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权贵娇在线阅读

2017/11/19 18:46:3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权贵娇

003章 是谁?

重活一世,顾琰知道了西山有伏杀等着,怎么会让顾重安和傅氏去西山?

当即,她抹了眼泪,笑着说道:“爹,娘,阿璧没事了,觉得精神很好。来自http://www.163nvren.com/天色快暗了,去西山路又不好走,爹娘不要去西山了。”

镇定了心神的顾琰,说话就流畅了。此刻她眼神熠熠,看着真是没什么大碍了。

顾重安仔细看了顾琰的神色,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傅氏的表情却有些犹豫,似乎不相信顾琰会突然好转。

顾琰知道顾重安和傅氏心忧自己,不可能一下就被说服,她看了看还想说话的顾福,抢先开口说道:“爹娘,我前些天听筠姐姐说,西山有贼匪出现呢,入了夜都没人敢走,我怕爹娘出事……”

良久才点点头她话没有说完,神色就凄惶了起来,泫然欲泣,看着让人不忍。

这些凄惶,不全是作假。163女人网一想到父母前世惨死在西山,顾琰的悲伤就忍都忍不住。

“好了,好了,我们不去了,等大夫来看过阿璧再说。”本来还想去西山的傅氏,见到顾琰这副样子,连忙答应道。

顾琰所说的筠姐姐,是刑部尚书陆清的嫡孙女陆筠,一向和顾琰交好。刑部对于贼匪的消息相当灵通,傅氏不疑有他。

顾重安听了,想了想,最后松口道:“既然阿璧觉得没事了,那就先不去西山了,待明日大夫来诊过了再说。”

听得顾重安这么说,顾琰松了一口气,脸上就有了笑容。说明163nvren.com她想着,就算父亲不答应,她还要另想办法,绝对缠着父母不让他们去西山。

顾重安和傅氏都表示暂不去西山了,这下顾福的嘴唇合上了,只是眉头略略皱了皱。

顾琰不着痕迹地观察着顾福的表情,瞳孔缩了一下。顾福Jian不Jian她不知道,但绝对忠不了!

只不过,她刚刚醒过来,不宜说得太多,免得引起怀疑。这顾福的底细,她一定会查个清楚明白。

“好了,好了,阿璧先休息吧。我去松龄院告诉父亲,好让他安心。小说:权贵娇在线阅读”顾重安这样说道,还看了一眼顾福等人。

刚才来得匆忙,连管事都跟了进来,这毕竟是顾琰的闺房,诸多不适合。顾重安没有过多计较此事,又吩咐水绿等丫鬟好好照看顾琰,才走了出去。

顾重安离开之后,傅氏挥一挥手,让水绿等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显然是有话想单独和顾琰说。

傅氏想说什么,顾琰很清楚。她醒过来了,精神很好,傅氏定是为了问假山上的事情。

前一世顾琰醒来后,等待她的是父母身亡的噩耗,她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中,镇日只知道哭,哪里还想起假山上的事情?

顾家忙着打理丧事,祖父顾霑受了打击卧病在床,无暇顾及其他。小说:权贵娇在线阅读等到过问这事的时候,却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最后只是罚了顾瑜抄经三个月。

顾瑜是二房的庶女,年纪比顾琰小半年,平素和顾琰没几句话,当时就是她和顾琰在假山上,所有人都觉得她和顾琰掉下假山有关。

就连傅氏都这么觉得,所以她问道:“阿璧,假山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瑜姐儿推你下去的?”

顾琰看到傅氏强压着愤怒的样子,感到心一暖,眼眶又起了酸涩。

有娘的孩儿是个宝,这话一点都不假。娘亲心里肯定在想着怎么为自己出头了,说不定马上就要冲到二房去了。

不过,娘亲却想错了,顾瑜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自己这一次掉下假山,却和顾瑜无关。

这样想着,顾琰就软糯地开口了:“娘,当时我在假山边上,觉得脚一痛,站不稳就掉下去了,就是这个地方痛……”

顾琰边说着,边将裙子卷了起来,将膝盖上的淤黑痕印指给傅氏看。阅读163nvren.com

傅氏一见到这个黑印,脸色就变了。她出身将门之家,虽然被当作诗书小姐一样娇养着,但到底在西疆苦寒之地呆过,见过不少世面。

女儿白皙的腿上,单单就是膝盖这里有黑印,别的都是掉下假山的细痕。这个黑印,分明是被人用内力击出来的,就算过去两天了,仍十分明显。

“阿璧,你再说一次掉下去的时候……”傅氏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神色紧张。

顾琰又将当时的感受说了一遍:“就是在假山上玩着,膝盖突然钻心地痛,站都站不稳……”

见到傅氏古怪的脸色,顾琰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嫁到成国公府之后,见到了秦绩手下有飞沙走石的本事,如今想一想,自己突然掉下假山也太奇怪了,肯定有人做了什么。

傅氏的眉头皱了起来,仍是不放心地问道:“不是瑜姐儿推你下去的?”

顾琰摇摇头,语气很笃定:“娘,当时二妹妹背对着我,而且是我自己要上假山玩的……”

是了,是自己要上假山玩的,顾瑜没有引诱她,那么自己会掉下假山,顾瑜肯定是不知情的。

自己为什么执意要上假山?顾琰仔细回想,却觉得脑中纷乱迷糊,一下子什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会这样……阿璧,那在假山上你还有没有发现奇怪的地方?”傅氏继续问道,想从顾琰的口中得到更多讯息。

“奇怪的地方……我掉下去的时候,好像看见围墙边有人影闪过……”顾琰眯起眼,作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

这句话,纯粹是胡诌。顾琰掉下去的时候,惊慌到不得了,脑子都空白了,哪里还有心思看着远处的围墙?

顾琰没看到人,但她知道肯定有人,她这么说,就是要让傅氏知道,围墙那里肯定有人在窥视,甚至,就是那个人令顾琰出事的。

至于那个人是谁,这就是顾重安和傅氏要查探的了。

虽则重活了一世,但当年的事情毕竟过去九年了,如今再看的时候,只觉得蒙上了一层厚纱,很多事情都看不真切了。

顾琰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出事,究竟是秦绩所为,还是别的有心人所做。

但是时间,会吹沙铄金,会将所有的真相都露出来。

“怎么会这样……”傅氏喃喃自语,怎么都想不明白。

从阿璧的话语中,傅氏知道了是有个高手令阿璧掉下假山的,可是顾家以善治家,与人无冤无仇,怎么会有人对阿璧动手呢?是为了什么?

母女俩都各有思虑,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水绿的声音:“太太,老太爷和老爷请太太去忠孝堂,说是二姑娘去了忠孝堂请罪……”

这话,听得傅氏和顾琰都愣住了。顾瑜去忠孝堂请罪?请什么罪?

[bookid=3051357,bookname=《嫡长女》]

004章 忠孝堂(求收藏求推荐)

顾琰听到水绿的话后,不由得心思泛动。自己刚刚醒过来,顾瑜就去了忠孝堂请罪,时间接得这么紧,二房想做什么?

想了想,顾琰说道:“娘,我和您一起去忠孝堂。”

她要亲自去看看,二房推顾瑜出来顶罪,是为了避嫌还是心虚,这一次,二房要出什么幺蛾子?这一次假山出事,有没有二房的手笔?

傅氏本来想拒绝的,毕竟顾琰的身体还虚弱着。但顾琰怎么都要去忠孝堂,傅氏本就不习惯拒绝她,再想想这事的诸多诡异之处,就答应让顾琰跟着去了。

顾琰略作打扮,吩咐水绿用脂粉在脸上涂抹了一番,她原本苍白的脸色,被这么一遮掩,就变得红润;再加上顾琰熠熠的双眼,刚才的柔弱仿佛是种错觉。

“阿璧是怕祖父担忧吗?遮掩一下也好,也好。”傅氏见到顾琰的这点小心思,点点头。

她Xing子忠厚,所见所想皆以为好,尤其这动作还是顾琰做来,她便觉得顾琰这是一片孝心。

顾琰笑了笑,眼神倏地闪过一丝狠戾。时至今日,她对父母前世之死就更难释怀。父母这样忠厚的人,努力修善,尽力积德,所得者竟然身死西山面目全非!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既然她重活了这一世,就一定要守护着父母,且让所有人都要抬头看一看,苍天究竟是仁还是不仁!

顾琰想着这些,紧抿着嘴唇,就连脂粉都挡不住周身的冷硬,显在脸上,神色便有些难看。

“阿璧,你怎么了?要是不舒服,还是不要去了。”傅氏见到顾琰的神色,不由得劝道。

“娘,阿璧没事,就是没想到还能再出尺璧院。”顾琰笑着,娇糯糯说道,好让傅氏放心。

是啊,没想到还能出尺璧院。

尺璧院是她住的院子,在她嫁到成国公府之后,尺璧院就被拆了,没多久,顾家也被封了,她真的没再来过尺璧院了。

“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傻话。”傅氏倒是被这话逗笑了,觉得小姑娘的话语如天际流云般飘忽,随即想起顾琰昏迷不醒的两天,笑容慢慢淡了。

顾琰娇憨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低低吩咐了水绿几句话。就这样,由水绿等丫鬟扶持着,母女相伴着,朝位于西北的忠孝堂慢慢走去。

随着忠孝堂越来越近,顾琰的眉眼就越来越冷。顾家的过往,反反复复在她脑海里出现,就像一幅幅图画一样。

顾家以军功起家,是新兴的权贵之家,是随着大定朝立国而崛起的,前后不到百年的历史,人称“三朝四书”,指的就是顾家。

顾家先祖跟随大定太祖打天下,积聚了传家衍族的威望,也奠定了家族子弟兴盛晋位的基础。在太宗、建和、崇德这三位皇帝在位期间,顾家一共出现了四位尚书。顾家这一代的掌家人顾霑,正是当朝吏部尚书。

三朝四书,这是何等威荣。顾家与享世禄的勋贵之家不同,这是实实在在手握重权。尤其是顾家这两代,除了祖父是吏部尚书外,父亲和二叔顾重庭都在京兆任职。一门出了三京官,这可是极为少有的。朱氏皇族,对顾家的确够器重的了!

可是谁知道,顾家的权势,只是到第四个尚书?祖父顾霑之后,别说尚书之权,就连顾家的血脉都四散凋零几近死绝。

谁能想得到?谁能想得到?想到前一世顾家的命运,顾琰几乎要落泪了。

就在顾琰想着顾家的时候,忽然听到傅氏在低声唤道“阿璧,阿璧……”

顾琰眨眨眼,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发现原来已经到忠孝堂的门口了。

忠孝堂是顾家赏功罚过的地方,其中尤以罚过为重,顾琰记得,里面陈列着荆棘木棍等家法用具,看着就让人害怕。此乃取菩萨金刚怒目之意,目的,就是为引导顾家子弟近善远恶。

森严威吓,不是说着玩的,曾有不少人受过顾家的家法。一提到忠孝堂,不管是顾家族人还是仆从随下,都会肃目凝神,胆小的,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双腿发抖。

顾琰抬头看着匾额上“忠孝堂”三个大字,旁挂着一副对联,上书:

积德积福积善

无贫无寡无倾

这些字,圆润厚重,是顾家前两代族长手书,这六字联,明示孝忠之道,彰显的正是顾家家风。

圆润厚重,仁善亲德,这是顾家新近三代族长所秉承的,祖父顾霑也不例外。甚至,善过头了,不然,何至引狼入室?不然,顾家何至倾覆?

她来不及多想,就听得“吱呀”一声,忠孝堂严实的大门被推开了,她跟着傅氏踏进了堂内。

此时天色已暗,忠孝堂内燃起了明亮的高烛,将堂内众人映照得一清二楚。

前堂正中,坐着一位五旬余的老人,他身体圆胖,慈眉善目,看着就像那画上的弥勒佛一样。只在偶尔间,眼中闪过精光,倏忽就隐了下去。

这老人,正是顾琰的祖父顾霑。

乍见到祖父,见到他和记忆中瘦骨销立的模样完全不同,顾琰便再一次清晰地记得,现在,和前一世不一样了。

如今,还是崇德九年,而不是祖父过世时的崇德十四年,更不是她身死时的崇德十八年。

现在,她重活一世了,一切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顾琰定了定神,目光扫向了忠孝堂内其余的人。

顾霑的左下,坐着顾重安。他看着走进来的傅氏和顾琰身上,目光和煦。

顾霑的右下,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长须俊颜,薄唇紧紧抿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这是顾琰的二叔顾重庭,也是顾家二房的当家人,是顾瑜的父亲。

更是,更是顾家的仇人!

顾琰藏在云袖里面的手握成了拳,用尽全身力气才将恨意压抑住,而不是冲上去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然而内心还在不断地叫嚣,差点淹没了顾琰的理智。

顾家是灭于秦绩之手,但最初推顾家上死路的,却是眼前这个祖父最为疼惜和信任的二叔。

当年,已是从四品京兆少尹的二叔恢复了真姓,归了原来宗族,不久在宣政殿上告发祖父,告祖父结党营私,卖官扰政;随即,秦绩罗列网织的顾家罪证被递到紫宸殿,三皇子以监国身份火速定了此案,祖父因此获罪,病死狱中,顾家宗族子弟获罪的获罪流徙的流徙……

可恨二叔顾重庭已经脱了顾家宗族,非但没有因顾家获罪,还因首告之功,官职连升了两等!

就算百官在私底下说他私德有瑕不配其位,对他也没有半点影响,他因为攀上了三皇子,官位权势越升越高。

顾重庭、秦绩和三皇子,他们的荣华富贵,是用顾家血海白骨垫起来的!

至今,顾琰都不知道,为什么二叔会首告顾家,为什么二叔对顾家有那么大的仇恨,毕竟,就算二叔不是顾家血脉,祖父都疼惜了他三十几年。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刻,顾琰直勾勾地盯着人称俊郎君的顾重庭,眼神都不转一下。见她这副怪异的模样,顾重庭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直发怵。

顾琰这副模样,也有别的人看不下去了。坐在顾重庭旁边的中年妇人象征Xing咳了几下,然后温柔地问道:“琰姐儿醒来了,谢天谢地,这可真是太好了……”

温柔的嗓音,端庄的脸容,真诚的眼神,望之可亲见之可信,让人轻易地心生好感,恨不得掏心肺以待。

这是二婶连氏,出身忠勇伯府连家的连氏。

如果说顾琰恨不得杀了顾重庭,是为了顾家,那么她此刻想要将连氏撕碎,更多是为了自己。她在连氏手下所受到的屈辱和毒害,说都说不出来!

谁能想得到,这样一个端庄亲切的人,藏着一颗比蛇蝎还毒的心?

005章 中计

(求收藏求推荐票,请大家支持~)

顾琰强行自己将心神从顾重庭和连氏身上移开去,她不断地告诉自己:二叔二婶是祖父最信重的人,二叔二婶是祖父最信重的人……

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刚刚醒来现在,还不是说出真相的时候。

顾琰还记得,早前九卿之一的太常卿嫡长孙女韩妩出事了,就是因为她醒来后胡言乱语,说亲眼见到了三皇子起兵谋反,结果,是被当作妖孽活生生烧死的。

九卿之权位,再贵重都保不住口出胡言的妖孽。

能通古今,能知将来,又不是天家人,不是妖孽是什么?这样的人,来多少个都是烧死的下场。

早几日顾琰听到此事时,还当作笑话一样。可如今,她明白韩妩必定和自己一样,能预知未来之事,顾琰害怕自己会遭受韩妩一样的命运。

前车殷鉴,尚在眼前,她不敢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父母。

她不知道顾重安和傅氏身边的人,是否都能信得过,且父母都心Xing敦厚,告诉了他们,必会在言行间露了出来,就必定会让顾重庭知晓,这万万不可。

天赐之福才让她重活一次,她不敢冒一点点险。

有了前世的经历,顾琰很快就镇定下来。她先是给顾霑和顾重庭等人请了安,得了应允选了个背光的位置坐下来,然后才看向跪在地上的人,故作不解地问道:“二妹妹这是怎么了?”

跪在地上的人,是顾瑜。

顾瑜的生母是顾重庭的通房丫鬟,在生下顾瑜不久就病逝了,顾瑜是在连氏跟前长大的。

此刻,顾瑜的头几乎低到地上,顾琰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得到顾瑜必是自责悔恨请罪的表情。

就算来忠孝堂请罪不是她自己的心意,但她还是来了,来担下这个罪名。

顾瑜一向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什么是自己应该做的,什么是自己不应该想的,所以就算没生母护着,也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

这一点,顾琰以前不明白看不起,但如今,倒是对这个能屈能伸的堂妹有了理解和认同。

活着,活得更好,才是最重要的。

“请祖父原谅。瑜儿这两天一直担惊受怕,想来想去自己都和姐姐掉下去有关,瑜儿也没想到会有意外,如果瑜儿当时没和姐姐上假山就好了,请祖父责罚……”

顾瑜说罢,嘤嘤地哭了起来,她身边的丫鬟Chun莺也在不断地叩头请罪,总的意思都是说顾琰掉下山崖,是顾瑜不小心所致。

怎么个不小心法,就不得而知了。

顾琰见到这一对主仆的表现,不知道怎么的,想起善言来,心就软了一些。

“二妹妹快起来,假山上的事,原是我自己贪玩,没有注意到凶险,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怎么能怪罪妹妹?祖父,请不要怪责二妹妹,免得伤了我们姐妹感情。”

顾琰这一番话说得很慢,但意思十分清楚,是在为顾瑜求情。

顾瑜听到这话,暗暗松了一口气。顾琰虽然高傲,但Xing子真直,断不会给人乱砌罪名。顾瑜就是笃信这一点,才会来忠孝堂请罪。

不过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嫡母连氏会暗示她来忠孝堂认罪,难道是为了让自己在祖父面前留下坏印象?要祖父厌恶自己?

顾瑜一时惴惴,头垂得更低了。

上首的顾霑听到顾琰这么说,点点头,满意地说道:“姐妹友爱,如此甚好,甚好。原本瑜丫头来忠孝堂的时候,我还吃了一惊,道出了什么大事。如今琰丫头既醒来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顾霑以善治家,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家那种乌烟瘴气你争我夺,最想见到的就是一家人和和睦睦,听到顾瑜和顾琰的话,自然十分满意。

顾琰想苦笑,祖父想见到一家人和美,父亲和母亲努力做到这一点,不想二叔却是抓住这一点,在祖父面前营造了一副兄友弟恭的假象。

祖父能做到正三品吏部尚书之位,当然不乏精明和决断,偏偏在治家这里,失了警觉之心,这实在让顾琰摇头叹息。

但话又说回来,谁会提防着自己的亲人?

这时,连氏笑着说话了:“既然老太爷和琰姐儿都不怪罪,此事就算了。不过,为了让家中姐妹警醒,瑜姐儿当禁足七日,抄经一月。”

傅氏点点头,表示家中的假山太高,以后姐妹嬉玩的时候都要小心,瑜姐儿抄经就算是让大家有个教训了。

她说着这话,心底却想着顾琰膝盖上的那个黑痕,神色不豫。

当下,顾瑜哭着说道:“多谢长辈不责怪,谢谢姐姐,瑜儿定会虔心抄经,提醒自己万事小心谨慎。”

顾琰听着这事的处置,却十分迷惑。高高举起低低放下,是意料中的事情,祖父肯定不会责怪顾瑜。二房弄出顾瑜来忠孝堂顶罪一事,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这样不咸不淡地将二房摘出来吗?不会,不会,以二叔的为人,忠孝堂的事肯定另有目的。

到底是什么?

顾琰拿出帕子,印了印额角不存在的汗,不着痕迹地观察顾重庭,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只见顾重庭眼里有精光闪过,随即说话了:“虽然琰姐儿醒来了,但我见她神色难看得很。大哥,琰姐儿毕竟是撞到头了,为免留下后患,还是去请章老先生来一趟吧……”

听了这话,顾琰心里重重一震,豁然开朗。原来是为了这个!二房将大家引来忠孝堂,竟然是为了劝说父亲去西山,劝说父亲去西山赴死!

在这之前,顾琰一直以为,西山那场伏杀只是秦绩的手笔,但现在看来。那场伏杀,顾重庭肯定参与其中,原来在这么早的时候,顾重庭和秦绩已经有了关联,是这两个人联手置父母于死地的。

可是,她既然醒过来了,还来了忠孝堂,就证明精神尚可身体无碍,他凭什么劝动父亲去西山?

在见到顾重庭的笑容后,顾琰心中起了警觉,心高高提了起来,感到无比紧张。

顾重庭继续说道:“我听得同僚说,章老先生明早就出发远游了,归期不定。若是琰姐儿有什么事情,就寻不到章老先生了。”

竟然是以时间紧迫为诱饵!以爹和娘担忧自己的心,为了自己的身体,他们听了这些话,肯定会连夜赶去西山!

果然,顾重庭的话语一落,傅氏就急急地问道:“二叔,这话是真的吗?章老先生明早就离开京兆?”

顾重庭在殿中省任职,尚药局正是殿中省属下的官署,他会听到章老先生的消息,一点都不出奇。

顾琰的心快跳到嗓眼了,想都没有想就反驳道:“二叔,琰儿觉得精神很好,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请城中的大夫……”

顾琰突然顿了顿,她觉得眼皮无比沉重,脑中迷迷糊糊的,整个人感到无比困乏,只想闭眼睡觉……

顾琰强撑起眼皮,看到连氏笑眯眯地往高烛看了几次,心中大惊。她大意了,顾重庭和连氏早在忠孝堂中作了圈套,就是为了让自己昏睡过去。

如果自己再度昏迷,本就起了动意的父母,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连夜去西山。那么,那么父母肯定会凶多吉少,难道她还是会失去父母?难道还要再历前世的苦楚?

不,不可以!她一定要阻止父母去西山!她一定要改变命运!

可是,她眼皮好重……

[bookid=3317465,bookname=《原始小日子》]

006章 平安

顾琰强忍着睡意,摸了一下头,顺下了一支双脚钗,狠狠地往自己大腿上插去!

这时,先前选的背光座位起了遮挡的作用,顾家没有人发现她这动作。

剧烈的疼痛,令她有了短暂的清醒,话语正常接了起来:“二叔,我已大好了。早前筠姐姐说,西山有贼匪呢,若是爹娘去西山,不若去京畿卫三营借上百士兵再去?”

顾重庭是有殿中省的消息,但自己也有刑部和京畿卫。京畿卫三营的副将就是娘亲傅氏嫡亲的侄儿傅铭。

傅铭休沐之时经常来顾家请安问候,同顾家人都是相熟的,顾琰此刻提到傅铭也不让人觉得突兀。

如果祖父顾霑开口,去京畿卫借百余士兵,不是难事。

前一世顾家谁都不知道西山有伏杀,没作任何准备,顾重安和傅氏才会遭祸身死。可是顾琰既重活了,又怎么会让歹人得逞?

侍立在她身后的水绿,看见了她的动作,眼睛都瞪大了,却死死地咬住嘴唇,怕自己会惊呼出声。刚才出尺璧院的时候,顾琰已经叮嘱她,不管看见了什么,都不可声张。

彼时,顾琰是怕自己压抑不住对二房的恨意,生怕自己有什么怪异的地方,才这样吩咐。

没想到水绿忠心,紧紧记得这吩咐,才没出差错。

顾重庭听了顾琰的话语,心里一紧,随即说道:“为了这私事去借京畿卫,传了出去恐监察御史会弹劾……”

“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顾家连京畿卫都能调动呢……”连氏接着帮腔,以打消大家借兵的念头。

上首的顾霑露出了思考的神色,显然是在衡量借兵是否。

这时,傅氏却说道:“京畿卫驻扎在西郊,去西山还顺便经过铭儿那里,正好!我找自家侄儿借百余士兵,这有什么好弹劾的?民不举官不究,难道这事还能传到监察御史那里不成?”

原来,傅氏想起了顾琰腿上的黑印,想到暗处或有不知名的敌人在,便想着谨慎为上,宁可麻烦些,冒着顾家被弹劾的可能,也不能西山之行出了什么事。

傅氏是忠厚老实不假,但涉及顾琰的事情,她就显出强横来了。

娘亲认定了的事很难轻易改变,她既动了请京畿卫的心思,就算京畿卫驻扎在西郊,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带着士兵去。京畿卫是为了保护帝都京兆的,这一卫的士兵个个武功高强,百余兵力,定然十分强悍,就算西山有伏杀,也不怕了。

想到这里,顾琰心里就轻松了,这一放松,眼皮越发沉重。

可是现在还昏不得,不能引起二房的警觉,她再给自己插了一钗,又清醒了些。

“祖父,琰儿觉着不舒服,就先回尺璧院了……”顾琰说罢,也不等顾霑应允就站了起来。

水绿早已机灵地搀扶着顾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顾琰逐渐透红的裙子。

顾霑等人体谅顾琰刚醒来身体虚弱,自然什么都不计较,点头让顾琰赶紧回尺璧院。

顾琰强打着精神,顾不得腿上的疼痛,只想尽快回到尺璧院。

刚入尺璧院,她只来得及吩咐一句:“不得惊动太太……”,眼睛就闭上了,软软地倒了下去。

顾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从水绿的口中,她知道了父母并没有去西山。

“听说,最后还是二老爷说了,借京畿卫的士兵多有不好,既然姑娘没大碍了,还是请宫中的御医来看了再说。老太爷也答应了。”

水绿边为顾琰梳洗,边这样说道。她是家生子,父亲兄嫂都在顾家当差,消息很灵通。

顾琰点点头,嘴角微扬。阻止了父母去西山,避开了前世的杀机,这个结果,她感到很满意。

顾重庭惯会取舍,见势不好,当然要阻止京畿卫去西山。不然京畿卫真去了,说不定西山伏杀的事情会扬了出去,这就不得反失了。

现在,顾琰根本就不认顾重庭是二叔,在心里直呼其名了事。

没一会儿,顾琰就轻松不起来。从忠孝堂的事就可以看出,祖父对顾重庭极之信任的,要让祖父对顾重庭提防,不知道有多难。况且顾重庭身后的种种关联,她都不清楚,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顾家有顾重庭这只白眼狼,往后还有秦绩和国公府这些野兽敌人,顾琰为顾家将来感到忧心忡忡。

她不能说出前世的事情,想要救顾家,就只能一步步来,不管是顾重庭还是秦绩,她一定会让他们得逞。

顾琰摸摸隐痛的大腿,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对水绿说道:“水绿,我腿上的钗伤还有谁知道?”

她的大丫鬟有四个,分别是水绿、杏黄、黛蓝、月白,她们负责轮番侍候,昨晚的钗伤估计是瞒不住了。

不想水绿却摇摇头:“昨晚姑娘一直睡着,奴婢为姑娘守夜,已上了药,还没有旁的人知道。不过……奴婢怕是瞒不了多久。”

水绿说罢,圆脸低垂,显然有些担心。她按照姑娘吩咐的瞒住了,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顾琰有些惊喜,忍不住看了水绿几眼。自己昨晚昏过去之前,只得匆匆交代了水绿,却没有想到她这么忠心沉稳,圆住了这事。

“水绿,你做得很好!这事,我会有安排的,不必担心。对了,平素布置忠孝堂的是谁?”

想到忠孝堂的高烛,顾琰的神色一冷。自己去了忠孝堂之后就感到困倦,连氏频频看向高烛,那烛台烛火,必定被做了手脚。

听到顾琰的询问,水绿想了想,回道:“这个奴婢一时没有注意,待我去问问父亲再回姑娘。”

水绿的父亲张兴是前院二管事,忠孝堂的人手安排,他肯定会知道。

水绿心里不是不奇怪的,从昨日到现在,姑娘醒来之后就有不妥,似乎……似乎变了个人一样。

水绿能做到顾家嫡长女的大丫鬟,心Xing本事自然不小,尽管她心中生疑,但有一个好,就是不会说出去。

顾琰也不怕水绿会说出去,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知道,水绿是忠心的,不然也不会放心不下跟着去西山,结果连Xing命都没有了。

这份忠心,顾琰会放在心上。

“你昨晚也劳累了,且去歇着吧,这两日不用你当差。陈妈妈回来后,我会吩咐她的。”

顾琰看着水绿眼底的黑痕,这样说道。随即又吩咐了水绿要小心谨慎,切不可让别人知道她在询问忠孝堂的事情。

陈妈妈是顾琰的Nai娘,也是尺璧院的管事妈妈,管着尺璧院中的大小丫鬟。这两日正巧请了休,外出探望儿子儿媳去了。

水绿自是一一答应,这才退了出去,换上了另一个大丫鬟黛蓝来伺候。

这是顾琰醒来后第一次见到黛蓝,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黛蓝清丽可人的样子,顾琰有些感叹:黛蓝的姿色,在丫鬟里头,的确是拔尖的。

她正想说话,就听到门外传来了热闹的声音,听得小丫鬟禀告,道是三姑娘来了。

顾琰心里“咯噔”一声响,三姑娘,顾玮,来了!

007章 姐妹

听到小丫鬟禀告说顾玮来了,顾琰便将目光投向了门口。这时,她脸上已经漾着笑容。

只见门口帘子被推开,一个光彩照人的姑娘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她十来岁的年纪,鹅蛋小脸看着甚至端雅,小小年纪,就看出连氏的风范来了。

更特别的是,她端雅之余,容色极为艳丽,有种华贵的风姿。

甫见到顾琰,她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大姐姐可算醒来了,本来我昨夜就想来尺璧院了,听得姐姐睡下了,这才作罢……”

语气熟稔而随意,可见平时她和顾琰是十分相熟的。

顾琰看着顾玮这一副笑脸,心里却觉得冰冰冷,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玮是顾重庭的嫡女,只比顾琰小一岁。因为都是嫡出,在这之前,顾琰和她最要好,如今想来,真是一场笑话。

顾家新近几代,手握朝堂实权,可谓富贵非常,却有一个硬伤,那就是嫡枝子嗣不丰。

在这个人丁算是最大的财富的时代,这硬伤,几乎是致命的。顾家为繁衍子孙作过很多努力,然而不管顾家子弟纳多少妾室,子嗣都繁茂不起来。对此,顾家有族老曾悲伤地感叹道:“或是先祖以军功起家,杀戮太多,终伤了天和,报应在子嗣上了。”

不管怎么说,顾家人丁都不如其他权贵之家那么昌盛。不过,焉知这一点,不是朱氏皇族特别看重顾家的原因?毕竟子嗣稀少的家族,想造反都没有多少个子弟,更让天家放心。

到了顾霑这里,嫡枝嫡子就只有顾重安和顾重庭两人,也就分成了顾家的大房和二房。

当然,现在顾琰知道了,真正的顾家嫡枝就只有父亲顾重安而已。根据前世后来发生的事情来看,祖父显然知道顾重庭不是顾家血脉,但为什么顾重庭会入了顾家嫡枝宗谱?祖父为什么对顾重庭如此信任怜惜?

这些都如浓雾厚云笼罩在顾琰心头,她看不清楚,更拨不开。

“大姐姐,大姐姐……都怪妹妹,那天刚好不在府中,不然,姐姐也不会出事……”

顾玮看着顾琰呆愣愣的样子,心想道难道她真摔到脑袋了?然后出声唤道,声音特地带上了些哽咽,听着是情意深重。

“三妹妹说的什么话,如今我都没事了,将养些日子,也就好了。”顾琰回过神来,对着顾玮亲热地笑了笑。

随即,顾琰漫不经心地说道:“说来真是巧,三妹妹那天刚好出府了……”

顾玮一听这话,神色不由自主地僵了一下,声音不太自然,遮掩地转了话题:“真的是凑巧。对了,大姐姐现觉得怎么样了?若是大伯昨晚去请来章老先生就好了。”

顾琰心底泛起了冰渣子,同时暗暗感叹:现在顾玮只有十一岁,不管是脸容还是行事都十分稚嫩,尚不是前世那个周密狠毒的七皇子侧妃。

顾琰犹记得,祖父顾霑出事之后,自己去了七皇子府跪着求顾玮,求她看在曾是顾家人的份上,救救祖父。

彼时,顾玮极得七皇子宠爱,而七皇子和三皇子一母同胞,只要顾玮肯为顾家说句好话,祖父在狱中的日子定必会好过很多,她想着,就算顾重庭首告了祖父,但是这个妹妹还是识大体懂恩情的。

可惜,那时顾玮高高坐着,睥睨地看着跪着的自己,仿佛在看一个蝼蚁:“本妃不曾记得了,本妃和顾家有什么关系?”

顾玮不肯救祖父也就算了,但她和七皇子为了讨三皇子欢心,还暗中派人在狱中加害祖父……

虽则后来顾玮和七皇子被牵进三皇子谋逆一事中,落得终生圈禁的下场,但顾玮的薄情狠毒仍让顾琰感到心惊。

顾琰不知道顾家曾做了什么,不管是顾重庭、连氏还是顾玮,都这样怨恨顾家。前世就算她在秦绩那里,也探听不到顾家和顾重庭的恩怨。二叔归宗的那个姓氏,在京兆就是个小门小户,什么消息都没有。

想到这些,顾琰觉得心头的云雾更浓了一些。她将目光移向了外面,窗外Chun花绚烂,可是顾琰却觉得它们随时会枯黄凋零,现在的顾家,何尝不是如此呢?

顾玮见到顾琰频频走神,都没有回应自己的话语,不禁有些气闷。不过,她还是想起了连氏的吩咐,继续询问道:“对了,大姐姐,我听说大伯昨晚都吩咐备车的了,怎么又不去西山了呢?”

顾琰听了这话,忍不住一愣,随即想笑。顾玮这是……这么明晃晃地查探消息,甚至都不用委婉!真当自己是傻子了?!

不对,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么弯弯道道,只会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根本就不会想到别人还存了别的心思。

秦绩说得没有错,自己的确是蠢钝……一直被母亲娇养在掌心的自己,整日除了绣花念书,就是伤Chun悲秋,娇滴高傲,这样的娇小姐,如果不是秦绩留着有用,定是活不到崇德十八年。

“就是觉得没有大碍了,不用爹娘辛苦跑一趟,再说了,筠姐姐说西山那一带最近不太平,还让我们出入都小心呢。”

顾琰说着昨晚的话语,和以往一样天真无防,她不会让顾玮知道大房已经起疑。她在秦绩眼皮底下演了两年戏,掩饰心思的本事早就练出来了,要瞒过顾玮轻而易举。

如今只要她想,没有什么瞒不过顾玮的。

顾玮不疑有他,又拉着顾琰杂七杂八地问了些话,主要都是围绕顾琰掉下假山一事,目的都是在试探大房对此事的态度和打算。

顾琰见到她这副积极的样子,忽而一笑,然后问道:“对了,三妹妹,二妹妹现在怎么样了?说来也奇了,是我自己掉下假山的,二妹妹缘何去请罪呢?”

她看向顾玮的目光清澈好奇,仿佛真是想不明白的样子,学着顾玮大刺刺地打探二房的情况。

顾玮被她冷不防一问,一下子还真想不到怎么回答,幸得她身边的丫鬟听琴代为圆了过去:“奴婢听我家姑娘说,二姑娘越想就越不安,才去忠孝堂的。”

顾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玮,出言道:“妹妹也该管教下丫鬟了,主子都没问话,就抢着回答了。听琴大丫鬟这当的,倒在妹妹前面了。”

如果说对着顾玮,顾琰还有心思虚与委蛇的话,那么对着听琴这个丫头,顾琰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作为顾琰的心腹,听琴可不像名字那样温婉高雅,反而是一肚子坏水。这一点,前世顾琰有深刻的体会。

听得这话,顾玮眉头一皱,不悦地看向了听琴。听琴一接触到她的目光,便跪下来说道:“奴婢知错了,请大姑娘责罚,奴婢不应该擅自多言……”

话虽这么说,但她目光镇定,显然并不害怕。

她是顾玮的大丫鬟,又深得顾玮倚重,就算顾琰是长房嫡长女,都不能轻易责罚她。

更何况,大姑娘是这样软绵Xing子的——听琴这样想到,有恃无恐。

不过,这一次她想错了。

权贵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权贵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奇门医圣在都市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奇门医圣在都市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奇门医圣在都市第十八章当没病遇上有病“呃——”萧逸风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是林雪茹的声音,看来是姐姐排队出来了。自己转过身回头一看,果真看到林雪茹正站在医疗室门口喊着自己。“姐姐,我在这呢?”看到林雪茹在喊自己,一旁的萧逸风赶忙回应着。咯咯嗦嗦的排了好几条长龙之后,林雪茹终于挂好了号。此时林雪茹看到了萧逸风正在医院大厅中间,便走到了萧逸风的面前。“你在这干嘛?谁叫你瞎跑的?”林雪茹随即指责道,直接不给萧逸风解释的机会。看到林雪茹又要教育自己,萧

  • 小说武道:绝世修真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武道:绝世修真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武道:绝世修真第十八章正版七旋指“你说什么?白锌跟白雪儿受伤了?”白家议事厅,白夜此时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自己遇到的那个黑衣人,居然闯进了白家,同时击伤了白锌跟白雪儿,不过倒不是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对招,白锌跟白雪儿都被对方一指击伤,幸好对方没有下死手,唯一难搞的就是对方侵入体内的剑气,所以白锌跟白雪儿到现在还没康复。而周围人看向白夜的目光更加恭敬,不愧是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居然能够正面击伤那个黑衣人,这可是白锌跟白雪儿都没有做

  • 小说超级兵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兵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超级兵王第18章捉贼捉脏?“走吧,我送你回去。”叶煌像是做了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返身拉着紫菱冰凉的小手向外走去。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夜店保安就站在门外,他们不同于一般的普通保安,多少有些社会背景,在夜店这种鱼龙混扎的地方没点胆色是混不开的,原本按经理的指示是让他们赔偿了包厢的损失再放他们离开,可被叶煌的目光一扫,这群保安却不由自主让后退了几步,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道。叶煌就这样拉着紫菱大摇大摆的穿过了人群,眼看着人要跑了,这些保安像突然被人毒哑了般

  • 小说都市狂兵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狂兵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都市狂兵第18章:两个时代的军人这一夜,叶千和黄伯两人畅聊,两人一直喝酒喝到很晚。“小叶子,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情,真的确定了吗?”黄伯此时趁着酒意,老脸昏昏,脸上的愁色很浓,可以清晰的看出来这个眼前的老人的脸上的皱纹,岁月的痕迹留在他的脸颊。“嗯,黄伯,您老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这件事情,这次就是连我都没有想到,上面的一号竟然会直接插手。““哦!?真的“黄伯此时有些不相信,因为,作为军人的他,自然是经常关心国家时事政治,叶千口中说的一号,他自然知道说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付出代价或许是闻不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她按住自己的胸口,强迫自己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当医生出门时,顾玥终于忍不住趴着墙壁撕心裂肺的干呕起来。她的动静太大,以至于房间里的陆老太太,都听到了声响。“玥玥?怎么了?”顾玥拍了拍胸口,没事两个字还未出口,又开始干呕起来。一旁的陆与江,脸色越来越沉,一双墨色的眸子,像是深不见底的古井,不断的闪过暗芒。难道,自己是怀孕了?顾玥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一大跳,随后又立即否定不可能!绝对

  • 小说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血泊里的人管家来地下室送东西的频率渐渐高了些,玲玲也是个机灵的丫头,总是能避开管家送东西的时间来地下室房间。夏梦兮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走几步路都有些喘息,而且这些天肚子里还有些隐隐作痛,内裤上也见些许红血丝。玲玲也发现她的不舒服,又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在一次饭后,夏梦兮忽然感觉小腹隐隐传来阵痛,犹如浪潮一下比一下猛烈,她依靠在墙壁之上都有些站不稳,只好抱着肚子蜷缩在地面上。不一会身下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血腥味迅速弥漫整个地

  • 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击碎她的梦“少奶奶,酒店到了。”前座的司机回头,脸上是恭敬的表情。“好的,谢谢。”外面早已有戴着白手套的酒店服务生替她拉开了车门,安以若提起礼服的裙摆,优雅的走下了车。脚步刚站稳,她就看到本来守在红毯一边的记者们都拿着话筒蜂拥而上,朝她这边涌来。她有些被吓到,下意识的抓紧了手包,但是最后却发现记者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她,而是绕过她,围住了她身后一男一女。安以若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不是朝她来的,不过想想也是,她本来就是一个无名的

  • 小说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第一次相遇可她的双脚被安全绳禁锢着,仅靠她手上的力量根本无法带动整个身体。最终因为体内力气的流逝,她只能任由身子朝海底坠去,冰冷的海水灌进了她的耳朵和鼻腔。她下意识的想要咳嗽,可刚张开嘴,海水又疯狂的涌进了她的口腔里。常听老人说,人在死前会回忆起心底最难忘的记忆,原本她是不信的,可这时她的眼前却出现了与程漾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大雨滂沱,人声鼎沸,程漾逆着光半蹲在她的面前,朝她伸出了右手。她早已忘记那天是为什么摔倒,但她永

  • 小说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祝你们白头到老他们都以为,余歆檬肯定会受不了这种痛,一定会跟他们道歉。可,这一棍对于余歆檬好似不痛不痒一样,她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殊不知,这一棍狠狠的敲打在了她支离破碎的心上面。她心底唯一的亲情随着这一棒消失殆尽。她抬眸,语气冰冷的说道:“打完了吗?我今天只有三件事情要做。”“第一,从今以后我与余家断绝关系。第二,我过来,只是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第三……”余歆檬顿了顿,眸子中含着氤氲说道:“第三,我祝你们白头到老!”她笑

  • 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玩具吵架的气势又没了,她眼眶泛红:“你太过分了韩临,你抛下我一个人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你……”韩临很快打断,讽刺的说:“易锡城难道对你不好?没关照你?”“那是因为你……”施澄想起自己不久前才看到的画面,痛苦的闭了闭眼,最终什么都没说,何必说出来,还不是自取其辱。她这样在韩临看来,就是承认了易锡城对她好,这个认知让韩临怒火快收不住。他一把打横抱起面前的女人,将她扔进后座。施澄的头被撞到,止不住的犯晕,她摸着头:“你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