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在线阅读

2017/11/25 3:37: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的野蛮美女老板

第1章诡异的淘宝

面对世界的各种荒唐,无论你哭还是笑,都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粉红带着暧昧灯光,半瓶法国红葡萄酒,沉重的喘息声,床不堪重负发出的吱呀,将一个肥硕的身体和一个女人不堪的画面勾勒的清清楚楚,可是那个女人手中却拿着高脚杯,放到嘴边喝一口红酒,然后用手指摁着苹果手机发着短信,嘴里偶尔发出应付叫声,可是眉宇间掩饰不住厌恶的神情。

男人发出一声闷哼,肚子上的肥肉使劲颤抖了几下,接着整个身体压到女人身上,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岳松你个死胖子完了没有?”在他身下的女人用刻薄冷哼道。

“完了,完了,老婆我完了!”被叫死胖子岳松的男人,连忙讪笑着说道。

“完了还不快给老娘滚下去,你打算压死老娘啊!”岳松的老婆乔敏使劲推了一把岳松,这一身肉只有比二百六十斤多,没有比二百六十斤少,所以纹丝未动。

手忙脚乱的滚下来,讨好的声音,谄媚的笑容,“老婆你躺着,我给你打点水洗洗!”

“哼!”乔敏冷哼了一声,忽然看着手机屏咯咯的笑起来,飞快地摁着回复短信。

岳松尴尬的爬下地,回过头看了看专注聊天的老婆,轻轻叹口气向卫生间走去,脚刚跨进浴室门,隐隐传来鄙夷的声音“金针菇!”接着又是几分放荡的笑声。版权163nvren.com

手猛地攥紧,脸上的肥肉随着阴霾哆嗦了两下,过了几秒钟之后,他才再次挪动脚步,忧郁和颓废像一层阴影笼罩着他。

打扭开水龙头,使劲往脸上撩了两把水,抬起头镜子里出现一张已经被肥肉挤得几近变形脸,凝视了十几秒后,将双手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忽然猛地用肥厚的手在脸上使劲搓着,用力搓着,似乎想将这张又肥又丑的脸搓下去。

“死胖子你还要让老娘等你多久?”卫生间外面传来乔敏不耐烦地喊声。

“来了,来了,这就来!”岳松连忙放下双手,看了看镜子中除了皮肤有些发红,除此之外没有变化的脸轻轻叹口气,从地上拿起塑料盆,接了点热水,拿了块毛巾,像条听话的狗似的向着房里走去。

看见岳松走进来,乔敏迅速将手机塞到枕头下,将双腿一撇,岳松拧了拧毛巾,把它放到乔敏的腿中央。

“你个死胖子难道想烫死我啊!”乔敏嘴里发出一声惊呼,抬起脚狠狠踹向岳松,岳松半个悬空坐在床沿上,被一脚蹬在胸口,顿时整个身体从床边翻过去,手中水盆恰好扣在脑袋上。

一声巨响,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房间里的摆设似乎都颤了一下,乔敏有些担心看着床下面,过了一会儿,一个头顶绿色脸盆的脑袋冒出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神情,就像一只刚刚探出龟壳的巴西绿毛龟。我的野蛮美女老板在线阅读

乔敏看见岳松的样子,迟疑了一下忽然嘴里发出狂笑,而且笑的那么疯狂和恣意,最后捂着快要笑抽筋的肚子,躺在床上嘴里发出诶呦诶呦的声音。

岳松脸上也带着笑容,不过他的笑容好假眼神苦不堪言,“诶哟”的声音,就像一根钝钝的锯条来回拉扯着心脏,心痛!

身边人发出匀称的呼吸声,岳松轻手轻脚爬起来,可是肥硕的重量,让席梦思床垫震动两下发出咯吱的声响。

“死胖子不要吵我睡觉!”乔敏嘴里嘟囔了一句。

“老婆不会的,我不会的!”岳松轻声说道,更加小心的动作着,下了床,有些担心看回头看了一眼,轻轻松了口气。

忽然睡梦中的乔敏翻个身,砸吧两下嘴毫无顾忌般的说着梦话,“那个死胖子,要不是看在这个月奖金的份上,老娘才不让他上身,那个东西只有金针菇大小,连给老娘瘙痒都不够,还是我亲爱的马歇尔够劲,来,来嘛!”说完这句话搂着被子身体紧紧缠揉着,一副骚的不行的摸样。

岳松脸上的肥肉拧在一起,扭曲狰狞的五官显出怒意,手猛地攥紧,眼睛环视了一下,看到梳妆台上有把梳子,伸手拿过来,看着熟睡中一脸贱样的乔敏,将手高高举起,就这个动作持续了两分钟后,最后还是没狠下心,轻轻无力垂下来,将梳子放回原处,慢慢的向着房门外走去,背影是那么忧郁和颓废,可是脚步却是那样轻。

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屏幕进入到win7界面,点了两下鼠标连接网络,过了一会儿打开藤讯180度界面,在度娘和谷哥两个搜索引擎之间犹豫一下,想起内事问度娘,外事问谷哥,估摸自己的事应该是内事,于是在度娘的栏目中输入一行字,“如何减肥还能使自己小鸟变大”,点了一下搜索,可能是网速慢,页面一动不动。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岳松起身很小心的将书房门关住,又来到窗户前压开一条缝,一阵冷风透进来,吹的他一个激灵,一连好几个喷嚏,大气不敢出,心虚的站了一会,侧耳听旁边的房间没有动静,这才又放心的从柜子底下摸出一包烟,拿出一颗点着,深深吸了一口,过了一会儿慢慢吐出几缕烟,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忽然他看见电脑的屏幕狂闪了几下,接着屏幕都黑了,不禁大惊失色,这台电脑可是专属乔敏的,如果因为自己上网中病毒弄坏了,世界末日没来,可专属他岳松的世界末日绝对可以用秒来计算,情急之间出了一脑门汗。

连忙跑了过去用颤抖的手使劲点着鼠标,期待有奇迹出现。人生总是如此的措不及防,所以在措不及防之间,屏幕又亮了,出现了淘宝商铺界面,一个笑容可掬的店小二双手抱拳作着揖,旁边还有行字“亲,店小二已经恭候多时了!”。

“亲你妹啊,搜个问题进个淘宝,把我吓个半死,有没有搞错!”岳松嘴里嘟囔了一句,准备关掉这个界面重新找度娘商量。

忽然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里面写着走过错过不要误过,就算不买进来看看也是好的!

岳松迟疑一下在里面输入问度娘的同一句话发过去,对方很快就回复,显示一个大大的鬼脸,然后下面写着令岳松心狂跳的一句话,“信我者得永生,没什么瘦不了的,更没什么大不了的,包君满意。”

岳松使劲揉了揉脸,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这个问题他问了度娘无数遍,也将度娘列举的办法和秘方试了遍,可到现在还这个吊样子。163女人网今天问度娘进淘宝,而且淘宝这个掌柜竟然说包君满意,真是活见鬼了。

不过岳松抱着姑且试一试的心情在对话框里输了一句话,“我是想相信你,可你确定能令我满意吗?”

“呵呵,先把你生辰八字给我!”对话框里出现这样一句话。

“你要我生辰八字干什么?”

“信我者得永生,如果不信,拜拜!”

岳松暗道就算给他生辰八字又掉不了一根毛,于是在对话框里输入了自己生辰八字,可是等了好半天却没有了下文,不禁有些生气,连续给对方打了几个问号,可还是没回音,最后实在不耐烦干脆给对方扔了两颗炸弹和一坨屎,将鼠标放到了页面关闭符号上。

忽然指头感到一阵刺疼,连忙使劲抖了两下,燃尽的烟头掉在地上,他也顾不得关界面,急忙蹲下将烟头捡起,用粗而笨拙的手指将地上散落的烟灰,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捡起来,又仔细看了看,这才放心的走到窗户边,将手里的东西扔出去。

坐回到电脑旁,发现有了回复,连忙将脑袋凑近认真地看起来。

“阁下命格奇特五行俱全,可五行当中生生相克又生生相生,而且命带七杀,天命格、几率格、集体格、情绪格、修炼格,格格相套,偏偏这五格指数低的要命,有如此命相之人实在万中无一,再加上你是阳年阳月阳时所生,我真不知道是该恭喜你还是该同情你!”在这句话的末尾有两个表情,一个是龇牙另一个是衰。

看完这句话岳松如坠云雾,愣了一会儿,抬手给那边发过一连串的问号。版权163nvren.com

等了一会儿传来回复,“阁下最近四年里是不是体重激增,而且那活越来越小?”

看到这句话岳松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呆呆的看着屏幕,过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用颤抖的手在上面打出一行字,“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了吧!”

“相信,相信,我绝对相信。”屏幕上惨白的光映在岳松的脸上,令他那张充满激动神情的肥脸,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狰狞……。

夜已经很深了,可没有月亮,一栋栋居民楼沉静在黑夜里,只有一扇窗户有丝微亮透出来,这难道是个不眠的夜吗?这也许只有岳松自己才明白。

第2章祸起电梯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昆德拉

岳松气喘吁吁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走进公司大门,看到电梯门刚好停在一楼,急忙喊了声等等,快到电梯口的时候,看到一张带着轻蔑微笑的脸,将自己的手指头放在了电梯关门键上,然后张开嘴无声的说拜拜两个字

电梯门关上了,范启德你个狗日的!岳松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掏出手机看了看,离打卡时间还有三分钟,打卡,打卡,狗日的打卡机,这可是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已经有不少的奖金。就在打卡声中离自己远去。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迟到,这个月的奖金已经在昨晚兑现出去,如果拿不到,绝对是灭顶之灾。因为他已经从乔敏一次次的河东狮吼中,反复体会着闻风丧胆和奴颜婢膝最精髓的含义。

咬了咬牙看了看不远处的那部停靠在一楼的电梯,又看了看周围恰好没有人,拼了!加快步伐来到那部电梯跟前,伸出手一摁,电梯门开了,闪身走了进去,尽管他认为自己的动作很迅速,可是这一身累赘的肥肉,将本应该敏捷的动作放慢一万倍,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住的时候,一只白皙,很纤细、柔嫩的手伸了进来。

岳松很胖也很丑,怎么形容呢,无论多么颓废的人只要看见他就能从他身上找到希望,可是这并不代表岳松失去对美鉴赏的能力,他不得不承认尽管平生见过无数只手,可是这一只手却漂亮的惊心动魄。

目光痴呆的看着那只手,当然那只手也不会只停留在电梯门上,如果这样岳松的痴呆绝对不是因为惊艳,而是因为恐怖。

一只手很快带出一个曼妙的身体,可是这个动作在岳松眼中似乎被放慢了无数倍,如莲藕的胳膊,如白天鹅的脖颈,如峰峦般的曲线,如铅笔般笔直的双腿,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同时在这个女人身上似乎融合火的热情和冰的冷漠,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加上绝美的容颜和魔鬼般的身材,对每一个男人都有着难以抵抗的诱惑力。

岳松的头上开始冒汗,这汗水绝对不是因为意志正在苦苦抵抗美色诱惑的产物,而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身份,她是伊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最顶端的女王——总裁梦秋水。

梦秋水本身就是个传奇,二十三岁的时候凭借自己,一手创立伊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一个小小公司迅速膨胀,很快就成为流动资金上亿的国际性贸易进出口大公司,请注意是流动资金,还没有包括不动产之类的资产评估。

这个梦秋水如同横空出世,谁也不清楚她的来历,于是一些曾经是上官秋水的商业对手,聘请了私家侦探或者利用手中关系,想调查一下这个神秘女人来历,可是还没有调查清楚,这些对手就在梦秋水凌厉的商业手段打击下,很快关门大吉。

还有一些自诩为精英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想追求梦秋水,可是各个昂着头进去垂着头出来,如果有人问怎么回事,这些人就像商量好一样,沉默是他们共有的语言。

后来有个官二代喝多了,在言语中说了几句关于梦秋水的话语,没几天他老子就因为经济问题被中纪委找去喝茶,而这个官二代再也没有出现过。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人们对这个神秘的女人除了好奇之外,还有着深深的敬畏。

今天岳松能亲眼近距离看到活的,应该说是一种幸运,但也是一种悲哀,因为未知的命运正躲在某个角落,开始磨砺它尖锐的牙齿,瞅准时机大大咬岳松一口。

在梦秋水身后还有两个人,岳松认识,一个是伊人服饰公司总经理雷少轩,另一个是伊人服饰公司人力资源部秦怡霜部长。

老天不开眼啊,今天我怎么会碰到总裁视察子公司,难道我的人品就这么差?看来要买彩票了,岳松无语看着电梯顶。

这部电梯像他这样的小喽喽根本没有资格使用,今天被逮个正着,什么奖金此刻都是浮云,就连这份工作都有可能成为神马。

果然雷少轩看到岳松在电梯里,顿时用犀利的目光看着他,如果这视线能转化成实质的话,估计岳松体积庞大的身体早已灰飞烟灭了。

秦怡霜漠视了岳松一眼,将视线转到别处,倒是梦秋水很认真的审视了岳松,然后转过头看了雷少轩一眼。

雷少轩知道总裁的意思,可是他又不能实话实说,如果说岳松只是服饰设计部门的一个小小设计师,梦秋水总裁肯定会质疑他的行政管理能力;可要是撒谎说岳松是公司新晋高层瞒过一时,但事后秦贱人肯定会告自己黑状,梦秋水一定会对他的人品有所怀疑,这他妈的可是两难,难道今天出门没有烧香,才碰到这个衰神吗?心中不禁对岳松的怨恨又深了一层。

梦秋水等了几秒钟,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准备开口询问,也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里响起带着某种拐弯特质的声音,很有些荡气回肠的意味,狭小的空间多出一股令人皱眉屏住呼吸的味道。

岳松看到上秦怡霜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心中顿时了然,低下头就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一张大脸涨得通红。“没素质!”梦秋水屏住呼吸,用最简短的语言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将嘴紧紧抿住,生怕多吸一口那股气体。同时她的手指伸向电梯摁钮,电梯很快停下来。

在门打开之后,尾随两位女士而出的雷少轩,狠狠瞪了岳松一眼。至于秦怡霜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至于梦秋水更是柳眉倒竖,显然她还没有从那股气体的影响力中走出来。

等到电梯门再次关上,岳松抬起头暗暗松了口气,忽然他想到那股气体是从冰美人秦怡霜某个很隐私部位排出的,心中不禁有了几丝异样的想法,当然他绝对不像某些变态使劲吸上两口,而是暗暗想到,原来冷面秦美人也会放屁,而且杀伤力并不比她的魅力指数小多少,想到这里脸上的肥肉抽动了两下,露出一个比哭并不好看多少的笑脸。

着电梯金属光面反射出自己有些变形的脸,岳松慢慢低下了头,一张卡就在最后一秒里,恰到好处的塞到打卡机里,偷偷向左右看了一眼,看到没有注意他,这像做贼一样溜到自己的格子间。

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回想起电梯那一幕,尤其是梦秋水如万载寒冰般的眼神,感到不寒而栗,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战。怎么办?他简直快要哭出来。

丢了这份工作,就凭自己的丑样子,还有哪个公司肯要他?完了,这次全完了,没想到因为一个月的奖金,却面临滚蛋的局面。这可怎么办?难道跑到梦秋水办公室哭诉一番,来求得对方原谅?。

要不带上一把砍刀去对方办公室威胁一番,说自己是黑社会,左青龙又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如果实在不行,拿出终极武器说自己门前一对双花大红棍,记得电影中那个教习先生就是因为这句话挂了。

当然这个想法也被岳松否决了,如果第一个想法还靠谱的话,这第二个想法简直疯狂。看来还得找雷总,如果不是雷总帮衬自己估计早被踢出公司了。

该死淘宝卖家,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睡过头,如果不睡过头就不会误电梯,如果不误电梯,自己也不会鬼迷心窍上了高层专用电梯,如果不上高层专用电梯,也不会碰到上官总裁,如果不碰到上官总裁,自己这份工作还应该能安安稳稳干下去。

我的天啊,问题是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更令岳松绝望的是,他竟然相信了那个淘宝卖家鬼扯淡,打款给了对方,六千,整整六千啊!这是他结婚四年来背着乔敏攒的所有私房钱!

别说什么明珠电视塔,此刻的他连爬珠峰的心都有!315电话,他妈的315电话是多少,我要投诉,我他妈的要投诉!

手忙脚乱抓狂般的打开电脑,准备与度娘深入交流一番。“岳松你他妈的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或是你的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要不就是你根本没有长那玩意!”

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将岳松从忙碌的状态中扯出来,然后狠狠惯在现实中。一沓文件从天而降,立刻尘土飞扬,岳松咳嗽着连忙抬起头挤出讨好的笑容……。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的野蛮美女老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邻家师姐初长成7章(第7章 邻家是美腻师姐)

    原标题:邻家师姐初长成7章(第7章邻家是美腻师姐)小说:邻家师姐初长成第7章邻家是美腻师姐喝酒喝到吐血可不是什么好事,莫一凡想灌陈贵,陈贵脸色发白难堪。有些老师怕事情闹得太大,出来劝阻了。莫一凡耸耸肩觉得无所谓,没有再勉强。此时方健整个人都有些发愣,坐在一旁神情涣散,傻了一般。陈贵则神经绷紧,提防着莫一凡来灌火酒,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而张一国早就成了哑巴,他可不敢惹莫一凡这怪胎。发生这样的事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而后众人再吃一些便纷纷离开,留下水清柔和莫一凡。水清柔看一眼莫一凡,说道:“我们也走吧

  • 诸天神王7章(第7章 危机临近)

    原标题:诸天神王7章(第7章危机临近)小说名:诸天神王第7章危机临近“虽说受了重创,倒也因祸得福,领悟了龙象真意,龙象神拳的第一式龙象出世,我能够完整的打出了……”宋哲一边歇息,一边自我总结。……龙台宗,外门峰。邱震紧攥着手中的一封信,心神激动。黄桧抓耳挠腮,焦急问道:“邱师兄,内门那位在信上说些什么了?”他被宋哲打断的四肢,在一枚续骨丹的药力下,已经恢复如初。“嘿嘿,鹤师兄在信中说,他对宋哲那小子能够修复武脉的方法很感兴趣,让咱们把他抓回来,等待他的发落!”邱震阴森一笑,看向桌子上摆放的一个个

  • 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 很简单,收拾她)

    原标题: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小说名称:无敌小刁民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汤半仙家在小南庄的西南之地,房子朝北,根据风水学来讲,这是一个相对吉祥的人居风水方位。内在和美,外在平实,是非常适合家庭居住的流年方位。以前赵宝玉可不懂这些道道,不过他现在明白过来了,这个汤半仙还真有两下子。来到汤半仙家后,赵宝玉直接翻墙而过,就看到这老头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他丢过去一块石头,调侃的笑道:“汤老头,你这身子骨打得还蛮像样子嘛。”汤半仙被这丢过来的石头吓了一跳,看到墙头上坐着的赵宝玉时,牛眼顿时一

  •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 无耻,偷窥狂)

    原标题: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无耻,偷窥狂)小说名字: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第7章无耻,偷窥狂“奴妇这就吃了!”徐婶惊恐万状地抓起一把和着泥土的馊饭菜塞进嘴里,吃完又在云轻狂‘和善’的目光下,又抓起塞嘴里,直到吃干净为止。“滚。”云轻狂重重一踩,才收了脚。徐婶如逢大赦,吓得连滚带爬头也不回的滚了。接下来的三天里。云轻狂过得还算滋润,带伤的徐婶乖乖地将一日三餐,餐餐准时地送到小耳房里,三菜一汤,有素有荤。顺带三天内,她也为这身破烂羸弱的身子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三天下来,还是有效果,

  • 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 姐妹陷害)

    原标题: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姐妹陷害)书名:魔君大人请宽衣第7章姐妹陷害“奴婢春柳呀,小姐,您别吓奴婢!”那丫鬟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慌张的神情。苏依依故作头疼的抚了下额头,“方才不小心撞了下,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能不能告诉我,我和太子什么关系?”论演技,她可是一流的。果真,偷偷瞥了瞥那丫鬟,对方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天啊,小姐可是哪里受了伤?小姐和太子有婚约在身,只是皇上迟迟不肯将婚期定下,小姐这几日正伤心难过呢。”苏依依的嘴角有些僵硬,她的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本尊不但长得丑中了毒,还痴心

  • 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 唐氏集团)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唐氏集团)小说:校花的灵王保镖第7章唐氏集团唐果依偎在床上抱着布娃娃,见陈妈走进来,拍拍床,道:“陈妈你坐下,陪我说几句话。”陈妈微笑着走到近前,坐在床上。唐果拉着陈妈的玉手,轻轻抚摸着,柔声道:“陈妈,梵天是一个坏蛋,他满脑袋都是利益,他接近你,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今后不要搭理他好不好?他满嘴的甜言蜜语,都是欺骗!”陈妈心中一暖,没有想到唐果是担心梵天把自己抢走,这孩子也未免太纯真了,反手握着唐果的手,轻轻爱抚道:“果果,其实小天的身世很凄惨的,你也要好好

  • 弑神之王7章(第7章 决战)

    原标题:弑神之王7章(第7章决战)小说书名:弑神之王第7章决战第一场,陈山和沈青上台。沈青依然拱起手,行了一礼,即便是对阵最强的陈山,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畏惧,反倒充满了战意。“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自己滚下去吧!”陈山依然目中无人,轻蔑地说道,“三,二,一……”沈青没有动。“可惜,你真的想找死!”陈山皱了皱眉,对于沈青的举动,很不满意,在这比试台上,居然还有人敢挑战他?“我,只求一战!”沈青,显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哦?我记得,你以前也是个废物吧!”陈山呵呵一笑,“难道,就不怕我再让你变成一个废人,

  • 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 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小说书名:权少的重生悍妻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唐姒瞬间安静了,含泪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的爷爷,有那么一瞬,她几乎要忍不住冲动说出真相。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明白上官漫柔和卓亦宸在爷爷、在上官家的重要地位。而她,如今只是个陌生的‘外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说出‘上官漫柔和卓亦宸联手谋杀上官妃’的真相,不仅没有人会相信,反而可能会再一次被杀……“我梦到阿妃说……”唐姒顿了一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华丽的火红色长礼服,她才继续道

  • 囚心锁爱7章(第7章 妈咪,我们很缺钱)

    原标题:囚心锁爱7章(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小说名:囚心锁爱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这个人演的好假。”庄庄从厨房端来一碗炒青菜,偶然撇到电视上的新闻,说道。庄晓刚才的想法还没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被噎住:“你怎么说人家是演的呢?”“一看就知道,电视里的人演的比他好多了,他一定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女朋友想要独吞财产!”听着庄庄一下子冒出的一句话,庄晓头皮有些发麻,一把关掉电视机,念道:“行了,别看了,吃饭时间不许看电视。”“哦。”庄庄不满地鼓起嘴巴,乖乖爬上桌子,等着吃饭。话说另一边,庄晓将这个她捣鼓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 苏晓晴现形记)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脑子里激烈的进行着思想斗争,是现在就向教授坦白还是再试一首曲子?今天出洋相是肯定的了,现在坦白或许教授还能原谅她,要是再录一首曲子恐怕。但是侥幸心理又告诉她或许刚才是太紧张了加上不适应再试一曲说不定就好了呢?教授再次示意,苏晓晴才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可以了老师。”琴声继续,这次开头比刚才节奏慢了不少,苏晓晴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双手飞快的记录这一段曲谱,开头过了曲风突然一变一段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