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望族嫡女在线阅读

2017/11/19 10:32:49 来源:网络 []

书名:望族嫡女

第3章 重生七年前

这时,南宫婳听到外边有宾客宴饮的声音,知道今天是父亲每月宴请宾客的日子,父亲是苍祁朝的北麓侯,手下能人异士、文人清客无数,一般每月都有次宴会,所以这也是苏姨娘使坏的好日子。小说:望族嫡女在线阅读

外面声音嘈杂,估计袁逸升早到了,此刻正在巴结父亲,一年前袁逸升还只是个小护卫,因救父亲有功,父亲特意把他带在身边,提升为主簿。

因为他生得儒雅俊秀,又写得一手好诗,满腹经纶,父亲准他与众公子喝茶饮酒,这也成了他结交权贵的场所,前世被他俊俏的外表迷惑,今生她早看清了他,她一定会把他前世对她的狠一样不少的还给他。

时间不多了,想到这,她赶紧去摇表哥李铭浩,开始摇了两下,表哥昏迷不醒,大概苏姨娘药下重了,想到这,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提起桌上的茶壶,一壶茶浇在表哥脑门上。

被这么一浇,表哥这才迷迷糊糊的惊醒,在看到一脸紧张的南宫婳时,苏铭浩这才察觉出了什么,忙给自己穿上衣服。

“表哥,赶紧起来,苏姨娘要栽赃我和你私通,你快离开这里。”表哥一定和她一样,喝了湘绣泡的茶才出的事,前世,她轻信湘绣,喝下那有谜药的茶,顿时昏迷不醒,苏姨娘骗人说她在午睡,又以府里宴饮繁忙为由,把喜妈妈和玉萼等人支了出去,她又派人把表哥迷晕送了进来,她才遭遇人生最大的变故。

今生,她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绝不向恶势力低头。小说:望族嫡女在线阅读

李铭浩跌跌撞撞的穿起衣服,朝南宫婳道:“我就知道苏姨娘没安好心,表妹,你别怕她们。”

不一会儿,门外已经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紧急着,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南宫婳冷然抬眸,对上昂首走进来的苏姨娘。

苏姨娘本以为一进来就能看到男女抱在一起的画面,可她看到正慢悠悠坐在床头的南宫婳时,一双美目登时陡转,径直南宫婳道:“婳儿,你没事就好,姨娘看见有贼人跑进内院,担心你的安危,特地命人来搜查,你们快去搜搜,看这里有没有藏着贼人!”

“慢着!我房里岂是你们能搜就搜的?”几名婆子正欲去搜,南宫婳冰冷的声音早已响起,起身朝苏姨娘走去,冷声道:“苏姨娘,没有我的允许,谁准你闯进来的?”

苏姨娘一听,神情攸地一怔,南宫婳是侯府嫡长女,在府里地位尊贵,她一个姨娘自然不能如此动粗,可没想到她竟然给自己摆架子,这不是当众拂她面子,以前那个懦弱的她哪去了?

想到这里,她忙一脸担忧的道:“婳儿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危,要是你被贼人看了身子,你就毁了,我这做姨娘的是冲动了点,不过也是为你好。”

“我这不没事吗?姨娘怎么知道那贼人会来这里?”南宫婳冷声说完,喜妈妈和玉萼已经听到消息快速赶了过来。

喜妈妈一进房,立即走到南宫婳身后,玉萼则领着四名婆子冲了进来,同样挡在南宫婳面前,南宫婳一看到她俩,泪水差点喷薄而出。

前世,她俩为了她被袁逸升杀死,她却没好好关心过她们,如今看到她们鲜活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好欣慰,好高兴,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她们再受伤害。

苏姨娘扫了眼四周,发现房里只有南宫婳一人,心道,不可能,她早安排好了一切,院里院外都守了人,没见李铭浩出去,那他一定还在这屋里,如果她在这里搜出李铭浩,那南宫婳就是有百张嘴都辩不清。163女人网

想到这里,苏姨娘一脸怀疑的看向南宫婳刚才待的床沿下,朝身侧的心腹丫鬟浅裳道:“我怀疑那贼人就躲在大小姐的床下,浅裳你过去看看。”

“放肆!”南宫婳猛地拍了下桌子,朝苏姨娘冷然看去,厉色道:“姨娘,你何时这么不懂规矩,如此以下犯上了?”

苏姨娘被南宫婳呛得脸色涨红,这里那么多下人看着,她被比自己小的大小姐如此训斥,她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不得不继续隐忍。

那浅裳见自己主子被呛,当即抬高眉头,一脸挑衅的睨了南宫婳一眼,讥讽的道:“大小姐不敢让奴婢搜,莫不成这里藏了男人,大小姐正和他做苟且之事,怕我们闯进来破坏你们的好事?”

浅裳声音拔尖,说完便撸起袖子冲过去要搜查,这时,南宫婳双眸蕴起一层寒冰,朝身侧的喜妈妈道:“如此污蔑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喜妈妈,掌嘴!”

喜妈妈早就看不惯浅裳,又被她刚才那番话刺激到,一听南宫婳命令,当即如风似的冲过去,对准浅裳就是啪啪两巴掌,这两巴掌打得十分响亮,打得浅裳一张小脸肿了起来,打了便狠骂道:“哪里来的贱蹄子,说话这么难听,你眼里还有没有大小姐?该不会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喜妈妈也是个凌厉的,她是南宫婳的Nai娘,早看不惯张姨娘这群笑面虎,早想教训她们了,如今小姐不像以前那么偏听偏信,知道惩罚人,她不赶紧加把火怎么给小姐立威。

南宫婳一脸冷漠,前世的她太柔弱太善良,错信了这些巧言令色的人,对真心关心她的喜妈妈很少在乎,却总关心这些花言巧语的丫鬟。

前世浅裳没少帮着张姨娘欺骗自己,她赏了她那么多好东西,到头来她还合伙欺负她,如今有整她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被打的浅裳一下子懵了,当即跪在苏姨娘面前,泪眼朦胧的朝她乞求道:“姨娘,你一定要给奴婢作主,奴婢是为大小姐好,没想到她心肠这么狠毒,竟这么辱我。”

第4章 惩治刁奴(1)

喜妈妈一听,当即怒道:“不长眼的东西,竟欺负我们大小姐,你再污蔑大小姐,我撕烂你的嘴。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喜妈妈语气凌厉,生得又牛高马大,教训得浅裳缩了下身子,看得南宫婳满意的点头,母亲托付的人就是不一样。

她冷冷扫了浅裳一眼,黑曜石般的眼里浸满锋芒,犀利的看向苏姨娘,不紧不慢的道:“姨娘,**这等事,没证据之前,连祖母都不敢妄言,你调教的这个奴才,张口就说我**,这话要是传到祖母耳朵里,丢了侯府的脸,到时候看祖母如何治你。”

苏姨娘一听,脸色攸地变得灰白,大小姐何时变得如此犀利,说的话句句带刺,处处和她作对,一接触到大小姐冷洌的目光,她突然觉得头脑发麻。

浅裳哭得难受,不甘心就这样被打,忙扑通一声跪到苏姨娘跟前,抽泣的耸肩道:“求姨娘为奴婢作主,奴婢没错,凭什么要被打?”

嘴还这么犟,南宫婳当即冷笑一声,慢悠悠的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回头看了眼正在沉对策的苏姨娘,朝地上冷冰冰的浅裳道:“看来你还没得到教训,眼里仍然没我这个大小姐,不分尊卑,以下犯上。来人,把浅裳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五十大板,不多也不少,不至于死掉,但会疼得她比死了还难受。

南宫婳一吩咐完,玉萼后面的四个婆子先是愣了一下,这还是大小姐第一次打人,她们有些奇怪,但随即被南宫婳眼里的冰冷给震慑道,全都迅速冲上去将浅裳拿下。

浅裳见要被打,吓得身子一缩,眼里闪过一丝怨恨,忙去扯苏姨娘的衣裳,“姨娘,她们要打我,你快救救我。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苏姨娘眼里尽是恨意,她绝不允许自己的人被南宫婳打,当即上前一步,冷声道:“大小姐,浅裳心直口快,虽然得罪了你,但她也是为你好,你这样打她,会犯众怒的。”

哼,苏姨娘还真是高明,明明是浅裳的错,硬把事情描述成她这个人善妒,下人为她着想,她反而打下人,这样以后谁还敢为她说话。

如果是以前的她,被丫鬟们奚落了还对人家笑,如今她已经重生,知道这些全是些别有用心的人,不会像前世那么傻呼呼的被人骗,当即朝苏姨娘迸射去一道利光,一字一顿的道:“姨娘不会是要包庇她?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进门就说本小姐与人苟且,如此不敬都不惩治,家规还要不要了?如果姨娘舍不得我惩治,那我就把此事告诉父亲,让他亲自惩治这不守规矩的丫头。”

“不要啊,不要。”浅裳一听,赶紧摇头,她只是个下人,所做的事都是苏姨娘指使,在后院有苏姨娘撑腰可以保全自己,可是到了外院,无论对与错,惹出这样的风波,侯爷根本不会管谁对谁错,只会将她打死了事。

想到这里,她额头沁起细密的汗,早知道她就不呛大小姐了,以前无论她怎么呛,大小姐都不会告状,如今大小姐变了,她哪还敢再多说。

一听到要将此事告诉侯爷,苏姨娘顿时慌了,不过她是久经战场的人,当即稳住心神,一双美目藏满薄冰,恨恨走到浅裳面前,提起浅裳的领子,一巴掌甩在浅裳脸上,大声吼道:“好你个贱婢,竟如此拂我的脸,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一走出门儿你就忘了。163女人网你这破德Xing,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我教出来的,来人,把浅裳拖下去行刑。”

苏姨娘狠声说完,冷漠的侧过头站在一旁,十指握成拳头,心里绞痛不已,打她的人,简直就是打她的脸,好你个南宫婳,她记住了。

“姨娘,你不能这么狠呀,五十大板足以要了奴婢的小命,姨娘饶命……”浅裳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姨娘,没想到苏姨娘为了自己,竟不保她,还把她推出去受罚,太狠了。

喜妈妈手脚一向麻利,看到苏姨娘气白的脸,心里十分暗爽,忙招呼那几个婆子把浅裳拖了出去,不一会儿,院外就传来浅裳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以及“啪啪啪”的板子声。

浅裳每惨叫一声,边上的丫鬟婆子们全心惊一下,可南宫婳看和苏姨娘,她仍旧阴冷的立原地,似乎一点都不为浅裳被打心痛,果然是心狠手辣之人。

苏姨娘看着静默的南宫婳,心里冷哼一声,拿侯爷来压她,如今想要扭回局面,她必须尽快找到Jian夫,只要找到李铭浩,她看南宫婳怎么嘴硬,到时候,她要把现在丢的面子全撸回来。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婆子们的声音,“参见侯爷。”

“怎么回事?今天外面这么多宾客,你们怎么这时候打起人来了?”这个社会谁都注重名声,尤其是侯爷这种地位尊贵的人,更怕做错事让别人抓到把柄,被别人说闲话,传到对手或皇上手里,如果人家有心想整你,一点小把柄就足以令整个侯爷府灭门。

站得越高,眼红的人越多,做的事越不能出格,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

苏姨娘听到侯爷的声音,忙出去将南宫昊天迎了进来,一看到南宫昊天,她眼眶便红红的,柔弱可怜的走过去,抢先一步道:“侯爷,这不怪大小姐,都是妾身没管教好奴才,这奴才心直口快,刚才不小心惹怒大小姐,大小姐生气,便罚她五十大板,说来说去,还是妾身的错。”

苏姨娘说完,再柔弱的抖了抖肩,柔美的样子令人我见犹怜,南宫昊天立即握住她的手,一双冰冷的眸光立马射向南宫婳。

南宫婳见父亲目光深黑,知道他明摆着护苏姨娘,前世她很少和父亲亲近,平时木讷寡言,不会诗词歌赋,不会甜言蜜语,根本不知道怎么讨父亲欢心,所以父亲经常忽视她。

第5章 惩治刁奴(2)

苏姨娘真是Jian诈,刚才她那番话,言下之意就是说她这人心狠手辣,待人刻薄,因为浅裳冲撞自己两句,就如此狠的打她,看她那柔弱的样子,真会演戏。

如果是前世的她,肯定早慌得不知怎么办,被苏姨娘捏在手里像蚂蚁似的玩,可惜,她已经吃过了懦弱的亏,今世,她一定要勇敢坚强。

想到这里,南宫婳也揉了揉眼睛,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就苏姨娘会演戏,她不会?

她不仅要演,而且要演得十分的到位,装弱这种事,女人看得出来,男人却不一定,他们只会看表象,不会看本质。

想到这里,南宫婳更是一脸委屈,小脸上立马坠下一串泪珠,她看到南宫昊天,好像看到救星似的,忙一把扑进南宫昊天怀里,埋着小脸抽泣的道:“父亲,婳儿本不想惩治浅裳,可她和苏姨娘踹开女儿的房门,一进门浅裳就说我屋里藏了男人,还说我与人苟且,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是侯府嫡长女,事事都代表着侯府,如果这些侮辱的言辞让外人听了去,人家会怎么想我们侯府。一荣俱荣,一毁俱毁,父亲也知道女儿一向柔弱老实,浅裳也没大没小的欺辱我,如果是小事女儿都忍了,可浅裳说出的话事关整个侯府兴荣,辱骂女儿就等于辱骂父亲。如果我不好好惩治她,以后别人丫鬟也会跟着效仿,那侯府就会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都不分尊卑,就是在祸害咱们侯府。”

南宫昊天没想到一向本份老实的女儿会如此亲近自己,她竟然主动冲过来抱他,平时三女儿总是在他怀里撒娇,让他感受到为人父的幸福。

如今这个不愿亲近自己的女儿在受了委屈时,第一时间想到抱住他哭诉,他突然觉得心头一暖,一种为人父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心里立马想保护女儿。

而且,今日女儿能说出这么多头头是道的话,令他顿感欣慰,女儿一向寡言少语,不像会刻薄下人的恶主子,看来今天定是她受了委屈,才这般惩治丫头。

想了想,他已经很久没关心过女儿,心里不由泛起一股内疚。

南宫婳哭得很真切,表面上是为了气苏姨娘,可心底却真的很伤心,她好久没感受到父爱,如今被父亲揽在怀里,她觉得鼻子发酸,好幸福。

前世,自己执拗的要嫁给袁逸升,惹父亲和外祖母不高兴,两人希望她嫁的是对南宫府有利的人家,之后自然就与她断了联系,所以她日子才过得这么苦。

之后袁逸升升官,手握兵权,权势比父亲这个侯爷还大,因为嫁人之事,父亲曾经和袁逸升反目,认为他勾引了自己的嫡女,在**上处处打压袁逸升,所以袁逸升一升官便要杀掉她泄愤,袁逸升都杀了她,侯府一族人还有好日子过吗?

看着南宫昊天愧疚的眼神,苏姨娘一张脸都快气绿了,要比演戏她说第一,没人敢称第二,可今天这小蹄子竟比她还厉害,她心头虽愤怒,却不敢有所动作,只得装作一脸慈爱的站在原地。

南宫婳哭了一会儿,便乖巧的起身站在边上,盈盈双眸闪过一缕冷意,苏姨娘见有缝可插,忙指着远处那可疑的床底下道:“侯爷,妾身闯入婳儿房间,完全是为婳儿好。当时有人在外面看见贼人跑进内院,妾身第一时间就想到婳儿的安危,婳儿可是金贵的嫡女,绝不能受伤,所以妾身不顾礼法冲了进来。而且有人看到他进了婳儿的内院,妾身猜测,那贼人此刻定藏在屋里,说不定就藏在那床底下,侯爷你快派人搜搜,省得惹出祸端。”

苏姨娘说完,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这下子,如果南宫婳再阻止,侯爷一定会怀疑她。

南宫婳乖巧立在边上,却并未阻止,让父亲身边的长随左明去查看,这时,所有人都的心都悬了起来,苏姨娘等着看南宫婳出丑,喜妈妈们则一脸担忧,生怕那床底真藏得有男人。

如果真有男人,那她们家大小姐的名声就败坏了,小姐的一切都完了。

苏姨娘得意得眉眼带笑,李铭浩明明被她的人扛进来了,不会无故消失,肯定躲在床底,这一次,看她不把南宫婳拉下来,顺便让侯爷对长房死心,把她抬为平妻,这样她的女儿和儿子就是嫡子嫡女,一跃上升好几个档次,说不定将来可以做王妃。

长明迅速走过去,猛地将床沿的二色金百蝶穿花褥子掀开,众人忙低头一看,什么都没有。

苏姨娘看着床底空无一人,心顿时凉了半截,不可能啊,李铭浩明明被扛进来了,这下无故消失,难不成,南宫婳早知道这是一个局,提前将她送走了?

“侯爷,床底没人,看来那贼人往别处逃去了。”左明扫了扫四周,又看了房间里其他角落以及柜子,均没发现人,便向南宫昊天禀报。

南宫昊天松了口气,南宫婳则一脸讥诮的看向苏姨娘,看着苏姨娘失望以及憋屈的脸,她就觉得解气,不过,苏姨娘如此害她,处处想致她于死地,就这么放过她,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南宫婳看向苏姨娘,乌黑的眸子嵌出一道冷芒,不紧不慢的道:“姨娘,你可亲眼见到有贼人进内院?”

苏姨娘思虑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我倒没看见,我只是听有人在喊,说有贼人进来了。”

“你听谁在喊?”南宫婳紧追不放,追得苏姨娘脸色攸地发白,她万没想到南宫婳会追究,便道:“好像大贵媳妇。”

南宫婳目光如炬,转身朝南宫昊天道:“父亲,这内院出了贼人可大可小,既然是大贵媳妇看到的,咱们把她叫来问问话,看究竟有没有这件事。”

第6章 惩治刁奴(3)

苏姨娘心里免不住冷笑,大贵媳妇是她的人,随便她们怎么问。

南宫昊天沉思一下,深然点头,不一会儿,略有些发胖的大贵媳妇被带了进来,一带进来,苏姨娘就率先问道:“大贵媳妇,你刚才可看清那贼人的模样?”

大贵媳妇与苏姨娘对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算计,点头道:“他像一阵风似的窜进内院,奴婢没看太清,当即就嚷了出来,姨娘就带人来抓了。不过,奴婢看到他穿了件二色金刻丝石青绣缎排穗褂。”

南宫婳一听,这衣服不正是表哥的么,大贵媳妇这么说,很明显就是想栽赃表哥,便冷冷抬眸,朝大贵媳妇道:“你说贼人像一阵风似的窜进内院,应该看不清什么,为什么能清楚记得他的衣服?连衣服的颜色、刻丝、排穗都记得一清二楚,如果不是面对面的仔细看,谁会注意这些,姨娘培养出来的人,眼力就是好。”

南中婳一语中的,当即挑出大贵话的矛盾之处,众人顿时明白了,大贵媳妇在撒谎,而且与苏姨娘有关。

大贵媳妇一听,当即满脸涨红,苏姨娘也一时语塞,狠狠瞪了大贵媳妇一眼,不会说就别说,多说多错。

南宫昊天冷冷扫了大贵媳妇一眼,沉声道:“大胆奴才,竟敢欺瞒本侯,还不说实话?”

大贵媳妇吓得双腿打颤,忙一个机灵跪在地上,瑟索的道:“回侯爷,可能是奴婢看错了,兴许……兴许那不是贼人……”

这时候,南宫昊天的目光已经探究的看向苏姨娘,苏姨娘心里恨南宫婳恨得咬牙,忙道:“侯爷,大贵媳妇有没有看错,去外面查查不就行了,看哪位公子不在外院,就定是那位公子。”

南宫昊天冷抬冰眸,正在吩咐,南宫婳突然道:“爹,女儿觉得此举不妥,首先大贵媳妇的话就有问题,她的话自相矛盾,根本就在撒谎。如果你依据她的谎话去外面查人,外面那么多达官贵人,人家一旦发现我们在查他们,人家不得以为咱们怀疑他们是贼人,那不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姨娘提出此举,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谁愿意被人怀疑,言下之意,苏姨娘这么说,就是在害侯府,南宫昊天眼里立即迸射出一道寒光,冷冷扫向苏姨娘,苏姨娘忙情深意切的看着他。

如果是以前,这招铁定管用,如今有南宫婳的话在前,南宫昊天根本没看苏姨娘投射过来的目光,朝大贵媳妇怒道:“好你个贱婢,竟撒谎骗人,你还不说实话?”

大贵媳妇吓得身子一抖,怎么都没想到就因为一件衣服,她就被逼到如此境地,看着侯爷眼里的寒意,那是一种掌握生杀予夺权利的杀意,她当即扬起手,左右开攻,狠狠给自己来了两巴掌,大声道:“求侯爷饶命,都是奴婢眼拙,是奴婢看花了眼。”

大贵媳妇说完,又狠下心对自己就是几巴掌,啪啪的巴掌声听得众人心惊,南宫昊天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当即冷声道:“闭嘴,本侯自会定夺。”

南宫昊天是毋庸置疑的一家之主,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大贵媳妇吓得脸色发白,南宫昊天则冷冷扫了她一眼,怒声道:“本侯最讨厌你这种撒婆卖乖的奴才,你再怎么闹,都改不掉你撒谎的事实!”

没看清人,却记清了衣服的款式,明摆着她居心不良,如此恶妇,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苏姨娘见南宫昊天神色越为越冰冷,右手狠狠捏成拳头,知道他起了杀心,大贵媳妇已经露了陷,要让侯爷再追查下去,她铁定会供出自己,与其这样,不如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里,苏姨娘忙冷冷瞪向大贵媳妇,沉声道:“好你个贱婢,连我都蒙骗,来人,把她拖出去杖毙。”

这时,立即有两名婆子进来拖大贵媳妇,大贵媳妇没想到苏姨娘翻脸不认人,从头凉到脚底,她想也没想就扑上去抓住苏姨娘的脚,朝她冷声道:“苏姨娘,你这个狠毒的恶妇,明明是你吩咐我撒谎,想栽赃李公子和大小姐***你再带着人去抓Jian,没想到你利用完我,竟要杖毙我,我一直知道你狠,没想到你竟这么狠。”

南宫昊天一天,脸色立即就黑了,南宫婳冷冷转动眼珠,没想到这大贵媳妇也是个狠的,这下看苏姨娘该怎么办。

这下一目了然,大贵媳妇弄巧成拙,想说看清男人的衣服,正好借衣服揪出男人是表哥,如今被她拆穿,要被杖毙,竟说了实话。

看来,苏姨娘底下的有些人,还是知道她Xing格狠毒的,这对她十分有利。

苏姨娘一听,眼睛立马飙出一串泪,一把将大贵媳妇推倒,难受抚着胸道:“大贵媳妇,我看错你了,枉我对你这么好,没想到你临门踢我一脚,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我待你儿子、丈夫亲如家人,从没苛刻过你们,如今你恩将仇报,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说的,你背后的人又是谁?”

苏姨娘哭得十分真切,肩头跟着耸动,真让南宫昊天眼里的怀疑又就回探究,苏姨娘言下之意,大贵媳妇被人收买来栽赃她,而那个人,就是南宫婳。

大贵媳妇听到那句儿子和丈夫,当即缩了下身子,眼里是无尽的愤怒,不过她在竭力克制,苏姨娘掌握着她家人的生杀大权,如今她要是敢说真话,那她丈夫和儿子也会没命。

这时,南宫婳看向大贵媳妇,一脸愤怒的道:“大贵媳妇,你说什么?你说苏姨娘陷害我与堂哥****

第7章 苏姨娘吃瘪

大贵媳妇心里担心自己的男人和儿子,想说什么,却只得含泪咬牙,欲言又止,愤怒的跪在地上。

南宫昊天这下子又愤怒起来,冷冷睨向苏姨娘,锋利的道:“绣月,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潜意识里相信苏姨娘,自然先问她,苏姨娘这下哭得更凶了,怒地起身,恨恨的盯着南宫婳,冷声道:“大小姐,我待你如何全府人都看着,怎么会找你害你,我害你我有什么好处?大贵媳妇,今天你必须还我一个清白,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大贵媳妇知道苏姨娘的狠,思索再三,决定牺牲自己来保全家人,便猛地一头磕在地上,额头渗出浓浓血迹,朝南宫昊天道:“求侯爷饶命,奴婢上次被苏姨娘打了几耳刮子,心里一直记恨她,所以才撒谎,挑拨她与大小姐相争,故意说有贼人闯入大小姐房间,所以苏姨娘就去了。”

“那到底有没有那个贼人?”南宫昊天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没想到这奴才的心那么黑。

“没有什么贼人,一切都是奴婢凭空捏造出来的。奴婢本来只想小小挑拨一下,没想到闹得大小姐和姨娘反目成仇,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还望老爷看在奴婢年幼孩子的份上,放过奴婢这一次,奴婢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大贵媳妇说完,又是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地上立即溅起一滩血渍,看得南宫婳心惊肉跳,这时,对面的苏姨娘突然跑过去抱住大贵媳妇,哭着道:“都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往你身上撒气,你平日待我如何我都知道,我会向侯爷求情放了你,以后我再也不会拿你撒气,你原谅我好不好?”

南宫婳忍不住想骂人,苏姨娘脸皮真厚,一招破釜沉舟,便巧妙的化解了这次危机。

边上的南宫昊天见苏姨娘这个模样,脸色立即挎了下来,疼惜的将娇媚的苏姨娘扶起身,眼里尽是欣赏,大贵媳妇如此陷害她,她竟然不计前嫌,求大贵媳妇原谅,这样大度宽厚的女人才是他最爱的。

南宫婳冷冷睨了苏姨娘一眼,眼里溢出一缕淡笑,如今人家主仆情深,她要再说,定会被扣上个刻薄姨娘之名,不过,她险被栽赃,怎能如此算了。

南宫婳走到南宫昊天面前,一脸的端庄沉稳,轻声道:“父亲,大贵媳妇挑拨我与姨娘的关系,该如何处置?”

南宫婳说得简洁利落,却硬生生带有一股嫡女的威严,令南宫昊天忍不住欣赏,他就欣赏有勇气的人,当即沉声道:“看在绣月的份上,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婳儿,如今你已经十三岁,又是府里的嫡长女,该学学如何管教下人,大贵媳妇就交你处置,一定要给她个教训,顺便给那些下人敲响警钟。”

南宫昊天说完,朝南宫婳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南宫婳得了令,忙朝南宫昊天行礼,懂事的道:“女儿紧遵父亲教诲。”

南宫婳行完礼,坚定的双眸看向苏姨娘,一脸的云淡风轻:“不管是否有人挑拨,还希望姨娘以后多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在府里风风火火的乱窜,让外人看去,别人会说咱们侯府没规矩,还以为咱们侯府,姨娘比侯爷还大,说姨娘目无侯爷。”

拿大小姐的身份来压她,又给她冠个目无侯爷的罪,苏姨娘心里吃瘪,面上不得不朝南宫婳认错道:“大小姐教训得极是,姨娘记住了,以后不会再犯。”

“好了,绣月,咱们走吧。”南宫昊天还得去外面陪宾客,拉着苏姨娘就走。

苏姨娘想到侯爷让南宫婳处置自己的人,一颗心当即揪了起来,她还想说什么,人已经被南宫昊天扶走,于是,她只好忍住愤怒,装得小鸟依人的依偎在南宫昊天怀里,眼着南宫昊天出门宴客去了。

父亲和苏姨娘一走,南宫婳当即挑眉,冷冷坐在罩着百花攒龙银套的锦杌上,玉萼忙奉上茶,眼里既是担忧又是欣喜,担忧的是大小姐得罪了苏姨娘,以后日子肯定不好过,欣喜的是大小姐竟然识破了苏姨娘的真面目,狠狠整了她一次。

喜妈妈忙把大贵媳妇按跪在地上,大贵媳妇见大小姐坐在上首不说话,一颗心悬得七上八下,眼里却闪过一丝蔑视,大小姐一向心慈手软,Xing格懦弱,是个软柿子,她肯定不会重罚她。

南宫婳何尝没看到大贵媳妇眼底的蔑视,还以为她是以前的懦弱大小姐?

她淡淡押了口茶,不紧不慢的抬眸,突然,她握紧茶杯,将手中的青花瓷茶杯猛地砸到大贵媳妇脚下,只听“砰”的一声,那茶杯立即碎成数片,溅起来的水花和杯屑扎得大贵媳妇满脸都是,吓得大贵媳妇往后一缩,南宫婳头上的珠翠也瑟瑟作响。

“我是侯府嫡长女,一直待你们不薄,谁想你们竟合伙栽赃我!大贵媳妇,你不是说你眼拙吗?喜妈妈,给我挖掉她的眼睛!”南宫婳冷冰冰的说完,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喜妈妈一脸惊愕,小姐怎么这么狠,边上其他的大小丫鬟全都瞪大眼睛,一向温柔和善的小姐,发起火来竟这么严厉,她是怎么了?

大贵媳妇一听自己要被挖掉眼睛,当即仰头道:“大小姐,你太狠了,奴婢不过说错一句话,你就要挖我眼睛,我是苏姨娘的人,你要残害我,得问过苏姨娘。”

话音一落,喜妈妈立刻上前,一耳光给大贵媳妇打过去,打得大贵媳妇一个趔趄,喜妈妈早看不惯苏姨娘的人,当即怒斥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主子刚才还想杖毙你,大小姐挖你双目还算仁慈的,飞羽院里自然是大小姐作主,再罗嗦连你舌头一起割!”

望族嫡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望族嫡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邪少的钻石新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少的钻石新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邪少的钻石新妻第19章:失踪了沈倩怡怎么可能敌得过唐君尧呢?在唐君尧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沈倩怡渐渐放弃了抵抗,略一迟疑,唐君尧的舌头已经窜了进去,渐渐被唐君尧诱惑的沈倩怡慢慢环上了唐君尧的后背,与他纠缠在一起。唐君尧很满意沈倩怡的表现,他知道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抗得了他的魅力,就算沈倩怡也一样,还不是乖乖在他面前臣服。这是一个漫长的吻,等沈倩怡快窒息的时候唐君尧才放开她。因为唐君尧如果不放开她,他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唐君尧看着沈倩怡羞红了脸

  • 小说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第19章:你的本事“你们是谁啊,芷妍,上车。”王嘉怡一看就觉得他们不是好东西,催促着粱芷妍赶快上车。黑衣人看了王嘉怡一眼,便说:“王小姐,若是没事的话,请您先走吧。”粱芷妍感到了他们话里的威胁,怕连累到王嘉怡,连忙对她说:“嘉怡,你快走吧,我不会有事的。”“粱小姐,这边请。”另一名黑衣人伸出手,作出一个请的动作,示意她上车。王嘉怡不肯走,但是面对粱芷妍那恳求的脸,只能下令道:“开车。”见王嘉怡终于走了,粱芷妍皱

  • 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19章:陈年往事(1)皇甫少卿站在女厕所的门外,进去的女人都难掩好奇的多望他两眼,这么帅的男人站在女厕门口干什么,是在等女朋友吗?好体贴哦……好几个女生对皇甫少卿露出了爱心的眼光。皇甫少卿站在那里一点也不尴尬,路过的女士他都抱以微笑,笑容可是他的杀手招牌啊,哪个女人能不拜倒在他的笑容里呢?再说他懂得怜香惜玉,女人是用来疼的,他才不会怒颜相向,看他多有绅士风度呢?皇甫少卿又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女厕门外已经

  • 小说契约皇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皇妃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契约皇妃第19章:御书房1黑暗中悄无人息。如果前面有人,解罗裳一定会感觉到他们呼吸吐纳的声音,可是现在是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听得到,无怪乎琦微出去的时候会脸色苍白,她那样的大家闺秀没被这里的气氛吓死真是不容易了。至于那个纳兰婉儿,恐怕她的姑妈早就知会过了吧。解罗裳往前走了两步,摸到了一把椅子,拿起椅子,就朝墙上砸去,正中窗牖,瞬间流泻进万丈金光,御书房所有情况顿时一览无遗。头顶挂着一块明晃晃的匾额,上提“御书房”三个大字。匾下摆着一张五尺宽的案几,

  • 小说强个总裁当老公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个总裁当老公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强个总裁当老公第19章:她的主人小女孩又蹦蹦跳跳的跑了回去。郁宸微笑着注视着她说:“真好。”郁楠蹲下身来,握着他的手,保证道:“郁宸,你要答应姐姐,一定要坚强,要勇敢,知道吗?姐姐不能没有你的。”郁宸愣愣的看着她,眼中浮现出几缕坚定,点点头。沈郁楠又没有去上课。宫耀霆经过她的班级,看到位置上空空如也,不由的蹙眉。陆云天正好从外面过来,与宫耀霆在拐角处相遇,他有些吃惊的说:“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宫耀霆嗤笑了一声,波澜

  • 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19章:没有妈妈“胡说,瑶瑶怎么会是没人要的呢,你不是有爸爸吗?”冯硕心疼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可是我没有妈妈。”瑶瑶定定的对他说,“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送来上学,然后又来接放学,只有我没有。”“柔柔不是有去接你吗?”冯硕特地安排了司机接送她们的。“但是她不是我妈妈。”瑶瑶坚持的看着他。冯硕无言以对,想了一下他便到:“那今天爸爸送你去上学好不好?傍晚爸爸来接你放学。”“真的吗?”瑶瑶的眼里发出希冀的光芒。“真

  • 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9章:逃避手指忍不住摸上了自己的嘴唇,可是当我摸到那香肠一样肿起的嘴唇时,我简直想一头撞死。当我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金岳昊霖一脸笑意地走进来,手上还拿了一个托盘。但是他嘴角的明显红肿的血迹破坏了他的漂亮,反而增添了几分邪魅,就像从地狱出来的俊美修罗,明知有毒却还是不可遏制的恋上。为了掩饰眼前的尴尬,我连忙装睡。“别装睡了,香肠妹,快把药喝了,不然明天更加无法见人了。”金岳昊霖笑的很大声。连装睡都不成,

  • 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9章:笑里藏刀夏知予气恼不已,此刻,用力的擦着自己的红唇,懊恼的吼道:“苏沐文,你这个天杀的王八蛋,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无耻,下流!你不是人!”夏知予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的初吻,是要献给自己最爱的人的。而不是这样被强行的掠夺。顿时,羞愧与恼怒深深的包围了她。她再也不愿多呆,摔门而去。室内顿时寂静下来,可隐隐还传着夏知予怒吼的回音。苏沐文默然的贴着墙壁,他的唇齿间也有她的气息,是清冽的薄荷的味道。他将头深深的

  • 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9章:逼婚“名义夫妻?嗯?在此之间不履行夫妻义务?嗯?”程子恩照着上面的话读出来,他暗哑的声音却带着一股魅惑的魔力,简俏的耳根子微微一红,咳嗽了两声,“是的。”程子恩瞥了他一眼:“双方不得干预对方的私事,嗯?若任何一方有了新的对象协议立即终止,嗯?”似乎程子恩每说一个嗯字力道便重几分,简俏微微往后靠了靠,将抱枕挡在自己的胸前:“对啊,难不成你想跟我这样过一辈子啊。”简俏理直气壮的抱着抱枕:“喂,你看完没啊,看完了赶紧签字,我

  • 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9章:毫无所觉午夜时分,凌贞楠侧头对着罗绍琛的脸看了很久,发现他毫无所觉。她的手忍不住慢慢往下伸去,无比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他。罗绍琛身材超棒,小腹上两块腹肌,但是不会跟那些肌肉男一样让人看了恶心。她的手指轻轻的停在他的小腹下方,内裤宽筋上面一寸处。然后慢慢的将手指往下挪动,挪动……似轻轻的撩拨,挑逗……凌贞楠乐此不彼的玩弄着,仿佛做坏事的小孩阴谋得逞。只是这样隔着内裤似乎有些隔靴搔痒,她也心痒难耐起来。“罗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