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混世小术士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1/19 7:31:2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混世小术士

001 苞米地
 初秋的阳光温柔地洒遍了山岗,山野间的草木都沐浴在阳光里,暖暖的舒展着叶子,像是熟睡少女醒来伸开的手臂。163女人网山岗之上,桦树雪白、柞树火红、松树墨绿、黄菠萝树金黄,各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形成北国秋天特有的五花山美景。已是即将收获的季节,玉米、黄豆、谷子上浆完毕,开始泛黄变干,微风吹过,叶子相互撞击,发出沙沙悦耳的声响。

    位于东北边陲地带的东风村,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偏僻小村,在地图上很难标出它的位置,每逢到了这个季节,村民们就很少去庄稼地忙碌,而是躲在家中,收拾院子,准备迎接一年一度秋收的到来。

    此时的山野少了往日的喧嚣,似乎正沉浸在即将收获的喜悦里。就在这样一个有着温暖秋日的下午,在东风村东山山腰处的一片深绿色的松树林里,忽然钻出来个半大小伙子,手里拎着一个柳条编的小筐,吹着口哨,一步三晃地向山下走去。他身穿整洁的深蓝色中山装,脚下一双干净的蓝白相间的运动鞋,头上梳着时下最时髦的中分头,头顶正中那条线打理的分外直溜,看模样还算是周正,他叫王宝玉,是东风村赫赫有名的二流子。

    在北方农村,二流子就是那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不入流人物。原文http://www.163nvren.com/至于什么是“正业”?当然是好好下田种地。王宝玉每天衣着整齐干净,溜溜达达,东游西晃,“脸朝黑土背朝天”的勤劳村民们自然把他当成了另类,都不拿正眼看他。

    提到这,王宝玉常常叫冤,不是自己懒,谁叫自己没地可种呢!不过王宝玉的心里,还真不愿意干种田的活,太脏太累,一想到坐在牛车上看着臭烘烘的牛屁股,王宝玉就觉得难以忍受,再说,就那么点儿田地,再能干也就勉强吃饱饭,不会有什么出息的,一辈子都走不出这四面的大山。

    说起王宝玉的身世,也颇让人升起几分同情之心。王宝玉三岁的时候,父亲王望山就不幸患上了肺痨,也就是今天所说的肺结核,得病没过半年就撒手人寰了,留下了孤儿寡母,甚是可怜。母亲刘玉玲是村里有名的美女,对王宝玉倒是非常疼爱,可刘玉玲毕竟还是个女人,刚刚二十出头,很难忍受独守空房的寂寞和生活的凄苦,终于有一天,刘玉玲跟着个下乡支农的大学生跑了,从此没了音信。

    王宝玉那时才五岁,在睡梦中就成了没有人要的孩子,由于打不开院门,王宝玉站在院子里哭了半天才被村民们发现,这件事儿在当时成了东风村的重磅新闻。163女人网村民们纷纷指责王宝玉的母亲刘玉玲是个狠心肠的女人,一时间骂声四起,议论纷纷,但却没有人愿意收养王宝玉。因为五岁的大孩子,已经开始记事了,是不会忘记自己的爹娘,弄不好养大了就会跑了,不像是一两岁的孩子,谁养大了就是谁的。

    就在大家不知道如何处理王宝玉的时候,住在村子最东头的贾正道赶了过来,表示自己愿意收养王宝玉。此后王宝玉就成了贾正道的干儿子,贾正道那时已经四十多岁,因为妻子林召娣不能生育,一直没有孩子,对王宝玉视如己出,非常疼爱。

    贾正道的父亲是个风水先生,临去时将毕生所学都传给了贾正道,贾正道随着岁数越来越大,腿脚不利索了,也干不动农活,就将自己的耕地转包给了别人,子承父业,自己则蓄起了胡子,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专心干起给人看风水的行当。

    东风村是个小村子,只有几百户人家,上最近的初中也要走几十山路到柳河镇去。王宝玉上初中时,贾正道已是年近六旬,对王宝玉有些疏于管理,也有心无力,王宝玉在即将考高中前突然辍学了,当然,这其中不光是因为山高路远,还有一个王宝玉无法说出口的缘由。书名:混世小术士 全文免费阅读

    却说王宝玉迈着畅快的小步,手里拎着里面只有几十枚松蘑的小筐子,嘴里吹着响亮的口哨,向山下的村子里走去,有些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很是舒服。

    在经过一个贫瘠的小山岗时,王宝玉见四下无人,一时兴起,扯开喇叭嗓子大声唱起歌来。

    “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大姑娘钻进了青纱帐,青纱帐里有个少年郎,哎嗨嗨哟!郎啊郎,今天我们就要入洞房。”

    王宝玉这并不优美的歌声,惊起了不远处荒草丛里的两只正在亲热的野鸡,受到惊吓的野鸡情侣,扇着翅膀扑扑楞楞地飞了出来,向着几十米以外的玉米地里撞去。

    在农村生活的人都知道,野鸡刚开始的时候都飞不高,需要有一个加速的过程。王宝玉一见,心中大喜,暗道:“他娘的,这要是抓着了一只,回去炖着吃,绝对解馋。”

    王宝玉这样一想,将手中的筐子往地上一丢,撒开两腿,冲着野鸡追了过去。版权163nvren.com两只野鸡很是惊恐,一边回头,一边快速扇动翅膀,钻进了玉米地里。

    王宝玉想也没想就跟着也钻进玉米地里,脚下速度飞快,追了没多远,两只野鸡竟然没了踪影,这让他有些垂头丧气,不由停住了脚步。

    “谁啊?”突然,一个惊恐的女人声音传来,着实吓了王宝玉一大跳。

    王宝玉随着声音向身侧望去,就在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女人正慌乱地提着裤子站起身来,但提裤子的速度明显没有他的眼睛快,两片白晃晃的女人肥臀赫然映入眼帘,让他顿时觉得心跳加快,脸上热辣辣的。

    “秀枝婶,你咋在这里啊?”王宝玉红着脸,磕磕巴巴地问道。

    这个女人正是王宝玉家的邻居,四生产队队长张大柱的媳妇李秀枝,刚才她恰好在嘘嘘之中。李秀枝见是王宝玉,转过身来,满脸不快,她一边系着红腰带,一边用脚踢着泥土,试图掩盖地上的尿渍。163女人网

    “宝玉,瞧你这话问的。这是我家的苞米地,你跑我家苞米地来干啥?想偷苞米啊?”李秀枝走到王宝玉身边,有些气呼呼地问道,在她的花格子上衣内,鼓鼓的胸脯不断起伏着,被人撞见了撒尿,李秀枝自然是又恼又羞,她这会儿看起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王宝玉心中这个后悔,早知道就不追那两只该死的野鸡了,这可好,野鸡没抓着,还惹了这种丢人的是非。

    “秀,秀枝婶,你千万别误会。刚才不是有两只野鸡钻进来了嘛,我跟着就追了进来。苞米叶划得我眼皮生疼生疼的,连个鸡毛也没看到!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王宝玉慌忙解释着,说着还装腔作势的揉搓着眼皮。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这么小就不学好!偷,偷,偷鸡摸狗的,不干个人事!”李秀枝显然怒气未消,瞪着王宝玉说道,本来她想说偷看撒尿,但还是憋了回去。

    王宝玉此时有些头大,这个李秀枝,泼辣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这万一李秀枝真的嚷嚷起来,他还真有口说不清。

    “嘿嘿,秀枝婶,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要是逮着那两只野鸡,先送只母的给你炖汤喝!”王宝玉急急的陪着笑脸。

    不过这些话倒是起了作用,李秀枝噗嗤一声笑了,嗔怒地骂道:“臭小子,谁稀罕。”

    王宝玉见事情有化解的迹象,偷偷舒了口气,连忙又嘿嘿笑着说道:“谁都知道秀枝婶是村里最俊的,干活又勤快,心眼还好,刚才就是个误会。好婶子,你就不要见怪了。”

    王宝玉的话其实不假,这个李秀枝,在东风村的女人中,也算是上等姿色的,村妇们多半体型健壮,身材大多走了形,毕竟常年干农活,风吹日晒的。可李秀枝到了这般年龄,身上还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该肥的肥,该瘦的瘦,不知道让多少老爷们谗得暗吞口水。

    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喜欢被人夸,李秀枝一听王宝玉这么说,心里很是舒坦,眼角的眉毛霎时挑的高高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看着王宝玉慌乱的样子,李秀枝倒是觉得王宝玉可爱,摆摆手笑着说道:“臭小子,嘴巴抹了蜜似的。这事儿就算了,跟谁也不许提啊!”

    “我向党中央保证,一个字都不说。”王宝玉举起手来,发誓道。

    李秀枝咯咯地又笑了,不过这丝笑容里,带着点坏坏的味道。

    “宝玉,你刚才说婶子最俊,婶子到底哪里俊啊?”李秀枝盯着王宝玉问道。

    “哪里都俊!长得美,身材好,皮肤也白。”王宝玉讨好般说道。

    “那婶子的腚蛋白不白呀?”李秀枝突然问道。

    “白!”王宝玉随口说道,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秃噜了,连忙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急急地纠正道:“不,不,不,真的没看到。”

    看到王宝玉的囧样,李秀枝咯咯笑个不停,笑得一个花枝乱颤,戏弄了王宝玉,让她心情大好。不过,她并没有想跟王宝玉发生点儿啥,毕竟王宝玉比她小了近二十岁,她话题一转,语气柔和地问道:“宝玉,不在家呆着,跑山上来干啥啊?”

    王宝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刚去采了点松蘑,想回去给干爹干妈熬点蘑菇汤,刚才撵野鸡,筐子就丢在苞米地边。”

    “这还算你有点良心。宝玉啊,你也不小了,别整天游手好闲的,让大家背后说三道四。你说,你这样的让你爹妈的脸往哪里搁?”李秀枝絮絮叨叨地说道。

    李秀枝的话,让王宝玉觉得胸口很闷,很是不爽,但也没有反驳的份。他笑着说道:“嘿嘿,我知道了,婶。我没闲着,没事就看干爹的书呢。”

    李秀枝听到,一脸的鄙夷,撇嘴说道:“哟,将来打算接你干爹的班啊?那你给我先瞅瞅,看什么时候天上掉下钱砸着婶来?”

    王宝玉瞅着李秀枝的脸,心里非常不舒服,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心里暗骂了声疯娘们,道:“秀枝婶,别说,你今天还真问对了。三天之内,保你能进笔小财!”

    李秀枝听到,不由一愣,半信半疑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别是哄我开心在这瞎说。”

    “婶儿,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咋也不能忽悠你啊!”王宝玉一脸谄媚的笑。

    李秀枝接着问道:“那你咋看出来的?”

    王宝玉答道:“都在婶儿脸上摆着呢。你看你,印堂发亮,眉带喜气,三天内一定有好事儿!”

    李秀枝脸上笑开了花,似乎对这话非常受用,她开玩笑道:“宝玉,你要真算准了,到时候婶子就赏给你十块钱。”

    “放心吧,秀枝婶!那我先回去等着婶子发赏钱呢!我先走了!”王宝玉呵呵说着,转身走出了玉米地。

    到了小山岗上,王宝玉一屁股坐下,重重呼了口气,感到身上一阵轻松,终于摆脱了这个疯娘们,刚才看相的话,不过是为了让李秀枝开心而已,这个世上谁不想发财啊!赏十块钱,谁信啊?王宝玉鼻子哼了一下,心想就凭李秀枝的小气,即使真懵准了,也不会有赏钱的。

    王宝玉稍稍休息了一下,起身找到自家的小筐,把散落在地上的几个松蘑捡了起来,优哉游哉的往家赶。但他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却意外让他走上了看相算命之路,成为了十里八村响当当的一名小术士。
002 落汤鸡
王宝玉优哉游哉地下了山,山下便是东风村的东清河。东清河自南向北流淌,是一条并不宽大的小溪流,最宽的地方也不过十几米宽,而窄的地方只需用力一跳,就能到河对岸。过了东清河,上了防洪河堤坝,就到了王宝玉的家。

    王宝玉顺着山路来到了东清河边,这时,有两头小牛犊正在过河的小桥桥头,兴奋地用刚冒尖的牛角,使劲顶着架。王宝玉想从左边绕过去,右边的牛犊就占了上风,把左边的挤了过来,他又想从右边过去,结果左边的牛犊发了飙,把右边的牛挤了过来。害的王宝玉在两个牛腚之间闪来闪去,怎么也过不了桥。

    “谁家的烂牛,滚一边玩去!别挡着老子的路。”王宝玉没好气的大骂了一句,同时挥舞手里的小筐向着小牛犊比划着。

    正威胁着这两头牛闪开一条路,王宝玉只觉得脚下一软,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正踩了不知哪只小牛犊拉的稀屎,这让王宝玉气不打一处来,嘴里骂咧咧的,“真他娘的晦气!”边骂边狠狠地踢脚甩去鞋帮上的牛屎。

    “骂谁呢!谁家的兔崽子这么能装!”一句粗嗓门忽然从小桥下传来,把正在专心甩粪的王宝玉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粗壮的汉子从小桥下走了上来,手里拿着条鞭子,满脸不屑地盯着王宝玉,王宝玉自然认识这个人,是村子里有名的莽夫钢蛋。

    钢蛋大名钱志刚,三十多岁,至今还没媳妇。这家伙一米八多的个头,皮肤黝黑,一脸横肉,是位没家没业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在村里没有人敢惹他,也没人能打过他。

    王宝玉一看是这个人物,连忙跺跺脚,脸上挤出了一丝笑,说道:“我说谁有这么霸道的嗓门,原来是钢蛋哥,没大事儿,牛崽挡路,我正赶它们呢。”

    钢蛋对于王宝玉的笑,似乎并不买账,他用手中的鞭子指着王宝玉,不屑地说道:“我家的小牛凭啥给你这个二流子让路,你就不会从别的地方过去?”

    “钢蛋哥,这话咋说的,远近就这一座小桥。眼见就是秋天了,兄弟我还能光腚从河里游过去?”王宝玉虽然对钢蛋的话很是不快,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依旧微微躬着上身,陪着笑脸。

    “你个二流子听不懂人话咋的,不让就是不让,欠揍吱声!”钢蛋挽着袖子凑近一步,瞪圆了眼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随着话音,脸上的横肉似乎还抖动了两下。

    就在这时,转来转去的两只小牛犊子倒消停住了,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二人,心想,这两人也是学它们一样想抵架?

    王宝玉可不愿意和钢蛋发生冲突,对付这种人,走为上策,就在这功夫,他瞅准机会,一个箭步从两只小牛中间穿了过去,冲上了小桥。

    正当王宝玉就要三两步过桥离开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后背被人大力推了一把,只见他身形一阵晃动,扑通一声,整个人从小桥上倒栽了下去,掉进了东清河里,溅起了老高的水花。

    “我,我干你娘的!”河水并不深,王宝玉从水里冒出头来,怒不可遏地冲着桥头狂笑的钢蛋大骂起来。虽然懂点水性,但是这种情形下,王宝玉还是呛了口水,咔咔地使劲咳嗽了几声。一阵凉风吹来,秋天的河水将王宝玉冻得牙齿咯咯直打架。

    “小兔崽子,别想在我面前耍花招,下次让大爷逮着你,一定把你打出屎来。还有,他娘的离我妹远点儿!”钢蛋冲着河水中站着的王宝玉轻蔑地说道,扬起手中的鞭子,赶着小牛犊,也不理会王宝玉的骂声,大摇大摆地走了。

    小筐里的几十个松蘑在水里四处都是的越飘越远,王宝玉拎着空筐子爬上岸,冷风一吹,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虽然刚才在水里,王宝玉骂个不停的嘴巴没闲着,但是耳朵却听明白了钢蛋的话,自己这麻烦不是凭空来的。

    原来,钢蛋虽然没了爹娘,却有一个妹妹,不大不小二十岁,名叫钱美凤,说起来比王宝玉还大两岁。虽说美凤和钢蛋是一个娘生的,但长得却很水灵,个头也高挑,那模样就算跟城里的姑娘比也数得上俊俏。

    就在这个夏天的晚上,村子里放露天电影,电影名叫《地道战》,对于文化贫瘠的小山村而言,这就像过节一样,男女老少都都拿着自家的板凳,挤挤嚷嚷地去看电影。王宝玉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不过他只是坐在边上较远的地方,他不太喜欢这些不太爱洗澡老爷们身上的味道。

    电影演了不久,钱美凤搬着小凳,急冲冲地来了,也许是怀着和王宝玉一样的心理,钱美凤竟然坐在王宝玉的身边,村民们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大家早被电影上的枪声吸引过去了。

    王宝玉却没有心思看电影了,钱美凤很干净,身上有着好闻的香皂味,很让人陶醉,惹得王宝玉直到最后也没分清电影里哪个是英雄,哪个是坏蛋。

    电影散场后,人群熙熙嚷嚷地散去,王宝玉和钱美凤,一人拿着一个小板凳,沿着沿着河堤往家走,不知不觉,就形成并肩走着的样子,还说起话来,在这星光璀璨的夜里,王宝玉有了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王宝玉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他对钱美凤并没有搞对象的意思,但能够和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同行,自然是一件快事。钱美凤家比较远,临了王宝玉还绕了个道把钱美凤送回了家。两个人有说有笑,一里多的路,显得很短。

    但这件事儿,却让村子里的一些多事儿的人看到了并传成了两个人搞对象,王宝玉听到后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自己并没有往那块想,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钱美凤只是比自己大两岁,不太合适。另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钱美凤太高了,比自己还高出一截,和她走在一起总让他觉得不够爷们,不是王宝玉喜欢的类型。

    风言风语传到了钢蛋耳朵里,钢蛋自然很是不快,自己天仙也似的妹妹怎么也得嫁个村干部,没想到竟然和一个二流子扯上了,这让他心中压着一口恶气。也许老天有眼,就在今天,钢蛋终于逮住了机会,找了个茬,狠狠教训下王宝玉。

    王宝玉湿漉漉的过了小桥,整齐油亮的中分头早就被水冲乱了,雪白的衬衫上全是泥水,小筐里的蘑菇也被河水冲走了,王宝玉越想越气,咬牙切齿地暗骂道:“钢蛋,你这个鸟人,老子总有一天要让你跪下来叫爷爷!”

书名:混世小术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混世小术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风月不知你情薄19章(第18章 孽种)

    原标题:风月不知你情薄19章(第18章孽种)小说名字:风月不知你情薄第18章孽种行动快于脑子,许之薇一把推开安欣瑜,目光冰冷地瞪着她:“你不是号称是我最好的朋友么?你对我做过什么,我为了报仇不惜要撞死你?!”一连串的发问,安欣瑜嘴角的弧度微微一僵。恼羞成怒,她索性直接高高扬起手,狠狠地冲着许之薇的侧脸甩过去——“够了!”傅靳远不知何时上了前,及时扼住她的手腕,神情有些复杂地瞥着两人:“睿睿还在里面抢救,你们闹够了就闭嘴!”睿睿……许之薇恍然注意到一旁的傅靳远!原来,她意外撞伤的小孩叫睿睿!竟然还

  • 许时光予深爱19章(第十九章)

    原标题:许时光予深爱19章(第十九章)小说名字:许时光予深爱第十九章许久,他才睁开眼睛,眼中的猩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虽然公司已经垮了,但是他这些年的工作能力还在,他有信心,可以重振蒋家!蒋廷迟想到公司还有一些重要的文件,那些文件是他辛苦了一个多月的成果,他必须要拿到手。没有任何的钱在身上,蒋廷迟又跑向了公司,站在偌大的蒋氏集团面前,蒋廷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曾经他意气风发的进去,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喊他,蒋总,而现在他却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像个入侵者,公司里的人看他的眼神也变了。

  • 假如爱情来过19章(第十九章)

    原标题:假如爱情来过19章(第十九章)小说名字:假如爱情来过第十九章何夏由一开始的不安,渐渐心里也平静下来,没过多久也睡着了,梁亦南也放心下来,这才离开了病房。出了医院,梁亦南竟然不知道应该买什么了,因为他不知道何夏喜欢吃什么东西。梁亦南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两年他根本就不了解何夏的喜好。想到这里梁亦南的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但是已经答应了何夏要带饭回去,而且过了这么久,何夏也已经饿了,想到这里,梁亦南只能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家里的佣人,问问何夏究竟喜欢吃什么东西。问过林嫂之后,梁亦南终于知道何

  • 千亿盛宠:总裁的私密情人19章(第十九章 沉沦)

    原标题:千亿盛宠:总裁的私密情人19章(第十九章沉沦)小说名:千亿盛宠:总裁的私密情人第十九章沉沦安哥已经得到消息了,赶紧挤开堵在后台想看热闹的人,走到了余迟的化妆间里面。他关上了化妆间的门关切的问余迟怎么样了。外面等着的是这场秀的设计师,当初也是个很有名的模特,后来转型做了设计师,她跟安哥关系不错,也没有要责备余迟的意思,只是知道哪个模特走秀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好受,想关心一下余迟的情绪。“傻逼。”余迟挂断了报警电话,气得一伸手把身后的椅子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她以为她回国之后低调行事,不招

  • 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19章(第十二章 这样你满意了吗)

    原标题: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19章(第十二章这样你满意了吗)小说书名: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第十二章这样你满意了吗果然,秦越寒听着这些话,更加愤怒,好看的剑眉紧紧皱起,额边甚至有青筋暴起。就因为孟夕然与苏星月还是最好的朋友,她才愈发的不可饶恕!秦越寒没有说话,他拖着孟夕然往墓园外的跑车走去,他们的背后,苏星辰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她这个局,布得不错。“喜欢模仿月儿,还假惺惺在月儿生日的时候来看她,孟夕然,这样你满意了么?!”这样倔强的模样让他愈发愤怒,毫不留情地折腾了她许久,他才

  • 一婚生二婚熟19章(第十九章 小肚鸡肠的用法)

    原标题:一婚生二婚熟19章(第十九章小肚鸡肠的用法)小说名:一婚生二婚熟第十九章小肚鸡肠的用法安白并没有昏迷多久,心事一直在盘恒,她哪里能安得了心?司空长庭在卧室。她睁眼看到的就是他,那一脸的嘲笑。她下意识的就坐起身想要把自己团起来——又惹到他了对吗?真的是,每次他只要这样,安白就没好过的,如非必要,安白是不会让他看到自己这么一面的。在他面前什么样的反应都可以,就是不能有这种软弱的给他明显的嘲笑把柄的时候。“醒了?吃药。”司空长庭并没有如安白所想,至少,此时他的表现,一点都没有要如何她的样子。他

  • 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19章(第19章 你的王妃不简单)

    原标题: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19章(第19章你的王妃不简单)小说名字: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第19章你的王妃不简单不怪她骗人啊,形势所逼,以后这样的问题肯定不会少,她总要找个理由来应付。她也不担心他们去打听,就算他们想去打听,想去找,也不可能找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乐天也知道有些神医向来孤僻,神秘,就像他那个怪癖师傅。可能真有那么个人,见慕梓灵不想多说什么,乐天也不好再继续问这个话题,再问也铁定问不出什么。“公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技术,在下真是佩服。”乐天欣赏的看着慕梓灵。慕梓灵摆摆手谦虚说道:“没

  • 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19章(第19章 破阵方法)

    原标题: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19章(第19章破阵方法)小说名称: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第19章破阵方法听到玖璃说会给他放一坛子的凤凰血,玄寒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轻轻一笑。这小小浅笑完全将她惊得愣住,玄寒本生得绝美绝伦,如同曜石般深邃的黑眸浅浅一弯,简直就是倾城一笑百媚生!玖璃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分神,更不应该犯花痴,可是玄寒这浅浅一笑,简直是勾了她的七分魂啊!“玄寒哥哥,你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帅啊…”“死丫头,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犯花痴!”虽然有阵结保护着,不过落痕依旧被阵外那些泛着银光的锐杀气流惊到

  • 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19章(第19章 找王爷)

    原标题: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19章(第19章找王爷)小说名称: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第19章找王爷“皇后娘娘这次一定恨死了风萧萧,而风萧萧让四王爷丢了脸面。皇后一定是想办法,要让皇上尽快忘记这件事情,然后重用四王爷。这个时候,你爹爹的职位,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到时候只需要在皇上的耳边说上那么几句话,再来一个里应外合。不怕皇后娘娘不对我们的办法感兴趣。”“娘亲,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这样的话,借用皇后的力量,我们一定会除掉风萧萧的!那个死丫头一直都在碍事,现在要是能够除掉她的话,那才真的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呢

  • 总裁大哥撩妻命19章(第19章 好一个白痴)

    原标题:总裁大哥撩妻命19章(第19章好一个白痴)小说名称:总裁大哥撩妻命第19章好一个白痴为了自己能够不被活活的累死在这里,苏安也只能忍受脚下的不适应,快速的追了上去。可是修老夫人压根对于她的置之不理,眼中更是充满了鄙视之情。“移民国外,哈?还要一笔钱,哈?你当我老婆子是三岁小孩,好骗是不是,你再卷走了我的钱,再拐走我的孙.子,你的如意小算盘,打得挺好呀,休想!你哪也别想去,就这么一直陪着我,那一天我死了,就让人将你送到峨眉山出家当尼姑去,让你这一辈子,都休想在见到修然。”修老夫人说完,如履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