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骇世剑神》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8:08: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骇世剑神
第1章 太平庄

装饰简单的木屋之中,只有铁盆中的木炭,在不甘寂寞,噼里啪啦的燃烧。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张扬躺在木床之上,双眼出神的看着屋顶,思索着这三年来发生的一切。然而想着想着,张扬的眼皮似乎有些发涩,竟然慢慢的闭合。

“碰”随着一声开门的巨响,让张扬瞬间睡意全无,眼睛也慢慢的睁开。

一名二十多岁,身着五颜六色未知皮毛、头戴皮帽、脚踩皮靴、相貌颇具喜感的小眼白胖子,走进张扬的木屋后,一屁股坐在木屋之中唯一的椅子上,看着木床之上的张扬,连珠炮一般的开口询问:“老大,老大城主府的大管家刘飞来了,在外面嚷着要见你,说是有大事要跟你当面谈。你见还是直接将他轰走?”

张扬同样二十出头的年纪,身上的装束却要比白胖子低调与单薄了不少。

简单的青色长袍加身,一头黑色长发随意的扎起,大眼睛、薄嘴唇、皮肤略显苍白,但是生得也算是眉清目秀了。只是身材有些瘦弱而已,不到一米八的个头,也就百十来斤的体重。版权163nvren.com

而张扬的房间之中没有太多的摆设,一张木床,大小两个木桌,两个堆满不知名书籍的书柜,房屋中间唯一的一把木椅子此时也正承受着白胖子的折磨,被压得吱嘎吱嘎作响,给人一种马上要散架的感觉。

“这个吸血鬼怎么来了?咱们与他们太平城一直进水不犯河水的,他说非要见到我才肯说出是什么事情吗?还有小胖你真该减肥了!”

听完白胖子的话后,张扬终于从木床之上起身坐起,疑惑的看着白胖子再次询问。似乎是心疼自己的椅子,还调笑了胖子一句。

“我可以理解成为你是在羡慕我吗?嗯,非见你不可,而且就他一个人来的,看来是真有什么事情要说,不然他也得敢来啊!”小胖满意的摸了摸发福的肚子,丝毫不在乎张扬的调侃,给了张扬一个肯定的回答。

“嗯,那就去见见这个吸血鬼吧,平日里他们可没少派兵来清缴我们,今天吃力熊心豹子胆了,竟然还敢孤身登门找我?这个吸血鬼可是富得流油啊,不好好的敲诈他一笔,怎么对得起咱们山贼的名声。走吧,去看看他说什么。”张扬闻言站起,一把提起了胖子,一边说话,一边提着胖子向外走去。原文163nvren.com

没错张扬就是这太平庄中的山贼头子,三年前来到这里,整合了原本的山贼,自己当起了大当家!平日里靠着抢掠来往的路人维持生计!而他这太平山是通往太平城的必经之路,自然免不了与太平城的官兵发生冲突了!但是太平庄地形优越,易守难攻,太平城的城主府多次攻打,都没有将他们拿下!久而久之两个势力就做起了邻居。

其实太平庄满打满算才二三十人,而且一项只劫财,从不杀人!打劫的次数也非常的少,一般都是挑一些富庶的商人进行抢劫,正所谓半年不开张,开张挺半年,太平庄就是这样一个不称职的山贼组织。

太平庄建在太平山的山坳之中,面积不大,东拼西凑加起来也就千余平的样子,庄子内都是简易的木屋。庄子中间一个空场,设置了十来个练习用的木头假人,现在已经被厚厚的白雪给覆盖了。

太平庄四周都是用粗壮的树木拼接而成的木墙,以钢钉、铁链固定很是牢靠。木墙高五米开外,而木墙上面也一直都有庄中的兄弟轮班把守,防止不开眼的人攻来。

张扬一路上拉着白胖子穿过空场,直接走上了木墙。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低头看着墙下虽然身着厚厚毛皮,捂得严严实实,却已经冻得面色发青、嘴唇变紫的刘飞,开口喊到。“哈哈哈,刘大管家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今日来我这太平庄,还指明要见我,到底是什么事儿啊?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说的事儿不能让我满意,可别怪兄弟我心狠了,毕竟干一行爱一行,我不能让手下兄弟们大冷天喝西北风不是吗?”

严冬二月哪有不冷的,而且还是深山中!几天前的大雪将原本就狭窄的山路覆盖得无迹可寻,之前上山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现在从山下上来最少也得小半天的时间,太平庄的人最近都很少出入,山贼也得过冬不是吗?而这刘飞一路上来此时没有冻晕过去已经是万幸了。

“庄主,能不能先放我进去?暖和暖和,冻得快说不出话了!”

如果不是城主交代的事情,刘飞才不会大冷天跑山里来呢,而且还是孤身一人!自己冻死了都没人知道。但是身为城主府大管家,还是城主身边最相信的人,此事别人来城主也不放心!只能他来了。

“呦,还敢要求进来?你不怕我们杀了你,尸体扔到山中喂狼吗?别忘了三个月前你们城主府还派兵攻打过我们一次呢!虽然你们没有得逞,但是兄弟们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这个账怎么算?”

张扬故意没有立即答应,为的就是让着刘飞在外面多受一些罪!城主府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没少干。更可恨的是,干完坏事都会名正言顺的推到他们太平庄的身上!反正他们是山贼,出去解释也没有人会相信,所以太平庄的名声在太平城的普通百姓心中一直不好,说成谈之色变也不为过。

“不怕,真的有重要的事儿,再说你们不是从来都不杀人吗?而且这事谈成,足够弥补你们的损失了,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刘飞哆哆嗦嗦的再次回答,而且很是无耻的说出太平庄从不杀人的事实!

“呵呵,希望你的事情不要只是为了欺骗我们,否则破个例杀个人,相信也没谁不愿意,何况杀得还是城主府的刘大管家!开门,让他进来吧。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而且刘飞今日孤身前来也让张扬心生好奇,对他的来意也很想知道,开口下令打开大门,放刘飞进来。

“老大!大门冻住了,开不开啊!”应声去开门的胖子,小眼睛贼贼的看着张扬,故意很大声的回答,生怕门外的刘飞听不见。

“这可怎么办?刘大管家,大门冻上了,一时半会打不开,不如我们扔条麻绳下去,你将自己固定好,我们拉你上来吧?不然你就得多等一会了,我的手下已经去烧水了,相信有个两个时辰也一定能将大门化开!”

张扬哪里不明白胖子的意思,这货是想整刘飞啊,会意之后,一副无奈的模样看着门外的刘飞,给了他两个选择。

“咳咳,我要商量的事儿非常的急迫,庄主还是用麻绳拉我上去吧,我这身子再冻一会,估计就真回不去了,就是麻绳得结实些,这五米多高的木墙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飞此时在心里已经将张扬骂的狗血淋头!不为别的,门外那清晰的脚印,已经暴露了,今天太平庄已经有人出入过!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全当是给这些山贼出出气吧,谁叫有求于人呢。

“老大,这是咱们庄内最粗最结实的麻绳了!之前你还用它绑过山猪来着,你还有印象吗?”胖子气死人不偿命,用着跟他身形不服的速度,飞一般的拿来一条满是污泥,成年男子胳膊粗细的麻绳,大声说出它曾经的用途!而听到这些门外的刘飞脸都气绿了,但是也只能忍着了,如果反驳谁知道还有怎样过分的事情等着自己。

“嗯,的确够结实!那山猪可比咱们的刘管家有力得多!就它吧!大管家,接好,记得将自己捆牢一些,到时候摔下去可就不美了。推荐163nvren.com

张扬再次补了一刀后,直接将麻绳扔下木墙,好心的提醒刘飞。而一旁的胖子早就憋不住,跑到一边疯狂的大笑起来。胖子的笑声也极具穿透力,震得树上的积雪纷纷下落,差点活埋了刘飞。

第2章 官匪勾结

看着手中满是污泥的麻绳,刘飞嘴角抽动,心中也满是纠结的情绪,但是没有让张扬等待太久,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将自己牢牢的捆住!光鲜名贵的裘皮大衣此时也已经顾不得了,强忍着麻绳之上那难闻的气味示意张扬自己已经准备妥当。

“我拉了!”张扬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看着憋屈的刘飞,紧了紧手中的麻绳,随着张扬的喊声结束,一股与张扬体型不服的巨力突然被施展在麻绳之上。

“砰,砰,砰”刘飞再与木墙亲密的三次接触之后,被张扬成功的拉了上来。而刘飞那一身的肥肉也历经了非人的折磨,一种快要散架的感觉充斥全身。

“哎呦”好死不死,刘飞被拉上来的一瞬间,重重的坐在木墙之上,肥硕的屁股不知被蹲成几瓣。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毅力,让刘飞再次的站

虽然攻打过太平庄数次,但是刘飞还是首次进入太平庄的内部。看着庄内的情况,心中唏嘘不已,真是不知道这样穷酸简陋的势力是如何抵御他们的攻伐的。

“走吧,我也很想知道太平城的城主让你来跟我谈什么!”

张扬看了一眼比胖子还要**的刘飞,直径走向自己的木屋。

而刘飞很是识趣的跟在张扬的身后,也不敢多说多问,因为庄内山贼那一双双满是歹意的眼神,真的让他心中没底!现在的自己可是身处贼窝啊。

“坐吧!要谈什么直接捡重点的说。”张扬带着刘飞回到自己的木屋之后,指了指那把唯一的木椅子,直截了当的询问。而他自己则坐到木床上,一脸的病态。

“城主想与庄主合作,做一笔大买卖!事成之后获得的好处咱们五五分账!”刘飞坐在木椅子上,褪去裘皮大衣,烤着火盆,原本僵硬的声音也终于正常起来,说完之后,双眼看着张扬似乎想洞察张扬的心思。

“说重点。”张扬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期待的表情,回应刘飞的也只有这简单的三个字,这倒是让刘飞小小的吃惊一把。按理说山贼听到有买卖上门不都应该很是激动吗,为什么这太平庄的庄主似乎很不在意似得。

“五天之后,会有一个来自帝都的商队途经天平山,去往太平城。据消息称,此商队是做珠宝生意的,这次来太平城就是为了扩展商路,所以带来了大量名贵的珠宝!城主想与庄主合作吃下他们!”刘飞面露贪婪的将来意说出,想来这样的事情他们是没少干了!就是不知道为何这次会找上他们太平庄?

“咳咳,这样的事情你们城主府也不是干一次两次了,大家都心照不宣,你们肆意的抹黑我们太平庄,我们也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如今你们竟然主动的来找我们,看来这点子应该万分的扎手吧?你们城主府都拿不下,你认为我们太平庄就会傻乎乎的被你们当刀使?”

似乎是身患重病,张扬重重的咳了几声后,面露凶光的看着刘飞!因为商队虽然诱人,但是能不能拿得下,还两说呢!他们太平城都不敢独自动手,这事张扬必须得谨慎处理了!偷鸡不着蚀把米就不美了。

“我们城主府的确拿不下这个商队!这个商队大约百十来人的规模,更是请了帝都的佣兵团护送!但是肥肉在前,城主也不想就此放过!等他们进入太平城后,再想动手就顾及太多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城主也不想自己的势力内多出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庄主应该明白吧?这样吧,我们再退一步。此事如果成了,我们太平城只拿四成!而且还会出动城主军队配合庄主行动!”

刘飞似乎下来很大的决心,咬了咬牙,做出了让步!因为此事重大,而且牵扯太多,谈不成自己也没脸回去见城主了。

“呵呵,看来这事的确伤到你们的底线了,不然凭你们城主一毛不拔的个Xing,也不会跟我们谈什么合作了?商队的事情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他们雇来的佣兵团的实力!说说吧。”

张扬也没就此答应了刘飞口中的合作,而是开始询问佣兵团的实力。肥肉虽好,但是也得有能力吃下啊,在不熟知对方的情况之前,张扬是不会草率决定的。双眼紧盯着刘飞,等着他的回答。

“只是名叫天火的八级佣兵团而已,团长的修为最高是七阶剑士,剩下的九名团员也都是剑士,修为一至五阶不等。这个商队似乎认定咱们这偏远北方的太平城没有像样的高手,所以并没有花大价钱雇佣更加强大的佣兵团来护送!这也给咱们留下了吃掉他们的机会!”

刘飞双眼放光的说出佣兵团的等级与实力,似乎已经提前做好了功课一般!专业程度比张扬这个山贼头子还强。

“你确定你的消息没有搞错?一百人的商队运送的还是名贵的珠宝,只请一支八级的佣兵团护送?他们的脑子被猪拱了?还是你认为我的智商不够用,可以随意的被你们欺骗?”听完刘飞的介绍,张扬瞬间暴怒,手指刘飞,高声厉问,大有动手之势,吓得刘飞浑身直哆嗦,身形后仰险些翻了过去。

“没没没有骗你!这都是我们的探子带回来的情报!你也知道这种事谁都不想失手落下把柄,我们很谨慎的!请庄主相信我。”这样的消息被说张扬了,起初他听见的时候也一阵的不信,但是情况就是这样,也编不出一个花来。

“那这个商队之中一定有自己的高手了?商队的情况你们打探了吗?”张扬看着刘飞的反应不像骗自己,转言询问起商队的情况。如果商队本身实力强大,可能雇佣弱小的佣兵团只是为了打马虎眼,吸引一些他们这样的山贼自投罗网,搞个黑吃黑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开始我们也是不相信的,但是经过探子的反复观察,发现商队之中真的没有什么高手!最强的也就与佣兵团长相当,百十来人也就七八个达到了剑士实力的管事,其它的人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伙计!这点千真万确,怎能拿来作假?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不敢对他们起什么歹心不是吗?”

刘飞见张扬终于消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的回答。真怕张扬一个不信出手杀了自己!刘飞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而听说张扬做为太平庄的头子,一身实力非常的强横,否则也不可能整合了太平山的山贼,自己称王了。

“猎物将近二十名的剑士,怪不得你们城主府吃不下,想找我们合作了!人家鄙视太平城没有强者也十分的合理,因为你们的实力真的太弱了!说说吧,你们能出多少的剑士配合我们行动?”张扬的口风似乎有些松动了,虽然没有立即就答应合作,但是能听出事情已经向着合作的方向在发展。

“咳咳,十十三名!这是城主府的极限了。”

刘飞本来想说十名的,但是看着张扬那不善的眼神,生生再加了三名!太平城真的不大,人口也就十来万上下,而城主府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二十名的剑士,除去太平城的守卫工作,拿出十三名已经是个极限了。

“事成之后,所得的财物你二我八,这事我就答应下来。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也很愿意看见一个势力入驻太平城,削弱你们城主府!”

张扬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终决定,权衡此事的利弊之后,狮子大开口直接将自己的利用提升到最大化!开玩笑这事儿城主府来求自己,不狠狠的敲诈一笔怎么能够?张扬说完之后再次做到木床之上,惬意的看着满脸挣扎的刘飞,等着他的回答。

“干了!为了长远的利用,我们城主府就吃这个亏了!但是庄主必须保证事后,将一切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留下把柄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毕竟这个商队来自帝都。”

刘飞终于从挣扎之中做出决定,来之前城主给出的底线是三七开,最多出十名剑士配合。没想到自己谈到最后,竟然都超过了底线!但是为了太平城不被其它势力入驻,城主府的利用不被人瓜分,刘飞咬牙的做出了决定!大不了回去被骂而已,城主应该会理解的。

第3章 七虫七花散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刘管家果然够爽快!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们太平庄一定会认真的对待。来,干了此碗烈酒庆祝咱们的合作愉快,并祝五天后的行动一切顺利!”

张扬走至桌前,斟满两碗烈酒,一碗回身交给刘飞,自己的那碗则直接一口饮下,豪爽非常!看得李飞一愣一愣的。

天平城身处帝国北方,天气寒冷,这里的百姓都有喝烈酒取暖的习惯,但是一口一大碗烈酒的喝法真的让刘飞涨了见识,而且闻着自己碗中烈酒的气息,想来这度数也应该低不了,搞不好洒在地上都能点燃了!

虽然刘飞心里很不情愿,但是为了取信张寒,还是捏住自己的鼻子,一手举起酒碗,闭上眼睛一口灌下!而烈酒入口火辣辣的感觉也瞬间在胸口燃烧,张扬这酒还真是够劲儿!真是烈啊!

“庄主,眼前事情已经谈妥,那我就回去向城主汇报了,想必他也一定在等我的消息呢。回去之后我们一定提早的进行安排部署,而且现在再不走,恐怕天就要黑了。下山的路可不如上山时的好走啊。”刘飞起身将大碗放在桌上,扭头看着张扬,心急的提出离开的想法。

“嗯,那我就不留你了。稍后我让手下送你下山,这里的地形他们可比你熟悉,还能节省一些时间。哦,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差点忘记告诉刘大管家你了!”张扬原本已经做出了送行的架势,但是话到一半突然停住。

拍了拍自己的头继续说道“瞧我这记Xing!刘大管家你没听说过,山贼给的酒不能随便喝吗?之前那杯烈酒的确是为了庆祝咱们的合作成功,但是我这人啊,生Xing多疑,而且对你们太平城城主府也不是很信任,为了让自己放心,就自作主张的在碗里加了点料,请刘大管家不要介意才好。”

“庄主你!你怎么能!唉。”

听完张扬的话,刘飞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酒已经下肚还怎么吐出来?再说吐出来有用吗?说到一半的话到了嘴边就是再也说不出来了,显来是被张扬这阴险的做法给气到了。

“其实也没什么,无非是七虫七花散而已。此毒潜伏期是七天,这并不耽误咱们的计划不是吗?商队五天后就来了,等事情一结束,解药自然会及时奉上!如果事情不是你们说的那样,那就麻烦刘大管家你陪着我的兄弟们一起死了,反正你的命更加的值钱不是吗?”

张扬面带笑容的看着刘飞,但是这笑容看在刘飞的眼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七虫七花散,顾名思义是以七种毒虫和七种毒花炼制而成,制作很方便、也很简单,而且万分的实用!但是想要解毒就比较麻烦了,首先你不知道施毒者用的是哪七种毒虫与毒花,更加的不知道他们的排列顺序!一种搞错立刻毒发身亡。

想解此毒除了解药之外,就是找一名剑王级别的强者,用深厚的元力将毒逼出来!但是太平城这么一个弹丸之地,连个像样的剑师都没有,上哪去找剑王?何况找到了人家也不一定屌你,所以刘飞想不认栽都不行。

刘飞哭丧着脸被张扬送出了太平庄,此时他的心情比来时更加的负责!现在的他只能寄希望于事情的顺利进行,而张扬会遵守自己的承诺,不然这七天就是他最后的时日了。

“老大,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七虫七花散这样的毒药?你是什么时候炼制的?”刘飞走后,胖子再次走入张扬的木屋,面带疑惑的询问,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大还会炼制毒药。

“你这胖子的身份越来越强大了!之前躲在屋顶之上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不错!不错!修为又涨了?”张扬回到房间之后,就直接倒在了床上,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很是吓人,也不知道他受了怎样的伤,得了怎样的病?张扬没有回答胖子的话,而且夸起胖子的身法来。

“还不是怕那刘飞对老大你心存歹意,不然我才懒得偷听!要不是为了救我,老大你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唉,三年了,没想到老大的伤还没好,反而越来越重!老大咱们回帝都吧,那里一定有医者可以治好你的!”

第4章 三年前

胖子说着说着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贼兮兮的小眼睛此时也变得湿润起来。看来胖子与张扬之间应该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啊!

“少在那里煽情,我自己的身体什么状况,我最了解!至于回帝都?呵呵,你认为可能吗?”张扬看着胖子的反应,心中一阵的无奈。但是当胖子提到回帝都就医时,张扬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呲之以鼻的两声冷笑。

“该死的李家!都是他们!大伯一心效忠于他们,效忠于帝国,更是为帝国立下无数的汗马功劳!谁知道他们竟然趁大伯带兵戍守之际,对大伯的独子你出手!其心简直可恶,可恨!他们这是想断了张家的根,是怕如日中天的张家取代了他们成为帝国的主宰!一群卑鄙的小人!胆小鬼!我呸!”

胖子越说越激动,一身肥肉忍不住的颤抖!牙齿也被他咬得嘎嘎作响!而从胖子的话中我们能分析出,张扬的身份并不只是山贼怎么简单!而张扬所在的帝都张家,应该也是名门望族,甚至已经可以影响到了帝国的皇室李家!

“好了,这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也不想给身子帝都的父亲再添任何麻烦,没有我的存在,张家应该可以安稳的过上一段时间了!而他们李家也一定不会想到,我竟然可以在剑王的攻击下活了下来!虽然现在修为大降,但是还有痊愈的可能不是吗?”

张扬挥了挥手,示意胖子不要再说下去,至少现在李家还不知道自己还活着!这就是他翻牌的机会!虽然千难万难,但是张扬也从来没放弃过。

“老大都是我实力太弱拖累了你,不然以你三年前就剑师七阶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剑王的截杀中逃掉!何须受这样的罪,唉,都是我不好!我没用!”

每次提到这事儿,胖子都一脸的悔恨!胖子叫张恒,是张扬父亲手下大将之子。年龄比张扬只小了半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而且张扬还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两人的感情极深,张扬更是如同亲生大哥一般的照顾张恒。

三年前两人外出历练增长见闻,但是返回的途中却遭到了剑王级强者的截杀!当时十八岁的张扬一身修为已经达到剑师七阶,是帝国公认的修炼天才!锋芒毕露,同辈中更是无人能望其项背!也正是这样,一项防张家如防虎的皇室李家坐不住了!

张家有一个护国大将军就已经让他们头疼了,再多出一个天才张扬他们如何能忍?所以一场针对张扬的截杀在密谋之下发生了!而张扬当时为了救只是剑士级别的张恒,没有独自逃走,被截杀他的剑王强者打落山崖!还好两人大难不死,一路逃亡到了帝国的极北之地。为了掩饰身份,打下来太平山,成立太平庄,转眼就是三年。

“好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我是你老大,我不救你救谁?真要是感觉对不起我,就给我好好的修炼!都三年了才突破到剑师二阶,你也好意思,我都替你脸红!就你这样今后咱们还怎样打回帝都?还怎样找李家报仇!”张扬从木床之上起身,走到张恒身边,重重的拍了拍张恒的肩膀,半开玩笑的安慰。

“我才没哭,就是这太平山中太冷而已!老大咱们做完这一票就去大一点的城市吧,三年了,估计李家寻找咱们的风波已经过去了。你的伤真的不能再拖了!这事你说什么都得答应我!不然绑我也绑你去医治,反正你重伤在身,发挥不出多少的实力!”

张恒一双小眼睛紧紧的盯着张扬,双拳紧握,有些威胁的说道。他可不想看着自己的老大一天天的伤重下去!再不医治天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原本张扬剑师七阶的修为,三年时间丝毫未增进,反而降到剑师之下了,这还不严重吗?

“你个臭小子威胁起你老大来了,是不是这几年没收拾你,忘记老大我的厉害了?要不咱哥俩出去连连?看看现在的我还能不能将你打得鼻青脸肿,耍赖大哭!”张扬心中温暖的同时,嘴上却一点不示弱,一脸Jian笑的看着张恒,似乎有着什么阴谋一样。

骇世剑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骇世剑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为什么课本上的古人画像都长得一样?!

    本文来源于艺萃(ID:yicuichina)▼有首歌叫《最熟悉的陌生人》文字君今天要介绍的这部书也称得上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书」了说熟悉呢,是因为里面的部分内容伴随我们从初中到高中比《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还长情比如这个还有这个没错,上述我们经常在各种课本中见到的古人头像,正是出自这部书▽说陌生呢,是因为书的名字估计还真没多少人熟悉(想说历史课本的同学请坐下)这部成功潜伏多年的书,就是《三才图会》由明代一对叫王圻和王思义的父子编撰1607年成书,是中国第一部编撰科学、图文并茂的百科全书/《三才图会》1

  • 马伯庸:我怀念的那张三寸软盘

    惟物论第003期(转载自惟物论FM)我收藏的一件跟我人生经历密切相关而且特别宝贵的物品,是一张三寸软盘。三寸软盘,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它其实是以前的一种电脑存储设备,差不多三寸左右大小,比以前的五寸盘要小一点,一张软盘里面可以拷1.44MB的文件。八寸软盘、五寸软盘和3寸软盘(从左至右)差不多从我高中接触电脑开始,三寸软盘一直就是一个必备工具。比如当时拷游戏的话,我记得拷《仙剑奇侠传》好像需要15张软盘才能连续拷完,很多游戏都是这样靠软盘一张张地拷贝传播。所以三寸盘对那个时候

  • 中国国际商贸城网:揭秘浙江最富村,资产500万以下算穷人

    日前,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接受腾讯网“致敬新时代浙江城市影像纪录——《厉害了,我的城》”摄制组专访,讲述了“浙江第一村”花园村40年间从贫穷到富裕的奋斗历程。以下是邵钦祥讲述内容的概要。讲述者: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邵钦祥我是邵钦祥,现任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党委书记。游客来我们村参观游玩,通常有个疑问:这里商场步行街、电器连锁店、肯德基齐全,怎么看都不像“村”。从人口规模、经济体量和设施配套看,花园村已经具备了小城市的功能,但它的确是个“村”,承蒙厚爱,获称“浙江第一村”,而眼前的

  • 安徽藏艺阁文化:玉玺收藏投资价值与文化价值两全其美

    玉玺收藏如今风华正茂玉玺收藏品市场可谓是历经沉浮,如今可算是风华正茂,屡创“价值神话”!中国有超过10几亿的人口,基数庞大不用多说,对于喜欢收藏的人,可以说有多少人口就有多少“藏友”,因为收藏的范围太大,不管任何东西,只要自己喜欢都可以收藏,收藏完全就是源于一种兴趣与爱好。而在玉玺收藏品中,大家都觉得玉玺是如何的高贵,不是随便可以购买到的,确实,玉玺的来源就是玉,收藏玉玺其实也是在收藏玉,而玉自古都是帝王家的象征,普通老百姓手中如何会拥有呢?尤其王公贵族中的玉更是精品中的精品。而当下的经济发展越

  • 你的家还在挂印刷复制品?别逗了,现在有品位的人都这样挂

    自古以来,中国家居便有悬挂书画的习惯,“书画悬之中庭”,始于汉,盛于唐、宋,到明清已达极致,以绘画为最高时尚之装饰,一直相习成风。过去在达官贵人、官宦贵胄之家,以重金名流妙手丹青笔墨,什么扬州八怪、新安四家、唐伯虎文征明,或是硬木画屏,或是锦绫装衬,厅有“中堂”,室悬“条幅”,十分讲究。即使是穷人,逢年过节,也要买上一两幅街头挂卖的字画应景。当然,在现代家居中,装饰书画也是有一些规矩的,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今日便跟随易从网,一起来看下家居装饰国画的一些“规矩”吧~首先,挂画以“精”为主。何为

  • 收藏界三大假货:最受追捧也最伤人

    当今中国收藏市场持续升温,人头攒动的古玩市场、如痴如醉的收藏爱好者、拍卖行拍卖的火爆场面、各类媒体纷纷推出的鉴宝类节目等等都在不同层面昭示着全民收藏时代已然来临。艺术品投资已成为继股票投资、房地产投资后第三个投资项目。然而经过多年发展,收藏市场鱼龙混杂,假货横行,收藏者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受骗,今天,小东为广大藏友揭露收藏界的三大假货,在收藏的过程中一定要小心!1仿古玉:最受追捧也最伤人无论国内哪个古董市场,最常见的古董就是古玉。可是在这些古玉中仿制品相当多,大部分来自河南南阳和辽宁的岫岩,那里是玉

  • 光绪年间的10大状元书法,功夫了得

    曹鸿勋书镜心。光绪,是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的年号,应用时间34年。在这不短的日子里,共出现了13位状元,光绪皇帝也亲眼见证和终结了这一被应用了一千多年的选拔人才制度。虽说当时科举制度已渐渐不适应形式,但选拔出来的个个都是文化修养极高的人才。单单他们的楷书,就羞煞了多少今天的“书法大师”!曹鸿勋书镜心。曹鸿勋,1876年中状元。曹长于书法,攻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王仁堪,1877年状元。他品学俱优,能为百姓做好事。他擅长书法,骨气劲峭,广受赞誉。黄思永,字慎之,生于1842年,1880年状元。因

  • 翡翠飘花是什么? 飘花价值几何?

    哈喽,大家好,小编今天来说的是翡翠里的飘花。我们常说的飘花翡翠是说翡翠上一片或者一团分散的蓝色或者绿色的斑块或者丝线,多数是染色离子在翡翠形成过程中带深入到翡翠之中为形成的,有绿花和蓝花的分别。现如今,翡翠手镯是手众多女性自爱的收拾之一,婉约大气,这几年的翡翠飘花手镯更是收到越来越多的追捧。那翡翠飘花是什么?飘花的价值几何呢?飘花是什么?在翡翠的形成过程中,多少都会有其他因素深入到里面,就会形成我们看到的点状或丝状或片状等等散在翡翠底子里的就是翡翠飘花。而真正干净满色的翡翠却是很少见。飘花的形状

  • 早安,理想!

    早安,理想!理想是一碗鸡汤,每个人都喝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小少年,他来自某个地方,想要去世界上的很多地方。他想看看冬天的苍海,闻闻秋天的山川,淋着夏日的暴雨,吹着春天的微风,他想穿越拥挤的人群,躲开射来的冷箭,守着心中的信念,唱着欢快的歌谣,他想一步步到达彼岸,移开路上的障碍,飞跃湍急的河涧,遇见同行的伙伴,因为理想,他成为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小少年,他藏在某个地方,越来越找不到在哪个地方。他奔波在风雨的街头,他独立在拥挤的人潮他望着窗外霓虹,一片白雪茫茫,四季又一

  • 家中墙上挂字画非常有讲究,千万别乱挂!

    现今人们对新居的装修与布置越来越舍得花钱了,为了增添居家的喜庆气氛,或者为了让居室显得有书香气息,在墙壁上悬挂各种字画成为了一种时尚。然而,家中墙上挂字画也是有着风水和艺术讲究的。不同的房间不同的场所,其墙上挂的装饰字画也是不同的,认真对待有益无害!具体的家中墙上挂字画的讲究如下:一、墙上挂字画的讲究之玄关处俗语有云:“喜鹊登枝,开门见喜”,进门玄关处挂画必定要喜,不宜颜色太深或者黑色过多。应选择格调高雅的山水画或静物、插花等题材的装饰画,来展现主人优雅高贵的气质,其次,从家居环境心理因素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