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古代言情小说《神医傻妃》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9 7:45:0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神医傻妃

第1章

雕栏玉砌云烟绕,飞阁流丹水相映,处处流光处处景,美轮美奂如梦中。163女人网

这般的景色,这般的阁楼,整个天下,也难找到几处,虽不比皇宫的气势,但是却也足以震撼人心。

如此美景下,几个神采飞扬的男子正在玉砌凉亭下优雅的品着茶,闲聊着。

景美人亦美,随着几声轻淡而愉悦的笑声响起,更让那无边的美景多了几分生动。

不远处的一个小亭中,同样端坐着三位各有风情的绝色女子。

其中两位女子听到那传来的笑声,时不时略带羞涩的向着男子们的方向望去。

只是另一位女子却是略带失望的微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呵呵。163女人网”一声略带傻气的憨笑声突然的响起,硬生生的打破了这无限的美好。

“你这个傻瓜丑八怪,竟然又死皮赖脸的找来了。”白逸雨转眸望向一脸傻笑的孟拂影,一脸厌恶的吼道。

眉头微皱,再次愤声道,“我明明吩咐了白福,不让她进来的,怎么又把她放进了来。”

一直微垂着眸子的孟如雪只是轻轻的瞥了她一眼,不曾说话,只是脸上却也是同样的厌恶。

“不用说,肯定又是钻狗洞进来的,真是没脸没皮的。”风语岚瞪向孟拂影时,更是一脸狠绝,

“姐姐,白公子。古代言情小说《神医傻妃》在线免费阅读”傻傻的孟拂影并不理会她们的嘲讽,直直地走到了孟如雪的身边,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不远处的白逸辰。

风语岚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这个女人明明是个傻子,连句话都说不完整,明明心智不全,但是却偏偏对白逸辰的心却似乎又不傻,一心想着嫁给白逸辰,一有机会便死皮赖脸的缠着白逸辰。

她这样的傻瓜,又是一个丑八怪,怎么配的上那么优秀的白逸辰。白逸辰是她风语岚的,只有她才配做辰哥哥的娘子。

可是偏偏这个傻子五岁的时候,太后便为她与白逸辰指了婚的,谁都知道太后护着这个傻子,所以白逸辰想要退婚只怕很难,就算白家再强大,也强不过皇家。

“你这傻瓜,你这个丑八怪,想要嫁给我哥哥,真是痴心妄想,只有语岚姐姐才配的上我哥哥,还不快点滚出我们白府,本小姐看到你就恶心。”白逸雨的话,不止是刻薄,实在是狠毒。163女人网

但是却也不敢真的动手赶她,因为她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惹到太后。

孟拂影再傻,却也明白这话是在骂她,脸上有些委屈,但是一双眸子却仍就恋恋不舍的望着不远处的白逸辰。

“好了,我来吧。”风语岚对白逸雨眨了眨眼睛,然后一脸坏笑地走到了孟拂影的身边,微微压低声音说道,“辰哥哥不会娶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辰哥哥说了,他只喜欢我,他只娶我。”

风语岚很清楚这个傻子的底线,每次,只要一有人跟她抢白逸辰,这个傻子就会跟人拼命,既然不能明赶,那就让这个傻子自己动手,然后赶走她,这个办法,她可是屡试不爽。

“才,才不是。”果然,傻傻的孟拂影一听到她这话,她急了,转向风语岚急急的喊道。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当然是,只有我才是辰哥哥的新娘,你就滚一边去吧。”风语岚一脸鄙视的望着她,狠声道,这话,便也成功的激动了傻傻的她。

一个傻子,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自控能力,愤怒时,最本能的表现,便是最原始的攻击,愤怒中的孟拂影对着风语岚直直的扑了过去。

“啊,来人呀,傻子又打人了。”白逸雨的唇角扯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坏笑,却故意大声的喊道。

不远处的几个男子听到声音,纷纷快速的赶了过来。

“怎么又是这个丑八怪。网站http://www.163nvren.com/”风凌云一脸厌恶的皱起眉头,看到傻子正在追打他的妹妹,却并没有去阻止,也没有保护自己的妹妹,只是双眸别有深意的扫了白逸辰一眼。

“辰哥哥,我好怕,我好怕。”风语岚看到白逸辰,心中暗喜,装做慌乱,害怕地扑到了白逸辰的身上。

白逸辰的眉角微动,神情间似乎隐过几分异样,但是却仍就将风语岚揽在怀中,双眸望向孟拂影时,愤怒中带着厌恶,更有着几分鄙视与嘲讽。

“孟拂影,你疯够了没,我告诉你,我白逸辰绝对不会娶你这个疯子,我就是要娶岚儿,我现在就写退婚书,今天我就来个先斩后奏。”白逸辰咬牙切齿的吼道,“来人,拿纸笔来。”

他真的受够了这个疯子,就算太后护着她,他这次也一定要解除了婚姻,要不然娶了她,一定会把他也逼疯了。

“我去拿。”白逸雨飞快的跑去拿来了纸笔,依在白逸辰怀中的风语岚露出满意而得意的笑。

笔起笔落,快速写好的退婚书狠狠的摔在了孟拂影的面前。

孟拂影的身子突然的僵住,傻气的脸上却漫过明显的伤心,然后望向白逸辰怀中的风语岚,突然便发了狂般的扑了过去。

白逸辰一惊,下意识的伸手,对着猛扑过过来的孟拂影一挥。

白逸辰本就是习武之人,这一挥又太突然,没有控制力道,竟然硬生生的将她挥出去几米远。

众人纷纷的惊住,一时间,都有些蒙了,并不是担心孟拂影,而是担心孟拂影若是真的出了事,他们只怕……

“拂儿,拂儿。”原本一直坐在小亭中的孟如雪突然一脸紧张的跑向前,急急的喊道,但是,地上的人儿,却是一动也不动。

“她,她不会死了吧?”风语岚也被吓坏了,刚刚的得意,换成了漫脸的惶恐。

“死了倒干净了。”白逸辰扫了孟拂影一眼,冷冷地说道,她若死了,他就不必再娶这个疯子,虽然是他将她推倒的,但是毕竟也只是一个意外,就算太后要追究,以他家族的势力,也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相比之下,他倒是希望她死了。

风凌云刚欲向前的脚步滞住,他虽然只有二十三岁,却是皇宫中最厉害的御医,皇上与太后大大小小的病,都是他在负责的。

第2章

而这一刻,他却是见死不救,正如白逸辰说的,这个傻子死了,便也干净了,只有这样,他的妹妹才能够明正言顺地嫁给白逸辰。

听到白逸辰的话,孟如雪的双眸也猛然的一闪,随即低声道,“还有气息,我先带她回去,找个大夫给她看看。”

谁都知道这儿有现成的御医,谁都明白,此刻移动她,带她离开,对她是最不利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阻止孟如雪。

马车上,孟如雪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刚刚的紧张,有的只是全然的冰冷与狠绝。将孟拂影扔在一边,任由着她在马车上颠簸。

眸子深处,微微的隐过几分失望,她今天又没有等到他,这么多年来,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但是,他的眼中,却仍就没有她,更没有主动跟她说过一句话。

她出生时,听说整个孟府上方都漫过彩云,更是引来百鸟齐鸣。有个得道高僧说是有天星下凡,此女将来定是皇后位,得此女,便得天下。

任她有着绝色的容颜,任她才华出众,聪明过人,任她的身上有着天星下凡的光环,却仍就没有换得那个男人半份的柔情。

不过,这么多年,却也不见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而他至少没有拒绝过她,或者,他的心中,只有天下,若是那样,她便一定会是他的王妃,他不恋女人,说不定会是另一种福气,她在心中如此的安慰着自己。

只是,当天孟府出生的,却不止她,她的眸子快速的望向孟拂影那张黑不溜秋的脸,若是让他知道……

不,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孟如雪的手指,微微的探向她的鼻隙间,感觉到那丝气息仍在,双眸快速的一沉。

她以为,经过了白逸辰那一掌,再经过马车的这一颠簸,她一定很快就会死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气。

若是回到家,找来大夫,救活了她?

双眸微眯,狠光猛现,她拿起手中的丝帕,对着孟拂影的鼻子压下。

反正,这次她死了,有人抗着,只要将一切赖在白逸辰身上就行了。

只是,她的手还没来的及用力,那原本一动不动的人儿,却突然的睁开了眸子,那眸子直直的望着她,带着一股让人惊滞的凛冽,让人不寒而栗。

孟如雪下意识的抬起了手,极力的挤出一丝笑,“妹妹,你醒了。”

孟拂影冷冷的横了她一眼,然后慢慢的闭上眸子,隐下眸子中的惊愕,她这是在什么地方?她记得,她是急着去医院做给一个病人做手术,后来发生了车祸。

可是这儿又是怎么回事?她清楚看到那个女人穿着古装,她现在的坐的这个车,也绝非现代的交通工具,刚刚,她是被一股强烈的杀意惊醒的,那个女人喊她妹妹,但是却想要杀她。

突然惊觉,这副身子似乎也不是原本熟悉的感觉,而且,她的脑中,似乎还有着另一个记忆。

难道?难道她诡异地穿越了。她惊住,被自己脑中荒谬的念头彻底的惊住。

却突然再次感觉到那强烈的杀意。

孟如雪看到她重新闭上了眸子,便再次起了杀意,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

“想杀我。”只是,这次,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孟拂影,一声如同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让她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感觉似乎突然的掉在了千年的冰窟中,从头冰到脚。

定了定神,看到孟拂影仍就闭着眸子,斜依在车帘旁,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刚刚只是她的错觉。

手紧了紧,眸中的狠光再闪,这一次,她不想再犹豫,手快速的向着孟拂影的唇捂去。

“就凭你。”那双眸子再次的睁开,寒光猛射,那凛冽,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直接的穿透了。

孟如雪的手抖了抖,手中的帕子也险些掉在地上。

那样的目光,直射在她的身上,竟然让她本能的害怕。

一直以来,她害怕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她倾注了一切,却仍就不曾正眼看过她一眼的男人,但是此刻,她竟然害怕这个傻子,真是笑话。

傻子?孟如雪一滞,这个傻子不傻了,这样的认知,让她的心猛然的一沉,怎么会突然不傻了?她明明……

若她不傻了,那就更不能留她,她现在毕竟受了伤,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只是此刻孟拂影身上那种让人惊颤的气势,却让她有些犹豫,有些害怕。

孟拂影的红唇再次轻启,唇角展开一丝轻笑,“你不防动手试试,看死的会是谁?”

明明轻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一股从头到脚的冰滞。

淡淡含笑的声音,却如同来自地狱般的催命符。

孟如雪彻底的惊滞,半举的手,犹豫着,微颤。

对持中,一冷,一狠,一静,一乱……

马车突然的停下,孟如雪一惊,快速的放下手,隐去脸上所有的情绪,轻笑道,“妹妹没事我就放心了,刚刚我只是想要看一下……”

脸变的真快,而她这样的变脸,让孟拂影微微的挑眉,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的反应让她知道,她现在安全了,刚刚的确是惊险。

若是这个女人真的动手,她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因为她此刻全身疼痛,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

车帘快速的被掀开,一个清透精炼的丫头闪了进来,看到孟拂影的样子时,惊呼,“主子,怎么了?”

那声着急的主子显然是喊的她,而那声音遽然变冷的质问的对象很显然是孟如雪。

“刚刚在白府与风小姐起了冲突,被白公子无意间推了一下,伤到了。”孟如雪轻声解释,一脸的愧疚,一脸的担心,装的真像。

孟拂影暗暗冷笑,好一个无意间一推,无意间一推能将人伤成这样,而且,还要了原来的这副身子的主人的命。

这个女人真的以为以前的‘她’傻到什么都不懂?她现在的脑中,还存留着一些这副身子原主人的记忆,先前发生的事,脑中也有记忆,或者先前的‘她’辨不清事情的真假,但是现在的她,却是分析的比谁都透彻。

第3章

“快,快去皇太后那儿请御医来。”那丫头抱起她,轻松的跃直马车,急急的喊道。

“不必了,我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孟拂影眉头微蹙,她是医生,这副身子现在的情况,她很清楚,也并没有大伤,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记忆中,皇太后很疼‘她’,若是让皇太后知道了,她就别想好好休息了,而且,她也怕被太医查出了异样。

“主,主子,您,您能说一句这么长的完整的话了。”抱着她的青竹惊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一脸惊愕的望着她,眸子中,却漫开意外的惊喜。

“小姐,你不傻了。”身旁的冬儿心直口快地喊道,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有些害怕的望向青竹一眼,慢慢的低下头。

“不傻了,刚刚一摔,可能是撞到头了,竟然就给撞好了。”孟拂影却毫不介意的轻声笑道。

“真的,小姐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冬儿抬起头,一脸惊喜的欢呼,跟她站一起的几个丫头,也都一脸的兴奋。

“是,太好了。”青竹的眸子中隐过几分激动,小姐好了,就不会再受人欺负了,虽然太后吩咐她来照顾小姐,但是小姐为了见白公子,却经常跟着二小姐出去,又不让她们跟着,每天都被欺负,哭着回来。

这次更是趁着她出去,偷偷的溜了出去,幸好没什么事。

孟如雪隐在衣衫下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然后慢慢的松开,也装出一脸高兴地说道,“真是恭喜妹妹了,倒是因祸得福了。”

青竹双眸微闪,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抱着孟拂影直接的走进了候王府。

“怎么了?那丫头竟然不傻了。”本来是赶出来看热闹的大夫人一脸难以置信的低呼。

“是,不傻了。”孟如雪恨恨地咬牙,眸子中,更闪过阴毒的狠光,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坏主意。

应孟拂影的要求,看她的确也没什么事,青竹便没有惊动皇太后,只是小心的照顾着她。

虽然白逸辰那一挥力度很大,但是庆幸的是,并没有造成骨折之类的大伤,休息了一夜,身了便没那么痛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有早起的习惯,起床时,青竹还没有来,她便走到了镜子前,昨天青竹一直都在,她都还没有机会看看现在这副样子是何模样。

看到镜子中的人影时,连她自己都不由的吓了一跳,这个样子,也的确是太丑了点,黝黑的皮肤,比一般的男人都还要黑上几分,有道是,一白遮三丑,女人黑了,光彩便大大的打折了,而且,她的眼角还微微的敛起,更是敛去了原本的神彩。

蓝岚的手下意识的拂向自己的脸,只是,她的手碰到脸上的肌肤时,却是猛然的僵住,这感觉不对!

虽然那肌肤摸起来与常人没有太多的差别,但是,她凭着她那超的敏锐却能感觉到那肌肤绝对有问题。

双眸微闪,她快速的拿过水盆,开始清洗现在的这张脸,只是,洗了半天,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的眸子慢慢的眯起,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不过是用了一些防水的东西。

这种小技量也想难到她?

片刻之后,她再次站到镜子前,看到镜子中映出的那张脸,瞬间的惊住,她长这么大,见过美女,却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要说那个孟如雪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绝色美女。

但是,与这张脸相比,孟如雪,只怕还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此刻,她真的找不出一个可以形容这份美的词语来。

只是,明明这么美的一张脸,为何?

想起‘她’原本的痴傻,孟拂影微眯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一道寒光,这只怕是某些人的阴谋,不过,现在,她不能打草惊蛇。

而且,她突然不傻了,再突然的换了样子,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孟拂影不动声色的重新画回原来的样子。

“主子,你在做什么?”青竹看她一大清早起来,就在捣鬼着这些小瓶子,却又不知道,这些小瓶子都装了什么,是做什么用的?主子好了后,变的好奇怪。

“准备一顿盛餐,用来招呼客人。”孟拂影一边忙,一边随意的回道。

盛餐?她只看到这些小瓶子,以及瓶子里装的奇怪的粉沫,没看到什么盛餐,而且,她们这儿会来什么客人呀?

候爷还没回来,皇太后这几天听说身体有些不舒服,不可能会有人来呀。

孟拂影却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忙活着,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客人’来的,‘贵客’来防,她当然要好好的招待了。

望着面前一个一个的小瓶子,孟拂影微微蹙眉,好像还少了点什么?

微微转眸,看到不远处的树脚下成群的蚂蚁时,眸子顿时一亮,有了,就是它了,那些蚂蚁并非黑色的,还是带着些许的红,或者是棕色,这是一种红火蚁。

尾刺有毒,被盯后会起水泡。

孟拂影拿起一个空瓶子,快速的走到树旁,用两根树枝飞快的往瓶子里捡着蚂蚁。

“小姐,你在做什么呀?”几个丫头围过来,都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青竹显然也是满脑的疑惑。

“妹妹,风小姐跟Bai小姐特意来看望你,为昨天的事情,来向你道歉。”恰恰在此时,孟如雪含笑而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

与此同时,三个人已经走了进来。

看到正在捉蚂蚁的孟拂影纷纷一滞。

孟如雪的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疑惑,她这是在做什么?

今天早上,她特意让人喊来了风语岚与白逸雨,就是想要让她们两个来帮她试探一下这个傻子的虚实。

青竹双眸微眯,脸上隐过几分不满,但是却也不能真的把人给赶了出去。

只是孟拂影却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似的,仍就在捉着她的蚂蚁。

“拂儿妹妹,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躲闪的,若是我不躲闪,辰哥哥也不用为了保护我而不小心伤到妹妹了。”风语岚的脸上极力的挤出一丝笑,走到孟拂影的面前,轻声说道,只是望向孟拂影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鄙视。

第4章

孟如雪还说她不傻了,只怕是比以前更傻了吧。

乍听像是道歉的话,却是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孟拂影的身上。

孟拂影仍就十分认真,十分专心的捡着自己的蚂蚁,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

青竹听着恼怒,却见孟拂影不动不语,便静站在她的一边。看她捡蚂蚁。

风语岚与白逸雨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满,青竹站在这儿,她们也不敢发作。

青竹是皇太后身边最得力的,也是皇太后最信任的宫女,是皇太后特别吩咐来照顾孟拂影的。

即便是宫女,也是他们这些小姐们惹不起的。

“青竹,来了客人,也不去倒杯茶来。”孟如雪心知青竹在此便整不到那个傻子,遂再次轻声说道。

“去吧。”青竹刚要吩咐边上的丫头去倒茶,孟拂影却突然的开口,一声极为轻淡的声音,却让青竹感觉到一种强大的自信,心中原本的担心,也因为这轻淡的两个字散去。

她想,主子此刻支开她,定然是有原因,便恭敬地应道,“是。”

看到青竹离开,风语岚与白逸雨便不再伪装,显了原形,那几个小丫头毕竟都是候王府的。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哼,如雪还说她不傻了,我看是比以前更傻了。”白逸雨冷声嘲讽。

“是呀,我看是傻到家了,看着就恶心。”风语岚也恶声骂道。

孟拂影却丝毫都不理会她们,蚂蚁捡的差不多了,然后直起身子,走回了院中的石桌前,然后将桌上那些瓶子里的粉末一一倒进了装蚂蚁的瓶子里。

“喂,傻子,你在做什么,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不会又变成聋子了吧。”白逸雨见孟拂影不理她,不由的怒火升腾,愤愤地吼道。

“哼,一个傻瓜丑八怪还想嫁给辰哥哥,真是不要脸。”风语岚愈加刻薄地骂道。

这也是她们一惯的伎俩,害怕皇太后,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她,便先激怒了她,让她先动手,她们打着正当防卫的幌子来伤害她。

“你们觉的两只猪头算不算丑八怪呢。”孟拂影终于抬起头,望向她们,微微轻笑着问道。

“什么猪头?”风语岚与白逸雨愣住,同时问道。

“猪头都没见过呀?不过不用着急,马上就可以见到了。”孟拂影唇角的笑慢慢的展开,笑的异样的轻柔,却让站在她面前的两位大小姐,心中有些发毛。

就连恰恰端茶出来的青竹看到她脸上的笑,心中都寒了一下。

等到青竹走了过来,她突然的抬起手,将手中的瓶子对着面前的两位大小姐轻轻的一挥,瓶子中的粉末,随风吹到了两人的脸上。

“孟拂影,你在我们脸上撒了什么。”风语岚与白逸雨惊的花容失色,慌乱地喊道。

“猪头速成药。”孟拂影唇角的笑更柔,更轻,只是,看在两位大小姐的眼中,却是越惊,越怕。

“什么意思?”两个人纷纷一愣,再次不约而同的问道。

“你们两个对望一下就明白了。”这次不等孟拂影开口,冬儿便一脸惊愕地说道。

风语岚与白逸雨纷纷一惊,两人几乎是同时望向对方,也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声。

“啊,我不要成为猪头,我不要。”白逸雨看着风语岚那快速红肿起来的脸,再次惨叫,她知道,自己的脸肯定也跟风语岚一样,只是短短的片刻,便真的肿的像猪头了,而且,还长出一些红色的小水泡。

风语岚却是全身发抖,说不出一句话来。

“拜托,已经是了。”孟拂影丢给她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平时,这两位是欺负她最厉害的。

原来的孟拂影的死,她们也是凶手之一,这点惩罚,已经是便宜她们了,那些药只是短期的药,过几天,那红肿就会消了。

“孟拂影,把解药拿出来。”反应过来的风语岚狠声吼道,风家是医学世家,风语岚自然有要解药的认知。

“呵,怎么?变成了猪头,脑子也成了猪脑子了,给你解药,我又何必那么麻烦地下毒呢。”孟拂影毫不掩饰笑道。

“你……”风语岚气结,想到自己的爹爹是有名的大夫,哥哥更是皇宫中的御医,不如去请大哥帮忙。

“走,我们去找我大哥。”风语岚带着白逸雨慌慌张张的逃走了。生怕别人看到她们狼狈的样子,只好从**偷偷的溜了出去。

孟如雪惊的目瞪口呆,心中害怕到了极点,却也庆幸自己没有走过去。

“姐姐,这么好的东西,你不试一下,岂不是太可惜了。”孟拂影扫了她一眼,轻摇着手中的小瓶,再次柔声说道,轻柔的声音,十分的动听,但是,听到孟如雪的耳中,却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

“不,不用,不用了。”一向伶牙俐齿,最善于狡辩,最善于伪装的她,也变的结巴,话没说完,便慌乱地跑了,生怕孟拂影将那东西撒在她的脸上。

孟拂影冷笑,逃,你以为你逃的了,一条人命,难道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她既然穿越到了这副身子时,就要为以前的主人讨回一个公道,所有害死她的凶手,一个也别想逃。

“主子,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厉害?”青竹心有余悸地问道,想到刚刚自己可是从那两位小姐的身后走过来的,若是主子早撒那么一点点,她岂不也变成猪头了。

不过,那两个小姐,平时不知欺负了主子多少次,这次终于出了口恶气。

“是呀,小姐,这到底是什么呀?”几个丫头也好奇的围了过来。

“随便配的,效果还不错。”孟拂影随意的回道,她也没有想到,效果会那么好。

“哇,小姐好厉害呀,随便配配就能配出这么厉害的药。”几个丫头望向孟拂影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崇拜,以前的小姐傻傻的,经常受欺负,现在好了,终于扬眉吐气了。

“大哥,大哥,救我。”风语岚与白逸雨在白府的后院中终于找到了白逸辰与风凌云。风语岚一看到他,便慌乱的哭喊道扑向风凌云。

神医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神医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盛宠第一佞妃7章(第7章 给老子闭嘴)

    原标题:盛宠第一佞妃7章(第7章给老子闭嘴)小说书名:盛宠第一佞妃第7章给老子闭嘴“……”非画额头默默的流下一滴冷汗,公子这起床气还真是不小。转眼间,门口一抹小小的明黄色怒气腾腾的冲了进来,绯画立即闪到一边,免得殃及池鱼。燕明朗站在窗前,鼓着一双眼睛瞪着床上一脸烦躁的顾流离,奶声奶气的吼道:“你这个骗子,你说陪本宫玩的,可你到现在还在睡。”“给老子闭嘴!吵什么吵!”燕明朗身边的公公刚一进来就听到顾蓅离这大逆不道的话,脚一软便瘫在了地上。皇上啊,老奴愧对你的嘱托,没有照顾好太子,让他被奸佞如此欺负

  • 盛世田嫁7章(第7章 绝美小乞丐)

    原标题:盛世田嫁7章(第7章绝美小乞丐)小说书名:盛世田嫁第7章绝美小乞丐唐琉璃气鼓鼓的出了村。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唐锣这样的老实人,那唐筛什么时候将他当做兄弟过,崔氏更是雁过拔毛,可是他就是这样老实巴交的忍着,可真是……唐琉璃气恼的跺跺脚,可能是因为喊了唐锣一声爹,她心里对唐锣这种性子十分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站在河边,唐琉璃捡起几块石块来,狠狠的丢在水里。“啊!”这会儿,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声,就见那河水里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臂来,紧接着就冒出一颗黑乎乎的脑袋。唐琉璃皱皱眉,这才三月的天气,怎么就有人

  •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7章(第7章 叶宝宝)

    原标题:我的绝色美女老婆7章(第7章叶宝宝)小说名称:我的绝色美女老婆第7章叶宝宝“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丁胜天拍手鼓掌哈哈笑起来,对丁瑶说道:“瑶瑶,现在你已经见识了小镜的功夫了,以后他就是你带贴身保镖,负责保护你的安全,明天开始跟你去学校上学。”丁瑶粉红色的小嘴微微张开,看起来十分诱人,突然拉住丁胜天的手臂摇晃起来,撒娇道:“老爸,我不喜欢他,你能不能帮我换个保镖啊?”见到丁胜天执意要让方唐镜做自己的保镖,丁瑶只有拿出自己的杀手锏给老爸撒娇,在她的印象中老爸还从来没有拒接过她。谁知道话刚说

  • 绝世星魂7章(第7章 最强古武)

    原标题:绝世星魂7章(第7章最强古武)小说名字:绝世星魂第7章最强古武目送青牛院长离去,紫宸看着依旧失落忧愁的红雪问道:“古武入开灵很难?”红雪点了点头说道:“非常难!这已经不是古武的时代了,晋国古武千千万,但没有一人入开灵。在晋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入古武终身废!”星魂说道:“前人能入开灵,我相信我也能!不就是三千斤巨力吗,我感觉我现在已经有几百斤的力量了,力量晋升到三千斤,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听着星魂所说,红雪并未显现出应有的兴奋,而是担忧道:“以力化气,三千斤巨力是最低标准,相当于气脉境

  • 天价新妻:总裁一吻好心动7章(第7章 顾先生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故意的)

    原标题:天价新妻:总裁一吻好心动7章(第7章顾先生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故意的)小说名称:天价新妻:总裁一吻好心动第7章顾先生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故意的乔乔心头咯噔一下。她还是挺敏感的人,所以顾仲译这么一句话,顿时让她心中仅存的那丝念想都消失殆尽。这男人是什么人?就是那种哪怕是个着屏幕照片看着都会让人觉得清冷高贵到遥不可及的人,你看着他那双深邃狭长的双眸就会想到冬日里万物凋零之后的清冷世界,很干净,但也很冷漠,让人不敢轻易靠近,只不过他长得是真好看,这种好看建立在那种疏远冷漠的本性

  • 不灭武神7章(第7章 敢不敢再赌一把)

    原标题:不灭武神7章(第7章敢不敢再赌一把)小说:不灭武神第7章敢不敢再赌一把台上,石峰脸上残忍的笑意扩到了最大,仿佛看见了吴灵被自己打的浑身骨折的凄惨场景,一时间只恨时间怎么不快点过去,好让自己快点欣赏到那美妙的情景。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击出的右臂如被针扎般一痛,动作稍稍迟缓了一瞬,紧接着腋下肋骨便传来“咔擦”的声音,这让他的动作再度迟缓一瞬。最后,肩部传来难言却钻心的疼痛,仿佛筋被抽掉一般,整个右臂都在瞬间失去了力气。然后下一刻,他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缓缓倒下!“输了!怎么可能!

  • 鬼夫大叔太撩人7章(第7章 只手灭百鬼)

    原标题:鬼夫大叔太撩人7章(第7章只手灭百鬼)小说书名:鬼夫大叔太撩人第7章只手灭百鬼我原本以为,自己叫了,墨修白就会出现。可是,百鬼嘲弄的笑声让我觉得,脸被狠狠地抽肿了。柳叶儿啊柳叶儿,你真是自以为是到了极点。凭什么你想让人家来的时候,人家就来,你想让人家滚的时候,人家就滚。你以为你是什么香饽饽么!什么娘子夫君的,不过就是一时无聊的游戏罢了。你以为你做几场带颜色的梦,就真的能在人家心里占据重要的位置了?别做梦了!我在心里恶狠狠地痛斥自己,眨眨眼,我低下头,眼泪无声无息地掉下来。“笨蛋!”空气中

  • 绝世神魂7章(第7章 玄剑神赐,觉醒)

    原标题:绝世神魂7章(第7章玄剑神赐,觉醒)小说名:绝世神魂第7章玄剑神赐,觉醒齐峥站在九天星河之上,眼前是一块巨大的夜幕,夜幕之上有着一团团仿若星辰一般的光芒,仿若触手可及,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站在这里,齐峥心头顿时生起一种异常渺小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前世一模一样。前世的他,同样如此,这神赐乃是天地之间最为奇妙的东西,谁在这里,都会感到渺小如同蝼蚁。齐峥并未在意,目光在夜幕之中,一团团的光芒之上扫过,“龙马神赐,如果将它抓住,融入体内觉醒,身体可以变得如同龙马一般强壮,力大无比。”望着一团呈现

  • 总裁的蜜制新妻7章(第7章 负责、登记)

    原标题:总裁的蜜制新妻7章(第7章负责、登记)小说:总裁的蜜制新妻第7章负责、登记但是,门却在眼前砰的关上。季瑾狠狠蹙眉,转身看着手拿遥控器的老者,气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是不放我出去,就是绑架!不要怪我不客气!”傅老看着季瑾气的浑身颤抖,那娇小的身板看着弱不禁风,还真怕她会再次被气的昏迷呢!他看了眼自家少爷,见他疲惫的瞌上眼,知道剩下的话要自己说了。他恭敬的开口,声音低沉洪亮:“季小姐,对于昨晚的事情先生十分抱歉,因为他被人下了药……咳咳,所以……做出了一些情难自禁的事情,不过少

  • 狂魔战尊7章(第一卷第7章 一拳打死)

    原标题:狂魔战尊7章(第一卷第7章一拳打死)小说书名:狂魔战尊第一卷第7章一拳打死“三级妖兽!”陆玄倒吸一口冷气。妖兽的实力极可怕,三级的妖兽相当于人类修者灵脉八、九重,加上体魄较人类强悍无数倍,极难杀死,颇为难缠。一般的修者遇上同等级的妖兽,都不敢招惹,选择退避。这头人肩高、毛皮红得像火的三尾妖狐,身上有几道恐怖伤口,血水将附近的皮毛粘得血糊一块,不断滴落,看样子受了不轻的伤。纵是如此,陆玄不能够施展灵脉八重的实力,遇上它也十分棘手。“不好,该死的畜生!”陆玄还在思量着用什么法子对付,那愤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