 【活动】科尔沁区总工会举办学习十九大走进新时代 精准扶贫新年联谊会

    扶贫帮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攻坚任务。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打好脱贫攻坚战,做到物质扶贫和精神扶贫两手抓,科尔沁区总工会于1月17日在余粮堡镇常宝村举办了“学习十九大,走进新时代”精准扶贫新年联谊会。联谊会来自大张家村、常宝村、天庆东村、佟家村、六丰村的20余名贫困户参加了此次联谊会。科区总工会主席杨景明、副主席任玉刚、组宣部长董敬泽、财务部长张平,余粮堡镇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贺斌,副镇长翁秀香、郭俊峰等同志出席了此次联谊会。此次联谊会还特别邀请到了两位获得职工书

  • 客厅吊顶风水有哪些禁忌

    吊顶宜有天池天池,大家都知道长什么样,中间有一处凹位,人们认为它有着集水集气的功效,因此,对居所大有裨益,若可以在天池中央悬挂一盏金碧辉煌的水晶灯,则更有画龙点睛之效,但是要注意不得安装镜面,这是风水大忌,事实上,这样四边低而中间高的天花造型,让人在视觉上也比较舒服,不会出现压抑的感觉,特别适合层高不足2.6米,却又想吊顶的家庭。天花板颜色宜轻不宜重上有天下有地,其实在居所中也是一样的,顶为天,地面为地,因此在用色的选用上,地应比天的深,这样才符合“天轻地重”之义,否则会出现视觉上头重脚轻的压顶

  • 相無內外——孔繁程的影像及观念摄影展将于北京开幕

    本网讯1月21日,由亖空SIKONG和SIPACHINA主办的“相无内外——孔繁程的影像与观念”暨治愈·一百亿立方米空气艺术计划将于CIPAGALLERY希帕画廊开幕。此次展览由SIPA中国CEO江倩女士担任策展人,著名当代艺术批评家朱其先生担任学术主持。展览期间共展出12幅作品,使用哈内姆勒艺术收藏级无酸硫化钡相纸艺术微喷输出,艺术级高品质呈现。孔繁程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工作室,后旅居日本,归国后首次个展《东京.影像》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其作品成为中央美院美术馆首度收藏的摄影作品。受

  • 张学良说:我们打不过日本人 张作霖:老子手下有30万军队

    在近代历史上,张作霖可谓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遗憾的是,张作霖更多以割据一方的“军阀”的形象出现。实际上,张作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北伐战争时期,张学良从前线回来,因为战况不利,劝张作霖不要继续和南方打仗,张作霖不听。张学良据理力争的说日本人天天盼着我们出关和南方打,我们这样不停的向前增兵打,万一日本人抄了我们的后路怎么办,再说我们打不过日本人,要吃苦头的。张作霖大怒,拍桌子叫道:“我有30万东北军,我才不怕日本鬼子!他撑死了在南满有13000人,要想收拾他,我把辽宁各县的

  • 本米,一切不必要的元素,回归简单,回归经典

    品牌介绍本米是一家主打高品质的互联网服饰品牌,专注舒适、简约、自然的设计语言,精选奢品面料,连接奢品制造商和消费者,摒弃传统品牌高昂的品牌溢价,让更多人享受高品质服饰。大事件:2016年,深受小米理念的熏陶,我们成立了本米品牌,凭借多年大牌代工经验,用匠心打造每一个细节,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高品质的服饰。2017年,本米受天猫邀请入驻天猫高品质男装平台良品臻选,成为首批八家标杆商家之一。并率先提供终身免费售后维修服务。品牌理念:让更多人享受高品质服饰品牌风格:主打舒适、简约、自然,摒弃一切不必

  • 一生所爱,梦以追之--记四川书法家唐中华的书法艺术

    唐中华,字墨客,四川渠县人,1972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自由撰稿人,职业书法家,书法辅导老师。书法方面:自13岁开始拜师研习毛笔书法,从颜、柳、欧、赵到苏、黄、米、蔡,从金文、小楷、汉隶,若痴如醉,以地当纸、以水当墨,常多日闭门,笔耕勤奋,从艺虽已30余年,但一直在路上,脚步从未停止,如今,每日皆以固定的时间从事书法笔法及理论研习和文章写作。出生农村,家贫人勤,少时即闻名乡里,虽专心从艺,却异常热受乡村生活,最喜与乡里乡亲谈笑风生,经常免费为困难群众书写公文及对联,多次积极参加党政部门组织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