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重生之凤妃涅槃】北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23 9:46: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重生之凤妃涅槃

作者:北桐

第2章:血肉分离,丧尽天良

第2章:血肉分离,丧尽天良

冷汗已浸透凤袍,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颜无双的心如被冰刀霜刃缓缓剜剐,疼得深寒彻骨,连眼底的泪光都被映上层腥红色。163女人网

“颜无双,念在你为朕怀得龙裔,只要你明日早朝前供出飞龙令的下落,朕可饶你一命,许你在冷宫安度余生。”龙璟溟留下警告,愤然离身。

雷电交加中,六层高阁内张牙舞爪的青龙神像,被惨白的闪电映得阴森可怖。

“快,快传太医,本宫怕是,怕是要临盆……”

龙璟溟刚走颜无双坚挺的身子便无力地虚软下去,急声吩咐宫人去请太医。

然而负责看守的宫人,仅是冷眼旁观着皇后跌坐在地,仿佛化做石雕般杵在原地纹丝不动。

“哟,姐姐怎地如此狼狈?这个时候临盆断不是好时机啊!”

雍容华贵的莞贵妃在此时飘然而至,睥睨着不复往日风光的皇后,笑得春花初绽般娇美。

“风清婉,自你嫁入四皇子府,我便待你若亲姐妹般。【重生之凤妃涅槃】北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入宫后,更是亲自将你扶至贵妃之位,你怎能联合风丞相害我颜氏九族连诛?”

强忍着即将临盆的剧痛,颜无双虽瘫坐在地,但凛然气势却丝毫不输站在面前的莞贵妃。

“颜无双,你当真以为我乐意叫你这声姐姐?当年龙城内外皆知我心仪四皇子,若不是有你从中作梗,四皇子妃与皇后之位本都非我莫属!”

如花笑靥瞬间消失,风清婉缓缓逼近疼得汗如雨下的颜无双,将压抑多年的恨意自齿缝间一字一字挤出。

“圣上说,如若明日你还不肯供出飞龙令,便要赐你刳剔之刑。所谓刳剃,就是用刑刀活生生剖开你的肚皮,再把里面的孩子剥取出来……啧,本宫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风清婉居高临下地看着颜无双身下湿了一大片,知道那是羊水已破即将临盆的征兆,唇畔悄然勾起抹阴戾扭曲的弧度。

“现在去叫太医也来不及了,既然皇后急着临盆,你们便都上去帮帮忙吧,终究得把孩子弄出来才好。”

向周围的宫人们使个眼色,风清婉刚退到七步开外,那些适才还如雕像般的宫人,霎时如狼似虎地猛扑向皇后。

“大胆!住手……风清婉,你简直丧尽天良!”

颜无双努力蜷缩起身子护住肚子,拼尽全力护住腹中孩儿,可惜一身的功夫此时却半点也用不上。163女人网

那些狠辣无情的拳脚砸在她的身上,疼得锥心刺骨,感觉腹中生命一点点流逝,刚强如颜无双竟也痛得泪流满面。

不久,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孩被捧到风清婉眼前。

没有哭声,也没有半点的活气儿。

“孩子,我的孩子……”

身心剧痛的颜无双,拖着沉重的身子一寸寸向前爬行,在青色玉石地面上蜿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恭喜姐姐,是个儿子呢!不过他们说孩子已经死了……你信吗?我可不信!”

风清婉眉心轻挑语带娇嗔,倏地抬手将婴孩狠狠摔在泛着青幽冷茫的石地上。

第3章:恨,悲愤欲狂

第3章:恨,悲愤欲狂

“不要!”

双目赤红如血的颜无双撕心裂肺地尖叫着,只觉得浑身的血脉直冲脑门,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将孩子托起,泪眼模糊地望着那张染满血污的小脸。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然而不待颜无双将孩子纳进怀里,风清婉倏地抬脚踏在孩子单薄的小身子上,顺势将她的双手一并狠狠踩到地上。

“他已经死了!你再如何宝贝,他也活不过来了!”

风清婉脸上绽开悲天悯人式的温婉浅笑,脚下却正残忍地碾踏着仍有温度的幼小尸骨。

“孩子……风清婉,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颜无双眼中堪堪滑下两行血泪,痛得肝肠寸断,恨得悲愤欲狂。

“好姐姐啊,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我要你在冷宫好好看着我是如何取代你成为皇后,我风氏是如何取代你颜氏成为神龙国五大家族之首……哦,不对,现在只剩四大家族了!”

匍匐在风清婉脚前,颜无双清楚听到孩子脆弱骨骼被生生碾碎的声音。

不知哪来的力气,虚脱的颜无双倏尔扬起双臂,趁风清婉踉跄倾倒时,撞了上去。

“你这毒妇!”

听闻皇后小产才去而复返的龙璟溟,刚赶到便见颜无双要与风清婉同归于尽,当即飞身而起,毫不留情地将其踢飞出去。

颜无双直至撞到冷硬墙壁,通体浴血的身子方才如枯败落叶般飘落。说明163nvren.com

胸骨尽碎,气息已绝,但她被鲜血染红的双眼却仍怒睁着,直勾勾的看着眼前正相拥的两人,仿佛要牢牢记住他们的样子,死后好化身厉鬼再来报血海深仇

狂风呜咽如泣,骤雨滂沱如诉。

丞相府后花园的水榭里,身穿酱紫色深衣的嬷嬷正站在围栏前,冷眼看着湖水中正无声挣扎的翠衫少女。

“四小姐,莫怪老奴心狠,要怪只怪你看见大夫人私会铺子掌柜的事……哎,像你这般柔弱的性子又是个哑巴,活在府里也是受罪。倒不如帮大夫人出口恶气惩治下织瑶那个贱人,你也早死早超生!”

眼见湖面只余一只惨白小手还在垂死挣扎,嬷嬷轻叹一声,回首看向身后的曲折回廊。

风雨中,两个纤细身影急步而来,纵然打着伞,赶到水榭时两人的衣服也湿了大半。

“陈嬷嬷,不知四小姐急着找奴婢来所为何事?”

胡乱擦去脸颊上的水,当先开口的粉裳少女,露出张海棠花般娇艳的脸庞来。

“采菱,二小姐适才去康瑞院时没有带伞,你回浣香取了给送去吧。阅读163nvren.com”递了个眼色先遣走丫鬟后,陈嬷嬷方才向少女招了招手,“织瑶你过来,四小姐吩咐有东西要给你。”

织瑶赶忙应声上前,虽同为奴才但她只是下等的舞姬,而陈嬷嬷却是大夫人赐给四小姐的上等下人,她自然怠慢不得。

陈嬷嬷将走到身边的织瑶拉到围栏前,指着四小姐刚刚沉下去的位置道:“你看那水里,是不是有人?”

倾身看向被急雨砸出点点涟漪的湖面,织瑶柳眉微蹙面露不解,“水里怎么会有人?难道……”

不待织瑶把话说完,陈嬷嬷眼中倏地寒光一闪,按在她单薄后背上的手猛力一推同时脚下一绊,便将她毫无防备的轻盈身子给掀进了湖里,便如同稍早前对付四小姐时所用的手法一般无二。

第4章:水里重生,痴哑四小姐

第4章:水里重生,痴哑四小姐

“碍…救命!我不会水……阿噗……”

织瑶惊得花容失色,胡乱拍打着水面却止不住身子的下沉,张口呼救时又连灌了好几口水。

陈嬷嬷见织瑶当真不会凫水方才转身跑上水榭回廊,一路扯着嗓子大喊:“快来人哪,织瑶把四小姐推进湖里了!快来人救救救四小姐呀!快来人……”

听到这里,织瑶才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不仅性命难保且还要背上害死四小姐的罪名!急怒攻心之余,她不禁下沉得更快。

就在织瑶以为此次必死无疑时,忽然腰上一紧,随即被人拉住拽出湖面,攀上水榭下方的围栏。

“四,四小姐?你没死?”

织瑶看着一手拉住自己手腕,一手抱住栏杆的四小姐,险些喜极而泣。

“四小姐?”

顾不得胸腔里还火烧火燎地灼痛着,颜无双定睛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陌生少女,仍有些混沌的脑海中疑窦丛生。

“四小姐,你、你能说话了?”

答非所问的织瑶,见自幼便口不能言的四小姐突然开口说话,直吓得有些发懵。

“你是何人?这是何处?”

“四小姐,奴婢织瑶,这里是丞相府。四小姐,你不记得了吗?”

织瑶已然将四小姐视作救命恩人,关切之情甚是真挚。

“丞相府?”

纵然冷静沉稳如颜无双,在听到织瑶这番话时也不禁震惊得瞠目结舌。

她不是刚刚死在皇宫里吗?怎么醒来却到了丞相府?听这丫鬟的意思,她竟然还成了风氏四小姐?

丞相风万全的四女儿风浣凌?举国皆知的愚痴哑女!

风清婉的庶妹!

难道她死后,竟然在溺水而亡的风浣凌身上借尸还魂——重生了?

尽管对于风清婉及风氏的憎恨,让颜无双对于这个新身份本能地有些排斥,但心念神转间她又忽然想到,这未尝不是老天爷给她现世便能报仇雪恨的良机!

风浣凌纵然只是个不得宠的庶出哑女,但终究是丞相千金,她有了这样的新身份,至少向风氏复仇就多了重便利。

皇后颜无双已死,今后她便要用这风浣凌的身份,重活一世!

“上天有眼,龙璟溟!风清婉!这一世,我誓要你们为惨死的孩子还有我颜氏全族付出血的代价!”

湖边隐隐传来骚动声,已取代风浣凌再世为人的颜无双,先看了眼醒来时便紧攥在手心的东西,而后向织瑶问明适才情况,在她耳边交待了几句。

还未等来陈嬷嬷,风浣凌眼前忽然掠过道白影,待反应过来时人已离水而出。

那是个身着月白色云锦长袍的男子,纤尘不染的衣袂翩然飘飞。眉目月华般纯澈明净,衬得一张绝世俊颜愈显清贵不凡。

第5章:美男眼里的柔光

第5章:美男眼里的柔光

外面明明还下着倾盆大雨,但风浣凌眼前却仿佛风雨骤霁,温润明澈的月光穿过云层倾泻而下。

“对不起,我又来迟了……”

谪仙般的男子垂眸对上怀中人儿的视线,原本清冷疏离的目光落在她苍白的脸上,竟幻化出前所未有的柔光。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哪怕近到鼻息可闻,风浣凌都听得有些不真切。

而在初时的惊艳诧异后,她最先想到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是何人?”

匆匆赶来的陈嬷嬷见织瑶不仅没有沉尸湖中,竟连四小姐都被安然无恙地救起,心头登时一沉,对水榭里凭空多出来的两名男子便有些疾言厉色。

怀中还抱着风浣凌的男子缓缓转身,前一刻还潋尽天下柔光的视线,瞬间如雪光般寒冽,直看得众人皆是心头发寒。

其中最为震惊的当属陈嬷嬷,她是随大夫人嫁到丞相府的老奴,数年前曾见过这位白衣男子。

而若他这般清绝人物,自然是有幸见过一面便无法忘怀。

“奴婢叩见澈月王!”

陈嬷嬷双腿一软,面无血色的地伏地跪倒叩拜,其余众奴立时都吓得纷纷跪拜。

“适才奴婢因急于救主多有冒犯,还望王爷恕罪。”

勉强压下满心恐慌,陈嬷嬷颤声先向澈月王谢罪,随即看向风浣凌,“四小姐你没事吧?可吓死老奴喽!”

风浣凌闻言,方才将凝在澈月王脸上的视线转向陈嬷嬷。

转眸间,她的目光已变得冷肃深沉,若千古寒潭般幽邃,再加之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更显出几分睥睨蝼蚁般的高冷姿态。

仅这一眼,陈嬷嬷便心头一惊。

向来性子懦弱的哑巴四小姐,怎么会露出这般慑人的目光?

看出陈嬷嬷是吃定了哑巴四小姐无法开口说话,所以便打算颠倒黑白将所有罪名推给替死鬼织瑶,风浣凌向织瑶使了个眼色。

“王爷恕奴斗胆,请王爷救人救到底,为四小姐与奴婢作主!适才正是这位陈嬷嬷意欲加害我们的!”

织瑶原本还胆怯犹豫是否要听从四小姐安排,如今眼见陈嬷嬷要让自己顶罪,立时别无选择只能放手一搏。

陈嬷嬷赶忙辨道:“王爷莫要听这贱婢胡言,奴婢亲眼看见是她将四小姐推下水的!”

“奴婢没有,明明是陈嬷嬷先害了四小姐,又把奴婢骗来推下水的!”

织瑶急得红了眼眶,满含乞求与希冀地看向澈月王,生怕他会信了陈嬷嬷的话。

“丞相的家事本王不好妄断,还是去请老夫人作主吧,相信姑母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沉默好半晌的澈月王开口,话语温润如珠。

贵为当朝玄帝皇叔的澈月王如此一说,纵然陈嬷嬷心中何等不情愿,也只得听任安排。

风四小姐不会说话,所以风浣凌只能瞪视还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某人,他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不是都说澈月王清心寡欲,遗世孤高吗?

澈月王察觉怀中人儿的注视,深深看了眼那张被湖水浸湿却倍显清透灵澈的小脸儿,微不可闻地暗叹了一声,缓缓将她放下。当指尖彻底离开她的纤细腰身时,流露出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眷恋。

第6章:霎时,面无血色

第6章:霎时,面无血色

康瑞院里,老夫人龙氏正斜倚在贵妃榻上,听大夫人莫氏说着月余后寿宴的安排。

丫鬟来报刚刚回京的澈月王到访,让看到拜帖的龙氏不免有些惊讶,匆忙起身更衣理容,再带着众人到前厅相迎。

“侄儿拜见姑母。”

“王爷肯叫老身一声姑母,我们便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龙氏亲自虚扶了澈月王一把,一双凤目中满是欣慰笑意。

龙氏闺名挽泓,乃是先皇仁帝在位时所认的义妹,本不姓龙,被封为公主方才赐了皇姓。

贵为当今圣上的祖姑母,两个儿子又都在朝中担任要职,龙氏于朝野内外的地位自是尊贵。

但澈月王却是出了名的清高孤傲,晌午刚刚晋见过玄帝便来看望姑母,着实给了天大的面子,也难怪龙氏如此欣喜。

老夫人的视线落到澈月王身后时,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侧目瞥了莫氏一眼。

“浣凌,你难道淋雨了吗,怎地如此狼狈?衣服都湿透了……陈嬷嬷,你是怎么做事的?还不速速带四小姐下去换身衣裳!”

身着锦衣华服的莫氏落在风浣凌身上的目光一暗,但面上却也是忧心不已。

“老奴失职,这便带四小姐下去。”

闻言,陈嬷嬷嘴上自责着心中却是一喜,应了声便去拉四小姐手臂,不想风浣凌好似被她的手烫到般惊呼一声,面露恐慌地躲到织瑶身后。

“大夫人,四小姐她……”

织瑶也明白若就这样离开,今日险些丧命之事只怕便要被压下,急得想直接吐露真相。

“没见到澈月王大驾在此么?你这贱婢怎地这般不懂规矩!”

莫氏低斥了一句,原想着以陈嬷嬷的手段,借此雷雨肆虐的天气解决两个小丫头本是轻而易举之事,哪曾想到不仅失手竟然还闹到老夫人这里来,她自是不会给她们申辩的机会。

“小姐的身子要紧,还是速速随老奴回浣香院吧!”

陈嬷嬷被大夫人瞪了一眼,发狠地再次抓住四小姐手臂,连说出的话都透出几许咬牙切齿的焦急来。

“这丫头自幼胆小,让王爷见笑了。王爷先请上座,尝尝圣上新赐的贡茶吧。”

龙氏自然看出此中有异,但且不说后宅的事她已久不过问,单是澈月王在此就绝非追究四小姐一身狼狈的时机。

“多谢姑母,不过品茶不急。 本王来时恰巧撞见两位姑娘在湖中求救,当时顾不得许多将她们救起,后来才知竟是府上四小姐被害落水,还忘姑母莫要怪侄儿唐突。”

话虽说得好似“请罪”,但龙御沧分明是不让老夫人将此事就这般含糊过去。

而龙御沧随即落到陈嬷嬷刚刚抓住风浣凌手腕的目光,更是宛如锐不可挡的冰箭般,直吓得陈嬷嬷寒战着放开手。

“被害落水?王爷多虑了,浣凌自幼便不会讲话,身子也较为柔弱,许是今日风雨太大,才会不小心跌进湖里。她毕竟是堂堂丞相千金,怎可能在府中被旁人所害呢?”

听闻风浣凌是被澈月王亲自救起,龙氏还皱着笑纹的眼角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心中虽也有所思量,但依然坚持要将此事暂且先压下去。

听老夫人都如此说了,陈嬷嬷便再度壮起胆子拉住四小姐往外走。

眼看着陈嬷嬷就要将自己拉出房门,风浣凌倏地奋力抽出被钳制的手臂,并猛推了身形宽硕的陈嬷嬷一把,借着反弹的力道连连后退几步,“恰巧”将愣在大夫人面前的织瑶给撞了出去。

织瑶踉跄着正摔倒在引澈月王入座的老夫人脚前,直吓得她霎时面无血色,只知跪伏在地上抖若筛糠。

重生之凤妃涅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凤妃涅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夜红尘19章(第十九章:厕所相逢)

    原标题:夜红尘19章(第十九章:厕所相逢)书名:夜红尘第十九章:厕所相逢“你说什么呢,姐姐我还不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各个都不给我省心,好了,出去吧!”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就让我先行出去了。我满怀心事的走在这里的走廊上,有好几个人见到我开始主动避让或者主动和我打招呼。琪儿跟在我后面追了过来,看着我道:“程婷,以后如果千少来了,可别忘了带上我!”我点头,根本没有这心思。“程婷啊,你可不知道,千少可是这个城市的风云人物,听说黑白两道的人都认识呢。没准以后你傍到他,还能洗白呢!”琪儿笑着道。“黑白两道?”

  • 天干物燥,小心前夫19章(第19章 别动)

    原标题:天干物燥,小心前夫19章(第19章别动)小说名字:天干物燥,小心前夫第19章别动职场就是一滩深水,谁能赶尽杀绝?实习生这一茬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傅言霆对着方水指了指还站在电梯口的几个人,“公关部的?”“对。”方水皱了眉。“不合格的人,都不要留在索菲,尤其是社交关系,好好去学一学。”“总裁.....”“叫她们去财务处领三个月工资,走吧。”傅言霆说的直截了当,自己已经走到宋夕夕身边,伸手握过她的手,只觉得这女人是什么做的,还没有到冬天,手就冷的跟什么似的。“总裁我....”那实习生一脸

  •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19章(第19章 他当真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么。)

    原标题: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19章(第19章他当真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么。)小说书名: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第19章他当真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么。她的声音,让本就被生理反应弄得燥火横烧的薄御深顿觉口干舌燥。有些地方,也不由他控制的硬了起来。虽然他不爱乔灵甚至抱着厌恶乔灵的态度,但是乔灵这样的顶尖美女这样出现在他面前,本身就是让男人完全抗拒不了的尤物。何况,相比起其他女人,乔灵再怎么也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迟早都是他的女人。而乔灵等不到男人的回答,习惯性地抬头去看他。因为她是蹲着的,而男人是站着的,所以

  • 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19章(第19章 我会证明给你看)

    原标题: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19章(第19章我会证明给你看)小说书名:老婆太甜:傲娇老公请温柔第19章我会证明给你看洛妈妈听到声音,以为两个孩子在吵架,慌乱的推门而入,正好看到洛小甜和韩渺生各自抱着额头,痛的龇牙咧嘴。“怎么了?”不用问,也知道两个孩子撞到头了,洛妈妈继续担心的说道,“撞到头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小甜,让妈妈看看。”洛妈妈分开洛小甜的手,看着她的额头红肿了一片,更加心疼了。“我去拿冰块,你先忍着点,别用手碰。”洛妈妈吩咐了几句,焦急的取来两块冰块,给韩渺生递了一块,将另一块小心

  • 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19章(019:发生不正当关系是小误会?)

    原标题: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19章(019:发生不正当关系是小误会?)小说名:萌妻十九:攻心总裁大人019:发生不正当关系是小误会?季云衡不咸不淡的一句反问,立马就把向美华给问住了,在电话的那边面露难色。她知道季云衡是在嘲讽她,嘲讽她是后妈。可眼下自己女儿还被关在宁海市的公安局里,她不得不放低姿态,哪怕是被嘲讽也不能对季云衡不尊敬。她哀求到:“季先生,是这样的。我女儿苏曼宁因为一点小误会被公安局拘留了,您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小误会?贿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企图发生不正当关系是小误会?”季云衡

  • 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19章(第19章 封爵,饶了我吧)

    原标题: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19章(第19章封爵,饶了我吧)书名:步步勾婚:权少蜜宠小妻第19章封爵,饶了我吧就在大家束手无策之际,封爵手臂上缠绕的布块血量居然渐渐就少了,兵蛋子兴奋的真想跳起来,带着激动的心情扑上前,呐喊出声,“封长官。”也许是机舱里太吵,封爵紧闭的双目,纤长的两排眼睫毛抖动了一下,眉心也拧起了抹小褶皱。“请你们小声一点。”沈月圆有些愠怒,如果是医院,她早开骂这些个不懂病人烦躁心里的病蛋子们了。“噢,好,好……”兵蛋子们这才发现长官需要静养。连忙退回到了座位上,然后,便不再发

  • 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9章(19 今晚他是她的了)

    原标题: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9章(19今晚他是她的了)书名:如痴如醉:总裁,别太粗鲁19今晚他是她的了她边娇嗲地说着,边有意无意地朝他靠近。厉彦琛双眼发红,浑身紧绷,喉头顿时就是一紧。他刚才已然跟沈明媚燃起了火焰,现在又被白娇娇这么一撩拨,身体的火热差一点就要崩溃了。白娇娇浅笑盈盈,眼底都是计谋得逞的喜悦,她要用实际行动来确认这个男人是她的。“厉总,我要……”她噘着红唇,痴醉的看着厉彦琛,声音娇柔,似乎可以挤出水来。下一刻就直接跪倒在他身下……沈明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整个人仿若被雷劈中

  • 猎头对对碰:只想当敌人19章(第019章 神秘的行业3)

    原标题:猎头对对碰:只想当敌人19章(第019章神秘的行业3)小说书名:猎头对对碰:只想当敌人第019章神秘的行业3御恒将手机扔在一侧,抿唇沉默了半晌,微笑道:“我要把真相说出来,你又要看不起我了。”“反正我已经很看不起你了,不再乎加多一个‘又’字。”“谢谢你的看不起。”穆恒有那么一丝咬牙切齿的痕迹。他不说,苏珊珊也不强求,反正她也不是非知道不可。车子驶回闹市已经是午饭时间,御恒问她要去哪里。珊珊看了看窗外,已经到富泰公司楼下了,只是现在回去有什么意思?是看姚依依的得意的脸色还是看高层的脸色?因

  • 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19章(第19章 老娘你睡不起)

    原标题: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19章(第19章老娘你睡不起)小说书名:婚途末路:沈少请止步第19章老娘你睡不起“巷子口停下就行了。”沈厉琛无声的看了她一眼。温希又重复了一句,“这么点路,我可以自己走。”温希有些疲倦,迷迷糊糊的,下车后才发觉身上还披着沈厉琛的外套,她想递回去,可车子早已经走远了。才刚走近别墅门口,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茉莉。那朵娇俏的花儿。几天不见,似乎萎靡了不少。那一天在别墅过夜,茉莉就蹬鼻子上脸,骄傲得就像是一只小孔雀,昂着头在温希面前炫耀她是沈杰毅的所有品,最后什么水花都没有

  • 裴先生,别过火了!19章(019 舍得回来了?)

    原标题:裴先生,别过火了!19章(019舍得回来了?)书名:裴先生,别过火了!019舍得回来了?她看了眼在整理行李的席慕,抿了红唇,转身出门去洗漱。靳南星抬手轻轻地拧开门,只开了一到门缝,见到外面的人时,她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抬手就要把门重新合上。站在门外的阿诏伸手按着门一只粗壮的手臂强硬地挤了进来,让门压根合不上,阿诏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小姐,请跟我们回去!”靳南星咬牙瞪着他,手上也较了劲,推着门,用了八分的力气,“不想手废了就缩回去!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阿诏面对着她的警告依旧是面不改色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