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 最新章节

2017/11/19 7:21: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
第1章
我不是色狼,真的!如果不是表妹在里面发出奇怪的叫声,我决不会冲进她的房间。原文163nvren.com

    当时舅舅和舅妈都不在家,我不进去救她还能有谁?

    我一脚踹开门,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正把表妹压在下面。我恨,我为什么不早点回来?!现在一切都晚了,表妹早已被他拨得精光,而且……

    那个男人听到我闯进来的声音,慌忙从表妹身上爬了下来,急急的找裤子穿。我怒火冲天,上前一脚将他踢倒在地,妈的,如果我不是看到了一丝不挂的表妹,我那一脚一定不会踢偏,一定会正中他那里。

    我从没真正见过女人衣服下的身子,而现在,我的表妹突然在我眼前暴露无遗,她的丰乳,甚至连她最隐秘的器官!我惊慌失措,我急忙扭过脸去。

    就在我慌乱的那一会儿,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穿好衣裤,急急的冲向客厅,然后又折了回来,从表妹卧室的窗户爬了出去。

    我正要去追,表妹一把拉住了我。我低头一瞟,表妹已经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子。163女人网那个男人让她直到现在还满脸惊慌。

    我知道表妹现在心里一定很害怕。有很多理由让她害怕,比如害怕惊动了邻居,害怕她被糟蹋的事张扬出去。我叹了口气,坐在了表妹身边,那些色狼之所以如此大胆,还不是抓住了她们这些受害人的这种心理。

    我拍拍表妹的肩,她没穿衣服,那滑腻的感觉让我的心又狂跳了一下。我努力地镇定了一下自己,说:“鹃子,别怕……等你想好了我们再报案。”

    没想到表妹却一把推开我的手,还狠狠的给了我一个巴掌,怒声道:“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滚出去!”

    我的脸火辣辣的痛。网站163nvren.com我听到舅舅和舅妈在客厅里说话的声音。

    我明白了,那个男人刚才为什么到了客厅又要匆匆的折回来,他一定是听到了舅舅和舅妈在外面开门。

    一听到舅舅他们回来了,表妹忽然放声痛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我顾不得刚才那个巴掌,我能理解她,她一定很难受,我又上前去安慰。

    舅舅和舅妈边问“鹃子,你怎么了?”边跑了进来。

    我看到他们两个都呆了,望着鹃子零乱的头发,望着床上鹃子的内衣内裤,半天他们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也没有说话,这种事只有鹃子自己给他们说,然后大家一起想办法。原文http://www.163nvren.com/没想到舅妈忽然把眼睛恨恨的盯向我,冲了上来,一个巴掌打在了我另一边脸上!

    她狠狠的骂道:“你,你这个色狼!你给我滚!”

    我不是色狼!我很冤!然而,表妹竟半点也不为我解释,只顾莺莺的哭泣。

    舅妈误会我了,她一定以为那些事都是我干的。这一切来得好突然,比表妹的身子猝不及防的闯进我的眼睛还要突然。我两边脸都火辣辣的痛,我把眼睛望向舅舅,我想舅舅一定不会相信我会对不起表妹,他一定会把事情弄清楚,不让我受委屈。但是,舅舅别过脸去竟看也不再看我。

    在这里,除了舅舅再没人关心我了,然而他现在都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话说,我冲出房间,满腹委屈的跑下楼。

    舅舅追了下来,他没有留我,他只是往我手里塞了一大把钞票。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舅妈跟在他的后面,她手里提着我来时的行礼包,她把行礼包往我跟前一摔,她说:“你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我把舅舅给我的钱抛向空中,一阵风吹来,它们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的飘。

    我弯下身捡起我的行礼包,背转身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在我身后有着怎样的表情,我一直没有回头。身后是雪花般纷飞的钞票。

    我没有方向,我只知道向前。我好想哭,但是我强忍住了,妈妈说过,她都很少哭的,我应该比她更坚强。

    是妈妈把我托付给舅舅的。网站163nvren.com我现在都记得妈妈临死之前的眼神,那种让我痛得撕心裂肺的眼神。眼神里有太多的不舍和牵挂。

    妈妈从没向舅舅下过一句话,即使在我们生活最艰辛的日子里。她和舅舅很早以前就兄妹反目,这其中有着某种我所不知道的恩怨。但究竟为什么,她从没向我提起过,就像她从来不向我提起我的父亲。

    但是,为了我,在她生命的最后,她还是丢掉了自己的尊严,她求舅舅看到她们兄妹的份上照顾我。

    我和舅舅把妈妈安葬在美丽的小山脚下,然后离开了我们家那三间破瓦房。

    我发誓,我要对得起妈妈,决不在舅舅家做半点丢妈妈颜面的事。我像林黛玉进贾府一样来到了重庆城。舅舅家里那豪华的装修,昂贵的家具,超前现代化的电器让我感到手足无措。我现在才知道人的贵贱之分竟是这么大,哪怕是同母所生的亲兄妹。也许这就像我们故乡那些树上的种子,一阵风把它们吹落,是飘向沃土还是贫壤,他们主宰不了自己。

    我时时小心,步步在意。没想到还是落到了今天这个下场。其实我来那天舅妈就不乐意,不是舅舅说了句:“寻欢来了,也许鹃子会改变自己”我可能早就被赶出去了。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远,当我发现我的脚有些酸痛时,城市里已灯火通明。

    在这城市里我像一条流浪的狗,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落魄的样子,我向僻静处走去。

    在一条比较黑暗的街道上,我险些撞倒一个人。

    她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个孩子。她显得特别惊慌,不停的向那些车招手,可是没有一个司机理会她,那些车都从她身边呼啸而过。

    女人怀中的孩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看就知道她病得很重。

    我忽然觉得这多么像很多年以前,我生病了,我妈妈抱着我去医院的情景。我心里隐隐的痛。

    我看到远远的又一辆车要过来了,我什么也没想,我冲出去站在了马路中间。

    一声急刹,那辆车停在了我的跟前,差点把我重重的撞倒。

    车门打开,跳下一个脸上有块刀疤的青年,他紧握拳头,边向我冲来,边恶狠狠的骂道:“你是不是想找死了?老子成全你!”
第2章
我不是怕他,但为了那女人怀中病重的孩子,我只能对他小心翼翼的说:“对不起,我……”

    我还没说完,女人就抱着孩子冲了过来,急急的道:“先生,行行好吧,送送孩子去医院吧,她病得很重。”

    谁知那青年根本不理她,只对我们怒吼道:“滚开!”

    这时车窗打开,一个戴墨镜的女人伸出头来,冷冷的问:“来福,什么事?”

    来福,这个青年叫来福。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我舅舅家那只哈叭狗的名字。

    没等来福回答,女人便抱着孩子到了车窗口,她急急的对那个戴墨镜的女人说:“帮帮忙,救救孩子吧,她昏过去了!”

    边说话边从眼里滚出几颗清泪。

    车里的女人没回答她,只叫了声:“来福,让他们上来。”

    来福看上去很着急,他对车里的女人道:“表姐,我们又不是120。我们可有更重要的事,要是错过了,只怕从此再难抓到他们的现形!”

    车里的女人没好气的冲他道:“你还是人吗?!”

    来福不再说话了,帮我们打开车门。我让女人抱着孩子先进去,然后跟着上去坐在了她身边。

    我们还没坐好,来福就把车发动了。他极不乐意的回头问:“你们去哪?”

    坐在他身边被他叫着表姐的女人摘下墨镜,圆睁凤眼,极不耐烦的道:“那么多废话做啥?你不知道往最近的医院去吗?!”

    然后车里便再没了任何人说话的声音。空气异常沉闷。

    重庆不愧为火城,虽然还是人间四月天,却异常的热。

    我身边的女人二十七八年纪,穿着白色T恤,脖子和手臂都洁白光滑。一双美丽的眼睛充满焦虑,不时望望孩子又望望前方。

    在她怀中昏睡的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三四岁左右,梳着小辫子,很清秀的小脸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我担心那孩子,竟全然忘了男女之嫌。我和那女人靠得太近,我也身穿短袖,重庆的路弯多坡多,有时车一颠簸,我的手臂便和她的手臂碰在了一起。虽然只那么一瞬,但肌肤相擦时的冰凉滑腻感还是激荡了我的心。

    我不该有这种感觉,尤其是这种时候,就算我能不去想表妹为什么要对我恩将仇报,我也不该忘记女人怀中病重的孩子。

    我向旁边挪了挪身子,我想分散下自己的注意力,不想却情不自禁的暗自比较起身边的女人和来福的表姐来。

    两个女人差不多年纪,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一个是富贵牡丹正鲜艳,一个是淡雅芙蓉刚吐芳;一个傲气逼人不怒而威,一个楚楚可怜欲笑却泪……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车却在一家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我和女人刚从车上出来,来福便调转车头急奔而去。

    我这时才注意到那辆白色的车不是重庆的,它来自成都。他们是来抓什么现形的,也许我们真让他们错过了。我感到好愧疚,我们竟然忘了对那个戴墨镜的女人说声“谢谢”。

    一进医院,小女孩就被送进了急救室,我和女人被关在了门外。

    女人很着急,我想尽办法安慰她,但她却根本没听进我的话,不停的拿眼睛去看那扇门。

    后来我干脆不说话了,反正说了也没用,我不如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陪她。

    一段沉默之后,她好像忽然记起我似的,也不扭过头来看我,只望着那扇门,问:“哦,你什么名字呢?今天真得好好谢谢你。”

    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要做好人,像雷锋叔叔一样的好人,做了好事不留名。我一直都很听妈*话,不知为什么这次,一听女人问我的名字,我竟异常的激动。

    我声音有些发颤,我说:“我叫寻欢。”

    我把“寻欢”两个字说得很重,差点跑了调,好像害怕她听不清,害怕她记不住。

    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小女孩躺在车里被护士推进了另一间病房。

    小女孩还是一动不动。我和女人都很着急,我们看不清她到底怎么样了。我们双双站了起来,向那边跑去,不想一个老医生却挡在我们前面,招手示意我们站住。

    老医生望了望女人,一脸严肃,推了推眼镜,道:“我不是早对你说过了吗?这孩子心脏有点问题,不能让她受到惊吓。”

    然后又把眼睛转向我:“你这个做爸爸的也太不负责了,孩子出现这种情况已经好多次了。以前怎么就没见你来过?!”

    敢情他把我当孩子的爸了,我感到很局促。女人更是羞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道:“医生,他,他不……”

    老医生打断她的话,盯着她的眼睛问:“这孩子身上到底曾经出过什么事?她心脏那点毛病决不可能让她脆弱成这个样子?”

    这时,我看到女人那张焦虑但不失美丽的脸变了,变得痛苦而惶恐,她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像是刚从恶梦中醒来,要甩掉某种记忆里让她心惊肉跳的东西。那些东西似乎要把她击倒,她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站稳自己。眼里满是泪水。

    我看得出,在女人心里一定有个巨大的伤疤,伤疤的下面有着太多她不愿被人看到的苦水。而现在眼前这个老医生,却要残忍的揭开她的伤疤,把那些苦水给挤出来。

    这老医生,现在是他问这个的时候吗?他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孩子吗?我忍住怒火问:“医生,孩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第3章
老医生听我这么问他,又见女人似乎非常痛苦,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只好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孩子不过是受了过度惊吓,现在好过来了,睡得正香。你们去看看她吧,但不要打扰她休息。”

    我和女人谢过老医生,来到小女孩的病房。小女孩甜甜的睡着,白净的脸蛋上有了些淡红的健康的颜色,呼吸很均匀。

    女人望着安睡的孩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像卸下了千钧重担。

    小孩已平安无事,照理我该在这时离开。但女人没叫我走,我又无处可去,我就假装把好事做到底,陪女人守着孩子醒来。

    本来正准备找点什么话题和女人聊聊打发时间,但忽然记起医生说过要我们别打扰孩子休息,于是只好闭了嘴,跟着女人一起坐在小孩的病床边沉默。

    开始我还能在这沉默中精神抖擞,但时间一长渐渐疲倦起来,最后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我的妈妈。仿佛我还是懵懂的孩子,正靠在妈*怀里。妈*怀抱一如从前那么温暖安全。有了妈*怀抱,我再没有了别的想去的地方。

    可妈妈却忽然推开我,飘然而去。在即将消失之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我,有着临死之前一模一样的眼神!

    我伤心欲绝,我在梦中痛哭。

    有人在推我,我睁眼一看,是那个女人,灯光下,她柔声问我:“你做梦了?一个很伤心的梦?”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我没有回答她。

    她肩上有湿湿的一片,散发着我眼眶里还在滚动的热泪的气息。莫非刚才睡梦中我并非枕着床沿,而是靠在了她的香肩上?难怪我会梦见我妈妈温暖的怀抱。

    女人望着我猜疑的眼睛,脸上忽然有了可爱的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也许是我刚才梦中的哭声吵着了小女孩,她忽然醒了,睁着眼睛不解的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对女人说:“妈妈,我是不是又在医院里?都是我不好,又让妈妈为我受怕了。”

    多么可爱而懂事的小女孩!

    女人俯身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心疼的说:“别想那么多,好好睡吧,妈妈陪在你身边呢。”

    小女孩便不再说话了,闭上眼睛很快又甜甜的睡去。

    这次我是看到女人睡着了我才睡的,我身子离她远远的,我怕再靠在她的肩上,毕竟她是个陌生的女人,那样会让我们两个都很难为情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小女孩坐在床上,特别精神,她用甜甜的声音道:“叔叔,我叫雪儿。妈妈买早点去了,她叫我别吵醒你。”

    我微笑着抚摸了下她的头发,说:“雪儿好乖,叔叔有事,叔叔先走了。”

    没等女人回来,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医院。我是要去面试,我得在九点钟前赶到我应聘的那家公司。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应聘工作,我很紧张。其实我来舅舅家的第二天,就开始出去找工作了。沙坪坝人才市场一有招聘会,我就去。我发过誓我要为妈妈争气的。

    但好多天下来,我竟连表格都不敢填一张。沙坪坝是重庆大学生最集中的地方,人才市场上几乎都是那些才华横溢的大学生。看着那一张张自负的脸,我彻底没了信心。我不过是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娃,我什么都不会,我甚至连高中都未能毕业。

    我从小就只知道画画,小时候别人忙着游戏时我画画,长大了别人忙着恋爱上床时我还是画画。这就是妈妈为什么到死也放心不下我,还要把二十好几的我托付给舅舅的原因。

    但妈妈从不反对我画画。她甚至把我最好的那幅画特别的珍藏。

    雪小禅在她的《烟花乱》里说:男人喜欢画画就是喜欢看女人的裸体。你别以为那些大师有多伟大,知道罗丹吗,他和做他模特的所有女人上过床,知道毕加索吧,也是这样一个老流氓,没什么新鲜的。

    但我想说我不是,不是昨天意外看到了表妹**的身子,我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一丝不挂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我画画只是想画我的妈妈,只是想让妈妈忘记痛苦。

    我的妈妈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在我出生之前,就有人为我妈妈画了幅画。我没见过那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妈妈从不告诉我。我常常看到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

    我不喜欢我的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我知道妈妈一发呆就在想往事。那些往事让妈妈一点也不开心,我不想妈妈去想。

    妈妈是我的,我不喜欢她除了我还关心着那幅与我毫不相干的画,我更不喜欢她因为那幅画过得痛苦。

    那是幅黑白的画,不像我的画那么色彩缤纷。但那画确实很美,美得让我的画无*超越。画上妈妈很年青,十**岁,青春的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比蒙娜丽莎还美。她扎着长长的辫子,挽着衣袖和裤腿,像是刚劳动归来,肩上扛着把锄头。我常想起林黛玉的花锄。

    我拼命的画,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妈妈将我最得意的一幅画和那幅画小心的放在一起时,我悄悄的哭了。我知道在妈妈眼里我这幅画一定很美,但无论多美,也无*让妈妈把那幅黑白画从记忆中抹掉,最多让它们同等。我无*让妈妈忘记从前。妈妈注定痛苦一生。

    来重庆之前,我把妈妈叠放在一起的,我的那幅和那幅黑白都装进了行礼包。妈妈一死,什么都给带走了,唯有这两幅画,将永远陪我思念她。

    为了妈妈,这么多年来,我拼命的画画,最终还是没能让妈妈幸福起来。但我不后悔,尽管我现在什么都不会,连找工作都没了勇气。

    如果不是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见我常常在人才市场徘徊,建议我去面试一份业务员的工作试试,我不会填我现在去面试的这家公司的表格。她说,做业务员不需要技术,也不需要文凭,只要有一张嘴。

    我对重庆一点也不熟悉,我离开医院好不容易找到那家公司时,时间已过九点。

    我问咨询台的小姐,到哪里面试。小姐斜眼看了看我,随手给我指了指。

    我往她手指的方向一望,我心一下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我看到了很多帅哥美女,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坐在电脑前忙着。他们让我感到压迫感到自卑,可偏偏我到人事部面试又非得穿过他们中间那条长道。
第4章
为了能够镇定下来,我让自己低着头通过他们中间,尽量不去看那些优秀的人。

    我不知道前面会有人迎面而来,我冷不防撞上了她。我听到她有些惊慌的轻轻“呀”了一声,我知道我撞上的是个女人。

    然后“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撞落在地,破碎了。

    那声音很响,两边那些本来在认真工作的人,都为我发出担心的“嘘”声。

    我知道我惹祸了。我急忙向地上一看,地板上全是些陶瓷的碎片,那些碎片做工很精细,上面还有美丽的花纹。是一个茶杯,一个珍贵的茶杯,满盛名茶的茶杯,被打碎了。茶水在地上流淌,洋溢着淡淡的醉人的清香。

    我不敢抬头看她,我慌忙蹲下身子去捡那些碎片。

    没想到在我蹲下的时候,她也蹲了下来,也向那些碎片伸出了手。我慌乱中碰到了她的手上。那种光滑细腻的感觉吓了我一跳,我一下子就把手缩了回来。

    我才撞碎了她的茶杯,马上又碰了她的手,她怪罪下来如何是好!

    她却不动声色,双手继续捡那些碎片。洁白修长的十指,犹如剥葱。

    这时过来一个做清洁的女工,她说:“让我来。”

    我和她同时站起身来。我匆匆瞥了她一眼。天啊,我傻了,我是在现实中吗?我怎么感到自己走进了一部电视剧?《一米阳光》?伊川夏还是伊爱源?那样的长发,气质,美脸,眼镜!

    她让我有些窒息,我非常歉意地对她笑了笑,然后头也不敢回的向面试那边走去。我想,我笑得一定很傻,很难看。

    我推门进去时,一个女生从里面走了出来。竟是那个在沙坪坝人才市场,叫我试试业务员工作的女大学生。

    她有些垂头丧气,无奈的对我笑笑,然后转身走了。

    我们虽然只是擦肩而过,谁也没对谁说一句话,但从她不再开心自负的表情,我已明白,她是被涮下来了。这让我本就不平静的心更加慌乱。她那么优秀的大学生,都没能通过面试,我,还有戏吗?

    但是门已被我推开,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我的前脚已跨了进去,怎么也不好意思再退了出来。也许这就叫做骑虎难下,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然后把门轻轻关上。

    我的迟到让所有人都不高兴。几个前来面试的美女正滔滔不绝的淡着什么,被我打扰了,都对我投来严重不满的目光,眼神中还带着几分讥笑。

    坐在美女们对面的几个男女大概就是公司人事部的。他们中有一个人特别不同,他和我仿佛年纪,碎平头,长方脸,浓眉大眼,看上去比谁都精神自负。他皱了皱眉,用了领袖人物那样的手式,让我在他对面的空凳子上坐下。

    他居高临下地说:“说吧,说说你对我们这工作的看法。”

    我本来就紧张,被他这一弄,脑子一片空白,竟说不出话来。想了好半天,我才结结巴巴的拼凑出点东西。

    那些东西我自己都知道糟糕透了,他实在听不下去,极不耐烦的又皱了皱眉,挥手示意我停下,张了张嘴,准备对我说什么。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所有负责面试的人都站了起来,很尊重的冲门口叫了声:“总经理好。”

    我扭头一看,竟是刚才被我撞掉茶杯的那个青年女子。她看上去比我年纪还小,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是总经理,连面试我的那个自负得不得了的男子都对她毕恭毕敬!

    这下,我的心彻底冷了,我的工作彻底没戏了。就算面试时我能像其他几个女孩那样滔滔不绝,就算出现奇迹那个自负的男子能让我通过,现在也没戏了,到她这里也得被叫停了。

    谁叫我那么倒霉,一进来就撞掉了她的茶杯,总经理的茶杯!

    年青貌美的女总经理扫视了大家一遍,然后把目光注视在了我身上。

    我的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我听到我的心“砰砰”的跳得厉害。我不敢和她正视,我急忙低下了头。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工作什么我都不要了,我只求她不要因为刚才的事,当着大家羞辱我。

    可我却听她对我对面的男子说:“刘经理,他被聘用了。对,就是他。”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抬头一看,不只是我,所有人都不相信。坐在我对面的刘经理更是目瞪口呆。

    我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惹了祸,面试时更是表现得极为糟糕,我竟被聘用了,甚至还是钦点的!

    女总经理也不给谁解释,只冲我笑了笑,然后转身出去了。

    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笑,美丽柔情,从来没人对我这样笑过。

    我也忘不了我妈妈的笑,但我妈妈的笑属另一种美。

    人事部帮我办好入职手续,叫我明天就来上班时,我还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个梦。

    走出公司,看到蓝天上那么多白云真实的飘着,我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经过这么多年的无为生活,上帝终于肯惠顾我了。我感谢妈妈的在天之灵。

    远远的有人在向我招手,竟是公司的女总经理。

    我非常感激的向她走去,如果不是她,我明天还不知该往哪儿去呢。

    我走到她身边,她对我笑笑,说:“我等你好一会儿了。我想问问你,你从哪儿来?怎么那么面熟?我以前一定在哪见过你。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敢打赌,我从没见过她!她一定记错了,她把我当着了另一个人。怪不得,刚才会发生那么让人不解的事。

    但我不能说出,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份工作。为了给妈妈争口气,为了以后不再被舅娘他们小看,我也对她笑笑,我很虚伪的说:“也许吧,我也觉得你似曾相识。”

    我说话时底气是那么不足,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厉害。我谎称很忙,转身从她身边匆匆的逃走了。

    离开她,我才知道我无处可去,我又去了那家医院。早上走得太急,我的行礼包忘在那里了。

    可是,当我走进那间小女孩的病房时,我呆了。不要说行礼包,就是那个小女孩和她妈妈也都不在了!

    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行礼包里啊,包括那两幅最珍贵的画!
第5章
望着空荡荡的病房,我茫然无措。心里禁不住想诅咒起那女人来,在她困难时我那么尽力地帮助了她,她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这时走过来一个年青漂亮的护士,她说:“你是寻欢吗?她带着孩子走了,临走前给你留了张纸条。”

    我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几个镌秀的字:“芳卉园2046”。

    想必是那女人留给我的住址。原来她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不过是等我不及。

    幸好我还记得那条街,不然就凭那几个简单的字,我是找不到她的,那太不详细。

    不过2046这串数字我却异常熟悉,一部巨片的名字,梁朝伟和章子怡有很多大胆**的表演。这女人也真会买房,想必她和他老公在那房里也如梁朝伟和章子怡一样尽展风流。

    我找到那条街那个小区,乘电梯到2046门外时,已是晚饭时间。

    我犹豫了一下,在门外站了一会才敲开那扇门。

    女人正用毛巾擦拭着湿湿漉漉的头发,像是刚洗过澡,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她对我笑笑,说:“你怎么才来呀,我一直在等你。”

    一个女人,刚洗完澡的女人,说她在等我,这无论如何都让我有点想入非非。我心禁不住荡了一下。

    我说:“我来拿我的行礼包。”

    女人说:“别急,先吃饭吧。你昨晚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呢。”

    我这时才发现客厅的餐桌上摆着好大一桌菜,竟动也没动。雪儿坐在桌前望望菜又望望我,说:“妈妈说,要寻欢叔叔来了才能吃的。”那样子可爱极了。

    看来女人说一直在等我半点不假,只不过她是在等我吃饭,没有任何一点别的。

    我对小女孩说:“雪儿吃吧,叔叔没时间在这吃晚饭。叔叔还要忙着去找住处呢。”

    女人这时吃惊的问我:“你还没有住处吗?你是才从乡下来的?”

    我不是才从乡下来的,我已来城里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在城里我还有一个舅舅,他家有很宽的房子,可我却跟举目无亲没有两样,在这城里竟没有安身之所!我心里酸酸的,我无法对女人说出心中的苦楚。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拿起行礼包就往外走。

    女人伸手拉住了我,脸有些红红的,急急的说:“现在城里租房不容易,你不如就住我家吧。就当是我租给你的,房租你随时给我就是。”

    我不知怎么说才好,我是多么感激她,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嫂子……”

    那后面的谢谢竟再也说不出口,我听到我的声音有点像哭。

    女人听我愿意留下,脸上竟说不出的喜悦。她说:“其实我是看你人好,以后雪儿可以多个人照顾。你不要叫我嫂子,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我喜欢这样的称呼。”

    也许她说得对,叫姐姐比叫嫂子更好,那样更亲切。我忽然记起了句我最喜欢的诗,禁不住在嘴里轻轻的念道:“有这样的姐姐,我就不要妹妹了。”

    我想女人一定听见了,不然她不会别过脸去。脸比先前更红,桃花一样可爱的红。

    雪儿向我蹦了过来,拉住我的手,高兴极了,对女人说:“妈妈,寻欢叔叔以后真住我们家吗?那以后放学可以不要刘叔叔来接我了,我不喜欢他,”然后她望着我天真可爱的说:“寻欢叔叔,以后你来接我放学,好吗?”

    雪儿说的刘叔叔是谁,为什么她不喜欢他?雪儿的爸爸呢?为什么他不接雪儿放学?

    脑子里闪过这些疑问,我竟忘了回答雪儿的话。雪儿还在问我:“寻欢叔叔,你接雪儿放学好吗?妈妈说,雪儿的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那声音那眼神竟是那么可怜!

    我禁不往蹲下身子,把雪儿紧紧的拥在怀里,说:“叔叔答应雪儿。”

    其实我觉得我拥住的不是雪儿,而是我自己,是多年以前因为没有爸爸而可怜巴巴的我自己。

    我恨雪儿的爸,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这样恨过另一个人,一个我从没见过面,却让我和妈妈都思念都痛苦的人。

    我望望女人,我想问孩子的爸去什么地方了,怎么不把她们带上?!

    但是,我看到女人的脸忽然变得惨白而痛苦,比在那个老医生面前还要剧烈,我忍住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儿的那句话,女人一晚上都没开心起来。吃晚饭时她也没说一句话,甚至眼神有些木讷,像是在想着什么别的事情。雪儿很乖,全然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撒娇,默默的吃着饭。只是不时的拿眼睛看看女人,又看看我。

    吃过饭,雪儿也不看电视,独自去了卧室。女人帮我把浴室的水调好,说:“你明天上班的吗?洗了澡早点休息吧。”然后转身收拾餐桌去了。

    女人刚用过的浴室,到处残留着她的体香。浴巾上有几根她的头发,长长的有些卷曲,染成很浅的黄色。

    当我把香皂往身上抹时,想着那香皂不久前还轻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处,竟有点和她肌肤相亲的感觉,忍不住春心荡漾。仿佛真走入了那部大片,自己就是梁朝伟,而她便是章子怡。

    我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我才第一次知道我并不是妈妈所期待的那样的好孩子。从前我只知道画画,只知道想法让妈妈忘记痛苦,把与此无关的任何想法都扼杀在了摇篮里。现在妈妈死了,永远的离我而去了,我那些深藏在骨子里的风流便慢慢的露了出来。

    我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竟还偷眼去看了看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我看她是不是像章子怡,结果我发现她美得吓人,比章子怡还美,简直是个妖精,一个冷冷清清的妖精!

    我正对着她的背影出神,雪儿却从背后轻轻的把我拉进了她和女人的卧室,她轻声说:“寻欢叔叔,给我讲个故事吧。我每晚睡觉前妈妈都会给我讲故事的。今晚妈妈好像不高兴,你给我讲吧。”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每天晚上也是躺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她的故事入眠的。那些故事陪伴我和妈妈,走过了好多好多,相依为命又寂寞孤独的时光。

    雪儿的话一下子把我带回了童年,我又想起了我的妈妈。我的眼睛望着窗外出神。

    过了好一会儿,雪儿再次用手拉我,才把我从回忆中唤回来。我看到女人已进入了卧室,刚才那张冷清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又有了红晕,那样子羞怯得可爱。

    我为自己在夜里,她老公不在家的夜里,擅自闯进她的卧室而感到不自在,我把眼睛从她脸上移开,我假装去看窗外的月亮。

    这一看,我心比先前在浴室里还荡得厉害,我明白了女人为什么那么脸红那么害羞的原因。

    在窗子外的防盗栏上,赫然晾晒着女人的内裤和胸罩!刚才我只顾望着窗外出神,竟有十几分钟之久,虽然我对那些东西全然视而不见,可女人,她会这么想吗?

    我一下子脸比女人还红,我匆匆的从她的卧室逃了出来。

    我把自己关在了隔壁的房间,从此这将是我夜夜入眠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会在这里住多久。

    我喜欢这间卧室,喜欢卧室里的床。软绵绵的被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女人身上的香气就是这样子,也许这被子不久以前还盖在她身上。

    我关了灯,望着窗外的月亮怎么也睡不着,我脑子里翻来复去都是隔壁的女人。虽然我们才相处这么短的时间,但我内心里却对她充满了渴望,渴望了解她。我更忘不了她那出现过两次的痛苦表情,她对于我太神秘,我渴望有一天她能揭开那神秘的一层,把自己在我眼前明明白白的裸露出来。

    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女人的脚步声,她向我的卧室走了来,她敲了敲门,轻轻的问:“寻欢,你睡着了吗?”

    那声音有些发颤,虽然我没经历过,但我完全能明白那颤抖是怎么回事。我心跳得厉害,说句实话,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孤枕难眠的时候,我也非常渴望。但我还是在心里祷告,但愿女人不要那样,不要毁坏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要让我鄙视她。

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女神房东的秘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神秘小妻带球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秘小妻带球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神秘小妻带球跑第三章我没有爸爸可是,林千柔的力气根本不及他们不说,他们人还多,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反倒是人没有救出来,自己也被他们扛着双臂,往外走去。“你们究竟是谁?快点放开我们,我已经报警了,快放开我们……”任她怎么的挣扎呼喊,黑衣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旁边引来围观的人,看到他们这么多人的架势,也都避而远之。他们被带上了一辆黑色的车上。简直就是绑架,从头到尾都没有人跟他们说过一个字。车,行驶着,林千柔拼命的捶打着押着她,坐在她两边的男人,

  • 小说无赖总裁小小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赖总裁小小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无赖总裁小小妻第3章去死如果不是他夏延熙反应够快,及时的用手遮挡住了眼前女人的小脚,恐怕此刻,他的那一处已经受伤了。不过,他故意的扭曲着一张脸,然后也不待她回答他,他就一点也不顾形象的叫了起来,“啊,好痛,妍儿,你,你伤了我,恐怕我,我要……”“怎么了?”伍妍儿淡笑的望着夏延熙,刚刚她的脚明明就碰到了他的手的,他在演戏,但他从前可以骗到伍妍儿,可这会儿,他绝对骗不到她莫言。“我,我可能从此就会不举了。”夏延熙哀怨的看着伍妍儿,“妍儿,你得负责

  • 小说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第3章扑面而来没了呼吸,只有一张嫣红的脸在夜色中氤氲在男人的视野中,让他静静的吻着她。仲晚秋觉得自己所有的心神都被男人勾了去,她从不知道原来吻也可以是这么的美。她有点怕,可随着他的舌的轻轻勾舞让她渐渐的放松了僵硬的身体,夏景轩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试着背叛呢?想到这里,她的丁香一下子热情了起来,仿佛,是在报复那个才被她甩开了的男人似的。“女人,你这是在玩火。”冷慕洵适时的在吻中口齿不清的提醒着仲晚秋。不管了,什么也

  • 小说蚀骨宠溺:霸道帝少深深爱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宠溺:霸道帝少深深爱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蚀骨宠溺:霸道帝少深深爱第3章003:约定六月,夏的味道愈来愈浓,知了在榕树上有气无力的叫着。阳光尽责的直射着大地,风清云淡,热浪如烟尘一般席卷而来,仿佛再也不会散去。喷泉边,门厅前,操场上,石椅间,图书室,甚至餐厅……角角落落,只要可以勾起人类无限回忆的地方,总有那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的即将离校的学子们在按着快门。那宽松的黑色礼服下,所有的人都与这炎热抗争着,额汗在阳光下晶莹闪亮,擦一下,再来,太多的不舍,总想让这一刻永远地停伫

  • 小说暗夜天使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暗夜天使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暗夜天使第3章风尘风鸣鹤已经完全不诧异了,只轻淡的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总裁,真的要……”“按她说的做。”这次,是他错了,是他不该在上班时间问她私人的事情,他是男人,如果连这点都玩不起,那也不用做什么总裁了。“啪……”风鸣鹤挂断了电话,目光再一次的落在显示屏上,小骆发给他的邮件只有三行字。二十四岁哈佛大学博士生毕业。二十五岁任APYL驻中国分公司行政总监。二十八岁辞职。也就是说她是在来他的公司之前辞职的。除此外,再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资料,她的经历干

  • 小说纨绔小狂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纨绔小狂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纨绔小狂妃第三章丽娘挑衅舒服的泡了个澡,这是子萱威胁王府管家得到的。靠,堂堂廖家大小姐竟然连洗澡的权利都没有?子萱当时就差把那老头生吞了!小然为子萱梳上发髻,再次坐于铜镜前,子萱细细端量镜中的少女。呵,这张看了二十四年的脸,原来也可以不只是妖娆,可以如此清丽脱俗!是的,这张的脸庞与她前世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潘金莲的皮肤比较娇嫩细致。她的手很美,十指纤细柔若无骨。赞哪,子萱那丑爪子简直没法跟她比。天知道,子萱以前多想拥有这样一双漂亮的玉手。“从今以

  • 小说纨绔小狂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纨绔小狂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纨绔小狂后第3章NO.3坐上穿越头等舱本以为罗总闻言会大变脸色的,不想,他只是“哦”了声,指着办公室最右侧,催促道:“快去吧!”云小染有种挫败感,敢情今儿个是甭想走出这个房间半步了!在罗总灼热目光的“护送”下,云小染走进洗手间,关上门,坐在马桶上面绞尽脑汁想办法。“老天爷呀,菩萨呀,上帝呀,如来佛祖,各路大仙显显灵啊!拜托救救我这个可怜的孤儿吧!我生下来就无爸无妈,小小年纪做过导游,服务员,刷碗工,可谓是人生虽短,历经百味呀!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一

  • 小说纨绔小狂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纨绔小狂妾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纨绔小狂妾第三章穿越床上被欺负殷小小耗费大量的灵力,终于在灵魂出窍的最后时限的最后一秒钟找到一具至阴至柔的躯壳,并且连对方长的是圆是扁都没顾得上看就一头钻进去!“啊!”灵魂刚钻进肉身内,殷小小就痛呼出声。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似的痛,火辣辣的,连呼吸都觉得很艰难。该死的,搞什么?她是灵魂召唤师,进入过无数人的躯壳内,从来没这么痛过啊!这个肉身难道在排斥自己的进入吗?疑惑间,身体更加如撕裂般的巨痛起来。伴随着那一波接一波的剧痛感,殷小小意识到那令自己痛不欲生

  • 小说总裁强宠小萌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强宠小萌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强宠小萌妻第二章孩子哪来的“呃!”伊晴儿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她左看看自己家的宝宝,右看看一脸怒焰的男子,只觉得天塌地陷般的迷糊。这神马状况撒?遭雷劈了遭雷劈了,雷的她外焦里嫩的。伊晴儿一手指着满脸愤慨的冷傲男子,一手指着自家可爱到爆的宝宝,然后惊声尖叫道:“啊啊啊,你这个男人怎么跟我家宝宝长的一模一样啊?天啦,这也忒惊悚了,难道当年姐姐我生的是双胞胎,有一个基因突变,穿越到二十几年后了?或者说,你是温室大棚加高效化肥培育出来的克隆人?

  • 小说恶魔总裁别玩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总裁别玩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恶魔总裁别玩我第003章小小求你别哭少顷,门开了,冷戚走进来。“总裁,事情办妥了!”听到冷戚的回话,樊正勋满意的点点头。冷戚躬身站在沙发边缘,目光却并没有流连在地上肮脏的画面之上。他,是樊正勋身边唯一一个不参与肮脏游戏的手下!也是最绝情绝意的冷面杀手!时间一点点流逝,樊正勋好整以暇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失声痛哭,连连求饶。呵,敢得罪他的人,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走,我们去看看两位少爷的好戏!”樊正勋似乎是看腻了眼前肮脏的画面。他饮下最后一口红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