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代猛男》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23 23:31: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绝代猛男
第2章 大骂二霍霍

颠了两下刘香琴才把周晓光的东西平放在手心上,而后用镊子在他指的那个地方轻轻的刮着,想要把刺儿给找出来。《绝代猛男》全文在线阅读

而周晓光的东西一进到刘香琴的手中,一种舒爽的感觉顿时就袭上心头。

“二蛋,你说那刺儿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呀”

两根手指在周晓光的东西上捋着,刘香琴一脸笑意的看着周晓光。

“哎呦,就是那,那疼。”

当刘香琴的手指甲再次经过中部的时候,周晓光低呼了一声,连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那马蜂的刺儿还在他的东西上,刚才刘香琴一直都没找对地方,忽然碰到了受伤之处,周晓光急忙就叫了起来。

“哦在哪呢”

听到周晓光的叫声,刘香琴又低头朝他的东西上看去。拿镊子抹了几下,刘香琴也看到了那根马蜂刺儿。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用酒精棉擦了擦,刘香琴拿镊子夹了好几下都没能把刺儿弄出来,疼的周晓光脸直抽抽。见镊子没用,刘香琴就到外面拿了根针,消过毒之后就在周晓光的家伙上轻轻挑了几下,而后就把周晓光的那根刺儿给挑了出来。

“哎呀,可累死我了,还从来都没干活这么累的活儿呢。”把那根蜂刺儿给挑了出来,刘香琴便笑吟吟的看着周晓光,说道:

“二蛋,婶子费这么大的劲儿帮你把刺儿给挑出来了,你该咋感谢婶子”

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事儿,但周晓光哪能不明白刘香琴的意思。虽然这个刘香琴已经快四十岁了,但长的绝对不丑。

而且她也不下地干活儿,皮肤也很白。

看着被刘香琴撑的鼓鼓的白大褂,周晓光嘿嘿一笑,伸手就向刘香琴抓去

就要碰到刘香琴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顿时就把两人给吓了一跳,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163女人网

“这大白天的关啥门呐,快开门,我要抓药。”

砸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周晓光最恨的那个二霍霍。周晓光急忙把裤子提上,从床上下来,而这阵刘香琴已经掀开帘子走了出去,把门打开了。

“使那么大劲干啥有劲儿朝你家婆娘使去,把门砸坏了你赔呀”

二霍霍在村里的名声不咋地,他还有个外号叫恨人不死。这孙子整天在村里传这传那,比老娘们还老娘们。

村里大多数的人都烦他,但又不敢太得罪他。他那张嘴太损,要是让他抓着谁家的把柄,出不了两天隔壁村的人都能知道。版权163nvren.com

“香琴,大白天你插着门干啥莫非这屋里还藏了啥汉子不成”

晃晃悠悠的进了卫生室,二霍霍一下就看到周晓光撩开帘子走了出来。一看到周晓光,二霍霍顿时就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周晓光一看到他就恨不得大嘴巴子抽他。

“哟呵,二蛋在这呀你们刚才干啥呢还拉着个帘子。”嘿嘿笑了一声,二霍霍接着说道:“也幸好是二蛋,要是换成别人非得传出闲话不成。”

听二霍霍夹枪带棒的埋汰自己,周晓光当场就想发作,不过刘香琴这时却说话了,周晓光见她说话,也就没吱声。

“我说二霍霍,你有事儿没事儿,二蛋大腿被马蜂给蛰了,我帮他拔刺儿就能传出闲话去你要是没事儿就赶紧走,我这还忙着呢。”

“啊马蜂蛰了大腿嘿嘿,也幸好是没蛰到第三条腿,要不可就真成了二蛋了。来自163nvren.com

这二霍霍说话不是一般的损,周晓光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气的够呛,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日不死的二霍霍,你再特么的乱放屁,我把你牙打掉塞你腚门里去。”

周晓光的外号就是这孙子给起的,而且这个家伙老在背后笑话他。周晓光的东西虽然小,不过脾气可不小。

而二霍霍被周晓光指着鼻子骂先是一愣,而后脸就变成了猪肝色。咋说他也比周晓光大一辈儿,周晓光都该喊他声叔。

之前周晓光一直都忍着就是因为这个,今天这二霍霍又夹枪带棒的埋汰他,周晓光终于是忍不住了,一下都爆发了出来。

第3章 尴尬的一幕

“周二蛋,你咋的也得叫我声叔,你咋骂我”

当着刘香琴的面儿被周晓光骂,二霍霍脸上哪能挂的住。163女人网不过他也知道周晓光要是泛起二杆子劲儿没准都能动手,虽然他还想撑撑场面,但说出来的话已经有些软了。

“骂你,我特么还想弄你女人呢。二霍霍,你最好小心你那张破嘴,再满村的乱放屁小心我把你嘴给你缝上。”

压抑了一年的躁动情绪终于爆发出来了,周晓光顿时就感觉一阵舒爽。二霍霍见周晓光呲牙咧嘴的样子好像真要动手,立马就不敢说什么了。

见二人僵在这里,刘香琴打圆场,“哎呀二蛋呀,你就少说两句吧,咋说你还叫二霍霍一声叔呢,可不敢这么说话。

二霍霍你也是,老传二蛋闲话干啥,一点当叔的样子都没有。行了二蛋,你先回去,晚点我去你瓜园子再给你打一针,那马蜂的毒得彻底清除了,要不然你得遭不少罪。”

见刘香琴出来打圆场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而周晓光一听到刘香琴说要去瓜园子给他打针,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周晓光心里一阵兴奋,看来被马蜂蛰也不是啥坏事,不仅东西变大了,而且还能亲近刘香琴。

呵呵笑了两声,周晓光抬腿就出了卫生室,朝瓜园子走去。二霍霍见周晓光走远了,哼了一声,“就你那样还想弄我女人,都没手指头粗,绑根黄瓜还差不多。”

周晓光的型号二霍霍十分清楚,对于他这话当然是不屑了。

“二霍霍,你可别乱说,没准人家二蛋那东西还能长大呢。”

“屁。”

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二霍霍咧了咧嘴,“要是他那东西能长大,那我就让他弄我女人,哼,小牙签,就是套上竹筒还是牙签。”

说完二霍霍便笑眯眯的看着刘香琴,他惦记刘香琴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卫生室跑。刘香琴也知道他的心思,不过却看不上他,所以他跑也是白跑。

周晓光从卫生室出来,一路哼着小歌往瓜园子走。东西变大,虽然是被马蜂蛰大的,但这还是让周晓光十分的兴奋,走路都感觉有些发飘了。

“哟,这不是二蛋吗啥事儿这么高兴啊”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村长的女人田杏花见周晓光一路哼着小曲,禁不住就问了一句。

要是换成以前,别人叫他二蛋周晓光都感觉那是一种讽刺,不过现在他的东西变大了,也就不觉得二蛋这外号多刺耳了。

况且村长家的婆娘可得罪不起,他家能承包上瓜园子可是村长照顾的。周晓光嘿嘿一笑,连说没啥。

田杏花也不深究,而是笑呵呵的对他说:“二蛋呀,明天我家猪圈上梁,你可得来喝酒啊,让你嫂子也来,大家伙热闹热闹。”

一听田杏花说猪圈上梁,周晓光就撇了撇嘴,不过他不敢说什么,笑呵呵的说一定来。不过转头周晓光就在心里骂了起来,心说这村长家是想钱想疯了,连猪圈上梁都要请客。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田杏花的闺女刚考上大学,要是不想办法弄钱估计连她闺女的学费都交不起。

沙头村附近出了名的穷村子,当村长虽然有点油水但也不太多,所以他家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捞钱。

回到瓜棚,周晓光感觉把裤子脱下来,看着自己的东西变样没。看了一会儿,周晓光心里涌上来一阵失落。

他感觉东西变的比刚才小了,这才十来分钟的时间,要是按照这个速度的话那到不了晚上自己的家伙又得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时周晓光忽然感觉有人盯着自己,抬头一看,见他嫂子谢淑婷就站在自己的对面,愣愣的看着周晓光,脸上也挂着两片酡红。

见周晓光抬头看向自己,谢淑婷急忙移开自己的目光。而周晓光一看到嫂子来了,急忙提起裤子,然后就使劲的拉拉链。

人在着急的时候最容易出错,周晓光拉了半天才把拉链给拉上,但却夹住了他支出来的毛,疼的周晓光直吸凉气。

“嫂嫂子,你咋来了”

第4章 翻脸不认人

见谢淑婷手里拎着个饭盒,周晓光一拍脑袋,心想已经到中午了,谢淑婷是来给他送饭的。

对于这个嫂子周晓光是十分惧怕的,倒不是怕谢淑婷骂他,而是怕谢淑婷走。

自从去年他哥周大海死了之后,周晓光和谢淑婷叔嫂两人就相依为命。周晓光是周大海在村口捡来的,并不是他的亲弟弟。

虽然不是亲的,但周大海和谢淑婷两个人从来就没把他当成外人,一直把他抚养长大。不过自从周晓光初中毕业之后周大海的身体就开始不好,短短两年的时间,周大海就瘦成了皮包骨,去年终于撒手而去了。

本来周晓光以为谢淑婷会走,但谢淑婷却没有,依旧留下来照顾周晓光。所以周晓光对谢淑婷十分的依赖,就怕她会离开自己。

见谢淑婷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周晓光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一会周晓光才回过神儿来,从谢淑婷的手里把饭盒接过。

而谢淑婷看了周晓光一眼,好像要说什么,不过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看着谢淑婷的背影,周晓光摇了摇头,心说咋就赶的这么寸呢。

自己在这看鸟没想到却被谢淑婷给逮了个正着,也幸好谢淑婷没往棚子里走,要是看到他床上的那本全是省略号的手抄本,肯定得训他一顿。

但很快周晓光就把这些都抛到了脑后,原因无他,因为刘香琴说晚上要来找他。

夜色悄悄降临,周晓光舒服的躺在瓜棚里的小床上,手里拿着那本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的小书,看的津津有味。

床头放着一个马灯,把瓜棚照的通亮。一边扇着扇子,周晓光伸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此时天都已经黑透了,估计得有八点多了,周晓光心想刘香琴也应该来了。

晚饭周晓光是回家吃的,谢淑婷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句话都不说,但却给周晓光做了不少好吃的东西,都把周晓光给吃撑着了。

不过周晓光心想今天是得多吃点,晚上还有活动呢。要是吃少了不起劲可抓瞎了,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周晓光可不想就这么放过。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周晓光的眼皮便开始打架。园子里的瓜已经有熟的了,所以最近一阵子周晓光都是在瓜园子里睡。

想着刘香琴可能不会来了,周晓光便脱了衣服准备睡觉。不过他刚把衣服脱了,就听到园子的木门发出一阵“咯吱”声。

这木门是周晓光特意弄成这样的,只要是有人开门就能发出声音。中午的时候他是没关门,所以谢淑婷来了他不知道。

一听到木门的动静,周晓光顿时便床边的稿把给拎了起来,悄悄的下了床。前阵子有人跑到他家瓜地里偷香瓜,所以周晓光就准备了这个东西。

只穿了个小裤衩,周晓光便蹑手蹑脚的出了瓜棚。没想到刚走出去就遇到一个人,把周晓光吓了一跳,抬起手中的稿把就要打。

而对方见周晓光要动手,急忙小声的喊了一句。周晓光一听是刘香琴,顿时就收起了稿把,笑呵呵的把她拉进了瓜棚,随后跑出去把瓜园子门给锁上,急急忙忙的跑回了瓜棚。

“哟,二蛋,知道婶子要来,连裤子都脱了啊。”

见周晓光跑了进来,刘香琴呵呵一笑。他家那口刚刚被村长叫去喝酒了,所以她到现在才出来。

见到周晓光的小裤衩上鼓起了个大包,刘香琴笑的十分香甜,而周晓光则好不客气,走到刘香琴面前就在她身上摸了一把。

“哎呀二蛋,你这是干啥呀咋那么不规矩呢”

刘香琴穿了一件开领的半截抽,雪白的脖子都在外面露着,周晓光知道这娘们是假正经。

所以周晓光也不管刘香琴说什么,两只大手更起劲。

你一摸我一摸,来来回回。

十几分钟后,刘香琴仿佛是等不及了一般,一屁股坐到床上就把周晓光的裤衩给扒了下来。

但马上刘香琴就傻眼了,因为她看到周晓光那东西比白天小了好几圈,就跟手指头差不多,还不如他家老爷们那乱把拉叽的东西呢。

“哼,老娘兴奋了半天,原来你还真是个蛋货,只有蛋,没有棍子。”

见周晓光的东西变的这么小,刘香琴顿时就没了兴趣。

本来十分旺盛的火一下被浇灭,刘香琴抬手拿过自己的裤长穿上,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不满的说道:

“还真是个蛋货,老娘算是瞎了眼,大半夜的跑到你这来。以后你再被马蜂蛰了别来找我,疼死你这个蛋货。”

第5章 蜂王托梦

兴致勃勃变成毫无兴趣,刘香琴心里的落差太大,难免要发些牢骚。 而周晓光看到自己的家伙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顿时就郁闷无比。

又听到刘香琴在那数落自己,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起来,指着刘香琴就骂了起来。

“刘香琴,你个欠货,唠叨个啥。一看你家李杆子也不行,要不你能来找我你家李杆子是个软货,你还有啥资格说我”

女人没弄成,还被对方如此的数落,就算周晓光脾气再好也受不了。更何况他的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所以刘香琴一说那话周晓光顿时就急了。

“哎呀,你还有脸说我家那口子不行,他就是再不行也比你这个二蛋强,有蛋没棍的东西。我要是你就把那东西切了去当太监,就你还算是男人吗”

刘香琴的嘴也不饶人,把周晓光给骂了个狗血淋头。本来周晓光还想再跟她对付几句,但刘香琴说完就出了瓜棚,也不给周晓光再说话的机会。

周晓光气呼呼的躺在床上,看着又变回原来样子的小兄弟,别提多郁闷了。如果他的东西还和原来一样,周晓光也不至于这样。

但今天被马蜂蛰了下,本来都已经变大了。不过现在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周晓光又哪能不郁闷。

这就好比一个穷光蛋一下捡到了个大金元宝,但还没捂热乎就让人给偷走了。没捡到之前也就那么过了,但一下子从有到无,一般人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绝代猛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绝代猛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杀魔8章

    原标题:杀魔8章小说:杀魔008新来的马夫波斯子爵懒洋洋靠在角落里,喝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高勒子爵,您在这里的地位好像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稳固。”高勒闻言心中愠怒,但波斯这个小胖子是铁血帝国东南行省梅洛斯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梅洛斯家族控制着东南行省的大部分矿藏资源,更是天水城的掌控者,他要做的生意缺少不了这个小胖子背后的家族。“那个野种平日里唯唯诺诺,刚才他都不敢看我,应该是那个马夫擅自动手,回头我就找人解决掉。”高勒从橱柜里拿出极品葡萄酒给波斯子爵倒上,莎莉小姐是个真正的淑女,根本就不喝酒,她

  • 剑耀八荒8章

    原标题:剑耀八荒8章小说名称:剑耀八荒第八章“逃”第八章:“逃”箭头从李建成的胸口透出,箭尖被鲜血遮盖,却仍然挡不住寒光的溢出。本就被第一只箭吓得惊骇异常的李承道,现在更是脸上全无血色,只是呆呆地看着父亲脸上的那一丝微笑。父亲没有看向那射穿自己的箭头,而是这样一直看着自己,好像永远也看不够似的。李承道愣了一会,时间好像也静止下来似的。他脸上表情抖动了一下,立刻嚎啕大哭起来:“爹!爹啊!你不能死啊!不要丢下我不管啊!爹!”一边哭着一边就要朝李建成跑去,却被李福死死拽住,只能在李福怀中不断挣扎,不断

  • 相门庶女:皇的弃妃8章

    原标题:相门庶女:皇的弃妃8章小说名:相门庶女:皇的弃妃008九幽“哦,原来是这样。”凤昭帝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是谁说相府的四小姐木纳呆板不会说话,胆小如鼠来着,这回答,分明有板有眼,而且将皇家尊严,维护的滴水不漏。想到暗位回来说的九幽对阮绵绵的一夜折磨,凤昭帝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这会儿又是一封休书,思忖间,凤昭帝将休书放在了一旁:“你们的婚事,是朕下旨指婚。没有朕的允许,即便有休书,也是无效的。”所以,你阮绵绵还是九幽王妃。阮华松了口气,以为老脸又要再丢尽一次,却发现皇帝也给他留了颜面。正准备开口

  • 纨绔邪帝8章

    原标题:纨绔邪帝8章书名:纨绔邪帝第八章韦索的请求一路笑脸相迎地应承了几个店铺老板,二人终于停在了一座巍峨的门面前,正是清茗居。清茗居门口,洁白泛光的阶梯以及栏杆,都是由白玉石制作。门面两边,盘立着一对双目精神、形态威武的石兽。整个店铺门面,雕花金匾挂顶,精丝店旗飘扬,“清茗居”三个字更是清新古韵,带着些许洒脱和飘逸。飞宇楼檐耸立间,一阵清香自里面飘来,让初到此处的冯聪眼睛一亮。看着各色丝绸华服的客人进进出出,冯聪也有些跃跃欲试了。韦索很自然地一笑,率先蹋上白玉石阶。“索公子来了,今天还是要包厢

  • 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8章

    原标题: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8章小说名字:杀手娇妻煞到黑心大少008小姐,你在找什么?008小姐,你在找什么?莫水月拥着柔软的被子,舒舒服服的睡着。好不想醒啊,原来寝室的木板床睡习惯了也和自己在法国的大床一样舒服,充满弹性。被子还有阳光的味道。嗯,好像普罗旺斯的阳光晒过一般,带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嗯……”嘤咛的翻身,像只慵懒的小猫。今天是周六,十点钟才有一节选修的历史课,还可以再睡十分钟吧,貌似也没什么声音,估计大家也都睡着吧,又或许美美已经去买豆浆了。莫水月懒懒的想着又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 亡妃出没请注意8章

    原标题:亡妃出没请注意8章小说书名:亡妃出没请注意吃人肉?喝人血?恶丫环疯掉了!璇星宫,傍晚。婉儿正坐在镜子前,穿着太子妃的衣裳,戴着太子妃的首饰,细细地描眉。一个小宫女端着一只大大的托盘进来:“婉儿姐姐,太子妃的晚饭送来了。”婉儿揭开托盘上的盖子,骂道,“太子妃不吃肉的,你怎么还给她端来这么大一碗肉粥?”小宫女委屈地道:“这是太子妃昨儿晚上亲口对我说的,让我别忘了!”婉儿戳着她的额头:“你果然是个傻子!太子妃生了重病,都快要死了,连话都说不出来,怎么可能会亲口跟你说她想吃什么?而且我晚上都在外

  • 超级手机8章

    原标题:超级手机8章书名:超级手机第八章三千万与这些人相比,秦斌穿得实在是寒酸了点,依旧是一身地摊货,脚踏微微褪了色的运动鞋。不过,秦斌并未因此而觉得自卑,富人再有钱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唯一不同的是,富人的命要好些。而他们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高贵气质,也只不过是由于经常出入高档的地方,以及用金钱驱使他人,然后从颐指气使所演化出来的一种东西罢了。在秦斌看来,如果给一个乞丐这样的机会和环境,他一样能够培养出自己的高贵气质。所以,对于这些富翁,秦斌几乎将他们看成了普通人。再说了,他很快就能跻身千万富

  • 王爷绝宠废柴妃8章

    原标题:王爷绝宠废柴妃8章小说名称:王爷绝宠废柴妃第八章羞辱苏悦儿虽然挖原主的记忆,是没有多少生母的关怀可寻,但就是这么几句话,她却已经明白这个女人的迫不得已。一个本花容月貌的妾室,在生下的女儿被发现是个废物之后,就不得宠,自然是受到了她的牵连,而那之后竟不敢见她,也自是为了生存。也许,她该怪陈氏的自私与怯懦,可是她怪不起。因为她知道,陈氏并不欠自己的,毕竟每个母亲能够给予孩子一份生命,这就是大恩。何况就现在自己这糟糕的处境,陈氏竟因怕自己留下伤痕而不管不顾的来了,这就足够她铭记这位活在夹缝中的

  • 无敌保镖8章

    原标题:无敌保镖8章书名:无敌保镖第008章林政儒“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顺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正是叶辰宇最先注意到的那名青年。青年对重伤昏迷的青魁熟视无睹,目光直视叶辰宇,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笑容:“这位朋友,鄙人姓林名政儒,乃是红庄二少爷。今日有幸能够一睹兄弟风采实乃三生有幸。”“或许这位朋友不了解,但是很多人都清楚,青魁可是红庄地下黑拳中排名前十的顶尖拳手,朋友能够将青魁如此轻松击败,看来你的真实武力值远不止如此。不知道在下能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做我红庄的拳师,至于聘请价

  • 凌尘8章

    原标题:凌尘8章小说名:凌尘第八章紫依第八章紫依本来要是正常战斗的话恐怕萧逸连一个照面都坚持不下来,或许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了,因为铸体二层的力量实在太弱,尽管算是踏入了修武之列,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上一些,根本不是将要踏入铸体五层分水岭的刘猛的对手!可是在双方实力此消彼长之下,萧逸正好抓住了刀疤脸露出的一丝破绽,凌厉出手,只是一招就打败了刘猛。这让萧逸也深深感受到了战斗技巧的重要,往往能在关键的时候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原来胜负并不一定是取决于谁的境界高啊。”看着被自己一拳击伤在地的刀疤脸,萧逸若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