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大游戏时代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46:05 来源:网络 []

小说:大游戏时代

第3章 急流勇退

正当所有人,包括东方奇都以为天晔死定了的时候,就在那东方奇的宽刀几乎碰到天晔胸口的一瞬间,天晔露出了一抹淡淡地邪笑。163女人网而东方奇,彷佛被施了定身术,保持着举刀预砍的姿势,却再也没动。

下一刻,东方奇沉闷地向后倒了下去。

人们这时才看到:在他的颈部,斜插着一把飞刀。

近距离,的确不是刺客的优势——但那只是相比其它职业而言。

如果只论飞刀的精准和力度,当然是越近越好!

天晔正是利用了东方奇狂傲到只攻不防的瞬间,在距离很近的时候,利用飞刀雨的掩护,将一枚飞刀切入东方奇防御最薄弱的颈部。

东方奇毙命。

这场决斗,天晔胜了。163女人网

观战的人们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原以为天晔死定了,而如今这样的逆转,太过意外。

安静中,唯有悬海阁二楼传来一阵清脆好听的女子笑声:“好,一个草根刺客却赢了现金刀客,真不愧是我红幻儿看上的人。”

天晔听到这个声音,走到屋檐,纵身跳下,落到二楼的瞬间,用单手抓住窗外护栏,又紧接着一个侧翻身,便从窗子进到二楼室内。

那里面的人貌美如花,正是红幻儿。

红幻儿还在鼓掌,脸上是按捺不住的笑意。

天晔摆了摆手:“他的心乱了,我只是钻了个空子罢了。”

红幻儿继续咯咯咯地笑着,她说:“拖垮他的信心,又激怒他——是你让他的心一步步乱下去的。163女人网我记得孙子说过‘强而避之,怒而挠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你这一战,倒是对兵法的融会贯通啊!”

天晔耸了耸肩:“什么兵法,我可不懂!我只知道我一个刺客,实在没办法真的跟一个拿着龙背宽刀的人硬拼。”

红幻儿走到天晔身边,身子一软,想要依偎过去;天晔却轻轻一闪,旋了半个圈倚靠在窗前,端起之前还未来得及凉下去的茶水,抿了一口。

红幻儿咬了咬红润小嘴:“天晔,你真的要退出《神将》吗。”

天晔看了看悬海阁外仍因为方才的决斗而意犹未尽、惊呼不已的人群,无所谓地说:“玩网游,我可没瘾。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游戏后期若还想嚣张,就必须要猛砸钱了。所以像我这种穷人,即使头脑和身手再好,也是混不下去的。倒不如适时急流勇退,还能在《神将》的江湖上留下一段哥的传说。163女人网

红幻儿着急地说:“天晔,一个游戏而已,你若喜欢,以后你的装备药品我红幻儿全包了!只要你留下来!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一定能在《神将》创造出更精彩的传说!”

小九此时也与红幻儿一样的表情看着天晔。

天晔拍了拍红幻儿的肩膀:“幻儿,一个游戏而已,你也不必对我太认真了。”

“你!混蛋!”幻儿涨得小脸通红,眼泪竟然吧嗒吧嗒掉下来。

天晔一脸为难地笑着说:“幻儿,你这样边说边哭,被外面的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

红幻儿还想再说什么,天晔却摆了摆手说:“我得走了”。

说罢,天晔果断点击了“退出游戏”。

他对红幻儿,也许真有些好感吧;或者说,哪个大好男儿会对倒贴自己的大美女无动于衷呢?但是天晔知道他与红幻儿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他堂堂男子汉,绝不允许去做红家的小白脸。来自163nvren.com

如果红幻儿真的姓红的话。

而在游戏中,红幻儿眼睁睁看着天晔的身影淡化消失,气得跺脚大喊:“天晔,我一定会再找到你的!”

暑假,罗兴市,夜。

与东方奇打斗之后的万景天,一直感到头晕。其实他早已惯用刚才那种依靠旋转、翻绕来走位的打法,以前也从未把自己绕晕过,但这次——大概是游戏玩得太久了吧!

万景天躺到自己的床上,翘着二郎腿儿,回想刚才游戏里的事儿——自己最后能在众人面前耍一会帅,心里也是美美哒。估计现在的游戏上面,大家还在讨论着他刚才的决斗呢。

不过这一切,从今以后都与万景天无关了。

万景天是个高考落榜的学生,已经浑浑噩噩从考后的六月中旬玩到八月开月;现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要放弃游戏,好好找一份工作贴补家用了,毕竟,他这种底层百姓家庭里出来的孩子,是没有资格放纵生活的。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头晕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幸好他此时是躺在床上,否则还真就可能站不稳了。他刚才那么着急退出游戏,多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他可不想在最后的最后,在红幻儿面前孱弱地倒下去。

继而,万景天感到胸口憋闷,就像被越来越重的巨石死死压住,不能呼吸,眼珠胀痛。

“救命……”万景天想喊,竟已发不出声音。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万景天的房门关着,他还能隐隐听到爸爸妈妈在外面客厅里说话的声音——

妈妈苗香旋小心地劝道:“小天说要找份工作,也是因为懂事啊。他既然不是读书的料,就不要勉强他了。”

爸爸万元良语气坚决:“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孩子才十七岁,找什么工作!这样岂不是一辈子都毁了!明天我就去求我们那边教导处的李主任,哪怕是一个旁听生的位置,也要把他塞进去!”

“爸、妈,救我……”万景天拼劲力气,却只是摆出艰难的口型,不能发出丁点声响。渐渐,他浑身冒出汗水,脸色已经开始泛靑。

不行,这样下去会死的!必须要想办求救。

他颤抖而艰难地伸出手去,像在与什么强大的力量抗衡着。一点、一点,终于,他碰到了床头柜,把床头柜上的水杯扫了出去……

这一扫,寄托了他满满的希望——会得救的,一旦这水杯落地,爸妈听见后一定会进来看个究竟,一定会救他……

可是这最后的希望却还没到一秒就破灭了!

在那一刹那,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以极快地速度接下了那已经落下一半的水杯,连一滴水都没有溅撒出来。

万景天此时已经憋胀得头疼欲裂了,所以他严重怀疑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少年却无邪地笑着:“天哥,生气了也不要随便摔东西啊!”

万景天头上的青筋爆出,心里叫苦:我勒个去,我这是在生气么……我这是快没气了好么……

一切的惊讶和不可理解都先往后放,万景天此时在心里骂了那少年一万遍啊一万遍!

好在少年并不是真的见死不救,他往手中的水杯里加了点什么,然后扶住万景天,给他灌了下去。

那水清凉,顺着咽喉而入,所经之处是前所未有的畅通爽快……

“啊呼!”万景天终于得以深深呼吸一次。

身上的压迫感不见了,胸口和脑袋里的憋闷也渐渐散去。

足足半分钟后,他才喘匀了气,瞪着少年问:“小九,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站在万景天对面,露着两颗小虎牙在笑的少年,可不就是《神将》中自己的小跟班小九么!

“来救你啊!”小九笑嘻嘻地说。

“救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有难?你又是怎么救的我?”万景天问道。

“天哥,你忘了吗?我可是个药师,当然能救你!”小九冲着万景天眨了一下眼睛,一副彼此可以心领神会的样子。

但是拜托,谁跟你心领神会啊?我现在是完全懵圈的好么?!

药师?那不是游戏上的职业么!万景天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实是在他现实的房间没有错啊!难道这孩子在现实中也是个医生?可他分明还这么小……

小九的神情严肃下来:“天哥,这半年来,你就真的没有感到异常吗?”

“什么异常?”

“天哥你听说过人的三魂七魄吗?”

“不是三魂六魄吗?”

“……”小九闭上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天哥你还真是无知……老大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哎,算了,天哥,还是陪我玩游戏吧。”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封号,再也不玩了!”万景天态度坚决地说。

小九掏出一个粗制滥造的古怪镯子,抛给万景天,说:“我说的不是《神将》。”

万景天一脸疑惑地接过镯子,却见那镯子粗细不整,厚薄不均,就像是根白铁条随便弯成了一个环,上面还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小坑,十分丑陋。

万景天一边端详那丑镯子,一边问:“你还玩别的游戏?”

小九点了点头:“玩,一款叫做《魂魄》的游戏。‘三魂七魄’的魂魄。”

说着,小九翻转掌心,拖出一颗米粒般大小的莹白色光点,还没等万景天来得及看清,小九已经将那光点推入万景天手中的丑镯子中。丑镯子像是与那光点发生了反应,碰撞的瞬间猛然一阵晕亮,万景天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4章 成了奸细

万景天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还穿着在家时的短T和大裤衩,却四敞八开地躺在一条陌生的路面上,后背莫名其妙地有被钝器击打过的疼。

目光上方有七八个男女的脑袋,全是一身古代装扮,围着圈儿,全用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打量着他。

这是怎么回事?

万景天皱着眉坐起来,一边揉着腰背,一边观察:周围的建筑全是只有一两层高,青砖红瓦或者实木搭建,古香古色;看牌匾,大多都是商铺,有书店、药铺、裁缝铺、水果摊等等。

万景天陷入思考:这样的规模和布局的话,倒是像极了什么游戏的新手村……

万景天想起刚才小九确实说过要一起玩个什么游戏,难道自己已经在那游戏里面了?

那么……他赶紧低头去看,果然那只古怪的镯子已经箍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所以这镯子应该就是这个游戏的登录器了吧?

他赶紧翻来覆去地检查那只镯子,却没看到任何按钮或者机关,敲敲打打,也没什么反应。

难懂说这只镯子不是登录器?可他的全身上下,也再没有什么别的像是登录器的东西了。

嗯,要不还是问问小九吧——既然是他选择的游戏,那么他一定知道这些基本的东西。

只是万景天把围着自己的、走在街上的那几十个人来回看了三遍,也没有见到小九的影子。

万景天觉得小九也许是被分到了其它的新手村。毕竟大多数游戏为了平衡各个服务器的负载量,都会平均分配新手村的新手数量。这倒也常见。

那就等级别升高一些,杀出新手村去,再与小九会合吧!

按照万景天玩过的其它很多款游戏的经验来说,冲出新手村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短则一两个小时,长也只是一两天而已。所以他并不着急。

万景天有些后悔刚才在外面没来得及问小九在这游戏里叫什么昵称,否则还可以先发个私信联系一下。

说到游戏昵称,万景天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没经历过游戏的引导页面,就直接进入了游戏。那岂不是连游戏昵称都还没起过?初始能力点和小白技能也没掌握吗?甚至……甚至连个操作界面都没见过吧?

所以,这个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还没等万景天想明白这一切,四个拿着古兵器长枪的人,已经一路拨开人群,很有气势地朝着他走了过来。那些人都将头发高高地竖在头顶,手腕、脚腕和腰间紧紧缠着宽粗布条,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他们把万景天一把从地上拽起来,眉毛飞挑,道:“就是你吧,那个奸细!”

“奸细?”万景天瞪大了眼睛,瞅着来人:“我这么善良淳朴,哪里看着就像是奸细了?”

虽然在《神将》中当暗夜刺客那会儿,万景天总是穿着一袭黑衣,鬼魅不定,的确也做了不少暗地里刺探情报的事儿——但是天地良心,他在这个游戏里,可真是什么都没做过,绝对是一个坦坦荡荡地站在阳光底下的五好市民——啊不,五好村民。

“少废话!”两个长枪大汉却不由分说,拖着万景天就走。

万景天挣脱了几下,发现那些汉子力气极大,自己越是挣扎,那钳住自己双腕的力气便也越大,徒生疼痛却无法挣脱,索性也就妥协了。于是万景天半躺着身子,以身体与地面反夹成四十五度角的姿势,被大汉倒托着前行。

重新玩个游戏就是这样郁闷:别管你曾经有多大的本事去飞檐走壁,现在却连个底层民兵都抗衡不了。

好在万景天心态挺好,觉得既然是在游戏里面,那么当下也无非只是处在个什么任务的剧情中。那么被拖走就拖走吧,顺便跟着去看看后面的剧情。

只是一路上,都有村民咒骂着冲他扔些烂菜叶子和小石子。虽说不是太疼,但心里却着实憋了一股气。

没多久,万景天被丢到一间十米见方的大屋子里。屋里头横着一张云卷翘边儿的深褐色木桌子,桌后坐着一个瘦弱的白髯白须老人家,那正是这水田村的村长谷杨。

大汉把万景天往地上一丢,对谷杨行了个抱拳礼,道:“大人,又捉到个奸细!”

“又一个?”谷杨厌恶地抬起头来,瞟了万景天一眼,点头道:“嗯,果然是个奸细。关起来吧!”

万景天瞪大了眼睛:什么叫“果然是个奸细”?就这么看一眼就“果然”了?就算是个游戏,多少也要讲点道理吧!

万景天做出一副无比冤屈的神情,呼喊:“大人啊!我冤枉!我绝对不是什么奸细!”

做任务嘛,勤快地跟npc保持互动可是重要原则。

谷杨闻言,重新抬起头来看向万景天,皱眉道:“不是奸细?我这水田村里一共就两百多口人,每一个我都见过、都认得。你说你不是奸细,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所以你没见过的都是奸细咯?这也能当做断案的依据?

纵使万景天心里有一万句想要骂爹的话,然而面上还是一副悲怆状。因为他深知如今的游戏仿真度越来越高,与npc的互动早已不止要靠语言,还要靠神态和动作。不同的互动效果,是能产生不同的任务结果的。所以万景天冤屈地说:“大人啊,我只是一名迷路的旅客,不小心闯进了您的村子……”

“大人!”可是这时,押送万景天押来的壮汉之一打断了万景天的话,义正言辞地抱拳道:“这小厮从屋檐上跌下,落入集市之中,当时被很多村民亲眼所见。若非奸细,为何不光明正大进到我水田村?”

其他三位壮汉一起点头。

万景天一愣:我是从屋顶上跌进集市中的?难怪刚才后背那么疼!

不过这下众口铄金,可真害了万景天,他要怎么跟那位npc大人解释呢?话说这游戏的登入效果也真是奇葩!摔疼了玩家就为了搅入这场剧情任务?

万景天想着辩解之词,一双眼睛无奈地看着谷杨,嘴巴张了又张,却一时说不出一个字。

可这情况看在谷杨眼里,却被谷杨理解成“谎言被当场戳穿”的无措。于是谷杨露出一副“早已看穿你”的轻蔑,遂厉声道:“还不快把这个奸细关进牢里!明日午时,将他与那其他几个奸细一起砍头!”

第5章 水御使者

砍头?要不要这么严重?这就被定了死罪了?

“哎哎哎……”万景天嚷嚷,却不知道要怎么说清楚。

万景天不服,但又无可奈何。npc杀玩家?这个他以前可真没见过。他现在虽然看不到自己的人物属性,但就凭自己才刚刚登陆,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0级的小白。这种小白,死一次大概也没什么损失吧?

算了,关就关吧!

不过说起来,这游戏也真是够拼的,别的游戏新手任务都无非是跑个腿送个信或者打个野鸡、野鸭什么的,而这个游戏,竟然一上来就这么惊险复杂!

于是万景天一如被拖到公审大堂那里时那样,又以一副认栽的状态被一路拖进了牢房。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是无力挣脱的那些大汉的,所以不如乖顺一点,还也能少受点苦。

新手村的牢房很小,一堵砖墙隔开左右两间木笼子,一间是女牢,另一间是男牢。男牢里已经先关进了七八个人,按照村长说的两百村民算来,这村子的罪犯比率还是蛮高的。

万景天被大汉丢进牢房里时,本就没完全转好的盆骨又遭到一次撞击,疼得他嘶嘶地倒吸冷气。他气得大声叫骂:“这游戏就不能下调点疼痛值吗?”

牢里原本关着的人们,见万景天被丢进来,陆陆续续地围了上来,一个个对着万景天上看看下看看,表情复杂。

万景天心里一紧,想: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这时,万景天眼睛的余光看到牢房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人,正瑟瑟发抖,样子十分可怜。他早就听说现实中坐牢,但凡新人去了,是先要被老犯人们痛打一顿,“开号”立规矩的。莫非这游戏中的牢房,也要这样?

再看那些慢慢围过来的人,有的紧皱着眉头,有的阴测测地笑着,一个个表情变幻莫测。万景天不禁背后冒了冷汗。说实话,在这游戏中的一顿暴揍,可比定个死刑要可怕多了,毕竟,游戏中不会真的死人,但这款游戏的疼痛值可是全反馈的……

万景天将自己的身子慢慢蜷缩起来……虽然这样姿态很怂,但是也没办法了:在这种密封的屋子里,又面对那么多人,逃是没法逃,打又打不过,只好用自己已经连续受伤两次的后背来抗击接下来的拳脚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后背也比胸腹要结实许多……

然而,十秒钟、二十秒钟……一分钟过去了,万景天早已经咬紧了牙,闭上了眼,预想中的拳脚却并没有袭来。

那些围着的人一会儿看看万景天,一会儿互相私语。有摇头的,也有点头的,不知道什么情况。

终于,一个瘦高个儿制止了大家的议论,待众人安静下来,他冲着万景天一脸严肃地说:“天王盖地虎!”

万景天一脸蒙圈,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接道:“宝塔镇河妖?”

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全是一副吃了大惊的表情,倒吸着气“啊”声一片。

瘦高个儿的声音此时已经变得激动起来,他的眼睛里也泛了光:“阁下、阁下可是总舵主派来执行任务的水御使者?”

水御使者?那是什么鬼?

万景天皱着眉看着瘦高个儿,琢磨着那个问题:一般来说,npc问出这种类型的问题,是要回答“是”的。不然会对话终止,接下来的任务就没法继续了。

反正比起被群殴和砍头,答错这个问题也不能再是什么更大不了的事儿了,所以万景天迟疑地点了头:“嗯……是我……”

“啊,真的是水御使者来了!”一圈人闻言全都欢呼起来,满满的激动之情浮于面上:“分舵主果然没有骗我们!”

“对啊,这样怪异的暗号,分舵主也是才刚刚告知我们的,若非水御使者,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另一个人十分肯定地说。

瘦高个儿恭恭敬敬地把万景天从地上扶起来——因为万景天前一秒还是一副在地上准备挨打的防御姿势。之后,一圈人全都低头鞠躬行礼,齐呼:“参见水御使者!”

“嗯?”万景天看着众人,脸上的表情大多是惊讶与不解。这突然之间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啊……

瘦高个儿一众躬身躬了半天,却不见“水御使者”有个反应,都隐隐感到奇怪。

瘦高个儿微微抬头,偷偷瞧见了万景天复杂的脸色,品味一下,顿时大悟:水御使者是何许人也?那可是总舵主座下的五行使者之一,传说那五位使者大人的本事个个都大了去了!只是本事越大的人,脾气自然越怪。水御使者大人刚被那群草民像只狗一样扔进牢里,又刚好被自己这些人看到了,心中自然是不爽快的。

瘦高个儿意识到此时必须给足水御使者面子,不然水御使者发起怒来,可不是他们几个能够招架的。于是瘦高个儿首先一个跪地拜道:“石荣山分舵李正,参见水御使者!”

其余人见到李正的做法,也纷纷跟着效仿,各自跪地报了姓名。一时间声音此起彼伏,混作一团,到最后谁的声音都分不清,只有一片“参见水御使者”还能识别得出来。

“诶?”万景天露出比刚才更加纳闷和夸张的表情,然而这次,男牢里的所有人都趴在地上,却再没有人敢抬头瞧瞧他此刻的模样了。否则“水御使者”的“威严形象”可就再次破灭了。

“嗯、嗯。”万景天迟疑了片刻之后,干咳两下,用以缓解心中那摸不着头脑的疑惑。然后装模作样地说:“都起来吧。”

“谢水御使者!”众人齐呼了这句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

瘦高个儿李正贴近一步,小心地询问:“水御使者此次前来,是为了督促总舵主布置的那个任务吧?”

万景天看到李正那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缓缓点头:“呃……正是为了那个任务。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李正眼中闪过狡黠的光,他靠近万景天的耳朵,悄声道:“水使大人放心:今夜子时,我们将会里应外合,拿下水田村!到那时,总舵主便不用再担心那件事了。”

“什么?”万景天倒吸一口气,“拿下水田村?”

为什么要拿下一个新手村?

大游戏时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游戏时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

  • 迎新春|名家书法惠民活动——钱守宽

    “买1送2”活动详情凡购买钱守宽四尺整张书法一张(尺寸:68cm✖️138cm,价格:500元/张)送1.钱守宽四尺对开书法一张内容为四字吉语或公司单位名称斋号(尺寸:138cm✖️34cm,价值:300元/张)2.红福字一张订制办法方式一加店主微信15753915688转帐同时发来您的姓名、电话、详细地址,便于我们尽快将书法送到您的手中如要求合影或视频请提前告知方式二如顾客为同城可自取可到工作室亲自来领还可以喝茶唠嗑哦~地址:中国罗庄大家名家艺术区二楼212号联系人:范敬增:157539156

  • 双桥老太太传奇故事:邓小平乐意给罗有明当会计

    1983年3月一天早晨,中央办公厅的小李早早地开车来到罗有明门诊部。他是奉某位老帅之命专门来请罗老太出诊的。罗有明二话没说便随他上了汽车。在车上小李告诉她,国家主席李先念近期将出访亚洲四个国家,离出访日期只有几天了,可李主席突然扭伤了腰,疼得不能走路,躺下后连身也不能翻。这两天请了几位专家来治,可是效果都不太好。李先念同志这是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出访,误了访问会造成国际影响。昨天几个老帅推荐了您,所以今天一早就赶来了。进中南海西门,小轿车缓缓停在一栋平房前。一进门,罗老太愣了一下,邓小平等几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