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剑破仙惊在线阅读

2017/11/25 4:45: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剑破仙惊
第一章:谁是谁的风景!

淡淡的茶香从这‘云景茶馆’中散出,茶客们品着自己的杯中茶水。剑破仙惊在线阅读

不过——这茶为其一,那坐在小窗前的两名女子,也是一大风景秀色。

时不时的有人朝着这两女望去,两眼间纷纷显现出爱慕之意。

这两名女子,一女子身穿蓝色衣衫,一双漆黑大眼晶莹澄澈,光彩照人。她的容貌极美,蛾眉敛黛,神情专注。

她就坐在这窗前,那身前的茶香越发远去,已然凉了大半,但这蓝衫女子却是不曾将眼睛放在茶上半分。

这阁楼下坐着一名少年和一名中年男子,那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穿一身青色衣衫,只是身在高处,模样看的不是太过清楚。

却见这少年和那中年男子交谈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女子的眼睛,始终就看着这楼下少年。

少年只顾着喝茶,不曾知晓那楼上还有一名女子在看着自己。

“小莲,你说——”蓝衫女子黛眉微微蹙起,不知怎想,说到一半话却又停止了下来。

坐在她对面的娇小女子盈盈一笑,道:“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

蓝衫女子轻吐了一口气,眼眸中含光楚楚动人,她道:“我问你,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

小莲将糕点往自己口中送,听到蓝衫女子竟然问起她这般话,铃音般的笑道:“像小姐这般美貌的女子,哪里还用知道这些事情!”

“为什么不用知道!”蓝衫女子平静中带着疑惑。

“你想啊,小姐这般容貌,别的男人看了一眼魂都被勾去了,谁还会拒绝小姐,所以说,小姐完全没有必要想这些!”小莲嘻嘻笑道。

钟望雪托着下巴,眼目依旧不改,道:“若真是如此,我就不问你这些了!”

“小姐——”小莲瞪大了双目,眼睛朝着钟望雪所看的方向递了一眼,发现钟望雪的眼睛所看的方向,竟是一模样不大的青衣少年。

“小姐,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钟望雪懒依薄窗,面颊上绯红略显,道:“不知道!”

“不知道?”

钟望雪摇了摇头,有些慌乱的道:“我正是不知道才要问你,我就算不喜欢他,那又为什么不能让他喜欢我呢?”

小莲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剑破仙惊在线阅读

一个女人,想要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那这种事情,太可怕了一些。

平日宗门里的那些家伙死皮赖脸的都无法得到自家小姐的青睐,她们小姐吃饱了撑着,去想法设法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这方法——可多了去了!”小莲吃着糕点说道:“说实话,小姐你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一个男人还能顶得住!”

蓝衫女子没有回话。

不少人以她为风景,她却以窗下青衫少年为风景——她沉默了下来,慢慢的品味着小莲的话。

半晌,钟望雪说道:“这个方法太俗了一些!”

“这位姑娘可否赏个脸!”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一名婢女。

这婢女款款一个欠身,将手中香茶放在了桌上。

那青年风度翩翩的一笑,道:“上好的‘步云茶’,想姑娘这种佳人,就应该喝这种美茶!”

小莲瞥了这青年一眼,暗道这青年讨好的方式还真是低俗,也不看看她家小姐喝的是什么茶,不知比这步云茶好了几倍,她小姐是半分未动,又岂能瞧的上你那步云茶?心中想着,小莲毫不在意的道:“多谢兄台好意了,小姐想来没这个兴趣品茶了!”

“哦,这么说,两位姑娘是不给韩某这个面子了?”那黑衣青年面色一变,随笑容依旧,可面上笑容却是变化了许多。

隐隐间,带着冷意。说明163nvren.com

来者不善。

想来这黑衣青年开始来的意思就没那么简单。

小莲娇哼一声,道:“区区开了一个‘体位’的毛头小子也敢惹到我们,不看看你那几斤几两!”

“找死!”黑衣青年脸上遍布着阴霾,他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把淡绿的小剑蓦然出现,陡的便追着小莲杀去。

这茶馆不过是供人歇息之地,若要出了个伤亡,还真无人管理。

小莲看上去娇小可爱,可这动起手来丝毫不藏拙,在黑衣青年出手时,她眼睛微微一眯,那两芊芊长指微微一夹。

啪!

长剑断去,小莲又一指生生点在黑衣青年的胸前。

只是这轻轻的一点。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黑衣青年身体仿佛被束缚了一般,一下子被‘点’飞了出去。

“滚!”

小莲收为那轻轻一指,指尖似乎笼着一股气。

而至始至终,钟望雪都不曾出手半分。

那黑衣青年霎时一惊,摔倒在地上之时,惊恐的喊了一句:“你……你开启了飞天位!”

人体有五道奇妙的穴位,统称五玄位。第一位‘力位’,第二位‘体位’,第三位为‘气位’,第四位为‘脑神位’,第五位则为‘飞天位’!

这五处穴位乃为人体最为精妙的穴位。

开启第一位力位,便可力大无穷,身体内仿佛有着源源不断,永远也用不完的力道,但即便是如此,那也是小道。

第二位则是体位。163女人网

体位一旦开启,常人十步只需一步,且刀剑难以伤身,敏捷难以揣摩。

而第三位气位,更为诡异,据说一旦开启气位,体内气流上下出入自如,便可靠着这一股子气,隔空操控宝剑,十米百米杀人,握剑自形剑气,不成问题!

这黑衣青年本是附近一小宗的弟子,在这一代也算是有名气,张扬跋扈无人敢惹,可现在一看,眼前之人竟然是‘飞天位’,飞天自在的飞天位。顿时身子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莲拍了拍手掌,娇哼了一声,又坐回了原地。

钟望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阁楼下青年。

……阁楼下品茶的人同不在少数,那十七八岁的青衫少年品着杯中茶水,淡淡的清香扑鼻,陶冶人的心扉。

“什么医道,你医别人,医好了那是你应该的做的,医不好,那就是你的罪过。舅舅从小教你如何医人是其一,那最重要的还不是自己的实力?在这世上,那千宗万派,不知道多少的家族,医道终究是被人欺负啊!”

这旁边坐着的中年男子是叶玄的舅舅,苦叹一声,话语中有着百般惆怅与无奈。

那青衫少年名为叶玄。

叶玄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舅舅的意思,总是谁的拳头大上一些,谁就更厉害一些!”

“你知道就好,不过咱们家的医道也不能丢,当年你爷爷丢的那个面子,还是需要你找回来,你天生近医,学医乃是一代天才,悟性也是颇为优秀,若你这修仙资质再好上一些,那就更加完美了!”叶大有长声叹道。

叶玄心中明白。

品着杯中茶水,心却有些苦涩。

这大陆还是实力为尊。

当年他爷爷一生为医,可称得上是一个‘道医’,这道医是对医术高明之辈,连修仙者也可救得的高明医师。

修仙者固然不食人间烟火,五谷杂粮,百病不害,可那也只是百病,真若受了大伤,灵丹妙药也没什么用处,就需要有高明医师妙手回春方可。

他爷爷一生做了不少善缘,那一身医术甚至传闻可起死回生,虽有了些夸大,但他爷爷的医术精湛与高明,的确不是盖的。

他爷爷当年游历天下,可不只是救治区区普通的凡人,若只能救治凡人,那便是酒囊饭袋,他爷爷就连那些翻山倒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修仙者中大能之辈也可救得。

然而他爷爷太过专注于医术。

当年他爷爷叶言行被人邀请去医治一个大能宗门的千金小姐,这宗门有一脉天生为体质欠缺,阴旺成灾,每隔三代必有一‘百煞之体’,这百煞之体便指为煞气太重,若只是这些便也罢了,偏偏这百煞之体就算修仙,成了那大能之辈,也绝活不过三十岁。

为了这百煞之体,那大能号召天下声望不浅的医师,去救治他这一脉的百煞之体,他爷爷也是其中之一。

然而就是这一去,他爷爷叶言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被那大能家族送回来的时候,他爷爷已经频临死境,精气耗光,生机寥寥无几。

他爷爷是医治那百煞之体而遭到反噬而死的。

但其中具体的缘由,谁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爷爷临死前给舅舅和他留了一句话,便是他以后若是在医学上有所成就时,必要再上那大能宗门,将百煞之体给医治好。

除此之外。

还有一句话。

医之道固然重要,但千万不能落下了自己的实力!

这世界上,终究是谁的拳头大,谁更为厉害一些!

这一句话,他爷爷临终之时,加重了很多语气!

他们一家共有五个人。

他爷爷死后,就只剩下了他与他舅舅叶大有。

他舅舅是他爷爷捡来的,倒并非是他母亲的弟弟,他爷爷让他喊叶大有为舅舅,便是让他铭记,他还有个母亲。

不过不管其他,在他眼中,叶大有就是他亲舅舅!

至于他的父母。

从他出生到现在,就压根没见过两人。

而他爷爷死后,他与他舅舅的日子一落千丈,原本所住的一处雅地,生生被人赶了出去。

这些……都是实力不足的缘故啊!

什么医德什么医品,抵不上半分用处。

“可惜当年你爷爷看错了人,将他老人家一生所创的‘道医圣书’后半部分放在了江东柳家内,本意让柳家在他死后将道医圣书转交给我们,但那柳家却是在你爷爷死后将此事一推再推,仗着咱俩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就将‘道医圣书’的后半部分藏了起来!”叶大有一脸恨意。

“小玄,你记住,此次舅舅好不容易为你讨得一个上衡一山拜那绿殷宗的名额,舅舅不求你日后能完成了你爷爷临死前的心愿,但那道医圣书为你爷爷一生心血,倘若你日后在绿殷宗内有所成就,定要上那江东柳家讨回一个公道!”叶大有拍了拍叶玄的肩膀。

“舅舅,我知道!”叶玄端起茶杯,闻着其中扑鼻的香气,品了一口。

叶玄知道,他舅舅心中恨不得马上就去那柳家要回他道医圣书的后半部分,可是他舅舅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爷爷一生所创的道医圣书。

上半部分在他自己手中,而下半部分,则就在那江东柳家中。

他在医之道上的天赋可称是一个天才,十六岁就将道医圣书的上半部分全部学会,并且运用的熟练之极。

他爷爷生前共有八十三针,而道医圣书上半部分记载着三十四针!

这三十四针,每一针都有不同的效用!

而他,则是能够将这三十四针用的熟练在心。

可惜这三十四针制作起来很难,他爷爷临终前只留给了他十八实针!而还有二十一针遗落在江东柳家内。至于剩余的实针,则是不知道在哪里了。

“嗯?”叶玄突然一怔。

“啊!”

就在这时,一道疼痛的大吼声从这茶楼下传出,叶玄也叶大有朝着那声音的来源看去,却是发现一名壮汉突然栽倒在地,撕裂着胸口的前的衣物。

“我……”

这壮汉紧要牙关,额头上滴落汗水,满脸充斥着血红,一股子热气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他怎么了?”叶大有疑惑道。

“看他的情况,体内火势太盛!”叶玄微微皱眉。

他刚想要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却见一名黑白道衫的老者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黑白老道旁边跟着一名药童,这药童张嘴就道:“今个算你运气好,元医师他老人家碰巧路过此地,看你疼的不轻,就帮你看上一看!”

第二章:姑娘哪里不舒服?

这壮汉是一个开了力位的普通人。

单开一个力位,的确是普通人。

无论是开了第一位力位还是第二位体位,都还不能算是修仙者。只有那开了气位,控制无形之气的人,方才能够勉强称得上一个修仙者。

“元医师,我……我这是怎么了!”那大汉忍着疼痛喊道。

那黑白道衫,被称作为元医师的老者摸了摸胡须,啧啧的看了大汉一眼,道:“没有什么大碍,你交出一块‘墨丹’,我给你一粒丹药,保证三日内恢复,且药到病除!”

“墨丹?”大汉面色一变。

“怎么,若舍不得,那就算了!正好老朽还舍不得自家丹丸,给你全是浪费了。”黑白道衫的老道冷哼一声。

跟着自称元医师老道的药童也龇牙咧嘴的道:“就是,我们家元医师大发善心救你一命,你还担心墨丹,收你一块墨丹那是便宜你了!”

“好了好了!”元医师摆了摆手。

这两人一人伴白脸,一人伴红脸,还真是悠哉自在。

“等等!”壮汉努力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捂着胸口那撕裂般的疼痛道:“我拿一块墨丹,还望元医师一定要帮我止了这疼痛!”

说着话,壮汉轻拍了一下腰间储物袋,一块黑如漆墨的丹丸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老道接下那‘墨丹’,眼中一闪喜色,面上倒是神色不改,也一拍储物袋,一粒火红圆圆的丹药落入了手中。

“将这颗‘米火丹’服下,三日之内必会恢复!”老者摸了摸那不多的胡须,眯起眼睛笑道。

“敢问老医师,能不能立刻止痛,我这胸口疼的厉害,仿佛有火快要窜出来一般!”壮汉咧嘴大叫道。

“想要立刻止痛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老道摇了摇头。

话音落下,便拿起那米火丹往壮汉嘴里送。

“你给他服食米火丹,那是想送他去死!”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站起身来,他皱着眉头朝着那壮汉走去,冷冷的说道:“他体火太旺,多半是前一段时间中了火毒,方才又喝了‘火梨茶’,这才引发了体内火毒反噬。你若不喂他这米火丹,他疼个两三时辰就会自我化解,你却还喂他米火丹,吃了米火丹,他就算不死也要三两天爬不起来,你这是火上浇油?”

“你,你怎么说话呢!”那药童顿时大吼道。

“庸医!”叶玄沉声说道。

这世上不缺少江湖骗子,更不缺少庸医。

那黑白衣衫的老道也气的不轻,指着叶玄道:“好,好,好!敢说我元某是庸医,我便看看你怎么去医他!”

区区一个小子,能做什么!

叶玄不在去理这元老道,看了大汉一眼,说道:“你前一段时间是不是去了火焰山脉!”

“小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大汉眼中一闪诧异。

“你中了火毒!”叶玄缓缓说道:“不过火毒不深!你坐在椅子上!”

黑白衣衫的老道脸色阴晴不定。

听眼前这青衣小子这么说,还真有那么个门道,似乎正中了那大汉的病因!这样一来,岂不是泄露他是骗子了?“好你个小子,年龄不大,竟然还敢学人出来招摇撞骗!”

还没等那大汉坐在椅子上,元老道指着叶玄一声叱喝:“你那使的是什么办法,我看就是行骗之术,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就替你家长辈教训你!”

元老道话音落下的刹那,袖中的手蓦然伸出,不问分说,直接朝着叶玄劈来。

这一掌,力道无匹,就是大石也可拍了粉碎。

“嗯!”

钟望雪坐在窗前看着这阁楼下的一幕,楚楚动人的红唇微微一动,那双眼中一闪怒意,便要拍向木桌,一跃而下。

但是下一刻,她就停了下来。

叶玄右手抬起,直接拦住了这老道的胳膊,又一抓,扣住了老道的手腕,相比老道的力道,叶玄的力气要比老道大了许多。

两者一交手,谁强谁弱,一眼就分辨了出来。

这老道开启人体五玄位第二位体位,拳力稳如泰山,行如风,动如兔,可他不知道的是,叶玄同样开启了五玄位之第二位体位!

两者都为体位境的人物,相比之下,老道已经年岁已大,又是招摇撞骗之辈,毫无交战经验,怎可能是叶玄的对手!

“自取其辱!”叶大有喝了一杯茶,摇了摇头。

叶玄一把扣住老道的后退路线,又一掌拍去,白日下,这一掌快如闪电,轰落在了老道的身上!

啪!

尘土飞扬,那老道栽倒了地上。

元老道心中一惊,以他多年行骗的经验,这小子看上去没什么能耐,怎么一出手如此厉害。

当即从地上爬起来,脸变的飞快,霎时一个恭敬,谄笑道:“是元某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撞上了医道上的前辈,是元某眼拙,还望小友不要怪罪!”

叶玄心中暗叹。

这世上也的确如他舅舅所言。

谁的拳头大一些,谁就是道理。

这元老道分明是一个庸医,行医的骗子,可若自己输了,那真的还被他说成了假的。

然而他赢了,这元老道就立刻改口。

“你行骗我管不着,回去好好学上一些医术,不指望你把人给治好了,别火上浇油就行!”叶玄无奈的说道。

兴许是受其爷爷的熏陶,总是见不得一些败坏医道的腐败之类。

“小友教训的是,小友教训的是!”黑白衣衫的元老道连忙拉起那药童,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走啊!”

说着话,一老一少就一溜烟的离开了茶馆。

“这年头行医骗子还真多啊!”

“想来这位小友应该是有些真本事!”

茶馆里传出了些许的议论声。

钟望雪看着阁楼下的情景,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

“小姐,有了!”小莲突然一眨眼睛,高兴的说道。

“有什么了?‘钟望雪托着下巴,问道。

“有办法了啊!”小莲嘻嘻一笑,娇小可爱的脸蛋凑近了钟望雪。

“英雄救美?”

英雄……救美?钟望雪俏脸点了点,道:“这个办法可行!”

……一盏茶后。

“小哥你用了什么办法,还真不疼了!”那大汉喜悦的喊道。

他脸上本是充斥的血色全部褪去,那胸口处的灼热疼痛也一消而散,竟是不在有一点半分。

想起刚才那把他疼了个半死的灼痛,大汉连忙道:“小哥,这一块墨丹你收下吧,算是报酬,否则今天俺可不知道要疼上多久来着!”

叶玄洒然一笑,道:“举手之劳,若真是费了大功夫,我自会向你索要墨丹!”

“这……”大汉听到这,连忙拜谢,道:“那真是多谢小友了!”

这墨丹来之不易,他也是为了得到这一颗墨丹方才中了火毒,否则还真不至于疼的如此。

接过那大汉的拜谢之后,叶玄回到了自己椅子上。

“一会喝过易水凉茶,咱们也该走了!”叶大有说道。

叶玄点了点头。

“明日衡一山的那位朋友就该下山接你了,到了绿殷宗切记要小心,绿殷宗高手如云,且那些青年才俊心高气傲,不要惹是生非,你这医术绝学不能落下,可也不能随意显露出来了!”叶大有说到这,声音略小了一些。

“舅舅,我知道!”叶玄微微一笑。

叶大有也露出了笑意,道:“你天生聪慧,脑子机灵,舅舅也不教导你那么多,想来你心中比谁都清楚!”

“楼下的朋友!”

就在这时,阁楼上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声音。

叶玄四处望了望,发现这声音所喊的人不是他人,正是自己,不禁诧异,头扬了上去。

只见一名身穿蓝衫的妙龄女子探出脑袋,眉眼如画,大眼睛清澈灵动,伸出白嫩手掌挥了挥。

正是钟望雪。

叶玄微微一怔,下一刻眉头微紧,道:“姑娘何事!”

他只觉得这女子在哪里见过。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刚才看朋友出手,医术非凡,可否给我看一下!”钟望雪盈盈一笑,两眼形似月牙,十分好看。

“姑娘哪里不舒服?”叶玄心中有些警惕心,问道。

这女子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模样,可那气质非同凡响,举手投足间,大气自成,是他平生所见,是那些乡野女子和婢女永远远远也无法企及的美。

单不说这些,仔细观察之下,会发现这女子身体外散着一股无形的气,恐怕实力要比他高明了许多。

“哪里不舒服?”钟望雪一歪脑袋,墨发垂散至肩膀,平静的看着叶玄,随即嫣然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哪里不舒服,朋友帮我看一下吧!”

叶玄想了想,自己与这蓝衫女子并无仇恨,且又有些面熟,这女子不会吃饱了没事寻他的事情。

“姑娘稍等!”叶玄点了点头,起身前往茶馆的阁楼上。

“小姐,这方法不错吧!”小莲嬉笑道,说着话时,还往嘴里送着糕点。

“可是我身上没事,更没病!”钟望雪将芊芊两指放在了茶杯上,却没有丝毫抬起的意思,道:“唯一一次有些事情,难倒了不知道多少德高望重的医师,也被他给治好了!”

踏踏。

叶玄来到了阁楼上。

“唉,小哥来了!”小莲当即招了招手,给叶玄递了一个椅子。

叶玄坐下,眼睛看向钟望雪。

开始在楼下看去,模样一眼未曾见个真切,但近距离一看,只觉得这女子更美了一分。

面莹如玉,眼澄似水,灿若丽花。

“姑娘,我们是不是见过一面?”

剑破仙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剑破仙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叔途同归1章(第1章 我老公在洗澡,你找他有事吗)

    原标题:叔途同归1章(第1章我老公在洗澡,你找他有事吗)小说:叔途同归第1章我老公在洗澡,你找他有事吗“秦总,人家想你了,那里也好想,痒痒的好不舒服,你什么时候过来给人家检查检查身体……”看到这条短信时,江迟暖的脸色倏地一白。握在手心里的是她丈夫秦陌笙的手机——下一刻,短信那头,备注写着小宝贝的发件人见没有回信,添乱似的又发来一条信息。“秦总,在做什么呢?是不是那个黄脸婆又在缠着你,烦你了?”对方口里说的黄脸婆大抵是指她这个名义上的秦太太了,江迟暖的心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纤细的手指飞快在手

  • 你是我的触不可及1章(第1章 到底谁出轨?)

    原标题:你是我的触不可及1章(第1章到底谁出轨?)小说:你是我的触不可及第1章到底谁出轨?收到那条信息的时候,顾绮蔓刚进酒店的大厅。是闺蜜许乔发来的,一连好几条,全是图片。里面的主角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挺拔,面容俊朗而精致,眉眼锋利,从容而凛冽。而他身旁小鸟依人的女人气质脱俗而独特,穿着简单却优雅的棉麻衣裙,长发挽起,五官不算顶尖出挑,但那一双眸子宛如秋水霜露,潋滟撩拨。两人一个仰头说话,一个微笑瞩目,郎才女貌,温馨和谐,好不般配。背景是机场,两人一手推着一个行李箱,正从出口往外走。顾绮蔓的脚

  • 恋上女人花1章(第001章 电脑病毒)

    原标题:恋上女人花1章(第001章电脑病毒)小说:恋上女人花第001章电脑病毒这天中午,林凯接到了小舅妈唐慧敏的电话,说家里电脑坏了,问他有没有时间过去帮忙看一眼。“当然有了,我今天没课,小舅妈你在家等我,十分钟就到。”说完,林凯立马就出了门。十多分钟后,林凯就来到了唐慧敏家门口,恰好唐慧敏打开了门,看到她之后,林凯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太漂亮了!其实唐慧敏本来就是个漂亮女人,只不过她的职业是警察,总是制服正装示人,倒是清爽利落,可也少了一些女人味。今天林凯还是第一次见她穿裙装的样子呢!唐慧敏今天

  • 美女总裁的风流兵王1章(第一章 你好,我来应聘公关)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风流兵王1章(第一章你好,我来应聘公关)小说名字:美女总裁的风流兵王第一章你好,我来应聘公关白空火急火燎的赶往帝皇酒店的前台,一边跑着,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看到白空那焦急的神情,前台小妹连忙站起,脸上带着职业的笑容。“你好!请问招聘在几楼!我来应聘公关!”该死的老头子!把我召回就算了,还说让我去和一个姑娘结婚。别开玩笑了,你们那个年代的婚约怎么可能束缚我!原本他是这么想的,结果老头子直接把他封锁在了国内,完全不给他出国的机会,这就算了,居然连他的账户都联系人冻结了,一副要断了

  • 假如爱有天意1章(第一章:捉奸在床)

    原标题:假如爱有天意1章(第一章:捉奸在床)小说名称:假如爱有天意第一章:捉奸在床“顾明轩,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我没有!”苏沫跪地上,一丝不挂的身体只披着一个被撕破了的床单,她眼睛血红,拼了命似的对面前地男人大吼。苏沫真的不记得那个光着身子地男佣人,是怎么爬上她的床的。她只记得,当自己惊慌失措醒过来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就被踹开了。门口黑压压地站了一群人,最前面的,就是自己的丈夫,顾明轩!于是,苏沫被无数的手从床上拽了下来,男佣人也被拖到了客厅。现在,卧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顾明轩就坐在她的面

  • 傲娇校花爱上我1章(第001章 冰清玉洁的校花)

    原标题:傲娇校花爱上我1章(第001章冰清玉洁的校花)小说名:傲娇校花爱上我第001章冰清玉洁的校花晚自习,老师没来值班,教室里乱哄哄的。我在做作业,但好几道题不会,想偷看同桌秦璐瑶的,她却警惕的用手遮住,还扭头瞪了一眼,脸上满是鄙夷之色。“不给看就不给看,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心里不屑道。今天的秦璐瑶似乎和以往都不太一样,上身穿的校服,下面却穿了一条短裙,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看的我是心里砰砰直跳。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坐的不舒服,还是别的缘故,秦璐瑶在座位上总是扭来扭去,眼神有些

  • 有佳人在侧1章(第一章 我的表嫂)

    原标题:有佳人在侧1章(第一章我的表嫂)书名:有佳人在侧第一章我的表嫂张雪身材高挑,一双腿笔直又细长,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二十左右岁女孩的清纯。发育的前凸后翘,每次看到她那被撑的鼓鼓的胸前,我的心都会嘭嘭直跳。她被卖给我家那天,我记忆深刻。我从小父母双亡,依附在表叔家,那年张雪十八岁,而我那都快三十的表哥刘大宝,整天还吊儿郎当的。张雪就是表叔给表哥买回来的媳妇,可我那不争气的表哥,新婚前一天就喝多了,和几个狐朋狗友调戏人家大姑娘,表叔去派出所领他,家里一时就剩下了我和张雪。张雪被锁在客房,我接到表叔

  • 大学生的幸福生活1章(第001章;羊外腰)

    原标题:大学生的幸福生活1章(第001章;羊外腰)小说名字:大学生的幸福生活第001章;羊外腰到凤凰村的时候,我有些傻眼。我预想到山村的贫瘠,但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山村不大,坐落在半山腰里,山上山下全是石头和树,石头是黑的,树是绿的,黑的石头和绿的树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我也知道,越是看似美丽的山村,其实越是贫穷。一条山路蜿蜒进了村子,老胡那破旧的桑塔纳2000不得不停在山脚之下。我背着个大包,他帮我提着我的手包,我俩累的满头大汗的往村子里走。“小苏,你的家庭条件这么好,怎么会选择做一名大学村

  • 逆乱狂师1章(第1章 你小子耍诈)

    原标题:逆乱狂师1章(第1章你小子耍诈)书名:逆乱狂师第1章你小子耍诈初秋的早上,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一列高铁列车驶进了渝城的北车站。几分钟之后,一道略显瘦削的身影从车站的出站口缓缓的走了出来。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左右,面色清瘦,紧蹙的双眉间透出一丝倦意,一双深邃而又锐利的眸子之中则是透出淡淡的忧伤。缓缓的走出出站口,男子扫了一眼车站外的车水马龙眼中终于带上了一丝的生机,让人感觉这还是一双活人的眼睛。八年的杀手生涯,八年的痛苦生活,最终自己还是回到了原来离开的地方。得到的终究还是要失去,但是失去的却是

  • 再掌权风1章(第001章 恶行)

    原标题:再掌权风1章(第001章恶行)书名:再掌权风第001章恶行一觉醒来脑中居然多了二十一年的记忆,一幅幅画面不断地浮现,如同不可磨灭的印记般真实深刻,仿佛是刻进了他的灵魂之中,令邓华不敢不相信,重生么?人生真的可以重来一次的机会?前世因为父亲交好赵建军县长荣升书记掘取第一桶金,凭借这层关系复原兵出身的邓华,也顺利进入了官场,上面有人加上父亲强大的资金做后盾,短短十几年就到了副处位子。父亲邓明毅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间财运亨通,而他也有希望在两三年内再往上走一步,只是乐极生悲!常言道其兴也勃焉,其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