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废后逆袭在线阅读

2017/11/25 0:03: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重生之废后逆袭

第一章:重生

“轰隆——”

子夜降临的时刻,并州的天空闪过几道青白。原文http://www.163nvren.com/轰隆雷声接过,大雨瓢泼人间。

昏迷中的桓棠悠悠醒转,刚睁开眼,便被人从床上连拉带拽地拖下来,耳边紧接着炸开女子尖利刺耳的谩骂:“贱人,还敢装死!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她重心不稳,这一拽之下便扑在床下,头发被人毫不怜惜地拽起,脸上紧接着挨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痛席卷而来,这令她浓密如蝶翼的眼睫不由轻轻一颤,旋即却觉得有些不对,她为何还会有感知?她不是……

死了么?!

桓棠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抬眼,屋内檀桌木椅,一色禅房模样。眼前更是站着个柳眉倒竖、杏眼圆瞪的丫鬟,正怒气冲冲地俯视着自己。

“你是谁?”她警觉地问道。

“装什么傻?”来人十分凶悍,不由分说地拽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提起,“大半夜的被个野男人送回来是去哪儿了?你但凡有一点自尊自爱的心,也该记得你尚是大邺的皇后!”

她说着便扬手欲掴,却被桓棠精准无比的擒住,挣脱不得。于是大为恼怒,“贱人!放开我!”

桓棠只是看着她,妙目间波光潋滟幽幽如晦。网站163nvren.com

这恶奴在说什么,大邺?皇后?

这里不是南宸的建康么……

猝然之间头痛欲裂,桓棠微微沉了秀眉,一松手将她送了出去。丫鬟重心不稳,向后一倒撞在尖锐的桌子角上,登时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贱人!你敢打我!”丫鬟暴怒,才要发作,桓棠却突然将眼睛转向了她:“你是谁?”

她秀眉高扬,眉目带煞,丫鬟竟被这不怒而威的气势镇住,继而阴阳怪气地道:“娘娘,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大宫女,云意啊。”

一边说着,眼睛瞄到墙角高几上放置的青花瓷瓶,顿时计上心来。

娘娘?

桓棠愣了一瞬,垂了眸打量着自己的手:十指纤纤,骨若青葱白玉,无一丝瑕疵。

不,不对。

她的手当是有着厚厚的茧,有着数十年骑射练习和戎马生涯的烙印。网站163nvren.com

这不是她的手!

桓棠霍地起身,奔到铜镜前,脸上倏地爆发出惊愕的神色。

镜中人发丝如墨,肌肤胜雪,一弯似蹙非蹙远山眉,一双雾气濛濛含情目。

一张绝美但陌生的脸,与她从前的气质截然相反的容颜。

重生了……

她这样的人,竟然重生了。

苍天无眼么?!!

心口处一阵尖锐的疼痛,凝滞得仿佛化不开的浓墨一般,苦笑从唇角溢出一丝半缕,她缓缓阖上眼,将凌乱的思绪都隔离在脑海之外。

云意已摸到青瓷瓶边,才要下手,一阵淡淡却又不容忽略的轻声细语传过来:“你做什么?”

云意唬了一跳,见事情已然暴露,索性撕破脸,目露凶光地朝青瓷瓶抓去。桓棠反应更快,抓起桌上的银钗便朝她掷去,只见昏暗烛光中银光若惊虬一闪而没,那枚银钗径直钉着她的手指嵌入了墙壁,顿时血流如注。原文http://www.163nvren.com/手中的青花瓷瓶也倾落下来,砸在她的伤口上,引来一阵凄厉的惨叫。

“贱人……你敢伤我……昭仪娘娘定不会轻饶了你!”

两排贝齿打着颤,云意瑟缩在墙角,目眦尽裂地瞪着她。

“昭仪?”桓棠浅笑,“天家一妾尔,妾者,奴也。本宫既为皇后,她能奈我何?”

云意面色忿忿,唾了一口道:“我呸!你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贱妇!太后苦心栽培你多年,而你竟然一进宫就背叛她!别妄想她老人家还能大发慈悲地留着你,这皇后之位,早晚是昭仪娘娘的囊中之物!”

第二章:恶奴

“少废话。”桓棠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我问你,今夕何夕?”

云意先是一愣,继而不屑地讥嘲道:“同男人出去一趟连魂都丢了?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今日乃昭宣二十一年一月十九,劳烦娘娘记住了。”

一月十九?如此说来,她死了有半个多月了。

桓棠沉默半息,又问:“我是谁?”

云意一脸茫然,困惑地道:“什么?”

桓棠眸光一沉,戾气顿生:“我问你我是谁!”

她面色铁青,同从前温柔的举止判若两人。重生之废后逆袭在线阅读云意竟被吓了一跳,嘴皮打着哆嗦答:“昭帝宫中贞皇后,前淮安王与已故栎阳长公主之女,淮安王之妹,谢莞。”

谢莞?

这个人名在她脑海中如天光乍破,带着许多碎片似的记忆飞涌而至,如昀昭流霞在脑海中盛放。

忽闻“轰隆”的一声,一道雷滚过屋顶,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若琵琶凌乱,珠落玉盘,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走至窗边,望了晌屋外漆黑的天幕,有片刻静默。她心中明白,她已不再是南宸建康呼风唤雨的女相桓棠,而是北邺并州如待俎鱼肉般的皇后谢莞,她不能坐以待毙。

要报仇,须得先活下去!

回过神时,她眼中已是一片清明。桓棠冷眼看着正翻箱倒柜找着纱布包扎伤口的恶仆,于桌边坐下,自顾自地斟上一杯热茶。163女人网

云意疼得龇牙咧嘴的,仍不忘骂骂咧咧地问候着她:“撞了邪了!老娘居然被个废物吓到了!”

桓棠饮一口茶,清清浅浅地笑,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你说什么呢。”

云意下意识一颤,一转身又恢复为斗鸡般的趾高气昂,她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夺下桓棠手中的杯盏狠狠砸在地上,凶狠地道:“贱人!你怎么没死在外面呢?啊?同谁出去的?说!”

猎场?

桓棠脑海中断片似的记忆碎片顿时如珠成线,来龙去脉一瞬清晰。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谢莞,是北邺实际掌权者文穆太后的侄女,傀儡君主昭帝岚曜的皇后。三月之前,三六东郡荧惑守心,被视为亡国之象,天下不安。谢太后命昭帝巡幸东郡,安定民心。趁着昭帝外出、太后忙于朝政的机会,软弱了一世的谢莞愤而逼宫。太后大为惊怒,却终究念在姑侄情分上没有杀她,只将她囚禁在这千秋寺里,念佛思过。

谢莞的庶姐昭仪谢以瑶素来觊觎后位,今日原主抱恙,她便买通千秋寺的尼姑与原主的贴身侍女云意,送来毒药强行给原主灌下,又趁她一息尚存之时,命人拖去了野兽横行的猎场,想让野兽将她活活咬死!幸而遇见夜猎的人,将她救下!

如此说来,自己的处境倒当真不妙。

桓棠手指抚着茶杯,眸中一片深不见底的幽寒,“你在撒谎,你分明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你不过是担心自己同谢昭仪狼狈为奸之事泄露,是不是?!”

云意神色微僵,眼珠转个不停,桓棠却又接着说了下去:“你大概也很困惑吧,明明已经服了谢昭仪送来的毒药,又是扔到猎场里,本宫怎么还会活着……”

云意倏地变了脸色,忙道:“不不不!这药……这药是太后娘娘赐的!”

说到这儿,她像是有了几分底气,厉喝道:“对!就是太后没错!谢莞,你为什么不按照太后的意思去死?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挡昭仪的路?贱人!你不得好死!”

她扬手欲掴,桓棠梭然起身,一把擒住她的手往后一撇便将她压制的死死。云意才要尖叫,头发便被狠狠拽过,连着脑袋一块按在了桌上,撞倒茶盏乒乒乓乓一阵清响!

耳边一阵冷厉的笑声:“太后?太后想杀我多的是名正言顺的法子,何苦等到今日行此阴毒之计?”

手腕亦被径直卸去,还不等她尖叫出声,便被推至墙边书架底下,竹简经书跌落下来,打的她头破血流。

云意吃痛地惨呼了几声,从地上爬起来,气急败坏地大叫道:“贱人!我跟你拼了!”

桓棠冷哼一声,对着身前的矮几飞起便是一脚,径直撞在了云意的喉咙上!

她先是一阵闷哼,继而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呼,伸手想要推开压制在身上的木几。

不料桓棠一脚踩在了木几之上,一使劲,将她卡得更紧了。云意顿时两眼一翻,呼吸骤紧,霎时便脸色涨红,青筋暴涨!

桓棠却抚着脸颊上尚未消肿的半个巴掌印,瞄了眼书架旁边幸免于难的凤鸟衔环铜熏炉,唇边荡起一丝冷笑。

“你方才……好像打了我一个巴掌是吧?我想想,是哪半边脸来着?”

“你想干什么……”云意此时毫无力气,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色顿时苍白。

“诚如你所想。”桓棠道,伸手取过熏香袅袅的铜熏炉,悬于她头顶,打开炉盖作势要倒。

薰炉就悬在她的头顶,不断有滚烫的香灰簌簌掉落,云意怖惧地大叫道:“贱人!谢莞你个贱人!你敢!”

“不敢?废后诏书一日未下,本宫便一日凤临中宫。你一个吃里扒外的丫鬟,问本宫敢不敢?”桓棠眉目一凛,通身的威严清贵便都凝于眉眼,整个人气华高远,明艳的不能直视。

云意终于忍不住,尖叫着求饶道:“奴婢再也不敢了!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一声尖利适时传来,划破屋外深沉的夜:“太后娘娘驾到——昭仪娘娘到——”

重生之废后逆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废后逆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魔尊千千岁》《魔尊千千岁》

    原标题:《魔尊千千岁》《魔尊千千岁》书名:魔尊千千岁第一章穿越,城外凌辱东元,初春三月,朵朵桃花花压枝头,好不惊艳。霄城之外,凉风萧瑟。尘土钻入了云轻薄的鼻腔,撕心裂肺的痛楚遍布全身,麻痹了四肢。几个大汉正以画圈的形式围着一个少女,她面容稚嫩,衣着褴褛,暴露在外的大片肌肤白皙细腻,如同美玉。“小废物,你可万万不要怪我们兄弟几个,谁叫你得罪了自己不该得罪的人。”“小孤女可是要感谢我们,让她在死后尝到了欲生欲死的滋味。”贼眉鼠眼的男人放肆打量着少女的窈窕,虽然还不成熟,但是女性的曲线依旧隐隐约约了。

  • 《幻梦》《幻梦》

    原标题:《幻梦》《幻梦》书名:幻梦第一章买醉卡罗西餐是很好的西餐厅,这里不仅环境优雅,而且布局也是相当的考究,全部都是法国风格,让人到了就能感觉到浪漫的气氛。韩辛颖站在门外看着这样的地方,微卷的羽睫轻颤,她望着自己的脚尖,总是觉得不太适合这个地方,毕竟她只是个学生,而且自己的家庭也不富裕,根本就没有机会到这种地方来。即便是和夏霆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也很少来到这里,因为总觉得自己和这样的环境格格不入。但是她没想到刚走两步,就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如果是在平常的话,她一定会多看两眼,毕竟他与身俱来

  • 《赖皮桃花劫》《赖皮桃花劫》

    原标题:《赖皮桃花劫》《赖皮桃花劫》小说名字:赖皮桃花劫第一章误会晚餐时间,孟月华坐在旧式的木质餐桌旁边,桌面上就只有两个菜,一个清炒白菜,一个咸酸菜。孟小欣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在了孟月华的面前。她今天的收入一大半都花在了这碗鸡汤上面。“妈妈,这是乌鸡炖山药,你尝尝看,很有营养的!”看着女儿清秀而单纯,成熟而体贴的性子,孟月华心里是满意的,拉着孟小欣的手,“小欣,你今天给泽铭打电话了吗?”“呃……妈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出去旅游了!”“你这个孩子,那都是一个星期以前的

  • 《庶女弃妃》《庶女弃妃》

    原标题:《庶女弃妃》《庶女弃妃》小说名称:庶女弃妃第一章花魁明月高挂。张庭玮走在路上,脸上的寒霜浓重。一连几日,他到妓院胭脂楼里总是见不到花魁钟芷嫣,不是被老鸨子翠娘阻拦,就是突然有其他的事情,他只当是正常,却没想到是有人从中作梗。回到府上,张庭玮一脚踹开张子瞢的书房,里面伺候的人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也掉在了地上,等看到来人时,才回神跪在地上:“老爷。”“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等下人退尽,张子瞢站起身向张庭玮行礼:“爹爹,这么晚了过来有什么事情吗?”“逆子,还不跪下!”张子瞢变了脸色,却

  • 《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

    原标题:《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小说: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第一章重生苏陌岚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眼前一片血污,四周都是嘈杂的声音,有低声的议论,有肆意的嘲笑,还有大声的怒骂,唯一的一个哭声吸引了她。“王爷,小莲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家小姐吧,她不是有意的,小姐没有入魔,都是奴婢的错,冲撞了雨燕姑娘……”接着就是碰碰的磕头声音。苏陌岚下意识的想挣扎一下,但是立马她就感觉到自己被绑在一个柱子上,她定下心暗中戒备,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本王今日就是要驱魔,你们都闪开,小心被魔头伤

  • 《少爷的明星甜妻》《少爷的明星甜妻》

    原标题:《少爷的明星甜妻》《少爷的明星甜妻》书名:少爷的明星甜妻第一章偷拍,当场被抓!A市的电台播音现场。“好了,今天我们的节目就到这,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剧,同时也感谢林开心小姐您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访谈,下期节目我们再见。”随着电台主持人的一声‘再见“,访谈了一个下午的电台直播总算结束。林开心拆下领口的麦克风,节目中的她还是面带笑容,但下一刻就恢复到平日的冷漠:“没什么补充我先走。”走出播音城后,林开心接到一个来电。她还没出声,手机那头就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很想你啊啊

  • 《重生之权倾后宫》《重生之权倾后宫》

    原标题:《重生之权倾后宫》《重生之权倾后宫》书名:重生之权倾后宫第1章赐死红唇紧抿,拼命的咬着不肯松开,就是不想要让自己在最后的一刻,也要失去了那丝帝后的尊严。圣旨:皇后无德,**宫闱,为保皇室声誉此事不得张扬。朕念往日旧情,为保帝后声明,现赐毒酒一杯,保其全尸,得留美名,予后世荣尊。简洁的一道圣旨,看似仁至义尽,却道尽无情。十年夫妻,不敌新人一朝承欢,当她与程将军与同一床上醒来,却刚好被皇上与那贱妃撞门而入时,她就知道这脏水她是怎么都洗不清楚,却没有想到他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为什么?为什

  • 《逆宠毒妃无双》《逆宠毒妃无双》

    原标题:《逆宠毒妃无双》《逆宠毒妃无双》小说名称:逆宠毒妃无双第一章就是个废物解脱的灵魂才露出微笑,无双便觉得头疼欲裂,一系列不属于她的记忆窜入脑海,身子更像是被撕碎了般疼痛,想要起身都使不出力来。睫毛轻轻颤抖,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无双的心又一次的冷硬起来,不得不正视一个严肃的情况,她——魂穿了。凤长清,原主的父亲,名字倒是清雅如名仕,却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芸儿,明日为夫便将你扶正,这么多年让你屈居那个贱人之下,当真是委屈你了。”对于昏死在一旁的嫡长女,凤长清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予,就站在原配的

  • 《冠军老公》《冠军老公》

    原标题:《冠军老公》《冠军老公》小说书名:冠军老公第1章:我是上了她的车,又不是上了她的床“林姜驰,快点儿,我们快赶不上新闻发布会了。”林姜驰怀揣一堆资料,脖子上挂着沉重的单反相机,急匆匆地跑向前厅,额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白嫩肌肤流下来。杉城九龙宾馆前,一辆低调奢华的流线型黑色豪车缓缓驶入前厅,停在流光溢彩的大门前!车门被打开,走出一个男人,高级定制的手工黑色衬衫简单大气,恰好卷至手肘处,露出一截修长结实的手臂。他微笑着朝对面的记者挥手,闪光灯即刻在他身边“咔嚓咔嚓”响个不停!黄金分割的理想身材加上

  • 《争婚夺爱》《争婚夺爱》

    原标题:《争婚夺爱》《争婚夺爱》小说书名:争婚夺爱第一章闯进房间的陌生男人六月,初夏。知了还未叫响的时候,言诺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却已经按捺不住。她没有追随毕业大军的脚步,忙着找工作,而是在毕业典礼结束之后便匆忙的订下了飞往墨尔本的机票。这是她多年前的心愿,去和漫山遍野的小松鼠合影。当然,是一个人。然后就是父母苦口婆心的劝说,想把她策划已久的毕业旅行更改为全家的欢乐行。言诺自然理解父母的苦心,二十二年她都是大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性格乖巧懂事,成绩永远第一,假节日的放松活动是闭门看书,出行从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