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十月蛇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1/25 8:12: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十月蛇胎

第一章:大白蛇
十二年前,蛇年。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我无缘无故生了一场大病,整年高烧,怎么都治不好,后来在年末的一天半夜,我迷迷糊糊看见一条大白蛇钻进了我的被窝里,一直往上爬,粗糙的蛇鳞刮的我又疼又痒。

我很害怕,但又不敢喊,一整个晚上,我就看着那条大白蛇在我被子里不断的鼓动,直到第二天奶奶掀开被子抱我起床,被子一开,尿骚味冲鼻,而那条蛇却不见了。

奶奶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问我好好的怎么尿床了?

我跟奶奶说昨天晚上有条蛇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奶奶不信,说我寻思啥呢?又不是住在山屯子里,哪里来的蛇?

可是当她帮我换裤子时,顿时就愣住了,但却什么都没问我,快速的给我穿好裤子,叫我这件事情不准告诉任何人,不然我长大后就嫁不出去了。

那时候我不明白跟人说了为什么会嫁不出去,见奶奶说的严肃,我也没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不过说来也奇怪了,自从这个晚上之后,我的病就开始一天天的好了起来,而往后的日子里,除了电视里的白素贞,我却再也没见过那条白蛇。

转眼十二年过去,我也在上大学,本以为当年的事情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偶然臆想,可没想到,就在最近,我又梦见了那条白蛇。163女人网

和小时候不同的是这蛇却长出了个男人的脑袋,也粗壮了很多,梦里它缠在我身上,像是个人似得不停探寻我身上的沟沟壑壑。

开始我还挺害羞,因为做了个x梦,也没往心里去,可是这件事情不久后,我身体开始不舒服,每天头昏脑胀的,还时常犯恶心,什么都吃不下,并且最重要的是,我已经三个月没来姨妈。

女孩子几个月没来经期,这就不正常了,于是我去医院检查,这不查还好,当我去查B超的时候,给我检查的那老医生脸都僵了,盯着显示屏,眼睛睁的老大,就像是看见了鬼似得,说我怀孕了!

这开什么愚人节大玩笑,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怀孕?!而且怀孕就怀孕,也不能吓成这样吧!

我顺着医生的眼睛看过,只见B超显示屏里,我子宫里密密麻麻的缠满了一条条黑乎乎的东西,整整一窝,就像是怀了一肚子的蛇。

这顿时也把我给吓懵逼了!

看着我肚子里的这些诡异东西,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起前段时间做的那个怪梦,因为我就和蛇这梦里有过亲密接触,该不是,我被那条蛇给啪出孩子来了吧!

之前还在uc新闻上看见什么十三岁少女怀蛇胎,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让我想哭都哭不出来。

我吓得眼泪汪汪,拿出手机给奶奶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和她说了,然后问奶奶现在我该怎么办?

当奶奶一听说我怀了一肚子蛇,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立马冷静下来,联想到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说我可能是被十二年前的那条蛇缠上了,这种事情医院解决不了,要我先回家,到时候她陪我一起去看看出马仙。

出马仙,就是我们东北一带的出马修道的仙家,原身都是山里头修炼的动物,修炼的时间长了,有了灵性,就会找有缘分的俗人当它们的出马弟子,他们相互配合能给人看脏事癔症,相当于外面的神棍。

虽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不能再相信迷信,但发生这种事情,我还是选择了听奶奶的话,二话没说请假回家。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到家后,经别人介绍,奶奶联系到了市外的一个出马弟子,是个年过五十的妇女,叫英姑,听说看事很厉害。

奶奶陪我一起去英姑家里,我一个人进屋,看见传说中的出马弟子就坐在一个铺满大红大绿棉布的神案前,一头刚烫的泡面头,细小眼睛,跟普通大妈也没什么两样,可我没想到,我还没坐下呢,英姑抬脸打量了我一眼,又莫名其妙的看了我身后的空椅,绕有些兴致的问我说:“怀了蛇胎?”

被问的这么直白,这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尴尬了一下说:“应该是。”

“那就对了,这是报应。”英姑说着走向我:“你家和那东西结仇了,他在报复你,我问你,你爸妈是不是离婚了?——就是那东西害的。”

“不会吧,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说是感情不合,如果说是条蛇害的,也太离谱了些。”我有些不可置信的回答英姑。

见我不信,英姑鼻子里哼了一声,拿出几根黄香,一边给案桌上供着的仙牌上香,一边和我说:“它们本事大着呢,那些被它们害的家破人亡的还少吗?你现在刚怀孕,等到时候孕期结束,你肚子里的蛇就会把你内脏咬烂,从你肚子里钻出来。阅读163nvren.com

英姑说的这些话,听得我我汗毛都炸起来了,赶忙问她那我还有救吗?

英姑不看我,而是往我身后看了一眼:“你不能问我,你得问他。”

“问谁?”我迷惑的往后看了一眼,我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现在还看不见他,他刚才跟着你进来了,就在你后面,我请他上身,一会你自己跟他交谈,有什么仇什么怨,都要讲清楚。”英姑说着,坐在一个草折的蒲团上,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也不知道英姑是在念些什么,过了一会,整个人忽然一挺,眼睛猛的睁开,头往前一探,精神都变了,整个身子就像是蛇似得并着手脚在地上蜿蜒的向我爬了过来,停在了我跟前,嘴里发出了一阵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

“白静,你可知道,二十年前,你妈怀你快流产,抓我配偶炖汤保胎,我配偶死了,活的却是你,这笔帐,我们该怎么算?”

虽然是一张英姑的脸在我的面前,可是她眼睛眯的狭长,露出的两道细长瞳孔真是又凶又毒,是那条蛇已经上了英姑的身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人被附身的场面,还是条蛇,顿时吓得没出息的往地上一跪,一边抹眼泪一边哭:“大仙,对不起,当年是我家错了,可现在你都把我家害的妻离子散了,还请大仙放我一马。”

“妻离子散算什么?我还没来更狠的,一命抵一命,我要让你魂飞魄散。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又加重了几分,向我探下头,整张布满皱纹的大白脸都快贴着我的脸皮了,可我看都不敢抬眼看他,一边躲一边哭的稀里哗啦:“那大仙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害我,我能办到的,我都满足你。”

“什么都满足我?”男人紧紧盯着我看的眼珠子顿了顿,身体往后一晃,语气也平和了下来:“想让我放过你也没这么难,有两条路给你选,其一,只要你答应我做我的出马弟子,把我供在你家,多行善事助我修行;这其二,我配偶因为你才死的,一命抵一命,你就做我老婆,替我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第二章: 出马弟子
这人哪有给动物当老婆的?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啊!而且这外面帅哥鲜肉这么多,我怎么可能会选择嫁给一条蛇?

我立马选了第一条,对被蛇附身的英姑说:“那我选做你的出马弟子,帮助你修行,只要你不再害我家就成。”

就像是知道我心里想啥似得,英姑眼一眯,哼了声:“你还别嫌弃我,嫁给我以后有你享福的日子过,不过既然你选择了做出马弟子,那可不要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我赶紧的给英姑磕头谢恩,但是英姑却没再回我的话,整个人往地上一倒,翻着白眼,鲤鱼打挺似得挺了两下,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我把英姑从地上扶起来,英姑揉着她的腰,还是刚才那不冷不热的语气,跟我说:“做什么不好,偏要做什么出马弟子。”

“为什么不能做啊,总比嫁给一条蛇好。书名:十月蛇胎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为什么?因为我男人就是被我克死了,加上刚才那东西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以后有你苦头吃。”

本来我还觉的我还很机智,选了做那蛇的出马弟子,但是英姑这么一说,又让我有点慌:“那我该怎么选啊,我还能反悔吗?”

“当然不能反悔,这种东西死性子,答应了就要兑现。算了,以后看你自己的造化吧。”英姑说着,从隔壁的屋里拿出了红纸笔墨,毛笔蘸了墨汁后,在红纸上写了几个大字:“柳仙太爷。”

然后将这张墨迹未干的纸递到我手上,对我说:“他的真名叫柳龙庭,以前是在长白山下修炼的,家里有五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你回去把这个贴在你家,上了香火后,他就是出马仙了,你就是他的弟子,今后你们都要光明正道,一心向善,别被邪贪迷惑,不然你们谁都没有善终。”

只要那条蛇肯放过我,我干什么都愿意,我赶紧答应英姑,我们以后一定好好做人,不求回报。

和奶奶回到家里,都已经晚上了,我腾出家里唯一的一间客房,按照英姑的说法,我把她给我写的那张“柳仙太爷”贴在了墙上,然后摆上了贡品,讲真,我心里还挺紧张的,毕竟一想到以后每天要和一条蛇打交道,心里就瘆得慌。

当我把冒着腾腾烟气的香插在香炉里叩拜了三下后,房间里忽然起了层稀雾,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一条比我大腿还粗的大白蟒,从供桌底下蜿蜒的爬了出来,趴在地板上,蛇头开始扭曲脱皮,变成一个男人的头,然后慢慢的是身体,再是尾巴,大概过了有五六分钟,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趴在地上,年纪不到三十,身形修长,五官长得还挺俊俏。

见他长得还好看,我被蛇侮辱的恶心感也少了很多,于是就问他:“你是柳龙庭吗?”

柳龙庭侧头扫了我一眼,懒得回答,而是直接跟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关系已经确定,只要我修成正果,那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讨好柳龙庭说:“那是绝对的,以后大仙一定会叱咤风云,万人之上。不过我肚子里的胎儿呢,大仙啥时候有空帮我取出来?”

我以为我都答应柳龙庭的条件了,柳龙庭也会除掉我肚子里的蛇胎,可是没想到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忽然转过身来,嘴角扬起一抹阴邪的笑:“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子孙后代,等孕期到了,自然就会出来。”

这可拉倒吧!我顿时就生气了,英姑说了,孕期到了我就要被肚子里的蛇咬的开膛破肚了,这说到底这死蛇还是不肯放过我。

“可大仙之前不是说只要我肯供奉你你就放过我吗?!”

柳龙庭冷冷一哼:“我要是没放过你,你早就被我的孩儿们给咬死了。对了,明天会有人来找你,他家遇见了脏事。这是我们的第一单生意,你要是敢出什么岔子,我就不是这么好好跟你说话了。”

“可是……。”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柳龙庭看着我的眼睛顿时窄了下去,满脸上都摆着你有反驳意见就是找死的残暴。我看到他这表情都脸都吓憋气了,但是想到我小命还在他手里握着,不爽又无奈,硬是把火给憋了下去。

第二天上午,奶奶吃完早餐去邻居家串门了,我宅在家里,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心里想着以后我要和柳龙庭怎么生活,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我去开门,却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我高中班长王宏。

他怎么来了!

看见王宏,我有点激动,王宏在高中的时候,那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草,操场上那打篮球的身姿,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妹子,也包括我,虽然昨天柳龙庭跟我说了有人来找我,但我没想到是他,虽然长得比高中的时候胖了一点,但还是很好看啊。

毕竟好看的人胖瘦都好看,丑的人再瘦还是丑。

我赶紧请王宏屋里坐,心里屌丝的盘算着这可是个机会啊,之前都没机会接近他,这次要是能再续个前缘啥的,那可就要把我美上天了。

见着男神心情大好,把昨晚的不愉快全都抛到了脑后,对王宏也特献殷勤,赶紧换了衣服化了妆,一脸娇羞的给王宏端茶倒水的。

王宏跟我客套了几句之后,也就开始说正事:“白静,其实这次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情求你。”

想到昨晚柳龙庭和我说的话,我心里明白了几分,于是笑着说:“咱俩老铁谁跟谁呢,有啥尽管说。”

“是我老婆的事情。”

我去,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你就有老婆了?这么快!”

“嗯,去年年底结的婚,再过两月我老婆就要生孩子了。”

这简直就是一盆凉水泼在炭火上,顿时没了热情,我哦了一声,随口问了句他老婆怎么了?

“几个月前,我给我丈母娘在我们县里买了套二手房,很便宜,二十几万就到手,可没想到我丈母娘一住进去身体就不太好,几天前我和我老婆回去看望她,晚上就在她家过夜,结果当天晚上,我老婆跟我说她看见她们家的墙上有个穿着清朝衣服的小脚女人,领着一个孩子匆匆的从墙面上飘过去了。”

“飘过去的?“我有点不可置信,然后回答的也漫不经心:“真的假的?你老婆没看错吧,会不会是做梦把梦当真了?”

见我不信,王宏顿时就有些着急:“真不是假的!自从我老婆看见这东西,就开始整天说胡话,不吃不喝,一会说她是官太太,一会又说她是要饭的,死活都不肯离开那间屋子,现在马上要过年了,她再这么闹下去,这年可还要怎么过啊!”

“就在你丈母娘家过呗。”我无所谓的对王宏道,反正也不是我老婆。

“那不行,我媳妇都快生了,总不能以后都住在丈母娘家吧!白净,你就行行好,看在我俩同班三年的份上,帮我一下!”

还同班三年呢,同班三年他当初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啊,现在知道来求我了!

我干脆倚老卖老,就说不是我不想帮他,是我也没办法,帮不了,叫他回家去。

哪知道,我一说这话,王宏顿时就生气了:“不可能,白静你别骗我,你一定有办法。就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一条白蛇,它告诉我说如果想让我老婆恢复正常,就来找你,我也是打听了好几个同学才找到你。白静,咱也这么多年老同学了,你要是这点小事都不帮我,这真的可就太不厚道了!”
第三章: 鬼公路
王宏把这话说的,好像是我欠了他的似得!

我顿时就不开心了,立即轰他出门:“我就不厚道了你拿我咋地!走走走,看你是我高中男神的份上,我才给你口水喝,要不然,你连我家门都进不了!”

“白静,我说你脾气怎么变得这么粗鲁,你听我说啊白静……”

王宏还在门外边想求我呢,我直接把门一关,懒得再听他逼逼叨叨的。

不过这王宏这件事情,是柳龙庭自己牵线搭的桥,看来他还挺在乎这件事情,如果我把王宏赶走的话,柳龙庭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惩罚我?

我心里一犹豫,最后下了下决心,管他呢,再怎么惩罚,他也有求于我,只要他不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来,我就不给他出马,只要我一想到以后孕期满的时候,一条条活蹦乱跳的蛇从我下面钻出来的场景,都觉的恶心恐怖。

王宏还在外面使劲的敲门,我就躺在沙发上,继续悠闲的看着我的电视,这时一阵男人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过来:“怎么样,电视好看吗?”

“好看啊。”

我随口一回答后,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赶紧转头往我身后一看,只见是柳龙庭说双手撑在沙发的椅背上,皮笑肉不笑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啪!”的一声,电视机自动关闭,这把我吓一跳,我看着黑乎乎的一片电视屏幕,赶紧的向着电视走过去,按了开关,电视竟然没反应,我又把插座重新插了一遍,还是没反应!我去柳龙庭竟然把我家的电视给烧坏了!

“去,把王宏叫进来。”柳龙庭命令我。

本来刚被王宏说的我心里就不爽,现在柳龙庭又烧我电视,我心里此时简直关着一万只草泥马,要不是看在我没柳龙庭厉害的份上,我把柳龙庭也都要赶出去!

“我不,你想让我出马,就必须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来,不然我就不替你出马。”

见我说这话,柳龙庭也并没有大动肝火,而是绕过沙发挨着我身边坐下来,伸手端住我的脸颊,用力往他脸前一掰,让我看着他:“那你就不怕我吗?”

柳龙庭那双细长的眼睛就离我不到20公分,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他的眼睛看,我怕的心脏都加快了跳动的频率,但是我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妥协了,又跟柳龙庭说:“不怕,只要你把我肚子里的蛇胎拿出来,我立马就去把王宏请进来。”

又是一声冷笑,柳龙庭眼睛顺着我的脸,然后是我紧张的起伏不定的胸,再是我的肚子,这才张口道:“孩儿们,你们的母亲说你们没用,要杀了你们,你们还不快把你们的本事都表现表现?”

柳龙庭这话说的,就像是我肚子里的那些都还没怎么成型的蛇胎能听洞他说的话似得,可是就在我刚想笑的时候,肚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剧烈的动了一下,把我的肚皮顶的有点疼,还没来的及等我摸,一阵剧烈的疼痛顿时就从我腹中弥漫到我的全身,我肚子里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咬我的内脏血肉,密密麻麻的疼,就像是被无数把小刀割似得,疼的我瞬间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在地上捂着肚子打滚!

“你现在还替我出马吗?”柳龙庭倚靠在沙发上,满脸笑意的看着在地上疼的滚来滚去的我。

“不……。”我挣扎着回答柳龙庭。

柳龙庭没说话,但是我腹中的疼痛比刚才还要剧痛,这种痛苦是那种侵入骨髓的痛苦,哪怕是死都要比这轻松百倍!

我在地上喊得就像是个疯狂的疯子似得,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向着柳龙庭爬过去,双手抱住他的双脚,声音嘶哑的对柳龙庭说:“你快让他们停下来,我出马,你说什么我做什么。”

“真的?以后不闹了?”柳龙庭反问我。

我赶紧摇头,说以后再也不了,我什么都听他的。

有我这话,柳龙庭才肯罢休闹,我肚子里的那股疼痛也在我说完这话后逐渐的消失,柳龙庭伸手把我从地上扶起来,伸手将我脸前的头发抚顺,像是安慰,但比安慰更恶心的对我说:“看你疼的,小脸都白了,早知道这样,不如刚才就顺从我,也免得受这么大的苦,快去换身衣服,我们现在就出门去王宏丈母娘家里。”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现在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跟柳龙庭讲,捂着肚子去房间换衣服了。

出门的时候,柳龙庭附在了我身上。

王宏刚才见我对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看我又自动倒贴了上去,又立马不要脸起来,跟我说请我他也是看的起我,反正到时候把她老婆瞧好了,钱肯定是少不了我的。

要不是柳龙庭逼着我,我会在乎他那点钱,随便的应付了王宏几句,坐上他的车,跟他去他丈母娘家。

王宏丈母娘家的小区离我家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不是很远,小区也有些年头了,不过也还不老,地段还算是在县中心,在这里买套二手房,只花了二十来万,也不知道王宏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当王宏把我带进他丈母娘家,一进门,一股子发霉的阴郁的气味迎面扑来,屋子里的面基很大,但是朝向不好,现在大白天的,外面还有着太阳,可屋子里还是很沉闷,就像是压抑着一股很大的气息一般,让人觉的不舒服。

跟身体不是很好的丈母娘打了个招呼,王宏就把我带到她老婆所在的那个房间门口,指着屋里一个满头散发,像是在吃什么东西的女人,跟我说:“这就是我老婆,李娟,现在莫名其妙的又在发神经。”

我也才是昨天才当出马弟子的,看着王宏老婆,也没有半点不正常,一个人直挺挺的坐在床上,看起来就像是发呆的在无聊的吃东西,不过她的背挡住了我们很大的一片视线,我也不知道她吃的是什么。

“怎么样,白仙姑,看出什么来了没?这屋里是不是不干净?”王宏问我。

柳龙庭不在,我也是个凡夫俗子,我能看见什么?正准备怼王宏,可这时有个冰凉的东西从我裙子底下朝我的腿里缠了进来,而我整个身体一怔,就像是瑛姑被柳龙庭上身似的,浑身都动不了了,只感觉有一股很大的力气,控制住了我的身体!

“看见了,这房子,挡在了鬼公路上了。”

我的嘴里,竟然说出了柳龙庭的话,我这是被柳龙庭强行附身了!

而在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他抬起了我的脸看向屋里,刚才我还什么都没看见,现在柳龙庭这么一上身,原本刚才干净的房间变得污秽不堪,房间的格局也变了,像是条公路,公路路上到处都是垃圾,塑料袋,还有一些腐烂的动物的肝脏之类的东西!

李娟浑然不知的就坐在床上,她身上爬满了几个乌黑的小孩影子,而她背着我们的正面,似乎还坐着一个穿着大腹便便清装的女人,李娟挡住了她的脸,我只能看见她梳着一头油光水亮的头发。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不好好的去投胎转世,滞留在这里祸害人间,难道还要我提醒你们怎么做鬼吗?!”柳龙庭阴沉的对着屋里的邪祟喝了一句。

毕竟柳龙庭是仙,几个胆小趴在李娟身上的东西,听见了柳龙庭的喊声,吓得立即尖叫着向着墙缝里钻进去,而李娟对面坐着的那个女人,听见了柳龙庭的怒喝,非但没有像几团黑影般消失,反而伸手按在李娟的肩上,转过一张烂的都分不清五官的脸,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第四章:山神娶亲
此时我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要不是柳龙庭附在我身上,估计我站都站不住。

我们两这么相互对视了快有十秒,那女人才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得,那张恐怖的脸顿时变得慌张起来,甩开了李娟,飞快的就要往墙上逃,而柳龙庭自然是不给她机会,嘴里快速的念着什么咒语,手掌顿时往墙上用力一拍,就像是给墙上了道枷锁,那个女人猛地往墙上撞过去,却被反弹在了地上,可是仍然不死心,躲瘟疫似得躲着柳龙庭,不断的想往墙上爬,尖利的指甲飞快的挠着雪白的墙面,发出一阵阵尖锐可怕的声音!

见她慌成这样,墙上的几个小黑影想拉住这女人,但是根本就没用,他们的力量穿不透柳龙庭施了法术的墙,几个孩子,和那个女人,竟然像是我们人似得,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过没有眼泪。

柳龙庭看了他们一会,放开了我的身体,从我身上下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原来是被流放了。”

“被流放了?什么意思?”我问柳龙庭,因为柳龙庭下了我的身,我也看不见刚才的女鬼和那几个小鬼,我面前还是一个房间,不过这时李娟已经倒在了被窝上。

“被流放就是有些人前世犯了大错的,生死簿上划了名字,死后地府不再收容,于是就流放到世间,任其自生自灭,这种鬼魅一般没有多大的能力,不然刚才也不会连认我都难,而且这个女人估计是渴望超生,就在鬼路上徘徊,见着了怀孕的李娟,出于某种原因,所以就缠上了她。”柳龙庭也算是耐心的回答我。

“既然没什么能力,你要怎么处理她?”

“去找张纸和笔来。”柳龙庭转头对我说。

我赶紧的转身到门口,对趴在门口不断的向我们屋里张望的王宏喊了一句,叫他给我张纸和笔。

王宏这会倒是很听我的话,赶紧的问他丈母娘要了纸笔,然后问我我刚一个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什么呢?是在和仙家说话吗?

他看不见柳龙庭和那个女人,我也就没搭理他,把门一关,走到柳龙庭旁边,将纸和笔递给他。

柳龙庭拿起笔纸,端端正正的在纸上写了上了:岳天香,三个字,字迹刚劲秀气,是个人名。

然后递回给我说:“你把这个,供在我们堂口,到时候岳天香就是我们堂口的兵马了,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调遣她们,这种被供奉的鬼灵,称为清风,以后我们堂口的兵马越多,我们的实力也越强。”

“意思就是我们以后还会收别的兵马?”我问柳龙庭。

“对,就相当于一个将军,他要去打仗,手下会有很多兵马,我们也一样,清风对地府的事情比较熟悉,以后遇到关于阴事的,可以直接找他们出马。不过我跟你是直系的关系,以后收到再多的兵马,她们都归我管,但我归你管。”

不知道为什么,柳龙庭说到最后这一句的时候,我心里还觉的有点儿尴尬小暖心,反而没刚才这面排斥他。

柳龙庭非常快速的察觉到了我此时的心理,原本正经的脸忽然对我阴阴一笑,大掌忽然往我屁股上拍了上去,用力一握,两片唇瓣靠在我耳边,语气忽然轻浮了起来:“是不是顿时觉的你权利很大?那今晚你让我体会一下被你握着的快乐,晚上我来找你。”

我都没参透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却莫名的觉得他不怀好意,伸手就想把柳龙庭的手给拍下去,可柳龙庭却反而十分自然的抓起了我的手,拿起我手掌贴在他的两唇之上,用力的抓着不让我扯开,滑软的舌头抵在我的手掌心里,或轻或重,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种电影里的那种桥段,他撩的厉害,让我心悸的也厉害。

“拉倒吧,谁会来找你,你赶紧放开我!下流!”我使劲的扯开柳龙庭的手,柳龙庭垂眼看着我,嘴角浮起抹阴沉的笑意,他的眼眸子,就像是两谭深山井眼,幽深不见底。

柳龙庭将我的手放开,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对我说要记得刚才对我说过的话,我白了他一眼,装作没听见,去打开了门,让王宏进来。

王宏一进来,也顾不上我们了,赶紧的向着他的老婆走过去,问我他老婆怎么样了?

我猜岳天香已经被我们收服,没人再缠着李娟,估计也很快就醒了,于是对着王宏说已经没事了。

正当我说着话,李娟的头动了动,王宏顿时开心的朝着我喊了起来:“白静,我老婆醒了,我老婆醒了!”

我赶紧走过去看,只见李娟揉着脑袋,睁眼看了王宏一眼,问他说:“你抱着我干啥啊?”

“你刚醒,我当然要抱着你。”王宏超恶心的当着我一个外人的面秀恩爱。

“老公,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见我被一个女人带到一条脏兮兮的公路上,那个女人给我喂吃的,告诉我怎么生孩子,还保护我不让别的人拉走,好奇怪的梦啊。”李娟一脸无辜的说这些话。

现在李娟醒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在回去的时候,我把柳龙庭交代给我的事情告诉王宏,跟他说她丈母娘家那房子不能住了,这里面阴气重,住久了,会折寿死人的。

老婆醒了,王宏心情也好了很多,对我说这屋子倒是不会住了,不过这次还真的感谢我在过年前把他老婆的魂给叫了回来,说着,给我塞了个红包,我摸着有点沉,本来想不接,但是王宏笑嘻嘻的跟我说叫我收着,干我这行,可比他赚钱多了,以后他给我介绍生意,到时候,可别忘了给他点分成啥的。

我猜他怎么可能给我这么多钱呢?竟然想的是这出,于是干脆把钱往包里一放,说以后看缘分。

王宏请我吃了顿晚饭,我回到家里都已经八九点,好在回家之前也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奶奶自己一个人吃完晚饭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柳龙庭白天跟我说的那几句话的影响,我去仙堂给岳天香上供的时候,都有点紧张,生怕柳龙庭会在仙堂里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不过我把岳天香供上祭拜了之后,柳龙庭也没出来,这让我心里缓了口气,也累了一天,就去脱衣服洗澡,上床睡觉。

晚上大概十一点左右,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浑身传来的一阵紧紧的勒痕给弄醒,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缠在我身上似得,把我颤抖有些疼了。

可我就算是醒了,眼睛也睁不开,但却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个东西在咬我胸口,我的手掌心里被塞进了一个粗大的东西,它就握着我的手,慢慢的上下揉摸。

因为我确实是很困,加上这种感觉也没让我多反感,既然眼睛睁不开,我又转头在被窝里换了个方式去睡。

第二天早上,奶奶叫我起来吃早餐,我睁开眼睛后,窗外强烈的太阳光都把窗帘照的透亮,混着晨光,我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蛇腥味,就像是昨晚我屋里养了蛇似得。

这让我顿时就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想该不会是柳龙庭昨晚来找我了吧!那它昨晚对我干了什么?我下意思的伸手看了我的手掌,也没什么异样。

和奶奶坐在桌上吃早餐的时候,奶奶问了问我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是比较满意我表现的,然后又忽然问我说:“静静,你有没有听说过山神娶亲?”

书名:十月蛇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十月蛇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国家绝密行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国家绝密行动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国家绝密行动目录预览:第001章戴上眼罩的火速出发第002章知道了执行的任务第003章无人区的惊悚万状第004章普通中的诡异现象第001章戴上眼罩的火速出发特种兵出现的瞬间,整个办公室里一片孤寂。三十分钟之前才接到命令,没有说是去哪儿,更不清楚和谁一起出发。唯一熟悉的一件事,就是上交了手机,包括笔记本电脑,钥匙和手表的所有外挂,全部被无情地封装在了袋子里。特种兵的突然出现,让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即将要执行的任务,绝非是一件普通之事。虽然是想

  • 半生相思半生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半生相思半生情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半生相思半生情目录预览:第一章能为他承受多少第二章如此下贱第三章曾经多么爱现在就多么恨第四章拉出去斩了第一章能为他承受多少“北冥墨寒人在哪里?说!”夏欣瞳被绑在刑架上,耳边传来北冥弦清冷戾的质问声,身形颤了一下!外面寒风刺骨,夏欣瞳的脸上却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身上的凤袍已经残破不堪,留下了用过鞭刑后触目惊心的血印子。夏欣瞳抬眼去看北冥弦清,他还是俊美无双,风华绝代,只是眼里的冰冷和恨意,刺痛了她的心。五个月前,一场大火烧了帝王北冥弦清的寝殿

  • 异界龙将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异界龙将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异界龙将目录预览:第一章异世重生第二章人才难得第三章校场比武第四章龙胆之枪第一章异世重生成都的雨在萧瑟的下着,映衬着远方的山景显得格外的凄凉。看着窗前的两个儿子,赵云不禁叹了口气,身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早了,太早了,自己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给统儿和广儿,这该死的病……自己再也骑不了马,上阵冲杀了。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先帝,还有二将军、三将军。颓然的闭上双眼,两行清泪留下,丞相,恕末将再也不能给您当先锋了。中原中原,猛的,老将赵云双眼迸发精光,炯炯

  • 零:苍蓝之翼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零:苍蓝之翼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零:苍蓝之翼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新的任务第二章振聋发聩第三章绷紧神经楔子星历211年:星盟联合议会精神干练的叶润泽一身灰色西装,在闪光灯的不断闪烁下走上了议会的演讲台,他拍了拍面前的麦克风,听到轻声的回响,笑了笑,明亮的眼睛在镜头前越发的柔和。他富有磁性的嗓音随着扩音器在大厅中回荡:“新闻发布会,现在开始,各位记者可以进行提问,我会认真地回答各位的问题。”一位金发女记者举手,叶润泽示意她起身提问:“您好,我是星盟日报的记者,安海薇。请问,柳教

  • 余生若与你厮守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余生若与你厮守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余生若与你厮守目录预览:第1章、轻一点可以么第2章、没有血缘关系第3章、亲自推进手术室第4章、顾依依第1章、轻一点可以么雨夜,一道闪电划过夜幕。浴室里气氛氤氲,花洒倾泻而下打在顾锦棉白皙嫩滑的皮肤上。顾锦棉咬着红唇,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下身传来剧烈的疼痛,但她无力反抗。她的肚子被侯天泽托着,那里还有一个小生命。顾锦棉吃痛,呓语道:“天泽,我好痛,你可不可以轻一点?”“轻一点?是这样么?”侯天泽眉头一挑,眼里闪着邪魅的光,突然身下用力,狠狠的

  • 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元气小甜妻:爵爷么么哒目录预览:第一章卧槽,玩儿的好嗨第二章遇……遇见恐怖分子了?第三章敢抢我的人?第四章宝宝要回家第一章卧槽,玩儿的好嗨“卧槽!裸泳,你们玩的好嗨~”“博主是来秀恩爱的吗?一看就是型男啊,敢不敢发个正面的,我赌两根鸡腿,肯定有八块腹肌!”“瞎看什么,没看到照片旁边那个牌子,写着禁止游泳?这人不但下河游泳,还裸泳,没有一点礼义廉耻,这种人,就该去声讨。”“禁止游泳什么的不重要,只要帅气,到哪里都会成为一张靓丽的风景线。

  • 修你妹的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修你妹的仙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修你妹的仙目录预览:第一章:有毒第二章:剧毒第三章:真毒第四章:好一碗毒鸡汤第一章:有毒夜深了,韩城却还在电脑前奋斗。敲击键盘,快速移动鼠标,然而由于鼠标线绊倒了水杯,一下子把杯里的水泼在了键盘上,韩城猛地跳起来,把键盘翻过去控水,等到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显示器上已经显示出了大大的失败二字。“靠!又输了!”“韩城,你怎么搞的,又送人头,团战你故意作死?”听着耳边队友的抱怨,韩城拿下耳机,生气的丢了出去……然而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韩城就失去了知

  • 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吧,给你自由第2章做人要低调第3章麻咪,你口水流下来了第4章不幸遇上前任第1章离婚吧,给你自由安宁这几天失眠,因为她有件人生大事要和尹修然宣布。尹修然,那个一年365天,有150天不见踪影的老公。昏暗的客厅随着电视屏幕的亮光忽明忽暗,安宁一副躺尸样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一头粟色的波浪卷被随意地拨到左肩。许是连夜失眠,肤色有些苍白,眼皮扛不住往下耷,一只手气若游丝地翻出手机,靠,已经凌晨12:2

  • 剑荡群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剑荡群魔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剑荡群魔目录预览:第一章江边王八阵第二章河底秘洞第三章玄武神珠第四章沩江夜月第一章江边王八阵剑客倘佯处,沩山画里游。为敲双桂棹,同泛海南舟。势破中流浪,时当七月秋。箫声来绝壁,月色映平州。赋水摇兰楫,吟诗问渡头。茫然临万顷,一叶望悠悠。七月初秋,稻香漫天。一个中年文士,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站在船头,望着万顷碧波,高声吟咏着。身边一个十来岁的白衣童子,倒是生的眉清目秀,宛如金童下凡。沩江是海天大陆最大的一条河,发源于沩山,宽数万丈,由北向南,流入东南海

  • 在你心上刻骨缠绵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在你心上刻骨缠绵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在你心上刻骨缠绵目录预览:第01章:一个人的牢第02章:用他妈妈来陪葬第03章:恨不得亲手杀了你第04章:离婚?做梦去吧!第01章:一个人的牢时间转瞬到了晚上九点十分。苏梦看了坐在床边一脸不屑的男人片刻,‘哗啦’一下就拉开了连衣裙的拉链,脱掉。近乎赤裸的身子在微凉的空气中微微有些颤抖,却阻止不了她此刻的决心。傲人的双峰,勾勒出完美的线条,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做不到无动于衷。然而许晏城却是个例外!他裹着浴袍坐在床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邪肆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