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太傅请说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9 2:09: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太傅请说好

第八章 天子的赏赐

“辛苦你了。版权163nvren.com”天子抱着她,只轻飘飘在耳边说了一句便松开。

林念愣了一下,赶忙收起手中马上就要打出去的玉扇……

两人松开后倒是都低着头,看不到对方的神情,究竟是羞涩还是无畏……

天子抬头后退了一步,轻瞄了一眼后便不再看她。

“能为陛下分忧是臣的荣幸。”天子的脾气实在是难以捉摸,之前还扣她俸禄,现在又突然抱她。这些事情她从未经历过,师父也没有教过,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如今,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天子唔了一声,突然浅笑一下,转身走到帘后的柜子边,取出一只锦盒递给林念。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算是给你的嘉奖,打开看看吧。”

闻言,林念十分欣喜,皇家的眼光一向极高,这锦盒入手便很有分量,里面的宝贝想来应该价值不菲。

满怀欣喜地打开,一看却有些愣怔。

四周华丽的锦盒内,只一颗淡绿色的夜明珠静静躺在里面,散发着柔软的光泽。极致奢华和极致素净的对比,虽然奇怪却是莫名舒心。

只是最近见到夜明珠的机会有些多呢!林念想了想自己刚刚顺回来的一盒夜明珠,心有戚戚。

“陛下送臣……夜明珠……是为了让臣好好工作么?”林念拿起夜明珠,只觉得手心一凉,便知道这的确是个宝贝。163女人网

这话有些讨喜,天子不由得一笑。

天子一笑,林念就有些把持不住,面对美人她一向有些把持不住。

“你倒是傻……”天子敲了敲林念的额头,好笑得叹了口气,然后漫不经心说:“这是前段时间阳城太守进献的南海鲛珠,算是个宝贝。想着便给你留着了。”

“南海……鲛珠?”林念震惊于天子轻飘飘的话,不由得看着手中平淡无奇的夜明珠,实在不知应该说什么。

怪不得阳城太守没有在藏宝阁增派守卫……

原来那个藏宝阁已经是个空壳,真正的宝贝已经送给天子,而天子转手送给她。算起来,也是冥冥之中的命数。阅读163nvren.com

却也是林贤卜卦的厉害之处……

“古语云,南海鲛珠用之可使人心气纯洁,容颜卓越,正正好适合你。你也不必忧心,这算不得什么极好的东西。不用有什么,无功不受禄之类的话。”天子颇为好心说,心里的算盘子却打得噼里啪啦响。

林念早就及笄,家世相貌虽不高,也是难得的好,可到现在却是连一门亲事的影子都没有。

耀国男女成亲之前要问名,这道礼节应该由家主出面。只是,林念便是林家的家主。网站163nvren.com若是让一个姑娘自己去商量自己的婚事,又显得格外不矜持。因此,林念的婚事便一拖再拖,硬是拖成了老姑娘。

“哈哈,臣实在感谢陛下。”林念不傻,一下就听出了天子的弦外之音。

她才不在乎天子怎么想,能拿到鲛珠就行。

看着一脸无所畏的林念,天子觉得哭笑不得。他以为林念会有一些不同的反应。网站163nvren.com

“我记得我刚刚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如今居然如此知礼。”天子忍不住回想自己初见林念的情景,实在算不上美好。林念在他印象中,一向是心狠手辣到林贤都无法管教的人。说娇俏,着实是大谎话,偏偏说得格外真诚。这番话听来,居然全是夸奖……

说得太真诚,林念便信了几分,脸上不自觉漫起一丝红晕。

两人继续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竟是到了黄晕。

林念瞅了一眼日头,便行礼告退,留下天子一个人坐在昏黄的殿内。只是他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庞,却看不出情绪。仿佛一口古井,沉寂下埋葬了太多东西……

“那人是谁?”

莹妃前几日才从宗祠里出来,在自己宫里修养了一番,今日才打扮好来找天子,却不料被挡在殿外两个时辰……

看着林念面带淡笑,穿一身淡蓝色暗纹广袖长裙,腰佩青南司玉,脚踏微风从殿内出来,莹妃觉得自己的心口突然被堵了一下,好生难受。

“娘娘,那是太傅林念林大人,是本朝第一位女大人呢。”侍女低低回着。

莹妃握紧拳头,眼神绝望。

原来,是名正言顺待在他身边的人呀……

宫墙深深,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女子的心意。莹妃仰天看去,天高纯净,空无一物。

林念回府后脱了鞋坐在塌前,翻出那一盒子夜明珠,颗颗圆滑冰凉,品相比起鲛珠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可当她握着那棵鲛珠,又想起天子的笑……

“那老狐狸让我拿到鲛珠,究竟是为了什么?”

林念摇了摇头,把天子晃出自己的脑海,静下心仔细端详起鲛珠。传说鲛珠可以使人心气纯洁,容颜卓越……

难道,林贤是觉得女大十八变,她丑了?她丑了!

她赶忙坐到铜镜前端详起来。自己的一双桃花眼因为连日的奔波有些浮肿,额头上还起了几颗晶莹剔透的痘痘,看起来实在憔悴。

想到这里,林念从一个格子里拿出自己之前绣的荷包,将鲛珠放了进去,挂在腰间。

“师兄在哪里?”安置好一切后,林念问站在门外候着的丫头。

丫头指了指后院说:“符公子和郡主在练武呢。虽然郡主小小的,但是眉目间英气逼人,真不愧是齐北将军家的女儿呢。”

“唔……练武?”林念有些诧异。

她的师兄符庭可是有名的术士,但在武功方面顶多算个江湖二流高手,让他教陆天,真的不是误人子弟么?毕竟陆天的父亲可是赫赫有名的将军……

但,当她隔着层层的藤蔓和落花,看到陆天脸上的笑容时,突然觉得,就算是误人子弟也无所谓了。

彼时梨花漫天开放,绿草青青,微风轻拂。符庭虽然穿着那件老旧的白蓝道服却风姿卓越,舞剑的样子更是风流,剑气慢开,惊起一枝落花。

站在不远处的女孩慢慢摊开手,抬眼落花漱漱,微笑浅浅。

盛世佳人,原来心里住着一位侠客。

第九章 师父算给的桃花

“太傅。”

陆天手捧着落花,转身看到林念后缓缓绽放了一个灿烂的微笑。那一瞬间,林念感觉自己的眼前百花齐放……

怪不得有人不惜千金只为逗美人一笑。美人一笑,实在赏心悦目。

林念回笑,伸出玉扇打起遮掩在头上的藤蔓,走近两人。

“我从前只知道大师兄术法卓越,精通八卦五行,却不料这剑术也是顶顶好的。”林念调侃着,而符庭顺势收剑一回首,满脸不在乎。

陆天甜甜笑着,拉过林念的手,把自己手中的梨花花瓣放上去,轻轻合上。

“谢谢郡主。”

陆天摇了摇头,指着自己说:“我是陆天,太傅叫我天儿吧。我也不是父亲的亲女儿,这个称号实在有些多余。”

林念听后有些震惊,却还是淡笑着点了点头。

“已近黄昏,臣送殿下回去。”林念伸手牵过陆天,眼神示意符庭早些回去待着,别在外面耍帅勾搭她的侍女们。

陆天却站着不走,回头看了一眼符庭。

符庭无视林念,蹲下笑着摸了摸陆天的头发,柔声说:“天儿路上小心,小心太傅看你太可爱抱走你。”

真是亲师兄!林念斜睨了符庭一眼,眼神不善。

陆天倒是羞涩地点了点头。

送走陆天后,林念一回府就是一道剑光贴着她的额头闪过!摸了摸自己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她立马咬牙跟了上去,几个回转间到了后院。

“今夜月光清冷,正适合过招。”符庭见林念跟上来,便换上了自己的法器,一柄八卦离合剑,符文修饰,隐隐雷鸣。

看起来符庭这几日的确是过得极为枯燥,一回来就找她过招。

林念不甘示弱,气势汹汹拿出扇子格挡在自己面前,说:“我今天可是没空。”

“你这两日却是去了哪里?”闻言,符庭猛地收起剑,问。

“我在阳城。这一趟走的很是疲惫。”林念闭目叹了口气,又想起那夜屋顶上的高手。

“大师兄,我遇到的那人,剑术高超,辅助法术也极为厉害!我的万剑流光,居然能完全格挡开……那人的眼神很冷,让人害怕……”林念的声音有些疲惫。她最引以为傲的法术便是万剑流光,煞气虽然多,但是杀伤力极高。普天之下,能接下万剑流光毫发无损的人,不多。

符庭大抵听出来一些,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六岁下山,虽然天赋极高,但是离开师门,术法有些懈怠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说的那个人,法术这般厉害,也许师父知道一些消息。我过几天回师门的时候,会帮你问一下。”

“你真是一点不害怕打击到我……”林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术法有些懈怠?她可是一刻不停地练习术法,总害怕有一天会遇到窘境。

符庭扶额叹道:“我哪里有打击你……不过说回来,师父她老人家还是很担心你的婚事的。”

“婚事?”林念一下没转过弯来,愣了愣。

符庭这下来了兴趣,恨不得把自己压制的八卦之魂完全释放出来。

“师父掐指一算,你最近的桃花终于开了,红鸾星也终于动了一动。这才让我下山住了这么久。不过,这些日子我也没发现你身边有什么桃花……莫不是师父算错了?”符庭指了指满树的梨花说着。林念一摊手表示很无辜。

她嫁不出去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她貌似娶的可能性大一些……

但一想,想要入赘林家的男子大多都怀着夺取林家家权的目的,她就没有什么兴趣。

“不理你了,我要去睡觉了,这几天我都睡不安稳,床还是家里的舒服呀。”林念伸了个懒腰,和符庭挥了挥手。

“阿念。”符庭突然叫住她。

眯着眼回头一看,符庭难得一脸严肃。

“你今日的元气,有些怪异。可是吃什么了?”

林念想了想,自己按例每天一碗鱼汤,偶尔心情好来些女儿红,确实没有什么与以往不同的。她打了个哈欠,说:“没有呀。”

一夜好眠。

今日是正儿八经的沐休。林念正打算偷懒在家睡个懒觉,却被小黄突然带来的圣旨给吓得不轻。

“小黄公公,今日可是沐休……”林念穿了一身颇为素净的衣服走出来,眼神迷离,一看就是刚刚从被窝里捞起来的。

小黄笑着说:“自然和朝政无关。”

迷迷糊糊听完旨意,林念从地上站起来,接过圣旨看来看去,有些困惑。

“陛下只是找我……吃个饭么?”

“能和陛下共食可是荣幸,还请大人准备准备。”小黄赔笑着说,耳边仿佛响起天子临走时说的话。务必要让林念穿得端庄秀丽。

林念头一次遇上这事,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说:“可需要准备些什么?”

“大人这就问对人了。要说这宫里头的规矩有多少,说起来讲个三天三夜也不算完。不管怎么样,大人穿着端庄秀丽一些,总是没错的。”小黄一番话说下了,竟是十分真诚。

林念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安排好小黄在厅内喝茶,自己则偷偷从侧门出府了……

太傅请说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傅请说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19章(第19章 邮寄项链)

    原标题: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19章(第19章邮寄项链)小说书名:心动99次:总裁的独家爱妻第19章邮寄项链乔姻姻害羞的侧头,他就在她颈间吸允,带起肌肤上一阵阵的颤栗,下身传来几分异样,顾然远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很快,他的火热就直接长驱直入的填满了她。乔姻姻有些不适的拱起腰身,这样却让顾然远进入得更深。“嗯……”乔姻姻嘤咛了一声。顾然远像是食髓知味一般,伸手将枕头拿过来就放到了乔姻姻身下,“放松,不会疼。”乔姻姻眼里含着淡淡的泪水,虽然没有前两次感觉深,但是还是有些疼啊。“你轻点儿。”“嗯。

  • 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19章(第十九章 寒意)

    原标题: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19章(第十九章寒意)书名:一纸锁爱:总裁的契约妻第十九章寒意此时,莫氏公司的顶楼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前的莫淮南扔下手里的文件,拽拽领结,平时熨的整整齐齐的西装,皱巴巴的扔在桌子上。“总裁,您的咖啡。”助理推开门,送上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莫淮南喝了一口咖啡,皱着眉头,声音有些沙哑的问:“股东那里稳定下来没有。”“稳定下来了,这次多亏了您。”助理恭敬的弯下腰鞠了一躬。“那就好,你们先看着,我回去了。”莫淮南站起来,准备离开。“是,总裁,这场战争打了这么久,我们胜利在

  • 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 谢谢……)

    原标题: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谢谢……)书名:娇妻撩人:腹黑总裁轻点爱第019章谢谢……“冷吗?”他话音刚落,却并不打算听到她的回答,随即一个温暖的外套便披了下来,将她裹的严严实实的,好温暖。秦浅抬起的眸子正好看见柯以默的半个侧脸,灯光半掩之中,那张脸仍然是那么得不容忽视。秦浅晃了晃神,对上他那么温柔的表情,让她不禁怀疑到,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吗?他对她,或许只是单纯的兴起罢了。事实上,她确实也想不出,她对他能有什么样的魅力,值得他费心为她设置一个温暖的陷阱。“谢谢……”秦浅魔

  • 我曾去过的世界19章(第19章:唱歌)

    原标题:我曾去过的世界19章(第19章:唱歌)书名:我曾去过的世界第19章:唱歌小孩子脾气?简如乔听着就有点想笑,原来在他眼里,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小孩子脾气,连她说的分手,在他眼里,都只是小孩子脾气。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可笑着笑着,简如乔的眼泪就被笑出来了。“韩亦辰,谢谢你以前的宽宏大量,我想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这句话一出,韩亦辰就被堵了一下,今天下班的时候云薇打电话约他去咖啡厅,可他莫名的就想起在家里的简如乔,他一直都相信简如乔是能够体谅他的,可这几天来她的模样,她的

  • 爱是一场救赎19章(第19章 真相终是被捅破)

    原标题:爱是一场救赎19章(第19章真相终是被捅破)小说书名:爱是一场救赎第19章真相终是被捅破我惊得猛然抽出手,顾辰回头蹙眉看着我:“怎么了?”我说我想去街对面买个东西,让他先走,他疑乎的看我一眼:“过马路注意安全。”嘱咐一句后就先进了公司。他刚离开,江允浩的妈妈的就气势汹汹走过来,在我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啪”得一声响彻在公司楼下,我的脸上只感觉火辣辣的疼,从未有过的羞辱在心头滋生。她指着我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背着我们家允浩勾搭男人,亏他对你死心塌地!我就知道你是个婊子

  • 华少猎妻计中计19章(19.我并不喜欢他。)

    原标题:华少猎妻计中计19章(19.我并不喜欢他。)书名:华少猎妻计中计19.我并不喜欢他。沉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和欺骗,我妈直接被气进了医院。别说我妈,就是我和我姐也无法接受我父亲突如其来的背叛。纪思念长的并不像我父亲,也许不是不像,只是她像我父亲的地方太少,所以我们难以发现。此时揭开真相,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因为心里产生了偏差,再看纪思念这张脸,让我顿时觉得她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像我父亲。曾经,因为大家的不信任我伤心欲绝离家出走,与家断了两年的联系,此时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家。一下飞机,我连行礼都来不及放

  • 欠你一个来生19章(第十九章 终究还是要离开)

    原标题:欠你一个来生19章(第十九章终究还是要离开)小说:欠你一个来生第十九章终究还是要离开吹冷风几个小时的后果就是,本就身体虚弱的榕溪当晚就病倒了,发高烧到三十八度九,整夜整夜地喊着胡话。这一次,盛君霆倒是衣不解带地陪在身边,可等下午接到一通电话后,脸色变了变,居然把门口的保镖撤了大半。傍晚,盛君霆静静站在床前,看着榕溪消瘦的脸颊,探出手去,附上她的额头。温度已经正常了,呼吸也缓了下来,额头上还有浅薄的汗珠,不过这一病,好了之后,气色居然好了一点。“盛先生......”小芸不得不开口道,“您的

  • 封先生,离婚吧19章(第19章 她吐了他一身)

    原标题:封先生,离婚吧19章(第19章她吐了他一身)小说名:封先生,离婚吧第19章她吐了他一身小半年没见,封嵘还是从前西装革履面无表情的封嵘,不过,似乎瘦了很多,许因为加班的缘故,他脸上甚至还有黑眼圈。顾绵看到他下意识的就垂下了头,但马上,她就想到顾父的事情,所以立刻又抬头望着封嵘:“顾爸爸生病了,我想去看看他。”封嵘没说话,他不着痕迹的瞟了顾绵一眼。大约是因为怀孕的缘故,顾绵的身子胖了不止一圈,肚子鼓鼓的挺起,本来就圆的脸更加圆润。这么圆胖圆胖的她不仅没有变丑,反而还像是披洒了一层耀眼的光芒般

  • 何以暖冬,何以夏凉19章(第19章 爱上薛暖冬了)

    原标题:何以暖冬,何以夏凉19章(第19章爱上薛暖冬了)书名:何以暖冬,何以夏凉第19章爱上薛暖冬了“就许沐生那样的货色,也值得我吃醋?”我看着薛暖冬那目中无人的模样,顿时无言以对,心忖:抛开一切因素不谈,其实,许沐生的长相也还是过得去的,再加上他的家世,喜欢他的女人还是非常多的。“以后,你就做我助理,具体要做的事,一会儿首席秘书会告诉你。”“哦!”我随着薛暖冬一路上了总裁办公室,首席秘书张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令,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一见了我,二话没说就上前拉着我往一旁的秘书室走,一边走,一边对

  • 爱你,是我地老天荒19章(第19章:第一次回击)

    原标题:爱你,是我地老天荒19章(第19章:第一次回击)小说名:爱你,是我地老天荒第19章:第一次回击随后,艾克儿看了一眼白芷柔的位置上写了个白字,瞥了一眼保镖。“在我的地盘,欺负我的人,你们都是死了吗?”艾克儿将狠话撂下,随后走到林浅浅的身边,拉住正要离开的林浅浅和迈克。“浅浅,你别生气,我刚刚就一会儿不在,去了趟后台,别生气,好么?”见林浅浅不说话,艾克儿将主意打到迈克身上。“迈克,帮我劝劝浅浅,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信我!”艾克儿的一句话,白芷柔直接被请离,可白芷柔怎么会罢休。她好不容易才抓到