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破碎的记忆在线阅读

2017/11/25 0:33:11 来源:网络 []

小说:破碎的记忆

第一章初遇之际,砰然心动

 方圆几十里内仅有的一幢豪华别墅里,紫色窗纱随风摆动着一点感觉不到炎夏的炙热,上官怀柔做完最后一道任务,长舒口气,洗了舒服的澡,走进二楼超大的卧房里去,暗叹:这个卧房差不多有怀亭家的房子一样大。163女人网

 “这么有钱的人,居然都舍不得花钱请家政,太吝啬了吧。”她嘟囔着在画架前落座,墙上那幅雍正时期宫廷画师的江山图早就吸引了她的注意,自己在老家里的博物馆见过上卷,这便是下卷了吧。今天特地从家里带了画笔颜料,来比葫芦画瓢一回。

 别墅外一辆法拉利停下,走出一个温润如玉的年轻男子,抬头看看还很毒辣的阳光,叹了口气:“这个冷天泽也真是的,这么热的天,居然要我亲自验证房子,还真把我当亲兄弟了。”

 推开高高的篱笆铁门,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一个礼拜前来的时候庭院里到处是荒草和落叶,游泳池也积满了垃圾,室内更是尘埃的味道。现在却焕然一新,荒草和落叶已经不知所踪,到处是花香和绿色植物的味道,他疾步走进房子,不禁脱口叫道:“天那,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看来家政的人花了不少心思吧。”

 大到家具玻璃门窗,小到桌上的花瓶都一尘不染,最关键的是扑鼻而来的清香让人舒畅。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定眼看到桌上半个被掏空了瓤的西瓜皮,显得格外诙谐,他笑着拿起西瓜旁边的一张纸,上面条条框框的写着打扫工作的内容,和红笔的记号。一曲高山流水在旁边的手机种播放出来,他看看四周,又看看楼上,空无一人。

 手机铃声停下,一条短信接踵而至,他好奇的打开,念出:“柔儿,我晚上要加班,肖强会去接你。勿在外逗留。”

 “柔儿,真是好听的名字。”他看到桌上整齐的书本,一张学生证跃然眼前,“上官怀柔,上海大学广告学系……”

 他走到冷天泽的卧室,看到一女子正一脸认真的画画,阳光透光窗洒进来,她肤白赛雪,明目善睐,尤其是随风飞扬长发和粉色长裙更是让人心荡漾,显然她没有注意到有人在靠近自己,目光和手都锁定在自己的画纸上。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他在床上睡了一个短觉醒来依然看到她还在作画,忍不住含笑欣赏起来:如此美景,如此美人,如此美画,如果都是自己的,恐怕要羡慕很多人了。破碎的记忆在线阅读

 想到这里,他苦涩的摇摇头,这里只是他们的驿站,很快或许就又要离开,女人再美又如何,离自己都太远太远了。自己何曾过过这样惬意的生活,一杯清香的咖啡,一个可人的女人,一间安静的房子,一场美不胜收的幸福,永远,或者永远都不会再和自己沾边!

 天色将晚,柔儿终于娇嗔一句:“天那,累死我了。”

 声音如莺语泉流般动听,让他不觉坐了起来,她转过身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本能的反映就是尖叫,拿起身边最有杀伤的武器……画笔刀,指着他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你是柔儿吧?”他含笑问道,从床上跳下舒展一下腰身,“你哥哥要肖强来接你,但是肖强有事来不了,就让我来接你了。”

 她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眉清目秀中带着一些硬朗,似笑非笑中带着一些邪恶,轻声说:“我哥怎么没有告诉我?”

 “你一直在作画,他打电话给你,你没接到。”听他口音倒有点像港台明星的样子,却十分让她有好感。

 “那我叫什么名字,我哥哥叫什么名字?”她还是警惕的问道,这方圆几十里空无一人,可不敢掉以轻心。

 “上官怀柔,上官,嗯,怀,亭。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他思忖着说道,他不确定发短信的人是不是叫上官怀亭,只看到联系人的名字是亭哥哥。

 柔儿这才收起戒心,拿起手边的一支笔把头发盘在脑后,把纤细白净的脖子完全坦露了出来,显得更加迷人了,她收拾着东西柔声说:“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我哥应该不认识这么帅的人呀。”

 “我叫穆子谦,肖强的新朋友。”穆子谦笑着,看她头上的笔更觉好奇,便特地绕到她身后去观察一番,凌乱又有序的发丝显得格外动人。

 柔儿忽然转身倒退几步:“你干什么?离我远点。”

 穆子谦耸耸肩,忽然很想逗逗她,便笑着说:“你说呢?”

 柔儿抓起涂料,冷声喝道:“别过来。”

 穆子谦嘴角的邪笑让柔儿既害怕又有些说不出的感受,她不是没见过帅哥,可这个人的眉毛鼻子眼睛都让自己心开始乱。说明163nvren.com

 风吹来,桌上的纸张被吹散开来,两人都不约而同的伸手去抓,柔儿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穆子谦忙身上去拉,结果两个人齐齐摔倒地上,他的手居然盖在了她那稍稍隆起的地方。

 而柔儿手中的涂料早已波在了两人的脸上和脖子里,此刻也没有感觉到身上被人偷袭了,只觉得穆子谦的脸像是一张脸谱,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她细小整齐的牙齿,穆子谦伸了一下舌尖,心想:没想到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勤奋刻苦,居然到家政打工,何况还生得这么漂亮,要不要先慰劳一下自己呢?

 他思忖着,手便不觉加大了力度,可他知道,如果是此刻是冷天泽在她身边躺着,肯定不会顾及也不会考虑,而是直接就把她给办了。

 “流氓!”柔儿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怒骂道,扬手就要抽他耳光。

 却被穆子谦伸手握住,“是你先摔倒的好不好?我好心扶你,要不是我帮你垫着,你的腰恐怕就断了。”

 柔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腰下有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脸红着挣扎坐起来,径直跑到卫生间洗了一番。”

 穆子谦也走到另外一间房子冲了个澡,可身体却让他尴尬得不行,还在思忖要不要找她激战一番,好让自己的火气降低一下。阅读163nvren.com可想想她这般可爱,让人心动,还是别害她了,便翻出衣柜里从前的衣服,收拾好自己走进天泽的卧房。

 柔儿也已经整理好自己,看到他便又脸红了,一句话不说的,只是娴熟的整理着被他弄乱的床铺。

 “嗨,小美妞,你一个大学生做什么家政?”

 “谁告诉你我是家政的了?”柔儿白了他一眼,抱起自己的东西走出门去,嘀咕着这里的一切。

 穆子谦这才知道,原来这里不是家政所做,都是她收拾的,惊愕的看着她。

 柔儿倒不以为然的说:“唉,没有办法啊。那个冷总要庞经理找人收拾,庞经理要哥哥找人收拾,又说公司要节约开销,这种事情要哥哥自己看着办,给了一些费用连这些纸上说的盆栽的钱都不够,我们哪里有钱请家政呢。现在又是夏天,我就找了一些好朋友来帮忙收拾了,这里面的小盆栽还好是我自己种的,不用花钱。”

 穆子谦恍然大悟,难怪这里看上去很温馨的感觉,原来是女孩子主导的,不过有点不符合冷天泽的性格,恐怕庞太师和她的哥哥都难逃一劫,含笑说:“那个庞经理可真讨厌哈,按理说冷总这么有钱不会在乎请家政的钱吧。”

 她从厨房拿出两罐饮料递给他一罐,在沙发上坐定,一脸的不悦:“哥哥真不知道怎么得罪庞太师了,他一个个堂堂正正交大研究生毕业,却硬是被赶去做了行政经理,唉,也不止哥哥一个人,其他的人也被乱调位置的。”

 两个人又对庞经理讨论了一番,柔儿好不容易找个可以宣泄的出口,便一股脑把自己哥哥所受的委屈全部说了出来,穆子谦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暗叹,没想到三年时光,这里也物是人非了,恐怕天泽要接来的是一个烂摊子。便故作兴致的问了问她在这边的生活、学习和怀亭公司的情况。却发现她对广告行业十分又见解。便笑着说:“你想不想去冷氏工作?”

 柔儿摇摇头:“我才不去,我只想过自己简单的生活。”

 穆子谦撇撇嘴说:“怎么?连冷氏也看不上?”

 柔儿叹了口气说:“只看着老板的家庭布置,也看得出他的性格是暴戾的,比现在负责这边的人也相差无几,左不过是换个模式折磨下面的人吧了。哥说了,老板的保姆司机什么的都是从香港带来的,可见是多么娇生惯养,不可一世的男人,我不喜欢这样的老板。”

 穆子谦看着她,哈哈大笑起来,她说的不错,冷天泽性格是暴戾不安的,更是不可一世的,不过还是捡着她懂的话题说起她的画,“我刚才看你画那幅画挺不错的?科班出身?”

 柔儿白了他一眼:“你不都看到我的学生证了吗?我学广告的。我伯伯是画匠,耳濡目染养成了爱好。”

 穆子谦短短半日已经被她嘲笑了无数次,他变态的想,为什么这种嘲笑这么舒心呢?看着她笑着收拾好一切,拿起半个西瓜皮对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便起身说:“走吧,美妞,我送你。”

 柔儿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别墅,又小心的回头检查了一下门锁,才悠悠的说:“那个,谢谢你来接我,我想请你吃饭。”

 穆子谦回头看了她一眼,被女人请吃饭还是头一遭,不过还是欣然答应。又忍不住贫嘴说:“那吃过饭呢?怎么安排?去你那,还是到我那呢?”

第二章初遇之际,酒醉借住

 柔儿虽然还年轻,但是也明白这些话的意思,脸顿时便觉得是火辣辣的烫,又暗叹还好是夜里,他看不到,便说起吃的转移话题。

 穆子谦想起前几天冷天泽要他到内地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不愿的,此刻却十分惬意,甚至有点感激他了,不免脱口而出:“早知如此,七年前就该休学到这里来,也好过七年这样的傀儡生活。”

 柔儿不解,跟在他脚后面,可也没问,只是说:“你心情不好吗?是不是我耽误你做事了?”

 穆子谦摇摇头,叹了口气:“是我自己耽误了我自己一生。”

 “你年纪这么轻,干嘛这样感叹?”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柔儿伸手挠挠脑门,轻声说:“这是夏天。”

 “我的心却凉似秋天。”穆子谦忽然站定,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身影那么熟悉,那么熟悉,刚才她画画的样子也是那么的熟悉,忍不住伸手扶住她的肩,想要吻去。

 柔儿惊吓:“你,你干嘛?”

 穆子谦捏捏眉心,轻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柔儿虽然不喜欢他这样轻薄的动作,可看着他的忧伤,不免有那么一点失落,轻声说:“你是不是刚刚失恋?”

 穆子谦摇摇头,冷笑一声:“好像,却不是,也许是我看错了。”

 柔儿不再说话,便跟着他走到车前,对面有车子驶来,在他们面前停下,一身跆拳道服装的肖强着急的说:“妹妹,不好意思,今天有几个学生缠着我,我没有换衣服就赶过来了,你等急了吧。”

 这个肖强和上官怀亭是大学室友,关系很密切,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做经理,兼职做了一家武术馆的教练,做事果断,话速很快,上官怀柔经常听一句后,让他重复一遍。

 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柔儿笑笑:“肖强哥哥,你糊涂了?你不是让他来接我了吗?”

 肖强这才看到旁边的男人和车子,惊呼一声:“哟?法拉利?我的朋友?”

 穆子谦含笑看着他,刚想开口,肖强就把柔儿推到了一边,冷声说:“开个好车骗姑娘?哥们做得不地道啊。”

 柔儿不明就里的看着他们,拉住肖强,又看看穆子谦,忙说:“哥哥,到底怎么了?”

 穆子谦也不急,笑着道歉:“是我和柔儿开了个玩笑,玩笑而已。”

 他这才把事情解释清楚,又说看到了柔儿的手机一直在响,便看了短信,正准备送柔儿回去呢。

 柔儿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这么帅的男人居然是骗子?这才注意到他的车子居然是法拉利,天那,我在他面前说了庞太师和冷总好多坏话怎么办呢?哥哥一定会被挨骂的,我真该死。

 看她蹙眉惊讶的样子,他已经明白她的心思,笑着说:“怎么?刚才还说请我去吃大排档,这会不会要反悔吧?”

 她想开口道歉,肖强抢先伸出手,“您好,您好,我是肖强,冷总公司的上官怀亭是我的好朋友。没想到穆先生这么随和,能请到您吃饭是我们天大的面子,我们现在就去。”

 她眉头要拧到一起去了,两个男人握手谈笑几句分别上了车,穆子谦说:“柔儿,你坐我的车吧,刚好给我指路。”

 柔儿忙摇头,忙蹬蹬的跑到肖强车前,钻了进去,一路上也不说一句话。

 “妹妹,你怎么了?”大概是职业问题,肖强为人圆滑却不失真诚,说话巧妙不失风趣,心也特别细致,但是长的比较魁梧,一看就是正宗的北方汉子,“看你一脸不高兴,那个人惹你了?要是他惹你了,告诉哥,哥削他。”

 “我不知道他是冷总的朋友,说了冷总和庞太师的坏话。”她懊恼的说着,“怀亭早说背后不要论人是非,这下可好了,我把他的大老板得罪了。”

 肖强笑呵呵的安慰她几句,“只要你们小女人才这么小心思,大男人哪有那么小心眼,要是小心眼就成不了大老板的。我看穆子谦那人也听和气的,并不是每个有钱人都像电视上那样傲慢无礼的。”

 柔儿依然担忧不已,不时的回头看着紧随其后的车子,又想起他刚才两次三番调戏自己,不免脸色又泛红了。

 肖强开着车子,笑着说:“柔儿,你年龄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吧,哥哥看穆子谦是有钱人,性格又随和,帮你撮合一下,好让你钓到金龟婿,努力,嫁入豪门,以后就幸福了。”

 看着他一脸坏笑,柔儿蹙眉没有说话。

 肖强想或许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便伸手捏捏她的下巴说:“好了,怀亭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放心交给我吧,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没准还能帮怀亭换个好岗位,要是你真的能钓到金龟婿,可要记得给我介绍一个白富美。”

 柔儿看着车外:“难道你们都希望大家坐在法拉利车里哭,也不想坐在自行车后面笑吗?”

 肖强叹了口气说:“其实,怎么过都是一辈子,不是吗?你过的好,怀亭也放心,他,他也会安心。”

 安心?我宁愿什么都不要,也不想他离开。柔儿知道肖强是为她好,便回头对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穆子谦紧跟着他们的车子,自然也能看到不时回头看他的柔儿,苦笑一声:你还好吗?七年了吗?时间过得真快,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为了家庭,每个人都说为了别人,每个人都说为了爱,可到最后没有了金钱,没有了富裕的生活,一切都是如这尘埃让你们厌倦。小美妞,你也是这样吗?

 三人坐定,要了一些龙虾和几个小菜,啤酒什么的摆满一桌,两个男人从经济聊到文学,从天文聊到地理,从酒店聊到女人,好不融洽,甚至两个人稀里糊涂的就谈成了一个酒店住房协议。穆子谦只有中学时和好友吃过大排档,十几年了,又似乎回到了那个年代,不仅开怀多喝了几杯,两个男人都有了醉意,柔儿在一边心里惦记着万一冷天泽知道了以后的后果,恐怕自己和怀亭都吃不下兜着走了。

 穆子谦眼睛不时的瞟过柔儿,肖强自然看在眼里,便问起他的家庭生活,

 “孤家寡人一个。”穆子谦已经醉了,便张口说道,还开玩笑说要他一定给自己介绍一个来,到时候请他不醉不归。

 两个人又海吃海喝了许久,都醉得一塌糊涂,看样子是没有办法开车回去了,柔儿无奈,只好让他们相互扶持着回到自己家里。

 打开门,上官怀亭正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高声责备道:“柔儿,我跟你说了,外面很乱,不要在外面逗留,怎么就不听话呢?”

 柔儿怯怯的看着他,躲开,身后站着两个不稳的男人正对自己笑,怀亭以为自己看错了,惊愕的说:“穆总?”

 穆子谦的眼睛就没有从柔儿身上移开,怀亭便看着柔儿,柔儿吐吐丁香小舌,灰溜溜的钻进房子里,不敢说话。

 怀亭无奈,只好暂时把他们扶进房里,穆子谦拍着他的肩膀说:“好,怀亭,好好工作,我不会让天泽抄你鱿鱼的。”

 柔儿只好边帮怀亭收拾卧房客服,边把事情三言两句说了一遍,怀亭只是叹了口气,低声说:“肖强吐了,你照顾一下穆总,我去照顾他。”

 柔儿在客房帮穆子谦盖上被子,忽然被他抓住了手,挣了几下没有挣开也就由着他抓着,另外一只手随便拿毛巾给他蹭了几下脸,淡淡的说:“你为什么不是肖强的朋友呢?为什么是冷天泽的朋友?”

 穆子谦忽然起身紧紧抱住了她:“别再折腾了,好吗?那么久了,钱就这么重要吗?”

 柔儿不敢大声叫喊,怕怀亭听到,只能轻声挣扎:“放开我,你这个色、胚,怎么这么流氓?”

 穆子谦开始上下其手的抚着柔儿,柔儿吓得紧紧拉住他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张口咬住他的心口处:“混蛋,敢摸我?”

 “哦,疼,死丫头!”穆子谦松开她的腰,却又握住她的脸,“咬人是要付出代价的,知道吗?”

 “哥……唔”柔儿刚叫一声,就被他捂住了嘴巴,瞪着大眼看着他。

 穆子谦看了她片刻,甩甩头,冷笑一声,“是你还是她?钱和感情哪个重要?你告诉我?”

 柔儿摇摇头,掰开他的手,撇撇嘴说:“你真的失恋了?你不是穆子谦吗?冷天泽的好朋友,也应该是很有钱的人不是吗?”

 穆子谦手指划过她的脸颊,一字一顿的说:“我宁愿不要这钱,可是我不要的时候,却依然是这样的结果,要不要又如何?与其这般,不如安安稳稳的听着他们的安排,至少不用用心,就不会伤心。”

 柔儿听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可又只是听得迷迷糊糊,好像是说感情的失意,又好像是说事业的不成功,并没有打落他的手指,只是由着她在自己的脸上滑动,感觉有点痒,有点想笑,却又觉得有些温暖,有些像父母抚摸自己的,感觉很好,很舒服,也很想身边有个人经常这个疼爱自己。

 很久穆子谦才趴在她瘦小的肩头睡去,柔儿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床上,调整了一下枕头,才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失落的笑笑:穆子谦?真好听的名字,真好看的人,可是你也是怀亭的老板。算了,看你失恋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下次再敢对我无礼,小心我让怀亭和肖强废了你的子孙后代。”

破碎的记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破碎的记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武绝凌天9章(第9章 合作)

    原标题:武绝凌天9章(第9章合作)书名:武绝凌天第9章合作服下药的洛仙儿很快安静下来,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眸中的怒火使得她看上去好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这小妮子看来还是不服输呐。看着洛仙儿那愤怒的眼神,楚易心中暗道。“既然你都给我下了毒,那也该放心了。可以给我解开散魔指了吧?”洛仙儿声音冰冷,盯着楚易的眼神好像择人而噬一般。楚易坐了过去,拍拍洛仙儿的脸颊,微笑道:“放开你可以,不过需要过几天。对了,你这阎魔丹我就笑纳了,有了它,施展秘法的后遗症就彻底消除,而且我功力还能更进一步。”说着,只见他取出一个

  • 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9章(第9章 太差)

    原标题: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9章(第9章太差)小说名称: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第9章太差“不过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你尽管说。”苏紫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看在南风瑾眼里,不觉好笑:“你不是最喜欢勾引男人吗,那你就勾引我,直到我满意为止。”苏紫狠狠的怒瞪了南风瑾一眼:“哼,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我根本就没有勾引过男人,你别总是给我扣着帽子。”气愤的说着。“帽子?这个词不错,以后你就叫帽子了。”南风瑾不知为何,竟然觉得逗她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喂,你留点口德好不好,我要是帽子,你还是牛郎呢,四处发

  • 神通大主宰9章(第一卷 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 老妖,卷土重来)

    原标题:神通大主宰9章(第一卷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老妖,卷土重来)小说名:神通大主宰第一卷小子命缘本天成第9章老妖,卷土重来练武场中,只见白光一闪,林青木不再受到约束,却是让得柳清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的神通术失效了,他可是从未碰到这种情况!“柳清,你个王八蛋,快撤掉这个破神通,别阻碍大爷!”此时的炎骁在那水雾之中行动缓慢之极,看见林青木居然没有任何影响,便是忍不住破口大骂开来。柳清不敢怠慢,手中纸扇一挥,那朦胧的水雾便消失不见了。而林青木则是借助这个机会,取出法剑,顿觉实力大增,一剑横劈,青石铺

  • 叛逆的征途9章(第一卷 起步篇第9章 了断)

    原标题:叛逆的征途9章(第一卷起步篇第9章了断)小说:叛逆的征途第一卷起步篇第9章了断青年的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慢条斯理的弯下腰身,提起金二带来的那只旅行包,慢悠悠地淡漠道:“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金二哥,接下来,凡哥会招呼你的。”“我操你妈的。”金二怒极,伸手就去抓青年的脖子。不过那青年反应极快,动作也灵敏,仿佛狸猫似的,横着跳出一米多远,将金二的大手避开。金二还想继续去抓那青年,但张凡带来的那些大汉已一拥而上,将他围在当中。看着周围凶神恶煞、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大汉们,金二后脊梁冒凉风,一股恶

  • 亿万首席冷情妻9章(第9章 恶俗!姐妹争夫)

    原标题:亿万首席冷情妻9章(第9章恶俗!姐妹争夫)小说书名:亿万首席冷情妻第9章恶俗!姐妹争夫离开二人以后,芙茗随意取用了些食物,又和几个贵妇阔太聊了聊珠宝首饰,当然,她听得多,说得少。芙茗表现得很谦逊:“我还年轻,要多跟您几位学习才是。”没多久便到了整个宴会最重要的部分:慈善募捐。芙茗见到几乎所有人都交给临时出现的司仪一张支票,而司仪在接过支票后都会高声宣布其捐款的金额。芙茗事先和孟夫人商量过,最终她决定捐八万,不是最多也不是最少,既不突出,也不落后。听着司仪一个个名字念过去,芙茗放了心,孟夫

  • 首席的倔强前妻9章(第9章 我就要用你来还债)

    原标题:首席的倔强前妻9章(第9章我就要用你来还债)小说名称:首席的倔强前妻第9章我就要用你来还债夜幕渐渐降临。豪华的宾利,徐徐驶来,目的地就是顾小曼的家门口。司机下车,看了一眼顾小曼,十分恭敬的说:“顾小姐,请上车。”顾小曼却没有上车的意思,将手中的钱交给了司机:“拿去给你的老板,我爸爸的钱还了,从此和你们再无任何干系。”司机为难了:“顾小姐,这我做不了主的。”“那就打电话请示你们老板。”顾小曼没好气的翻了司机一个白眼。司机不敢怠慢,拨通了电话就是小心翼翼的请示着。很快,司机挂断了电话,同顾小

  • 天价首席的逃妻9章(第9章 幼儿园的巧遇)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9章(第9章幼儿园的巧遇)小说名称:天价首席的逃妻第9章幼儿园的巧遇上官云端一下子就被她的话给唬住了。冷天擎?还是算了吧,挑战的难度系数太大了。她可没有把握。拉了拉一旁的小家伙,“奇奇,妈咪问你,你为什么会让那个叔叔带你去上厕所呀?”对于陌生人,这小家伙从来都是避之不及的,这实在是令人感到意外。“叔叔是好人,奇奇喜欢叔叔。”上官奇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枚他喜欢的蛋糕孝敬上官云端。“宝贝儿,你可真偏心。刚才我问你叔叔送你什么你看都不给我看。小妈咪生气了。”苏语姗心中不服气。上

  • 打破虚空9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9章 如此美女)

    原标题:打破虚空9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9章如此美女)小说名称: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9章如此美女或许是年纪的原因,林青山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些高大的建筑物似乎显得异常的雄伟,不像自己记忆中自己曾见过的那些低矮的古楼!这道观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冷清,当他进入到里之后,时不时的就有几个小道士相伴攀谈着路过自己的身边,而且仿佛对于自己并不好奇也并不理会!“你怎么这么慢?你师傅都等急了!真是的!”之前的那个女孩不知从哪又冒了出来,站在他的面前摆了摆手道。“嘿嘿!我腿还是疼!”林青山故意说道。心里却暗想“

  • 媚者无双9章(第9章 面具)

    原标题:媚者无双9章(第9章面具)小说书名:媚者无双第9章面具也不急着回去,在一处青石上坐下。竟没发现,在青石不远处,云末在一株梧桐树下与一个小厮说着什么。云末听见声响,抬头起来见是她,挥手示意小厮离开,静立在树下,望着怔怔发呆的凤浅。凤浅也不知坐了多久,起了阵风,身上有些冷,收起纷乱的心思,听见有人朝这边走来。转头看去,却见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引着两个人走来,花荫茂密,看不清后头引的是什么人。她不愿随意见生人,就起身慢慢回走。凤浅不知,来人正是北皇想要指亲给她的太子皇甫天佑和他的副将薛子莫。皇甫天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9章(第9章 无聊的应酬)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9章(第9章无聊的应酬)小说: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9章无聊的应酬如果不是呆不下去,或许她真的永远都不想回这个是非之地。现在回来了,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份好工作。必须要赚很多很多钱来养臭小子,给他最好的生活。她深深明白,只有努力赚钱,才能给儿子更好的未来。那样,才不会枉费当年她的私心……“千色,我一个叔叔的公司前段时间出了些小意外,裁员闹得不安宁,好些人都自己辞职走人了。现在职位大量空缺,要不你去试试!”吃过晚饭回到出租房,千色就接到了钟离的电话。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